• 教務統計

我早想作些教務的統計,以便研究傅教的方法和進度,拳匪之亂後,教友量的數字雖增加,而質的方面卻有待加强,公署所作一九二三到二四年給羅馬的報告中,共有二、二六三、四八七位教友;一年内有五萬八千多人領洗進教;外籍傳教士一千五百餘位,本籍約一千一百餘位。

一般説來,傳教士的數字和皈依的數字成正比。但有些老傳教區,因為需要照顧教友牧靈工作而分身乏術,導致歸主者減少。我也通知代牧們,要加强新教友之宗教生活以防止背教;對遷出的教友也要掌握以防流失。

捕捉人靈的傳教士整夜工作毫無所獲,若遵照主的話撒網就會滿載而歸,所以要把兩個因素合在一起:上有天主的恩寵,下有人類的耕耘。天主為救人,卻要人合作。

  • 修會殖民地

五傷會願來中國傳教,我看中某一教區,地方很大,共四百萬居民,卻只有四十餘神父,三萬多教友。我向該教區代牧建議分割一部份出來。他們的省會長馬上寫了一封萬言長書,結論是:分割會傷元氣;如果分的話,也要分給他們自己修會的其他會省,因為他們的修會在該區已有一百年經驗,可以駕輕就熟。後來我在易縣為五傷會找到了地方。

我覺得,傳教區不是外籍會士的專有物,應視為建立本地敎會過渡時期的產物。傳教區不是為傳教士而設的,而傳教士應該認同敎區。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