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人因信德而生活

依撒伯爾

   「誰能控告天主所揀選的人呢?是使人成義的天主嗎?誰能定他們的罪?是那已死或更好說已復活,現今在天主右邊,代我們轉求的基督耶穌嗎?」(羅八33-34)人 們在迫害基督徒時,想盡辦法誣陷,冠上莫須有的罪名,如同那些捉拿耶穌、審問耶穌、定耶穌罪刑的人,其實都沒有可控告、可定罪的理由。反而,他們本身招致 罪惡。是的!殉道者的鮮血,是信仰的種籽,這句話是有力的證明。他們的勇毅,揭示了信德的穩固。殉道者的信德是在平凡生活中就已奠定的,且是因信德所作的 一個選擇;不是在致命的一剎那。他們在乎的是在主耶穌基督內的生命,在乎真理,如果,一個人在乎的是外在價值,在乎自己的生命、榮辱、名聲,就會與世妥 協,言行與信仰不一致;便是與基督的愛隔絕。

31   面對這一切,我們可說什麼呢?若是天主偕同我們,誰能反對我們呢?

32   他既然沒有憐惜自己的兒子,反而為我們眾人把他交出了,豈不也把一切與他一同賜給我們嗎?

33   誰能控告天主所揀選的人呢?是使人成義的天主嗎?

34   誰能定他們的罪?是那已死或更好說已復活,現今在天主右邊,代我們轉求的基督耶穌嗎?

35   那麼,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是困苦嗎?是窘迫嗎?是迫害嗎?是饑餓嗎?是赤貧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36   正如經上所載:『為了你,我們整日被置於死地,人將我們視作待宰的群羊。』

37   然而,靠著那愛我們的主,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大獲全勝,

38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亡,是生活,是天使,是掌權者,是現存的或將來的事物,是有權能者,

39   是崇高或深遠的勢力,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天主的愛相隔絕,即是與我們的主基督耶穌之內的愛相隔絕。

   法籍安瑪利修女曾在西藏行醫,後來被共產黨逮捕、入監,他們找了假證據:一堆動物骨頭,說是孤兒院孩子們的屍骨,要安瑪利修女認罪,進而抹黑教會,剷除教 會。個人生死榮辱是一回事,真理是甚麼至關緊要。安瑪利修女回覆:「這些明明是動物的骨頭,你們分不清楚人和動物嗎?」執事者拿她沒輒,便將她驅逐出境。 之後,安瑪利修女被派遣到北非國家行醫,為穆思林服務。在教會較少臨在的國家的使命,是怎樣的使命呢?甚至在某些地區配戴十字架都會招惹攻擊,會衣也是絕 對禁止的。一個仁心仁術,有母性溫暖,默默行醫的女醫生,則超越了宗教的藩籬。

   最近得知呂西安修女,在突尼斯教區設立的小學當主任,七百位學生都是穆思林,其他教職員也都是穆思林,很奇妙的是,呂西安修女之所以擔任主任的職務,並非 明文規定,而是出於穆思林家長們的要求。他們信任教會的修道者。在穆思林國家,不能自由宣講福音、宣講耶穌基督,福傳者讓人從他們的生活態度中瞥見一種信 德:受難至死、死而復活的耶穌基督是希望之源。福傳者在人群中,尤其與貧困者同在。人們看到一種希望!即使在百般的困難中,生命值得奮鬥!(並非所有的穆 思林都是恐怖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