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作者:朱柏寧(在俗方濟會士)


上主請發言,祢的僕人在此靜聽。

朱柏寧(在俗方濟會士)

剛回到台北,災情慘烈,樹倒成一個新的國度。

這四天在台南安溪寮的聖若望使徒兄弟會修院避靜,因為颱風,所以提早一天就下了台南。很幸運的被安排在聖堂旁邊一樓的房間,從房間過去聖堂只有大約五尺的距離。不過風雨大的那一整天,也常常讓人猶豫何時該衝過去,選錯了時機碰上一陣風就得全身溼透。

中秋月圓

朱柏寧(在俗方濟會士)

中秋節剛過,台灣這段時間的騷動不安使得三天的連假成為生活中難得的小確幸。在Facebook被朋友們以柚子、烤肉照片淹沒的同時,我卻拼了命的利用三天連假,在教會機構內整理倉庫、打包分類。沒日沒夜的趕工時,心中念著,工作要在中秋節晚餐前完成,好回家跟家人相聚。就在這時,我突然開始想:中秋節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啊?

畫說信仰

朱柏寧(在俗方濟會士)

在2008年台灣曾經展出過法國畫家米勒的作品,因此大部分的人對於米勒的畫作並不陌生。在他所有的作品中,最為人所熟知的便是《拾穗》和《晚禱》。這兩幅畫都出現鄉村田間的人與農務的美好畫面,而它們所意圖表現的,都是美好的基督徒傳統。

逃命的逾越節 

朱柏寧(在俗方濟會士)

   讀到出谷紀記載上主怎麼命令以色列子民準備過逾越節,第十二章11節寫到:「你們應這樣吃:束著腰,腳上穿著鞋,手裡拿著棍杖,急速快吃:這是向上主守的 逾越節」。從前面法郎幾次食言不放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大概就可以知道之後以色列人的離開不會是一個和平的結束。梅瑟才讓埃及連續發生這麼多災禍,法郎一次 又一次心硬。最後的擊殺長子終於放手讓以民離開,但仍然可以想見哀鴻遍野的埃及不會這樣輕易放過以色列人。因此這段訓示吃逾越節晚餐的段落,很鮮明的在叫 以色列人要以逃命的方式慶祝逾越節。逾越節本身就是紀念在埃及逾越了死亡,但仍有更大的死亡跟仇恨追趕在他們身後。所以逾越節晚餐不僅是慶祝離開埃及的奴 役,同時也有對埃及追兵的警戒。

基督的血統 

朱柏寧 O.F.S.

   在讀創世紀的時候不斷讀到詳細又陌生的家譜,一個又一個外國名字一閃而過。讀到族譜大部份的時候我會默默跳過,有時候靜下心來讀,但仍然讀過就忘。這樣的 敘事手法一直延續,之後出谷紀講梅瑟與亞郎的肋未血統,到新約回溯耶穌族譜的猶大血統。讀著突然想到,對猶太人來說血統真的很重要啊!你的血統屬於哪一個 支派、是否為長嗣,真的是一等一的大事。因為天主對亞巴郎的應許不只對著亞巴郎,也指著亞巴郎的後裔,因此一個人的血統決定了他可以得到什麼祝福、可以做 什麼事情。

我念日課的日子

朱柏寧 O.F.S.

   2009年買了日課書,卻在前年到南京念書的時候,才開始培養天天念日課的習慣。在南京自己的房間裡點上蠟燭,早晚或坐或立的念起一個人的日課。隨著我到上海、到北京,現在回到台北,這個祈禱方式也起起伏伏的維持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