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天主聖三橋下的心靈饗宴

陳珍清

    『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徐志摩。

    我喜歡生活於佛羅倫斯,可以享受早晨被百花大教堂鐘聲叫醒的獨有時刻,可以陶醉於大街小巷的漫步,看著簡約沈穩的市景透露著跳耀的喜悅,映入眼簾的盡是令人陶醉的仲夏夕陽美景,挑逗著街上每個人不同的思緒與生活體驗。

    佛羅倫斯,這座卓然不凡的城市,有著優雅浪漫的外表但卻蘊含宗教,藝術,文化,生活,與休閒的雋永內涵 ; 不難想像它是「世界遺產歷史中心區之一」,也「曾是藝術史上義大利文藝復興全盛時期,人文主義精神的起源地」。如果說羅馬這世界遺產歷史中心區,有著讓人感覺沉重的歷史重擔會令人窒息,那麼佛羅倫斯的唯美浪漫就讓人感覺特別輕鬆愉快。光從佛羅倫斯這浪漫的英文音譯,或徐志摩筆下的義大利文音譯『翡冷翠』,就可感受這城市生活體驗的不一樣。

    我搬離台灣到美國定居也快二十年了,所以一到歐洲就可輕易感受到,「跟基督福音有關的聖經故事,也是歐洲國家典章制度與文明生活體驗的精髓」。當地的政府官員願信奉「真正的權力是服務」,願效法基督「甘為公僕」的慈悲胸襟,民間的民俗生活與節日更離不開對福音的寄託與盼望。尤其在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家更進一步把這些聖經故事,賦於人文主義精神,融入於建築,雕刻,與繪畫等藝術作品,來詮釋福音的信仰寓意與內涵,深化到西方國家人民心靈中與生活上的各個角落,成就了現今歐洲各大天主教巍峨高聳羅馬式聖殿所看到的寧靜優雅氣氛。尤其在義大利,更是集聚宗教及建築藝術所體現出來的「天主旨意」的天主殿堂核心內涵。誠如撒羅滿王說:「願你的眼睛晝夜垂視這座殿宇,看顧你所說『我的名要永留在此』的地方!願你垂聽你僕人向這地方要行的祈禱!(列上八29

    天主的名要永留於此的地方,其實就是我在義大利各大城市與佛羅倫斯街道上看到的天主聖殿「把屬於神聖的地方」點綴出來,像美麗優雅的相框框出來的空間,在人類歷史洪流中,向人們見證耶穌就是這聖殿人生命核心的那一位。

    尤其當我走入具有歷史意義的教堂,觀賞教會歷史,傾聽聖殿內寧靜如水的平和,想想聖經史事的每個細節所賦予的天主智慧與寓意時,感覺就像自己親自經歷過這段榮耀悲歡的歷史縮影一樣。這「人生命核心的那一位」對我來說,是能讓自己心靈與他人緊密連結的泉源,是能讓自己的生命與信仰更加靈犀剔透,更能依靠祂,可以把日常生活讀經與分享,用信仰生命意義來詮釋。

    當我走入市區一座有八百多年歷史的 Santa Croce(聖十字架)教堂內祈禱默想時,發覺教堂內竟沒有羅馬聖殿的華麗精美,盡是用簡樸潔白大理石雕刻的傑作,和一些已褪了色的壁,相稱於左右牆上栩栩如生且富於詮釋基督福音寓意的藝術作品,淋漓道盡我們教會所被賦於的雋永歷史責任,與對人類傳承的使命。我靜靜的用心體會品嚐「耶穌是天主向我們內在的啟示」,聆聽祂說話,體會祂對我人生旅程歸鄉的安排,讓祂拯救撫平我曾經受困憂傷的心靈,也讓祂重新淨化我的意志記憶,再創造一個全新永不再徘徊的我。

    在聖殿裡也陳列許多出生佛羅倫斯但對教會發展有著巨大貢獻的歷代藝術家與名人的墓穴,像但丁,達文西,米開蘭基羅都在這裡。但在這裡沒有任何絲毫令人毛骨悚然陰森森的感覺,反而是一股令人靜謐肅穆的思古幽情。可以感受到這些名人也正寂靜的聆聽祂:「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瑪十一28

    這座聖十字聖殿教堂,聽說是源自於聖方濟親自建蓋的教堂開始,我仔細觀看著聖殿上的十字架,與亞西西聖達彌盎教堂苦像十字架的如出一轍。這不禁又帶我回想受聖召後的聖人方濟一邊開始修教堂,一邊到處宣講福音。向信徒們宣傳「跟隨基督的人,愛與和平,來完成穌藉十字架難時相同的奉」聖人方濟效法耶穌的自我奉獻與徹底棄決自己的福音楷模精神,確確實實影響教會重獲更新與再造的契機,讓天主子民願意再回歸福音樂園。就算歷史的洪流又已流逝了八百多年,人方的福傳,對後代信徒所產生的影響卻沒有絲毫退去過我想我就是這見證最直接的受惠人。

    在旅行中,不管是展開一天的序幕或結束一天活動,我都會習慣性的走進當地教堂參加彌撒感恩,祈求心靈生活於與天主生命的共榮中。這個習慣對一位願意尋求天主的人來說,我覺得一來可先預嚐天主榮福的喜悅,二來可從祂神光中獲得喜樂平安的心靈。就算我聽不懂義大利語彌撒的讀經講道,但從歌詠中我可以感受到「天主臨在」於信友齊聚一堂的融通契合,我也知道我們聖教會當日聖殿禮儀經文所傳達的福音訊息。但這訊息只是福傳中的一個目的,我想它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要讓我虛空自己,而成為聖神的聖殿與耶穌的居所,可以讓我輕易看得見,聽得到他的臨在。只要我良心願「對祂有責任回應」,天主絕對常在我心,可以讓生命的感受,抓住人生永恆的剎那。

    經過市中心廣場,我凝視一尊站立於廣場的米開蘭基羅雄赳赳氣昂昂的潔白大理石達味雕像,倒可以感覺它驕傲地告訴我:達味奉上主之名,以小搏大,打敗了巨人哥肋雅的故事寓意。我走進世界最大最著名的烏菲茲美術博物館內,眼前所見的全是以人文詮釋聖經故事的藝術傑作,每每都在向我傳達聖經所蘊含雋永寓意。越欣賞體會它,越能瞭解天主聖言深奧的智慧啟示,心靈就越靈犀剔透。

    一幅「三松與德里拉」油畫警悟我:舊約民長紀的三松「因放縱肉體情慾而難逃背棄天主」的千年悲劇英雄所給的警寓。一幅「加納婚宴」,向我述說耶穌把水變酒,挽救「可能發生的一場災難婚禮」。一幅達文西的「最後晚餐」,闡明耶穌正胸有成竹的一邊準備建立聖體聖事,門徒們一邊正憂愁自責「主,是我嗎?」時,猶達斯賣主求榮變節的心已炯炯可見。

     我佇足許久於一幅Giovanni Bellini 素筆畫的「哀悼耶穌聖死」下,描述耶穌被解下十字架時的痛苦樣子與身邊信徒的悲慟表情。我感受到主基督靈魂在肉體極端痛苦下,如何受盡屈辱,虛空自己,完成天父所託。從畫中,我也領悟到耶穌願用自己的痛苦與死亡的歷程當作一面鏡子,啟示基督徒在人生旅程中,當肉體承受痛苦或經濟困難時,要堅持信心,堅強起來,與祂一起度過難關。十字架是基督徒心靈安歇之處,抬頭看看耶穌,想想主愛的浩瀚,為自己也為光榮天主生命。「使凡信的人,在祂內得永生。」(若三15

    我突然想起天主教教義書裡的一句話:「身為基督徒,除這十字架以外,沒有其他可上天國之天梯」,我想這就是我身為基督徒這一生中的唯一凱歌。因為我認為信仰有時候,也是要靠感受去領悟每個教會歷史與聖經典故的內涵,浸泳其中的境界,猶在享受天主的愛與榮耀。「於是,聖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們中間,我們見了他的光榮,正如父獨生者的光榮,滿溢恩寵和真理。」(若一14

    我沿著市中心的阿諾河邊踱步走著,阿諾河面看似溫順但不穩定的河流,每每挑逗佛羅倫斯的思緒,也讓我漸漸領悟出人生與永生的真理其實就在天主裡。尤其在這渾沌世界裡的「人」,真的需要天主不斷的「注入靈魂」,這「注入靈魂」的唯一途徑,就是「主的道路」。誠如(瑪三3)若翰所說的:他來是要「修直主道」。修直人似深谷的驕縱虛華,如山丘般的趾高氣仰與愛競爭比較的心 ; 糾正人的邪思異念與行為,找回天主創造亞當時所給的平安喜樂。我才發覺這才是人類一直在找尋的出路與原始價值。我也突然間意識到為何米開蘭基羅這位天主信徒藝術家喜歡用赤裸裸的人體詮釋「人」與天主的關係?因為從「創造亞當」到「最後審判」,人只有用赤裸裸的身體,才是最坦誠的途徑,才能真正展現人天真無邪的心思意念,才能全心全意奉行主耶穌基督的福音。惟有經過祂,人才能虛空自己,回歸天主懷抱。

    看著眼前紅日西沈倒影與天主聖三橋交會時互換的光亮,我回頭再看看這幾座不同建築氣氛的羅馬式天主聖殿,不得不讚嘆天主所散發的慈愛與憐憫卻幾千年不變!光照我已恩寵滿溢的心靈。

    若說心靈是用來感受生命中的狂喜,那麼「主在我心」就是我生命與靈魂的泉源從今以後,我可以說會因這得的心享宴分享,「光照一切人,使他明白,從創世以,即藏在有的天主秘,全是按照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內實現的永遠計劃。」(弗三 9, 11阿肋路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