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弗所

玉梅

參加為期十五天的土耳其古文化之旅,來到位於愛琴海東岸的艾菲索斯Ephesus,也就是在聖經上讀到的厄弗所。現今的厄弗所,是土耳其保存最完整和規模最大的古城遺址。由於厄弗所地處要津,緊臨海灣,先後有愛奧尼亞、辛梅里安、呂底亞、波斯、馬其頓等人在此居住,羅馬帝國統治時,已是一個富裕且擁有高度文明的城市,人口約三十萬。由遺跡顯示,多位羅馬皇帝對此地的建設都有貢獻。新約時代,厄弗所不僅成為羅馬小亞細亞省的省會,文化、藝術與貿易的中心,更是基督宗教傳播福音的重鎮。

 

參觀由海濱至山麓,四處散布的遺址,可以一覽羅馬帝國時代超完善的城市規劃。屬希臘、羅馬、拜占廷三個時代的厄弗所古城遺址,與古城東北方的阿爾特米女神Artemis神殿遺址,及拜占庭城堡內六世紀重建的聖若望教堂遺址及陵墓,均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厄弗所城內有許多神廟、學校、醫院、教堂、競技場、體育館及猶太會堂。主要街道兩旁還有水泉、市場、茶座、餐廳、浴室,以及白色大理石建造豪華、舒適又先進的公共廁所。一棟有希臘式雕花廊柱,和代表知識、智慧、聰明、善良四種美德女神雕像的華麗建築,原來是曾藏書萬餘冊的圖書館遺址呢。

穿越一處又一處的廢墟,默想將福音廣傳的保祿宗徒,他的事蹟和傳奇的一生,以及早期基督徒所受慘無人道的迫害,不禁感慨萬千。

保祿是有羅馬公民身分的法利塞人,熟讀舊約聖經和哲學書籍,深受猶太文化和希臘文化的影響。他未曾見過耶穌,但和大多數的法利塞人一樣,十分痛恨耶穌的新宗教思想。耶穌被釘十字架後,曾向他顯現,和他有一段戲劇性的對話。經此異象,保祿由基督信仰的迫害者徹底轉變為全心歸向上主的傳教士。保祿和他的宣講團隊共有三次的長途傳教旅行,每次到不同的區域,行程約二千多哩路。第二次旅行時經過厄弗所;第三次,則在堪稱種族文化大熔爐的厄弗所停留了近三年,並以其為中心,向小亞細亞其他地區展開輻射狀的福傳事工。保祿總是苦口婆心地勸人悔改,異教徒的阻擋、猶太人律法主義的攻擊、羅馬政府的迫害、長年的餐風露宿,都不曾動搖他們的心志,強烈的使命感,支持他們以殉道的精神,勇往直前。

參觀厄弗所考古學博物館,看見滿身都是乳房,高大、壯碩,象徵豐饒、富庶和多產的阿爾特米Artemis女神雕像後,更加明白保祿的傳教工作是多麼的不容易!阿爾特米女神是希臘神話中的月神,也是艾菲索斯的母親神。公元前六世紀時,居民為她建造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巨大神殿。這座有127根高達60尺包著黃金的大理石柱的建築,曾是「世界七大古代奇蹟」之一。如今只剩一根大圓柱,仍孤傲地矗立於廢墟之上。照相時拉近鏡頭才發現,許多鳥兒正在柱頂的平台上築巢而居呢!

目之所及的建物均已殘破不堪,唯依山而築的露天劇院仍保有良好功能。同行的一位旅遊團員在舞台中高歌一曲,立刻獲得遊客們熱烈的掌聲。如雷的迴響,使我想到聖經的宗徒大事錄十九章,有關露天劇院的記載:保祿反對崇拜偶像,使購買阿爾特米女神銀龕的人減少了,一位銀匠煽動同業群起抗議,二萬多人聚集在露天劇院爭論,雖然許多人根本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要爭什麼,但仍引發一場不小的暴亂。直到城裡的書記官前來規勸,眾人才慢慢散去。

事發後,保祿辭別門徒提前離開。他橫越馬其頓,拜訪上次旅行去過的地方,然後再下到希臘,在格林多寫下了新約中的《羅馬人書》。保祿回程經過厄弗所附近的米肋托時,特邀厄弗所教會的長老們相聚。他語重心長地囑咐他們:行事要謹慎、要謙虛、要扶助弱小,要記住耶穌說的『施予比領受更為有福』。這番臨別贈言,真正彰顯了保祿的宗教情操和為主犧牲的精神。之後,他在羅馬獄中,也寫了許多似公函般的書信,繼續教導、勸勉這些初期教會。他依靠聖神的德能,將「祂的話」傳遍地中海沿岸和小亞細亞一帶,使猶太人、希臘人都聽到了天主的道理。保祿確實不負基督所託,成為外邦人的使徒。

相傳,保祿殉道後,耶穌的愛徒若望帶著聖母來到厄弗所隱居,並繼續牧養教會,使厄弗所成為早期基督教的信仰中心。

行走在古城堅硬的大理石板地上,遙想二千年前厄弗所的光輝與繁華,同時也衷心感動於保祿的堅忍。據說,保祿每天由清晨勞動至中午,下午在學校和人辯論、和工作夥伴討論,傍晚則挨家挨戶地勸化人直到深夜…,兩年多來一刻都不懈怠。是的,基督宗教所以興起,又傳至西方,然後再由西方傳向世界各地,保祿與同伴的努力,絕對是重要的關鍵之一。七、八世紀,穆斯林開始統治時,厄弗所因港口淤泥堆積,碼頭距市區越來越遠而逐漸沒落,鄂圖曼帝國時代才完全荒廢。

土耳其古文化之旅,不僅使我一償橫跨歐亞、欣賞美景的宿願,也使我對與聖經有關的歷史、地理和時代背景有所了解。對於昔日如此壯麗的城市,就這樣變成廢墟,感到無限的遺憾與惋惜。對於開疆拓土的先民和古聖先賢,油然而生更多的敬愛之情。

-原載於聖城通訊第二八三期電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