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讀經(上)

張瑞雲

提起讀經,倒憶起片斷經驗。

     小時候,鎭上有座基督敎禮拜堂。孩子們每逢主日就蜂擁前往,主要是「小不點」對於精美的卡片趨之若鶩。只要牧師給我們簡單的聖經「金句」,譬如:「耶和華是我的牧者」…等等,記熟後,當衆獻醜,能背多少條,就有多少張卡片。那時的印象,會背「聖經」,就有稀罕的卡片,眞划算。

     初中領洗後,加入聖母會(小會的前身),當時在天主敎「聖經」並不普及,唯一的機會是,在主日彌撒時聆聽聖言,或暑期道理班聽聖經故事。本堂神父深怕我們把基督敎和天主敎的聖經搞混,特别叮嚀:「除非神父選的,信友最好不要自行摸索,以免誤入異端。」小小的腦袋,未知聖經長什麼模樣,却落得「髙不可攀」的印象。

不過,梵二大公會議以後,敎會對於敎友讀經更加重視。特别是禮儀憲章中申明了耶穌臨在的方式:(一)彌撒和聖體聖事中;(二)聖事中;(三)聖言-也就是聖經。顯然的,耶穌也臨於聖經中。近年來,中國敎會爲響應大公會議的號召,也逐漸興起誦讀聖經的熱潮,例如:「聖經硏習會」、「福音營」、「聖經小組」等等。許多場合中大家都以聆聽「聖經」開始,因爲堅信「天主的言」是力量,一定會產生救恩的效果。天主的話,不僅是「標記」,也是「能力」。

對!聖經-天主的話,是一種能力,是耶穌臨在的「標記」,可是,你我都有同樣的經驗,這麼厚厚包含七十三卷書的聖經,從何讀起?是從創世紀第一章第一節: 「天主創造了天地」……到默世錄最後一章最末一節「願主耶穌的恩寵與衆聖徒同在!阿們。」嗎?有點不可思議,又不是讀小說。何況我們這代靑年總有種感覺:讀中國古書很難,那麼讀外國古書-聖經,豈不更難;再說它包羅了許多天主所啓示的奧祕,無怪乎,在路十八34記載耶穌預言即將受難和復活:「這些話他們(指宗徒)一點也不懂,這些話爲他們是隱祕的;祂所說的事,他們也不明白。」同時代的宗徒並不都是冥頑不靈,顯然,這高超奧妙的事理,爲我們有限的人類,確實很難明白。

可是,話又說回來,這奧祕正是爲啓示給我們而寫的,我們當然能懂,只要我們掌握住聖經的內容和中心思想,就會找到它的連續性和一貫性。那麼,什麼是聖經的內容和中心思想?就是:不論舊約或新約都是以降生成人的天主聖子-人類的救主耶穌基督作爲重心。舊約顯示祂的來臨,新約記載祂的言行,並指出祂如何實現了舊約所預言的一切。明白這一點,讀經一定是可能的,主要是找到適合我們的方法。不過我倒認為,要驅使一個人主動地、恆心地行動,除非在其中找到意義、動力,否則很可能只是曇花一現。讀經也是一樣。我自己就有這樣的經驗,當我慢慢體驗到讀經幫助我日復一日地認識那一位-「活生生」的天主,祂是「厄瑪奴耳」時,讀經不再是無足輕重。特别是當我意識到「祂是愛」,在我仍是罪人的時候,祂就愛了我,這使我很溫心。也就是說,遑論是過去,就是現在、將來我仍會犯錯,但是,在祂的愛內不再有恐懼,因爲祂已助我一臂之力,使我日漸肯定「祂的愛永不褪色,永不變質;否則祂就不是天主」。既然讀經引領我的生命與天、人相遇,自然讀經不再是苦差事。

下面我們就循序談一談,希望能夠抛磚引玉。

一、有系統讀經的方法。

二、怎樣査經。

三、研讀聖經的態度。

一、有系統研讀聖經的方法:

中國有句話:「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那麼爲達到系統讀經,要「利」什麼樣的「器」?不知各位吃過石門的魚沒有?他們打的招牌是「活魚三吃」,你想吃香脆的用炸;你想吃鮮湯用煮,你想吃夠味的有辣豆瓣魚。同樣的,你要用什麼「方法」去讀經,那倒要看看哪種合你的味口。

   首先介紹五種比較有系統的讀經:

1. 編輯系統:如果你願意瞭解整部的聖經到底包括那些書,可採此法。這就是目前聖經的編輯秩序,從創世紀、出谷紀……默示錄。

2. 歷史系統:如果願意瞭解舊約以色列人民信仰表達的演變,可採此法。不過這比較專門,通常是專家研究思想的演變。也就是按這些書寫成年代的先後秩序。譬如:新約,按歷史系統的話,不是從瑪竇福音開始,而是從『得前』開始(因爲它是新約當中寫成年代最早的)然後保祿書信,然後福音……。如果你看『得前』的末世論,可看出『等待基督第二次光榮來臨』相當急迫,但路加福音這種期望就已經沒有了,可見一斑。

3. 文學系統:如果硏究聖經中所有的比喻或……等等,可採此法。也就是屬於同一文學類型的一起念,譬如:奇蹟的敍述,比喩,凱旋歌、哀歌、愛歌……等等。

4. 按書卷:如要比較深入了解某一本書,可按此法。就是只看一個單元。譬如:只研讀瑪竇福音,或只看若望福音……等等。

5. 按書卷但有選擇:按書卷,不過不是照單全收,而是有所選擇。如:每日彌撒經本。

6. 按人物:如要在人身上獲得益處,可採此法。即按聖經中重要的人物,在舊約中比較多。不僅要認識那個人,而且那個人在救恩歷史上所扮演的角色。如:我們的信仰之父亞巴郞,如雅各伯、梅瑟……等等。

上面所列舉的方法可能比較傾向學術性。一般較常見的方法,也有利用一些現成的讀經材料的,有如:

從新約著手:有人的看法是,舊約所記載的距離我們的年代較遠,內容又比較艱深隱晦,而新約寫成的時間與我們較近,內容也比較熟識。認爲一般開始閱讀聖經的人,比較適合先讀新約,讀完,或至少一部分,然後再讀舊約,更容易產生興趣,更符合閱讀聖經的心理-「由淺入深」、「由近及遠」、「由已知到未知」的原則。

「信仰旅程」:現在思高聖經協會編譯的「信仰旅程」-聖經自修課程,全書四十册,也是一種相當有系統的讀經,雖名爲自修,亦可團體讀經。它是選讀整部聖經,有注釋、習題,有現代釋經學,是按照聖經的發展介紹的,可說是聖經硏讀的指南和導讀。

    譬如:硏讀第一册:起源,創世紀一~十一章,首先有人讀經,然後有一個負責人解釋,而後分組討論。

彌撒經本:我個人的經驗,因爲最近十年來,由於工作環境方便,時間也允許,幾乎每天望彌撒,因此讀經成了不可錯過的機會。在彌撒中靜靜聆聽天主聖言。

一般而言,我比較喜歡舊約,因爲裡面有以色列子民信仰的演變,很生動,好像跟我的信仰生活相當貼切,足資借鏡。

     這個方法的好處是:每日讀經或主日讀經都是經由專家安排的。我們都知道,教會的禮儀年:甲年福音是瑪竇,乙年馬爾谷,丙年是路加,但主要的主日或聖誕節後,復活節後,都是若望福音;而讀經通常是取自與福音主題配合的舊約或新約。如果一個人有恆心的話,按「每日彌撒經本」讀經,二年內可讀完聖經內最重要的部份;如果按「主日彌撒經本」三年內可讀完聖經內最重要的部份。

需要的話,還可以彌撒經本的讀經做藍本,再參閱這篇讀經的上、下文。我認識的一個團體,他們有時採用「主日彌撒經本」讀經,在一週內,一天念讀經一,另外一天念讀經二,福音、答唱詠、阿肋路亞等等,反覆默思,到開會的時候,圑員們共同分享,這也是不失讀經的辦法。

「生活聖言」:普世博愛運動每月印行的單張;有一句或一小段「天主聖言」,由創始人盧嘉勒女士針對這句聖言,做一些闡釋,幫助人在這個月內將這簡短的「聖言」深入我們的心,並在實際生活中力行。

當然,尙有許多不勝枚舉,我想「條條大路通羅馬」,主要是什麼比較適合自己,或我的家庭,或我們的團體,予以選擇、採用。

(未完待續)

轉載自天主教中華基督神修小會FaceBook粉絲頁,歡迎按讚。

(原載於【心泉34期】4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