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作者:江培瑜 小小弟兄

 

 


 

練習閱讀生命故事

文:江培瑜小小弟兄

 

   生活的每天都是故事的累積,我們對每個人的認識也是從閱讀這個人的生命故事開始。而人際關係的深淺,則取決於建立關係的深度有多少,也就是說:閱讀了多少自己與他人的生命故事了呢?

   過去的故事,我們習慣稱為歷史;現在的故事,我們習慣稱為流行;未來的故事,我們習慣稱為趨勢;可是我們從歷史中究竟學到了多少,好讓自己趕上流行,也朝著趨勢而走呢?這似乎是每個人每天所需要面對的課題。

赤足的奔馳

文:江培瑜小小弟兄

   這陣子都在為暑假的大小光鹽營活動做準備,總是事情很多做不完,感覺時間一直都不夠用。不過,感謝天主的是:儘量每天晚上都還是保留一點時間去運動。

   前天晚上,去操場散步(邊祈禱邊散步),在酷熱的天氣中,能夠吹著清涼的晚風感覺特別的舒服,剛開始是輕輕鬆鬆的走,手中也握著花冠經唸珠祈禱(花冠經:是以聖母瑪利亞生平的七個喜樂經驗的禱詞,參閱:註1)。由於是在操場的關係,因此,同時也有許多人在運動(跑步、快走、輕鬆散步…)。 我邊走邊祈禱時,每隔一兩分鐘就會聽到後方有跑步的聲音,越來越接近,也自然就讓開跑道,讓跑者順利通過,因為自己也喜歡跑步,所以知道給予空間的方便、 順利、美好。

好好生活 & 生活好好

文:江培瑜小小弟兄

   上週,仔細看了一下月曆,原來一年白天最長的日子,夏至,已經過了,也難怪,這一兩週來的天氣真的熱得不得了。更早之前的梅雨季,斷斷續續的下著雨,雖然 偶爾太陽弟兄會露臉一下,但時間總是短暫。由於我們所負責的打掃工作其中之一就是:除草,因為前些日子,水氣實在太豐沛了,草坪上的小草自然也就長高了不 少,這兩週,太陽弟兄的熱情相信大家已經感受到了。感謝天主的是,因著這樣的天氣,使得除草工作變的比較容易一點,不過,在下午打掃,確實還是感到炎熱無 比,除草那天,先是聽到了夥伴先開啟了割草機的聲響,我才走出房間,割草機有人使用了,自然我就戴上手套,拿了把鐮刀,加入除草的行列。自認為體力還不錯 的我,在太陽的熱情照顧之下,很快的就流了滿身大汗,體力透支,但實際的工作效率卻很有限(用手工割草真的很慢),才完成不到三分之一,看了一下手錶,時 間居然已經過了三十分鐘,加上當天有聖體降福禮儀和祈禱的關係,不得不把手邊的工作先放下,等待隔天再來完成剩下的部分。雖然趕上了祈禱的時間,但心中卻 還是想著還有剩下的草還沒割完。祈禱默想時,目光雖看著主耶穌,思緒卻停留在那些小草上,漸漸地也讓雜亂的思緒蔓延而不能靜下心來祈禱。持續了一段時間 後,才慢慢可以進入祈禱的寧靜中(好好凝視主耶穌)。

謙卑的步伐

文:江培瑜小小弟兄

    每年到了六月,為我總是一個反思的時刻及準備的時刻在交替累積。反思的是:畢業生是否真正準備好自己要投入社會職場?準備的是:職場者是否反思自己要學習 更新進步?那我又如何在服務的位置上,給予適當、適時、適用的支持和陪伴呢?這也是我最近一直在默想的方向。當然,「祈禱仍是基礎」,也看天主給甚麼方 向、甚麼路要我去跨步。

    學生生活很幸福但也很辛苦,社會工作者生活很充實但也很「衝蝕」(不斷完成卻也不斷消逝)。學生有接連不斷的報告和考試,社會工作者有時時刻刻的考驗和 「烤焰」(職場上的進退冷暖)。兩者都是「學習者的身分」,但,是否「學以致用」可能又是另一回事了。每年六月看著許多畢業生高興的走出學校大門,卻也看 到更多的社會新鮮人找不到職場的大門。

浮浪者的祈禱

文:江培瑜小小弟兄

   請問大家對「浮浪者」這個詞的第一個印象感覺是甚麼呢?

   先給大家一個小小的提示:這個詞彙是來自日本的用語(漢字),先把各自的答案放在心中吧!

   在基督聖體聖血節那日,神父在講道及釋經的一開始,說:今天要跟大家報告一個好消息,我們的教宗方濟,透過教區的主教轉達一個好消息:「教宗親自願意邀請我們堂區的教友吃飯」。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訊息,當下仍有許多教友還不太清楚狀況…

身心靈環保旅程

文:江培瑜小小弟兄

   最近上下學每天經過一巷口轉角處,總是特別注意到一個小小的資源回收站。一開始,只看見幾位年長的阿公阿婆一起做簡單的資源回收,就沒多留意觀察。直到我 要寫一份報告開始(報告的內容一小部分有關於環保議題),我才發現:原來,這些年長的阿公阿婆是慈濟的環保志工,慈濟人也稱呼這些環保志工:活菩薩。

   慈濟的環保志工,起源於1990年。當初,只是證嚴法師在一次演講後,勸勉鼓勵大家做環保和垃圾分類,就開始了直到今天為人人所稱道的「環保先鋒」。目前更是在全世界20多個國家成立了6000多個環保站,也真的實踐了:「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讓垃圾變黃金,黃金變愛心,愛心化清流,清流繞全球。」這份努力與堅持確實值得鼓勵與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