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愛火

文:江培瑜小小弟兄

   開學已經一個月左右了。由於這學期的學分選的比較多,比起前兩年的課程,新學期的課程算是“相當豐富"的。唯一不變的,是我每次進教室的門時,一定會劃十字聖號:「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阿門。」

   其實我已經很自然的這樣做了兩年多。直到上個星期,有兩位修女(同學)在不同的時間點和場合中,告訴了我她們所觀察到的我,我才回想起來,這是我在神學院的第一堂課就開始的習慣。雖然上課前,大家都會有“課前祈禱”,也會有“課後祈禱”,但我還是每次在踏入教室的同時,就劃十字聖號,祈求把課程的分享與學習都交托給天主;當然,也提醒自己要做謙虛微末的小弟兄。

   在神學院的學習兩年多,越來越清楚意識到:我不會是在學術研究上成為一個非凡學者之人,我所渴望的,是要在信仰中保有這樣追求真理的熱情與謙虛的精神,將之實踐於生活中。我常想著:“神學,是要生孩子的。”也就是說,神學知識是要幫助我自己在信仰生活中活出主耶穌,進而因著自己信仰的善行,也能夠使他人轉向天主,皈依天主。

   這也是聖方濟在《致眾信友書信》中所提到的:

   他(主耶穌)「當我們忠實的靈魂,藉聖神而結合於主耶穌基督時,我們就是淨配。」

   「當我們承行在天主父的旨意時,我們就是祂的弟兄。」

   「當我們藉著對主的愛和純潔坦誠的良心,不斷地在我們心靈和身體擁有祂時,我們就是祂的母親。」

   但問題來了:到底要怎麼活出“屬於天主的淨配和弟兄和母親”呢?一直以來,陸陸續續都會收到許多朋友的近況分享,有報喜的,也有報憂的,有信仰的朋友們,分享到最後,都不忘要我為他祈禱。而還沒有宗教信仰的朋友們,通常我也在最後補上一句:「我會為你祈禱的…」 在祈禱時,我首先感謝天主,讓我的朋友願意與我分享他的生命旅程,也謝謝他對我的信任。然後再加深祈禱,進入這位朋友的分享中,去體會他正在經驗的歡樂與 哀傷。接著,我祈求天主幫助他們在面對生命的考驗時,無論順境或逆境,都能夠迎向光明面並有足夠的智慧、勇氣、力量,與天主的恩寵一起結合行動。最後,再 將“一切有限的人事物”交付給“一切無限仁慈的好天主”手中。

   從祈禱的過程,我可以體會到:我也能藉著朋友的生活而進入天主生命中。也就是說,當我看見朋友的生命,從幽暗漸漸轉向天主的真光時,我看見一個簡單的生命卻開始閃耀著燦爛的光輝就在彼此的心中互相輝映著。

   就在:

   當朋友告訴我懷孕的消息:祈禱後,我感受到成為母親的喜悅與感動;

   當朋友告訴我結婚的喜訊:祈禱後,我體會到組織家庭的幸福與責任;

   當朋友告訴我努力的成果:祈禱後,我發現到飲水思源的感恩與回饋;

   當朋友告訴我親人逝世時:祈禱後,我省思到展現生命的美好與珍惜;

   當朋友告訴我人際裂痕時:祈禱後,我意識到形成關係的起初與重整;

   當朋友告訴我生命失衡時:祈禱後,我領悟到選擇佔有的比重與輕盈;

   當朋友告訴我信仰黯淡時:祈禱後,我肯定到十字架上的痛苦與交付。

   祈禱,讓我發覺“我的愛”與“愛本身”更接近了。因為在其中,我可以隨著不同的生命分享者而經驗到各種不同的生命力展現,進而成為一位有生命力的人。正因為,這一切都是在天主的慈愛呵護內。

   因為“愛是渴望與被愛者的結合”。其實天主一直都等不及要給我們祂的愛。若能練習把祈禱與生活結合在一起,就會看見“愛的火花”給予每位生命者光明的希望。而這原始的開端,就是從一個小小的十字聖號所開始的。這個上下左右的小小動作(十字聖號的動作)所開啟的確實是一個個豐富生命的孕育與展現。

   當我在外表劃上小小的十字聖號的同時,相信在我心中也烙印大大的十字聖架,更能讓我成為有生命力的人,成為“為生命服務的小小弟兄”,成為被烙印者,成為主基督…

   讓我們開始展現生命的火花吧!

   願天主的愛火永遠與我們同在。

   也願天主保佑、保守、保護我所代禱的每位弟兄姊妹都能平安幸福在主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