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一、啟程

 楔子

2011,幾個人,在思高中心,聊起了信仰在生活中的幅度,面面相覷,汗顏對聖經的陌生。

「那麼,跟著林神父朝聖去吧!」於是開始將近三年的讀經分享聚會。

2013,我們要在耶路撒冷!

因著信德,亞巴郎一蒙召選,就聽命往他將要承受為產業的地方去了。他出走時,還不知道要到那裏去。因著信德,他旅居在所應許的地域,好像是在外邦,與有同樣恩許的承繼人依撒格和雅各伯寄居在帳幕內,因為他期待著那有堅固基礎的城,此城的工程師和建築師是天主 …… 這些人都懷著信德死了,沒有獲得所恩許的,只由遠處觀望,表示歡迎,明認自己在世上只是外方人和旅客。的確,那些說這樣話的人,表示自己是在尋求一個家鄉。如果他們是懷念所離開的家鄉,他們還有返回的機會;其實他們如今所渴望的,實是一個更美麗的家鄉,即天上的家鄉。為此,天主自稱為他們的天主,不以他們為羞恥,因為他已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希十一8-16)

 

  序曲:聖地朝聖之旅

聖地(Holy Land,指巴勒斯坦地區)朝聖之旅,參拜道成肉身、基督誕生、宣講、受難與死亡的歷史現場,是所有朝聖之旅中最完美的。

在聖地,朝聖者俯伏至地,在救主耶穌曾親自臨在而聖化的地點祈禱。當親自造訪聖地後,人們將更了解福音。朝聖者將面對面地來到真實可信的基督前。只有渴望更認識以人的形體活在人類歷史中的耶穌基督的人們,能真正好好品嘗聖地朝聖之旅;相反地,那些為了好奇心而來到這塊耶穌所生活的土地的人們,將幻想破滅而空手而回,因為聖地除了神聖之外,別無價值。

聖地最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完全放空,是一堂教導謙遜的功課。福音記載極為素樸,即使是對加爾瓦略山和耶穌的墳墓,也未多加著墨。它們在無數的歷史事件與情感境遇中依然安靜沈默,只訴說著心靈言語。經過了數世紀之後,加爾瓦略山和耶穌的墳墓有如被封閉在迷宮般的建築之中,當朝聖者初次發現它時,往往感到自己的心也陷入迷亂之中。

在聖地,我們將了解自己必須重生、必須徹底改變自己思考的方式,並且完全只以心靈去觀看、感覺身邊的事物,來企望天主。

從耶穌誕生的白冷山洞、牧羊人和賢士看見星星的曠野,到他痛苦祈禱的革則瑪尼莊園、流淌鮮血的耶路撒冷、哥耳哥達。兩千年前曾經有無數的人追隨耶穌,他們是稅吏、漁夫、殘障者、瞎子、痲瘋病人與貧窮的婦女們。他們被吸引,也聽祂說話。而今天,天主仍藉著聖地的山洞、湖泊、橄欖樹,對我們這些千里來尋愛的人發言。就在這片土地上,十字架從罪犯的刑具變成愛的記號,在基督內一切都被更新。祂用鮮血贖回了我們,用空的墳墓證明祂的勝利。縱使知道天主在世界無處不在,我們仍為愛前來,只為觸碰祂曾踏過的地方,並且預備再次被祂改變。

如果說朝聖旅程是一次靈性的更新,那麼到耶穌所生活的這塊土地朝聖,就更能帶來這樣的效果。「願人們能重新踏上朝聖旅程,體會為近人犧牲的愛,並在這些愛的活遺跡中,再次發現和平共存的偉大奧祕。」(教宗庇護七世,1948-10-24通諭)

 

音樂

 

團員分享

柏寧

(在俗方濟會士)

當飛機快要降落在特拉維夫時,我的心情很複雜。就好像領洗前的一刻曾不自覺的幻想,當聖水淋下來時會不會有星星呢?會不會有小天使在我頭上吹號角?我的頭頂會出現光環嗎?
縱使我心裡有著這些亂七八糟的思緒還沒想清楚,神父倒水的手勢仍沒有停止,雖然我還沒有想清楚,但救恩已經如水一般傾流在我的生命裡。同樣的,縱使我還沒有想好怎麼面對「聖地」,飛機仍以極高的速度衝向跑道,就像時間不會為我們停止一樣。當機輪開始接觸地面時,由於高速和重量,傳出巨大的聲響和震動。我坐在椅子上默默的記下那個感受,那個轟隆隆的聲音是聖地土地的聲音;震動則是因為我們已經貼著聖地,順著她或起或伏。沒有號角、沒有星星、沒有光束,但是我們已經貨真價實的踏上奇蹟之地了。她不需要顯現奇蹟,因為她已經是奇蹟。

Amy

(教師)

以色列航空的安檢一直是我很好奇的,真的能問出個所以然來嗎?真的能在行李中查出什麼危險物品嗎?真的科技不如人嗎?無法機器檢測就好嗎?…

照片中的工作人員對我們的接收器在做啥呀?掃描?不是,神父說是秤重,怕有其他東西夾帶在裡面,所以每一台接收器應該是一樣重的!

有過2004年的經驗,不再煩躁,我也發揮柯南精神跟著安檢一起觀察,看看哪個人可能會被盤問很久、會讓人起疑心…我喜歡觀察人,可是,再怎嚜看,沒一個像壞人啊!

我的朝聖之旅在開心、疑惑、有趣、無聊中…開始!糟糕,我怎麼一點也沒朝聖虔誠的心啊?快來祈禱一下吧!

Peggy

出發吧!向著聖地出發!

從聖地回來後,依然對聖地念念不忘。一直覺得那裡不僅是耶穌的故鄉,我對他也是有著濃濃的“鄉愁"呢!但是因為種種有形無形的限制,一直不確定自己是否有機會能再次踏上聖地。

兩年前,朋友們說要一起準備再去一次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但是說實話,那時心中真的並不很確定:畢竟世事難料,誰知道兩年後的各種條件真能配合嗎?

約莫一年前才真正積極地準備這次聖地之旅:開始定期讀經聚會,還一起唸了雷永明神父(思高聖經學會創辦人)小傳,也一起去爬四獸山練體力。

總之,感謝天主的賞賜-讓我又有了再次“返鄉"的機會。此時有點能體會厄斯德拉一書中,以民返鄉的複雜情感:又期待又害怕,怕的是除了以色列盛夏的酷熱外,還有進出境時安檢的麻煩,緊張和提心吊膽(這種緊張,我想我經歷再多次都還是會害怕,完全無法老神在在),但是懷著能再到聖地與天主基督更親近的幸福的期待。就勇敢向前走吧,向著聖地出發吧!

曉涵

(燈光設計與執行,輔大百鍊劇場管理)

如夢似幻我真的要隨同朝聖團員在經驗老到的林神父的帶領之下,飛往以色列了!回想出發前,身體大恙,卻能蒙福於「天主是愛」的營地服事中,獲得天主聖神和主耶穌的聯手醫治:「將身心靈的主權都交給主耶穌,讓祂在我的生命中做主為王」,這是最深刻的領悟。獲得神秘醫治的我,還是帶著醫生開的兩週暈眩備藥,整裝出發,安心中帶著幾分忐忑,雀躍的飛往以色列。以色列的空安層層把關,全體安全通關,順利降落在這聖經有記載的,耶穌曾經生活過的神聖地土。

慧蓉

(行政,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到了這時刻,我們,啟程前往耶路撒冷。按著神師的建議開始了讀經聚會,從起初的被動參與,到後來的滿心期待。於是,我們懂得了,原來這一切的「要求」都是為了我們自身靈性的圓滿,而這話只有在實踐中才能明明白白的感受那真實性。要出發了,小組於香港轉機時趁空檔合影,雖是滿面笑容地對著鏡頭,但心卻是飄移,忐忑畏怯,我身、我心、我靈是否準備妥善?天主,我們離開了生活的常軌,走向基督於人世中曾有的臨在,請禰引領我們與禰相遇。

 天主!祢的子女們來到祢聖子的故鄉朝聖,

求祢俯聽我們的懇禱,保護我們在祢的引導下平安順適。

求祢恩賜我們,在人生變幻的旅途中,永遠獲得祢的助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