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二、加爾默耳山

厄里亞走向全體民眾面前說:「你們搖擺不定,模稜兩可,要到幾時呢?如果上主是天主,你們就應該隨從上主;如果巴耳是天主,就該隨從巴耳。」人民一句話也不回答。厄里亞對人民說:「上主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巴耳的先知卻有四百五十人。請給我們牽兩隻公牛犢來;他們可任選一隻,剖分成塊,放在木柴上,不要點火;我也照樣預備另一隻,放在木柴上,也不點火。你們呼求你們神的名字,我也呼求上主的名字:那降火顯示應允的神,就是真神。」民眾回答說:「你這話說得很好!」

厄里亞對巴耳的先知們說:「因為你們人數眾多,你們應該先挑選一隻牛犢,準備好,然後呼求你們神的名字,只是不要點火。」他們即將人給他們的公牛犢牽來,預備好,從早晨直到中午呼求巴耳的名字說:「巴耳,應允我們罷!」但是沒有聲音,也沒有答應的。他們就在自己所築的祭壇旁,跪下又起來,跳個不停。到了中午,厄里亞嘲弄他們說:「你們再高聲喊叫,因為他是神,或者他正在沉思冥想,或者他暫時隱退,或者正在外旅行,或者他正在睡覺,必須把他叫醒。」他們遂更高聲喊叫,照他們的習慣,用刀用槍割傷自己,直到全身流出血來。過了中午,他們仍繼續狂喊亂叫,直到晚祭的時候,但仍然沒有聲音,也沒有答應的,也沒有理會的。

厄里亞對全體人民說:「你們到我這邊來。」全體人民便都到他那邊去;厄里亞立即重修了已經坍塌了的上主的祭壇;依照雅各伯子孫的支派數目,取了十二塊石頭 - 這雅各伯就是上主曾對他說過:「你的名字要叫以色列。」 - 用這些石頭,為上主的名築成一座祭壇,在祭壇四周作了一個水溝,可容二「色阿」穀種。把木柴放好,將牛犢剖分成塊,放在木柴上,然後吩咐說:「盛滿四桶水,倒在全燔祭和木柴上!」他們就這樣做了。他又吩咐說:「再倒一次!」他們就再倒了一次;他再吩咐說:「倒第三次!」他們就倒了第三次;水沿祭壇四周奔流,溝裡滿了水。到了要奉獻晚祭的時候,厄里亞先知走近前來說:「上主,亞巴郎、依撒格和以色列的天主,求你今天使人知道:你是以色列的天主,我是你的僕人,是奉你的命作這一切事。上主,求你應允我,應允我!使這人民知道你上主,是真天主,是你叫他們心回意轉。」於是上主的火降下,焚盡了全燔祭、柴木、石頭和塵土,也燒乾了溝中的水。全體人民見了,都俯伏在地說:「雅威是天主,雅威是天主!」

厄里亞對民眾說:「你們捉住巴耳的先知,不要讓他們走脫一個!」民眾立即捉住他們。厄里亞帶他們下到克雄小河旁,在那裡將他們全部殺掉。

(列上十八 21-40)

加爾默耳山脈(Mt. Carmel)

加爾默耳山脈由以色列北方地中海海灣城市海法開始,向東南延伸長約35公里,寬度變化在5至8公里之間,高度為海拔546公尺。Carmel來自於希伯來文的Kerem El,意思是「天主的葡萄園」,或者更一般性的說是「肥沃園地」。整座山脈有三個部分擁有特別的名字:

  1. Rosh Ha-Karmel(Carmel之頭),也被稱為「Carmel之角」(Cape of Carmel),幾乎就是山脈和地中海連接之處,著名的聖衣會海星隱修院(Carmelite monastery Stella Maris)便矗立在此處。
  2. Rom Ha-Karmel(Carmel之頂),山脈最高峰,靠近Isfiya 的Druse村。
  3. Keren Ha-Karmel(Carmel之刺),整座山脈東南邊最高峰,也就是著名的El-Muhraqah所在之處。

在聖經中這座山脈不僅僅具有地理意義而已,更是多產與愛情的象徵:「荒野和不毛之地必要歡樂,沙漠必要欣喜,如花盛開 … 因為它們將獲得黎巴嫩的光華,加爾默耳和沙龍的美麗。」(依三五1-2)「妳的頭顱聳立,好像加爾默耳山。」(歌七6)

然而,加爾默耳山之所以出名,最主要還是由於先知厄里亞,他在此地居住並執行其職務,因此這裡成為天主大能作為發生之所。當地之人稱此地為Jebel Mar Elias(聖先知厄里亞的山);加爾默耳山區有許多蜂巢般的洞穴,後來厄里叟先知就居住於其中。

el-Muhraqah

Muhraqah是著名的厄里亞先知和巴耳邪神諸先知對決並奉獻犧牲的地點。此處位於加爾默耳山脈(Carmel range)的東南角,海拔482公尺,可以俯視Esdraelon平原。目前已有公路到達此地,由海法市到Muhraqah只有27公里,約需45分鐘車程。

列王紀上第十八章非常戲劇性的報導了整個故事。當時阿哈布為以色列國王,娶了提洛王的女兒依則貝耳為妻,婚後這位邪惡的皇后將巴耳神的崇拜引進以色列國。厄里亞先知為維護信仰而起身抵抗,建議阿哈布王將所有民眾與巴耳邪神的先知們都聚集到加爾默耳山上,並在那裡向巴耳先知們提出挑戰(列上十八21)。由於巴耳先知們不能從天上呼求降火於祭壇,而厄里亞先知卻成功地呼求天主降火焚燒了祭品,因此證明巴耳先知們是假先知,厄里亞於是要求民眾將他們全數殺死於克雄溪畔(列上十八40)。

由這段敘述我們得知,這個事件發生於克雄小河附近。因為Muhraqah到海法的路上,沿途山路陡峭,因此這個事件不可能發生於克雄溪谷地區。猶太傳統非常強烈地主張這個事件就是發生於Muhraqah。辣彼Benjamin of Tudela(1165)曾提到加爾默耳山上的厄里亞祭壇;辣彼Jacob of Paris(1228)曾經到訪此處。他們都報導在那裡有十二個石頭的古老紀念碑,代表厄里亞修築的祭壇。從十七世紀以來,許多基督徒,包含加爾默耳聖衣會士,都證實此事。然而後來這些石頭消失於1830到1850年間。

目前的聖堂所在之處原本是一個由巨石開鑿而成的祈禱所。辣彼Jacob of Paris報導伊斯蘭教徒常來拜訪這個祈禱所,並點燃蠟燭向厄里亞表達敬禮。這個建築大概可以回溯至十字軍前期時代,後來成為廢墟。1883年聖衣會士在原址修建了目前的聖堂。

一百多年來,此處都由加爾默耳會士擁有。最近他們重新整修聖堂,安置了一座十二塊石頭的祭台,以紀念厄里亞曾經用來修建祭壇的十二塊石頭(列上十八31)。

此處通往主要道路的斜坡上,可以發現Bir el-Muhraqah,可能就是提供祭獻所需水源之處。稍遠一點可達人口稠密的猶太小鎮Sumaka,從拜占廷時期便有人在此居住。很可能由於此處靠近厄里亞先知獻祭的地方,所以猶太人才移民於此。

 

音樂

團員分享

Amy

(教師)

聖堂裡面有些小小的十字架,我非常喜愛,好像我們每個人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而每個十字架都有著一片自己的天空。十字架橫倒的、傾斜的、大十字架旁有小十字架的…,好像我們人生的路上有時會走上叉路、有時會跌倒、不同的試煉在我們身旁!我們是否隨從上主,不再搖擺不定,模稜兩可了?是否全然相信天主,跟隨天主?…我反省著…

慧蓉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厄里亞將天主的話傳報給阿哈王,「沒有我的命令,天決不降露或落雨!」猶大進入了旱災,阿哈布將這帳算在厄里亞頭上,卻從未想過是他及他的父家使以色列遭難,是為王者背離了天主的誡命,歸順了邪神,為萬民帶來了災禍。

這提醒著自己反省,是否常自脫於一切之外,而讓天主背了黑鍋?

曉涵

(燈光設計與劇場管理)

「你們搖擺不定,模稜兩可,要到幾時呢?」(列上十八21)厄里亞先知在加爾默耳山上與假先知比試之前,對著以色列子民大聲疾呼。我覺得這話也是對著我說的,也是我要悔改的。他告訴我:要單單事奉天主在萬有之上。「如果上主是天主,你們就應該隨從上主;」(列上十八21)看著厄里亞先知仰仗天主威能而大獲全勝,我體悟到一份特殊的確信:我的家族也必在主內復興。天主灌注了特殊的恩寵與信心。

柏寧

(在俗方濟會士)

加爾默耳是厄里亞跟巴耳先知大戰的地方,也是我們聖地朝聖的第一站。這邊做為第一站有著振聾揚聵的發問,厄里亞直接的對著以色列人民及今天的我們問:你們搖擺不定,模稜兩可,要到幾時呢?

在聖堂內的左右兩側,以希伯來文跟阿拉伯文記載了厄里亞與巴耳的對話。在林神父介紹的時候,我們就這樣一左一右、搖頭晃腦的左右看著牆上的經文。我們轉來轉去的看著牆,想著自己在信仰生活中的搖擺不定。我是屬天主的,還是屬巴耳的?

在教會生活中,常常聽見各種故事,看見許多年輕人不進堂、離開教會、對聖經毫無認識。有時候會覺得:我應該還不錯吧?就算我不是厄里亞,至少也不會是巴耳的先知吧!我知道我不是厄里亞,因為我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弱點,甚至知道我沒有別人認為的那麼好,但總是會想放過自己覺得或許這樣就足夠了吧!

但是就算兩道牆的中間有一段距離任我們在其中游移搖擺,出堂的門終究只有一個。厄里亞已經被火馬車接走了,但他對以色列人民提出的問題,總有一天我們也要回答的。

天主,比我們自己更認識我們,
知道我們多麼善變,多麼需要悔改;但是,從不強迫我們。
的聖言接近我們,給予我們啟示、挑戰與救援;
使我們不再逃避,使我們懷著感恩的心接納的聖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