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四、聖母領報大殿

到了第六個月,天使加俾額爾奉天主差遣,往加里肋亞一座名叫納匝肋的城去,到一位童貞女那裡,她已與達味家族中的一個名叫若瑟的男子訂了婚,童貞女的名字叫瑪利亞。天使進去向她說:「萬福!充滿恩寵者,上主與妳同在!【在女人中妳是蒙祝福的。】」她卻因這話驚惶不安,便思慮這樣的請安有什麼意思。

 天使對她說:「瑪利亞,不要害怕,因為妳在天主前獲得了寵幸。看,妳將懷孕生子,並要給他起名叫耶穌。他將是偉大的,並被稱為至高者的兒子,上主天主要把他祖先達味的御座賜給他。他要為王,統治雅各伯家,直到永遠;他的王權沒有終結。」

 瑪利亞便向天使說:「這事怎能成就?因為我不認識男人。」天使答覆她說:「聖神要臨於妳,至高者的能力要庇廕妳,因此,那要誕生的聖者,將稱為天主的兒子。且看,妳的親戚依撒伯爾,她雖在老年,卻懷了男胎,本月已六個月了,她原是素稱不生育的,因為在天主前沒有不能的事。」

 瑪利亞說:「看,上主的婢女,願照你的話成就於我罷!」天使便離開她去了。

(路一26-38)

聖母領報大殿

納匝肋既然是耶穌的故鄉,他的親屬和家人,當然會很清楚地指出聖母領報的確切地點。遠在主曆三二六年間,便在這裡修起了小聖堂,以紀念耶穌取我人性的奧蹟。聖母的居室位於納匝肋的南端,原是一個天然的山洞。然而古學家業已證明,當時的村人大都是依岩石洞穴而居的,當然期間也有不少是人工開鑿而成的洞穴。聖母領報大殿就是修建在這個山洞之上的第一座小堂,可惜到了第六世紀已不復存在。

第十一世紀十字軍的時代,才再於原址修建了一個更為壯觀的大堂,大堂的正祭台,正好坐落於聖母的居室之上。地下的這個山洞式的居室,卻變成了一座美麗的小堂。小堂祭台的上方,掛有「聖母領報」的油畫,祭台下面寫著:「聖言在此成了血肉」的字句。可是這座大堂於主曆一二六三年又遭到了戰火及回教徒的摧殘,被夷為平地,只剩下了地下的洞穴還算完整。但是天主教的禮儀和宗教生活,卻完全被勒令停止,寥寥無幾的信友,過著受人摧殘和蹂躪的生活,如此竟達四個世紀之久。

主曆一六二0年方濟會士,將這塊土地購置下來,建了幾座小房居住,做了臨時的小會院,可是會士為了保存這個具有無價之寶的聖母居室,受盡了回教徒欺壓凌辱,終於主曆一七三0年,獲准在山洞上,修蓋了一座聖堂。但回教政府讓會士們要在僅僅七個月內完成一座聖堂。一百多年後,即主曆一八七七年才修蓋一座像樣的大殿。可是這座大殿到了主曆一九五五年已有重建的必要,於是方濟會士在教宗的親自恩准和祝福之一下,將古老的大殿拆除,另建了一座極為雄偉壯觀,富麗堂皇的聖母領報大殿,為全中東和遠東最大的聖母大殿。這大殿建築歷十餘年之久才竣工,其工程之偉大和艱鉅可見一斑。主曆一九六九年的聖母領報瞻禮(三月二十五日),舉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禮儀式。

這座大殿共分三層:最低一層是方濟會士在巴加提神父的領導之下,在聖母大殿原址考古的成果,其間有很多甚為寶貴的發現,大批膾炙人口的出土文物。這些古物都分門別類地陳列在大殿的最低一層,算是一個就地取材,就地建立的博物館,供人參考和研究。中間一層則保存了聖母的原來居室—山洞,是最尊貴的地點,亦是前來納匝肋朝聖人士的目的地。最上一層才是正式的巍峨雄偉的大殿。這座大殿的正面向西,兩旁刻有創三15及依七14的經句,都是與童貞女懷孕生子有關的預言。中間的橫匾上,以巨大的字體刻著「聖言成了血肉」。在這字句的上方,有四大聖史的名字。四周刻有天、地、海、空的圖像,是天主創造的象徵,因為整個的創造都是為了降生成人的聖言。聖殿的南門及牆上,刻了全部「申爾福,天主聖母」的整端經文。

  音樂


  團員分享

Amy

(教師)

當我在聖母領報堂欣賞牆上各國的畫作時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這幅畫卻一直浮現在我腦海。是瑪利亞驚惶不安的聽到天使告訴她「看,妳將懷孕生子,並要給他起名叫耶穌」,瑪利亞雖然害怕但說:「上主的婢女,願照你的話成就於我罷!」

每每天主要給我功課讓我學習時,我總是搖手拒絕掉頭就走;遇到困境更是懷疑天主總是問:為什麼?…我不曾說:願照的話成就於我吧!

天主讓我回到這,回頭看看自己拒絕天主多少次,讓我知道他不曾拒絕我,幾時才會說:願照的話成就於我吧!

柏寧

(在俗方濟會士)

聖母領報大殿是我們朝聖之旅的起點,也是耶穌生命的起點。在納匝肋的感覺很奢侈,我們不是朝聖的局外人,而是在耶穌生活的城市裡生活,成為祂的鄰居!聖母是耶穌的母親、納匝肋是耶穌的母鄉,雙重的母親角色為納匝肋織起一個充滿母性、溫柔及愛憐的氛圍。

領報大殿的故事是說不完的,我們好幾次聚在那小小的山洞前,默想十五六歲的少女怎麼見到了天使;兩千年前聖神怎麼在山洞內進入母胎聖子降孕,一如聖神每日聖化祭台上的聖體從不歇止、救恩也從未暫停。領報山洞上的巨大華蓋遮掩不了山洞的狹陋,聖言成了血肉在我們當中僑居搭了帳篷(若1:14)。

離開納匝肋的那天,我們列隊在大殿前唱歌獻給聖母,眼淚停不了,與母親道別一直是最困難的事。我下次什麼時候回來?我的信德為什麼那麼小?為什麼我們需要不斷的離開呢?

曉涵

(燈光設計與劇場管理)

能夠來到納匝肋,先住進城中的方濟會朝聖旅館,何其有幸,如此一來,就不必等城門開,一大早就已身在城中了!清晨六點就可以進去瑪利亞的居所祈禱,真有福。看著誠心祈禱的團員們,感受這地方的寧靜神祕。想想聖母領報的勇氣,難道我就不能多多向天主說YES嗎?!推開旅館的窗戶,一眼瞧見這偌大的聖母領報堂,真是震撼。

佩怡

第一次聖地朝聖,是先到耶路撒冷再到納匝肋。一到納匝肋,原本緊繃的情緒頓時獲得舒緩,尤其是在每天傍晚由加里肋亞其他地區回到casa nova的路上,看到山丘上聖母領報大殿燈光的時候。耶路撒冷的撒冷(平安),我是在納匝肋才更有所體會。那時最快樂的事莫過於每天清晨輕哼著太陽歌,由casa nova走到對面的聖母領報大殿去祈禱。

這次朝聖,同樣在清晨就先到聖母領報大殿祈禱。那天我坐在領報山洞附近的小堂內,當讀到『我要把仇恨放在你和女人,你的後裔和她的後裔之間,她的後裔要踏碎你的頭顱,你要傷害他的腳跟。』 (創三15),再想起若望福音中耶穌稱聖母瑪利亞為女人,我突然發現:原來天主在原祖父母犯罪的當下就已經立定對全人類的救援計畫,許下寬赦的承諾。天主真的好愛我們,給我選擇的自由,又包容我的一切過犯,不是在我認罪後,也不是在我請求原諒時,而是在「一開始」就用滿滿的愛寬恕了我,完全無償,不講條件。原來,天主對我們每個人都有他的計劃,全在乎我個人選擇背對祂,還是勇敢且充滿信心地面向祂說:「天主,我願意!」

慧蓉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照片,是往昔以色列人的居住所。穴居,沒有隔間,人、牲、物同處一室。想起經文「瑪利亞許配於若瑟後,在同居前,她因聖神有孕的事已顯示出來」,看著眼前張力立刻浮現,心裡懷想的不再是那承行旨意溫婉順服的美。這一答覆,貞女立刻成了痛苦之母,她未婚懷胎不容於世,卻又不能大聲嚷嚷這是天主子;沒有隱室讓她能安心地孕育天主的神聖奧跡,她不知道人將如何對待她,她不知道她的未婚夫婿將如何看待她的受孕…….於是,我懂得了,不是瑪利亞在一開始便成聖,而是一次又一次的以人性去體會、去默觀天主的計畫,在痛苦中依舊不悔!

 上主!求祢在我們心中,加強我們對聖事真誠的信心,我們既堅信童貞瑪利亞所生的兒子是真天主,也是真人,求祢使我們賴祂的苦難和復活而獲得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