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朝聖-耶穌的故鄉

Frank Pan

七次下水,何其有幸。                  
三次,地中海。試探冷暖,如魚得水。
兩次,約旦河。見證聖洗,何等恩寵。
兩次,死海。復活的日出,虔誠奉獻。

準備

朝聖者

朝聖前要做什麼樣的準備呢?四年前當決定要去聖地朝聖時,想法其實挺單純的,先把聖經中的救恩故事讀一遍,唸完了還有時間就再唸一遍,另外也開始為朝聖意向祈禱。一年前事情轉變的有點複雜,先去朝聖的兄弟姐妹們熱心提供了許多聖地的第一手資訊,心存感激之餘又怕資訊太多對聖地有了既定的印象,到時候卻沒有太多的想像空間以致失望,就這麼被一種「既期待又怕被傷害」的心態糾結著。

不一樣的 「苦路」

朝聖者

到了耶路撒冷,林神父告訴我們星期五下午有拜苦路,説這是世上絕無僅有的拜苦路,鼓勵大家能去參加。我心想:只有這裡是耶穌真正走過的苦 路之處,當然絕無僅有,一定要去參加,並和另一半説好屆時一定要好好默想,就像我們以前參加過無數次堂區的拜苦路一樣。四點前神父帶我們到苦路的第一處集合,人潮慢慢湧入,我想這是當然的,多少人渴望親身走在這耶穌曾經走過的苦路上啊!等待中大家打招呼或是閒聊,沒有我們在堂區拜苦路前的肅靜。拜苦路開始了!很幸運林神父被指定為領經神父之一,中文聽的懂好跟隨,我和另一半下意識緊緊握住手,互相提醒要緊守心神。

讓禰作王

朱柏寧(在俗方劑會士)

    成為基督徒,某些方面像是被套上繩索,如同耶穌對伯多祿說:「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往你不願 意去的地方去」(若二一18。當我們被耶穌吸引之後也是一樣,從本來不受拘束的生活轉而朝向耶穌,被天主帶領到自己沒有想像過的地方去 縱使有時候這個過程並不快樂。

回家~聖地之旅

張琪城(2013.8月團)

   這是一個不一樣的旅行!回來以後,有人問我:「好不好玩?」,我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它的意義已跳脫了玩樂的層面,與主相遇的旅程怎麼和一般的觀光相比?

   事實上,是辛苦的,因為天氣燠熱,八月的烈陽烤曬著,且萬里無雲,沒有一滴雨,到了死海溫度更臻於極致,晚上用餐完出外在海邊散步,吹著攝氏40幾 度高溫的熱風,真是一個特別的體驗。住宿方面,大部分都在方濟各會當地經營的旅館,簡單樸實一如方濟各會的精神,吃的也是當地食物,地中海式飲食,營養但 很鹹。走路的機會非常多,有坡坡相連的石板路、荒涼無際的大曠野、迂迴狹小的山路,一步步,將足跡疊印在幾千年的古蹟上。加上每天起早趕晚的,祈禱、望彌 撒、參觀景點,一路上還要認真聆聽林思川神父的講道,如西行取經,總得擔些風霜塵土侵襲的疲累。

仍在旅途中

菲亞

   出發前三週:醫生說媽媽大概只剩一個月的時間。等不及孩子放春假,就匆匆回台。

   出發前二週:先生和兒女飛機降落台灣的早晨,媽媽住進安寧病房。

   出發前一週:按著媽媽的額頭,反覆說著:「耶穌聖心,我們依靠祢。」媽媽呼吸的間隔漸漸拉長,口中流出的褐色泡沫也漸漸減少…「耶穌聖心,我們依靠祢。」…一片寂靜。

   那天,是復活主日。【一口氣】

朝聖省思拾掇 之五

文:易天娜

在曠野,祂如鷹展翅

   鷹是馱負我飛越崇山峻嶺的上主,鷹也是渴望展翅遨翔的我。

   曠野經驗,原來是為了淬礪出真正的自由,是生命不斷被淨化的歷程。

   走過流奶流蜜、丘陵起伏、翠綠的巴勒斯坦,也走過了約旦河清澈的水源瀑布和若翰施洗的河谷,我們在林神父的引領下,重新反省了生命被洗禮更新的意義,也經驗了門徒們與耶穌相遇後矢志相隨的熱情,更懵懵懂懂彷彿理解了耶穌所啟示的真福與真禍,料想人生從此應該是坦途與康莊大道了吧。

朝聖省思拾掇 之四

文:易天娜

主,唯祢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

   山,教會我人世之常。

   海,教會我人世之變。

   常與變之間,我確曾領悟人生如夢,永恆在天。

   在晴雨瞬息萬變的加里肋亞海「遊湖」時,船右還是豔陽高照,船左就急雨落下了……因此,在這湖上最多想起的「千古風流人物」,是性情彷彿也是個晴雨表心如赤子的伯多祿……當同樣在這海上起風時,他會害怕(我假設若望福音中的門徒指的就是他),但當耶穌從湖上踏浪走來說:「是我,不要害怕」時,他又欣然迎接;他總是說些連他自己都不懂的傻話…… 但「傻話」總被聰明的耶穌一次次點醒 ……

朝聖省思拾掇 之三

文:易天娜

願爾旨承行  默存在心

   故事從納匝肋開始。

   從一個小女孩說「是」開始。

   我們的旅程也從認識這個「是」開始。

   每個小女孩都有夢,每個男人也都有浪漫的期待與征戰天下的英雄壯志。

   但什麼樣的經驗會讓女孩與男人放棄自己的小夢小愛?

   納匝肋這個樸實的小山村給了答案。

 朝聖省思拾掇 之二

 文:易天娜

 燃燒的天堂,聖神的洗禮

    朝聖,是天主給人的大禮物。

    如同祂在生命中每時每刻的邀請,而答覆,需要果決與勇氣。

    勇氣,有時則需要聖神幫點小忙。

    從特拉維夫驅車往納匝肋的路上,我們搶在日落前登上了加爾默耳山,厄里亞先知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