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去朝聖(完)

明慧

第15天 (5/02,星期六)

   再見,耶路撒冷

這一天是我一個記錄的誕生日:一天參與了三台彌撒,領了三次聖體-聖墓拉丁彌撒,顯現小堂復活彌撒,厄馬烏彌撒。

清晨,站在聖墓前的圓柱下,靜靜聽林神父和幾位方濟會神父用低沉,輕緩的拉丁文唱完整台拉丁彌撒,就如同冷冽的早晨喝了一杯冒著熱氣的Cappuccino ~

顯現小堂復活彌撒

顯現小堂是在聖墓聖殿內天主教方濟會所擁有的聖堂,為紀念耶穌復活後,首先顯現給聖母瑪利亞。這裡是整個聖殿內唯一供奉耶穌聖體的地方,聖體櫃也很特别,是金色圆球狀。在聖堂左邊有根石柱,相傳是耶穌受鞭打時,被綑綁的那根石柱。

彌撒中神父再次强調:耶稣不在這裡,衪已復活了!那是我們最大的希望和安慰。

顯現小堂出再次走過聖墓時好有大殿上方高高的天窗射下,一只鳥兒從光中飛過景象一心中在此累抑。感天主是在看似不間灑下一道温暖的光,可以快前行。

最後午餐

離開耶路撒冷前神父請大家在Legacy Hotel吃了頓有Waiter服務的午餐,主菜是與我們在加爾默耳山那個媽媽餐廳一樣的雞肉包飯,讓我有點兒懷念那對胖胖的姊妹。餐後林神父又給了大家一個驚喜 – 一個大巧克力蛋糕為那幾日內過生日的兄弟姊妹們慶生!

望著窗外熱鬧的城市,喝咖啡,吃蛋糕,忽然有了一絲不捨… 但時間不會停下來,下一刻總會有新的經驗在等待。

尋找厄瑪烏

午飯後的時間是十幾天來最悠閒的,神父先帶我們去了死海古卷博物館,博物館的外形設計是裝載古卷的瓦罐形狀,簡潔大氣。相較於天書一樣的古卷殘片,博物館園中的耶路撒冷古城模型對我倒更有吸引力。

前往特拉維夫機場途中,是我們朝聖停留的最後一站–尼苛頗里(Nicopolis)的厄瑪烏(Emmaus)。這也許不是路加福音(路二四13-35)中講到的厄瑪烏,但我們也並不是刻意去尋找考古意義上的真實地點,而且它剛好順路。今天的第三台彌撒,也是主日彌撒就在這個公元7世紀及十字軍時期的聖殿遺址中開始了。

我前面提到這次朝聖旅行有兩個時間上的安排讓我感覺很奇妙,第一樁是行程中兩個主日都是從到訪約旦河受洗地開始。而這第二樁就是離開約旦國和以色列的最後一台彌撒都是在千年前的聖殿遺址中舉行的。

一切有形的東西都會消亡,但天主藉耶穌和聖神播種在人間的信仰如芥菜種子撒在大地,代代發芽,不斷結果,枝繁葉茂

 再見,耶路撒冷
     我愛你,但不留戀
     一如耶穌已不在這裡
     朝聖的我也不屬於這裡
     但我不會停下朝聖的腳步
     那將是愛相伴,心的朝聖…

~~~~~~~~~~~~~~~後記~~~~~~~~~~~~~~~~~

以色列的野貓

在以色列(還有約旦)隨處可見在遊盪的野貓,大多看上去很漂亮惹人憐愛。在葛法翁會堂邊遇到的這隻瘦弱的小黃貓,我老公只是輕輕碰觸了牠一下,牠就黏到他身上了。

一直納悶為何如此多野貓,是家貓被棄養泛濫為流浪貓嗎?回來後Google了一下,發現這些貓真的可能是中東野貓亞種,科學家近年研究表明世界上所有家貓的DNA都指向中東野貓。而且大約1萬年前在肥沃月灣就開始有人類馴化中東野貓了。難道這些野貓的祖先是諾厄帶上船的那一對嗎?

有一個有趣的現象:相比於其它地區可愛但瘦弱的小貓,耶路撒冷的野貓比較胖也比較冷漠。也許是我看的角度不同吧~

相遇就是福分和緣分

這次旅行由衷感謝的當然是一路帶領我們的神師林思川神父。感謝讚美歸於天主!

再要感謝的就是Frank大哥,從組團,組織讀經,訂機票,到全團的貼心護衛,看到他自然就感覺很安心。神父能常常腳步輕盈走在前面,也是因為後面有這位好助理壓陣吧?因為筱華姐沒在身邊,Frank大哥時常有些落寞,祝福他下次帶夫人去Petra的計劃能早日成行。

另一位是江行武大哥。他精心編撰的朝聖小助手在行前,行中,行後都是我的好幫手!因為我根本沒有做筆記或寫日記的習慣,回來後滿腔熱血寫這個彙報遊記時只能與老公兩人對著照片拼湊記憶,有這個小助手,讓我們把許多片段串起來了。

還有兩位主內好姊妹特別要提及:周俊醫生一下飛機就開始給身體不適的團員們把脈治病,五餅二魚堂及加里肋亞湖都沒去成。等帶來的藥物,銀針全用完,她自己也生病了,真正的白衣天使。

可愛的韻如妹妹,她一路辛苦為大家照相,在幾個至聖之所的彌撒中,犧牲了很多個人的體驗時刻。相信天主一定會特別的看顧她!

僅以這首「上主的祝福」獻給我所有同行的兄弟姐妹們

願上主祝福你        保護你
願上主的慈顏光照你 仁慈待你
願上主轉面垂顧你  賜你平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