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走過以色列、耶路撒冷;我將在熙雍得救恩(三)

邱建華

五、葛法翁-耶穌的城

6/28一早,我們離開住了3個晚上的納匝肋飯店,來到位於加里肋亞海西北岸的城-葛法翁(瑪四:13),在新約時代,是一座相當寬大繁華的城市,因為此城位居低地(則隆步)與高地(納斐塔里)二支派地域交接處,可以通往各城,是通海大路的必經之地,也是加里肋亞海船隻密集的港口。可以想見為何耶穌選擇在此開始宣講天國,作為祂在加里肋亞傳教的中心(路四:31)。所以葛法翁也被稱為「耶穌的城」(瑪九:1)。目前葛法翁的方濟會院位在提比黎亞湖邊,住有方濟會士及修女們,照顧聖地並為朝聖者服務,這塊面積頗大的會院,已經整理的非常漂亮。我們也看到此地有非常多的黑石頭,所以會院想要蓋歷史博物館,但礙於此地居民生活困苦,恐怕惹浪費之嫌而未能實現。正因為葛法翁是耶穌在加里肋亞宣講時,受惠最多的城邑之一,卻沒有因此而悔改,致使耶穌嚴厲斥責,並將之比擬為惡城索多瑪(瑪十一:23~24)。福音中多次敘述耶穌進了葛法翁,到了家裡(谷二1,九:33)。一般相信,所說的「家」,指的便是伯多祿的家。現在葛法翁聖堂正是建築在伯多祿家的上面,聖堂中心地面是透明玻璃,他的家清晰可見。

我們在聖堂的彌撒結束後,前往苛辣匝因城,在新約聖經中(瑪:十一:20~22)「耶穌開始譴責那曾看過他行許多異能的城邑,因為她們沒有悔改:苛辣匝因,你是有禍的!貝特賽達,你是有禍的!因為在你們那裏所行的異能,如果行在提洛和漆冬,她們早己身披苦衣,頭上撒灰做補贖了。但是我給你們說:在審判的日子,提洛和漆冬所受的懲罰也要比你們的容易忍受。」耶穌在這些地方,也是無法教化她們悔罪,因此引起耶穌的斥責。苛辣匝因的會堂與圍繞它周圍的猶太村莊遺址,形成了一個獨特的綜合體;藉由它,參訪者將走進1500年前拜占庭的時代,一窺當時住在加里肋亞地區的猶太人他們的日常生活樣貌。這個廢棄的城堡,如今只剩下斷垣殘壁,入口處的左側有一個玄武石座椅的複製品,原始的座椅如今保存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館裡。它或許是為給苛辣匝因的顯貴人士而設的,在猶太傳統中,這樣的座位被稱為「梅瑟寶座」,大家都在這寶座上攝影留念。加里肋亞附近的一座山上,耶穌曾在此宣講真福八端,因此稱為『真福八端山』,山上有一座八角形的聖堂和修道院,有許多修女在聖堂服務,我們中午就在這裏用餐,午餐後就要前往『大博爾山』。

     沿著加里肋亞向南走,公路兩旁都是大小不等的山,可見要開鑿這些路,需要鏟平一些山丘,看著窗外的山脈,這裏的山大部份都只有數百公尺,而且山上都被石頭佈滿,所以草木不容易生長,而顯現出的是一片沙漠,現在看來是荒涼的景象,聖經上所記載的流奶流蜜的地方,如今焉在?林神父指著窗外叫大家看,那座獨立的山頭就是『大博爾山』。到了山下的轉運站時,我們要換小型巴士上山,山路很好走,不久就到達大博爾山頂。這裏是方濟修會的會院,眼前矗立了一座雄偉的大殿,殿前有一塊很美很肥沃的平地,種植了一些花草及農作物。我們今晚就要住在會院的宿舍。將行李放妥後,由神父帶領去認識聖殿,殿的正中央是耶穌顯聖容的聖像,進門的左、右各有一間小堂,紀念梅瑟及厄里亞。神父就在小堂中為我們講解厄里亞、梅瑟出現在耶穌顯聖容現場的聖經故事。7:00在會院餐廳吃晚飯,這裏真是一處好美的山頂,飯後在院前散步,晚上吹著習習的涼風,我們住在這裏『真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