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準備

朝聖者

朝聖前要做什麼樣的準備呢?四年前當決定要去聖地朝聖時,想法其實挺單純的,先把聖經中的救恩故事讀一遍,唸完了還有時間就再唸一遍,另外也開始為朝聖意向祈禱。一年前事情轉變的有點複雜,先去朝聖的兄弟姐妹們熱心提供了許多聖地的第一手資訊,心存感激之餘又怕資訊太多對聖地有了既定的印象,到時候卻沒有太多的想像空間以致失望,就這麼被一種「既期待又怕被傷害」的心態糾結著。

準備事項中有一項是提及在參加迦納婚宴時,最好能穿著一套較正式的服裝。我當時想,要穿西裝打領帶嗎?天氣這麼熱又只穿這一次,帶在箱子裡走十幾天,是不是有點跟自己過不去呢?另一半在祈禱中,一件想不到的衣服出現了,那是在十八年前我們慶祝十週年結婚紀念時,她為全家四口所繡的愛心短衫。我非常感動,也告訴她即使現在穿著再不合身,也願意穿它參加我們此次的婚宴。同時在內心裡也有個推動,要很慎重開始準備重發婚姻的誓願。

迦納婚宴的前一晚,林神父邀請夫婦們可準備自己的誓詞,但是提醒誓詞不要太長、不要像祈禱文、不要哭太久;這些話我都聽進去了,所以在晚上寫下誓詞時,我已經先哭了幾遍,也與牽手相約一些暗號,提醒彼此當場要把情緒控制妥當。

當天團體到達迦納婚宴教堂時,發現朝聖者擠滿聖堂,神父認為不適於用來舉行重發婚姻誓願的彌撒;但是天主的安排真是最美好的,祂讓我們在一個既安靜又通風的地窖小堂裡舉行彌撒,九對夫婦在天主的降福、林神父的福證、和十五位主內兄弟姐妹們的見證下,重申了對婚姻盟約的堅貞;聖神的臨在使整個過程順利祥和,都對婚姻聖召做了誠心的回應。

彌撒後「返回地面」,到處仍是人擠人,如果說剛才地窖的婚禮彌撒是一種神修婚姻的境界,那麼現在地面上的情景可說是現實婚姻的寫照。在擁擠的人群中,我緊緊握著另一半的手,深怕被衝散,就好像我們同時緊握著耶穌的手,希望不要再做迷途的羔羊一樣。

朝聖為我而言,好像是我曾經有過被餵養的經驗卻已不復記憶,如今當它再被喚醒時,那份滋潤、親密的關係有種難以言喻的滿溢。不論是什麼樣的聖召:獨身、司鐸、婚姻都不是一件簡單的承諾。有趣的是,天主就只是要我們簡單的活出我們的聖召。

朝聖歸來,日子進入原來的脈絡,祈禱、工作、讀經、參與彌撒聖祭;在復活期跟著教會的安排走過了初期教會宗徒們的行跡,他們的地極是撒瑪黎雅、是全猶太、是羅馬,而我的地極該是在西雅圖。朝聖的準備工作告一段落了,接下來是不是該為我的靈魂開始做好準備了?!

感謝天主聖三!感謝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