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15笑個不停的小兄弟

圖、文 許書寧

「伯達尼」這個地名,多次出現在福音中。

在那裡,曾經有過耶穌深愛的一家人:瑪爾大與瑪利亞兩姊妹,以及她們的兄弟拉匝祿。

14死海的寧靜早晨

圖、文 許書寧

死海的早晨,是安靜的。

晨光中,林立於海灘邊的豪華度假旅館尚在沉睡,四處瀰漫著某種狂歡過後的頹靡氣息。海水中,零零落落地飄浮著幾個早起的泳者;此外,也有數名穿著暴露的觀光客,面對尚未升起的太陽站在沙地上,做出許多奇妙的膜拜姿勢。相較於裸露的旅客,高挑精瘦得像羚羊的阿拉伯男孩穿了一身黑,裹的盡是遮蓋手足的長袖衣物。光從打扮,就能看出他們對陽光的認知差異,十分有趣。

13通往隱修院的那條路

圖、文 許書寧

出了耶里哥的山頂纜車站,必須經過一段蜿蜒的黃土步道,才能抵達位於耶穌受試探山壁岩洞中的隱修院。

在我的印象中,那條道路又窄又長。第一次隨同朝聖團造訪時,正值豔陽高照的六月底;再加上沿途景色毫無變化,望眼看去盡是刺目的黃沙焦土。只記得所有人走得上氣不接下氣,整條路上所思所想的就只是「怎麼還沒到?究竟還有多遠?」,又渴又累又疲乏。

12耶里哥的穆娜

圖、文 許書寧

旅程中,不經意的邂逅宛若馥郁的香料,讓人回味無窮。

 

拜訪過耶穌受試探山上的隱修院後,我們搭乘纜車下山。耶里哥的紅色纜車長得胖嘟嘟、圓滾滾,外貌親和無比,卻擁有極為輝煌的金氏紀錄:位於海平面下「世界最低」的纜車。

11看不見的日出

圖、文 許書寧

清晨五點十五分,天色微亮。

大伯爾山頂寒風颼颼,我裹起房間裏的大毛毯,沿著聖堂右側石階上樓,選擇一個靠牆的角落,獨自站著等待日出。雨,密絲絲地下,偶爾打落在屋頂的鐵片上,發出沉重且規律的噹啷聲。

10大伯爾山之夜

圖、文 許書寧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朝聖團已經下了大伯爾山,來到死海。

死海,是朝聖之旅的休息站和中間點。來到這裡,就表示旅程已然過半,接下來就是迅雷不及掩耳的後半段了。

09思嘉的雨水

圖、文 許書寧

十一月的第一天,諸聖節。

清晨,走在通往聖母領報大殿的小徑上。太陽尚未起床,昏暗的路燈照在東一處西一處的水窪子上,反射出艷滋滋的暗沉金光。天氣又冷又濕,以至於連早起的貓咪也沒瞧見一隻。沉睡的巷弄中,幾扇窗微微透著光,已經開始飄出溫暖的香料氣味。

全世界的母親都知道,從廚房發出的香氣是喚醒家人的最佳手段。

08若瑟的身影

圖、文 許書寧

納匝肋的聖母領報大殿附近,有一座小小的聖堂,無論外觀、造型、色彩或尺寸,都不怎麼吸引人注意。相較於僅有咫尺之遙的領報大殿,顯得樸素許多。

聖堂外的園子裡,有一座同樣不起眼的青銅雕像。一位身形瘦削的中年男子,赤腳坐在矮石牆上;手掌交疊於牧杖頂端,雙眼低垂,內斂的臉部看不出什麼表情,沉默的身影卻若有所思。

那是聖若瑟:福音中經常做夢,卻從未發聲的達味之子。

07分享的豐盈

圖、文 許書寧

旅程的第三天晚上,我們分組舉行了「分享時間」。

          我很喜歡這個宛若「增餅奇蹟」的時間。出於對彼此的信賴,團員們傾其所有,誠懇訴說各自的感動。旅行最大的醍醐味就在於此:明明是同樣的行程,每位旅人感受到的卻大不相同。藉著「分享出去」,自身的感動不但沒有絲毫減損,反而倍增: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 …

06高與低

圖、文 許書寧

聖母領報大殿的參訪結束後,是三十分鐘的自由時間。我獨自鑽到大殿的底層岩洞前,倚著十八世紀的廊柱遺跡,仰頭向上望。

二樓的地板中央開著口,頂端的倒蓋百合花屋頂一覽無遺。近午的陽光燦燦,從最高處的小圓窗傾洩而下,直接照入底部的領報岩洞。那樣的設計出自建築師的信仰領悟,刻意拉長聖堂空間的高度,願意藉著不成比例的「高與低」,呈現路加福音中的描寫:「聖神要臨於妳,至高者的能力要庇蔭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