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21改變

圖、文 許書寧

耶路撒冷的上午行程結束後,距離午餐還有一個多鐘頭的自由時間。於是,我戴上遮陽帽,出門散步去。

約培門附近熱鬧得一如往常。無雲的天空藍得徹底,白花花的太陽高懸於達味塔頂,毫不留情地傾注熱氣。紀念品店前聚集著形形色色的人種,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講著各式各樣的語言。瘦削如羚羊的阿拉伯青年手持咖啡,口若懸河地向一對老夫妻推銷旅行箱。老太太將墨鏡推到頭頂上,略顯緊張地緊抱倒背於胸前的背包;老先生則謹慎地彎下腰,仔細審視箱上的標籤與價牌,看來,是想選購一只結實的箱子,好將旅途中增加卻裝不進行李的禮物運回家。

 

達味塔的階梯上,坐著一位滿頭銀絲的老奶奶,穿著洗鍊卻有點兒跟不上時代的服裝,將素描本子攤在膝上認真做畫。不遠處,留著長鬢角的黑衣黑帽猶太男子一臉嚴肅地經過,手中緊握米黃色封皮的祈禱書。他的表情風貌、鼻頭上的圓框眼鏡、以及下巴上濃密的大鬍子,都讓我想起長崎時代聖國柏神父。

約培門厚重的石壁內側有一座拱形凸窗,窗下盤腿坐著一位白衣女子,正閉眼彈奏斜倚於右肩的豎琴。陽光透過針孔般的細縫射入,落在豎琴尾端,像給樸素的樂器鑲上一層亮晶晶的螺鈿拼貼。

城門外一片空曠,古老的城牆在豔陽下顯得蒼白而刺眼,叫人幾乎無法直視。廣場上聚集著一小群人,每人手上都高舉色彩鮮豔的巨大旗幟。旗上的圖案五花八門,有達味之星、有棕櫚枝、有火焰、有咆嘯的雄獅、也有布滿萬國旗的拼貼。只見好奇的觀光客圍在四周拍照,掌旗者則慷慨激昂地不知道在叫喊著什麼。我站在一旁觀看,不明所以,卻頗為樂在其中。

旅行,真有趣。

世界,真廣闊。

 

漫步了一會兒,走入旅客服務中心附近的方濟會書店。櫃台後坐著兩位先生,聽見有人推門遂抬起頭來。我對他們微笑問好,對方也笑得開懷。微笑實在堪稱萬國語言,無論在何處,都足以成為暢行無阻的溝通管道。或許,微笑也是天主的內在奧秘,直接反映了愛的本質,使看不見的成為看得見的。

挑了幾個小磁鐵,按標價計算總額後,準備前去付帳。不期然想起朋友們連日展示的「戰利品」,以及眾人津津樂道、懇切傳授的「殺價經」,不覺莞爾。或許,看在他人眼中,我就像攤販眼中的「肥羊」、不諳世事的「冤大頭」。然而,世上有人這樣,也有人那樣。我原本不擅長,也不懂得享受殺價的樂趣。與其將心神時間花在四處比價與永無止境的喊價上,我更寧願保持心平氣和,將重點置於旅途中的觀察上。除此之外,我也以為買賣原是一樁「兩相情願」的事。因此,只要當事者雙方都同意,交易的金額其實就是「合理的價格」了,無需與他人比較,徒增煩惱。那原是價值觀的差異,沒有什麼是非好壞。

 

付完帳,站在櫃台前看老闆用泡泡紙為我包裹磁鐵。對方一面撕扯膠帶,一面抬頭看了我一眼,忽然沒頭沒腦地說:

「妳不是第一次來。」

我愣了一下:「什麼?」

他笑了笑,又說:「我說,妳不是第一次來耶路撒冷。」

那不容否認的堅定語氣令我驚訝不已。我仔細端詳對方的面孔,確定是自己不認識的人之後,更感困惑。老闆很得意地笑了,表情中洋溢著了然於胸的自信:「我說得對吧?」

「沒錯。」我說:「可是,你怎麼會知道呢?」

「看得出來呀!我們做這一行的,看人看多了,許多事是不需要明言的。」他高抬眉頭,很愉快地眨了眨眼:「妳啊,看起來很自在,就好像這地方讓妳感覺舒適似的。通常,第一次來耶路撒冷的人身上會帶著某種緊張感。可是,在妳身上卻看不到。」

 

他的話讓我感到驚奇。

從容、舒適、怡然自得、緊張、害怕……這些,畢竟都是難以掩飾的情緒,是會油然而生,並直接反映給身旁之人的。因此,別人所感受到的,其實是我沒有查覺到的真實自我。這一路行來,我一直在想,距離五年前初次造訪時,自己究竟改變了多少。沒想到,竟從一位陌生人的眼中,毫無預期地得到了答案。

啊,多麼新鮮有趣的體驗!

 

身體,實在是偉大的奧秘。無論有意無意,總會直接反映內心。

如此一來,就更沒有理由不好好妝點自己的心靈了。

如果,我本身不成為「善」,我的思言行為無法真正活出福音……那麼,身為基督徒的我,又怎能藉著自己的肢體與存在,將祂的救恩喜樂傳給身旁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