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格林多後書》格後一23-二13


c)   《淚函》:一23~二4

23  我指著我的性命呼號天主作證:我沒有再到格林多去,是為了顧惜你們。

24  這並不是說:在信仰方面我們願管制你們,而是說:我們願作你們喜樂的合作者,因為你們在信仰上已站穩了。

所以我拿定了主意,不再帶憂苦到你們那裡去,

因為如果我使你們憂苦,那麼,除了那由我而受憂苦的人外,又有誰可使我歡樂呢?

為此,我寫了那樣的信,正是為避免我來到的時候,那本該叫我喜樂的,反而叫我憂苦,因為我相信你們眾人都以我的喜樂為你們眾人的喜樂。

我在萬般的痛心憂苦中,流著許多淚給你們寫了信,並不是為叫你們憂苦,而是為叫你們認清我對你們所有的愛,多麼卓絕。

d)   與使人憂苦者和好:二5-11

如果有人使人憂苦,他不是使我憂苦,而是使你們眾人,至少使一部分,免得我說得過火。

這樣的人,受了你們大多數人的譴責,已足夠了;

你們寬恕勸慰他,反倒更好,免得他一時為過度的憂苦所吞噬。

為此,我勸告你們對他再建起愛情來。

其實,也正是為此我纔寫了那信,為要考驗你們,看你們是否在一切事上都服從命令。

10  你們寬恕誰什麼,我也寬恕,因為我所寬恕的 ── 如果我曾寬恕過什麼 ── 是為你們的緣故,當著基督的面而寬恕的,

11  免得我們讓撒殫佔了便宜,因為我們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意。

5. 旅程報導:二12-13

12  當我為宣講基督福音來到特洛阿時,雖然給我開了為主工作的大門,

13  但因我沒有遇到我的弟兄弟鐸,我的心神得不到安寧,遂辭別他們,到馬其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