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格林多後書》格後三4-11


7. 新約的僕役:三4~四6

a)  聖神和文字:三4-6

我們藉著基督在天主前才敢這樣自信,

但這並不是說:我們憑自己能夠承擔什麼事,好似出於自己一般;而是說:我們所以夠資格,是出於天主,

並且是他使我們能夠做新約的僕役:這約並不是在於文字,而是在於神,因為文字叫人死,神卻叫人活。

b)   職務的光榮:三7-11

如果那以文字刻在石頭上而屬死的職務,尚且有過光榮 ── 甚至以色列子民為了梅瑟面貌上易於消逝的光榮,不能注視他的面貌──

那麼,屬神的職務,豈不更該有光榮嗎?

如果,先前定罪的職務有過光榮,那麼,成義的職務更該多麼充滿光榮!

10  其實,那先前有過光榮的,因了這更超越的光榮,已算不得光榮了,

11  因為如果那易於消逝的曾一度有過光榮,那麼,這常存的更該多麼有光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