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期 電子報 主曆2015年12月3日

  《主日福音釋義》      將臨期第二主日

  《閱讀經典》             成德明鏡_卷三:聖人完美的謙虛與服從

  《亞西西朝聖》         像天空的鴿子-羅馬亞西西朝聖札記

  《聖人傳記》             12月7日聖盎博羅削

下載本期電子報pdf檔


課程公告

《格林多前書》聖經講座/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12月15日(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南港耶穌聖心堂(台北市南港區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聖堂廣場可停車,或搭乘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步行約5-10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捐款徵信(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文物中心

思高臉書專頁

 


將臨期第二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洗者若翰 ─ 救恩歷史的關鍵人物

【福音:路三1-6】

1凱撒提庇留執政第十五年,般雀比拉多作猶太總督,黑落德作加里肋亞分封侯,他的兄弟斐理伯作依突勒雅和特辣曷尼地方的分封侯,呂撒尼雅作阿彼肋乃分封侯, 2亞納斯和蓋法作大司祭時,在荒野中有天主的話,傳給匝加利亞的兒子若翰。 3他遂來走遍約但河一帶地方,宣講悔改的洗禮,為得罪之赦。 4正如依撒意亞先知預言書上記載的:『在荒野中有呼號者的聲音:你們當預備上主的道路,修直他的途徑! 5一切深谷要填滿,一切山岳丘陵要剷平,彎曲的要修直,崎嶇的要開成坦途! 6凡有血肉的,都要看見天主的救援。』

經文脈絡

路加福音第一章至第四章13節敘述耶穌公開生活前的準備階段,福音作者都把若翰和耶穌的故事平行對比的表達出來,藉以顯示若翰是耶穌的前驅,耶穌在各方面都遠遠超過若翰洗者。然而福音前兩章偏重於耶穌的童年故事,從第三章到第四章13節則是以摘要的形式,綜合報導若翰洗者的出現、他的宣講以及被捕下獄。

這個主日的福音選自於三1-6,基本上和谷一1-8的內容是平行的,路加在報導耶穌的公開生活之前,先敘述了若翰洗者的出現,不但記載了他出現的時間和地點,也藉著引用依撒意亞先知書的經文更清楚地強調,若翰洗者的出現在救恩史中的重要意義。

救恩歷史與世界歷史

今日的福音經文一開始,就以六個不同的方式指出若翰洗者出現的時間(三1-2),這是表達以下的敘述都是在「世界歷史」中發生的事,強調了耶穌的事件是真實的在人類歷史中的事件。

凱撒與羅馬總督

「凱撒提庇留執政第十五年」大約是主曆28-29年左右,當時巴勒斯坦地區居於羅馬皇帝的統治之下。比拉多是在猶太地區的第六任羅馬總督,他的執政時間在主曆26-36年之間,耶穌就是在這位羅馬總督的執政期間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分封侯

福音中提到加里肋亞的分封侯黑落德,這個人並不是大黑落德,而是他的兒子黑落德安提帕,「分封侯」的意思是統治四分之一地區的最高長官。分封侯黑落德統治加里肋亞地區的期間相當長,從耶穌前4年直到耶穌後39年;因此,耶穌的整個公開生活期間,都在這個人擔任地方首長的統治之下。黑落德的兄弟斐理伯則是在耶穌前4年到耶穌後34年的期間治理巴勒斯坦東北地區四分之一的領土,是當地的分封侯。

大司祭

猶太大司祭原本是終身職,但在羅馬統治期間,他們常常干涉宗教事物,甚至撤換大司祭,因此,亞納斯和蓋法都做過大司祭。亞納斯擔任大司祭的時間在主曆615年之間;蓋法是他的女婿,在18-36年間擔任大司祭。在這些期間,二人擁有宗教的最高權威。

「先知」若翰

在這個具體描述的時間點上,若翰洗者出現於公眾之中。福音作者採用了先知蒙召的特別語言(參閱:耶一4;歐一1),敘述若翰被召叫的經過。在母胎中就被天主聖神充滿的若翰(一15),直到目前一直生活在曠野中(比較:一80),在此特定的時間他被召叫開始先知性的服務和生活(十六16)。

路加福音和馬爾谷福音的記載不盡相同。馬爾谷福音敘述若翰固定停留在一處,而路加則報導若翰走遍約但河一帶,宣講悔改的洗禮,使人得到罪赦(比較:一77),若翰宣講施教的內容,後來也成為初期教會基督徒福傳宣講的中心主題(二四47;參閱:宗二38)。

救援許諾的實現

福音作者將若翰洗者的公開生活,瞭解為依撒意亞先知書預言的救援許諾得到實現。路加引用的是依四十3-5的內容;但是如果讀者將「思高聖經」中的路三4-6和依四十3-5詳細比較,將發現兩段經文不盡相同。這是因為在福音作者生活的時代,廣傳於猶太社團當中的聖經是希臘文的舊約,亦即所謂的「七十賢士譯本」,而思高聖經的舊約是根據希伯來文的「瑪索拉版本」。

初期教會的基督徒運用這段依撒意亞先知書作為背景,藉以描述、理解「耶穌的前驅」若翰的生活和行動。和瑪竇以及馬爾谷福音相比較之下,路加的特點在於他特別加上最後的一節經文:「凡有血肉的都要看見天主的救援」。這一點顯示路加作品對於普世性救援獨特的關心,並且說明這個普世性的救援早就存在於舊約之中,而且已經是若翰洗者宣講的目標。

綜合反省

就今日的眼光來看,這段聖經當中所含有的歷史以及地理的資訊,當然是不夠精確的;但是在路加的時代已經足以達成他的寫作目的。路加藉著這些資料清楚的刻畫出若翰洗者公開生活時的政治以及宗教情況,而他引用了依撒意亞先知書則更是給予若翰洗者一個特殊的重要性,將他的行動標示為許諾的實現,以及天主對於整個人類救援福音的開始。

經由這個綜合性的表達,德敖斐羅和今天的讀者體認到,教會關於耶穌基督的教導絕非神話或童話故事,而是一個具體的歷史事件,是一個在眾所周知的時間,一個特定的地點所實現的事件(比較:宗二六26),而這個事件實現了早在舊約之中就已向萬民宣告的救援事件。基督信仰是一個歷史性的信仰!

top


成德明鏡

韓山城譯

卷三聖人完美的謙虛與服從

「這裡的弟兄們慣於以許多齋戒、減睡,或因缺乏衣物而忍受寒冷,以及以粗重的勞動來使自己的肉體就範。他們為避免空閒而幫助窮人於田間,並在工作後給他們分施愛天主的食糧。他們以上述種種及其它美德的善行來維持自身於聖德。但自那時起,由於拜訪此地的弟兄及信友較前大增,又由於弟兄們在祈禱的熱忱上遠遜於以往,故其紀律也較前鬆弛,因而也較前更加自我縱容於談論無益的閒事和俗事,使到人們對這地方已不如此尊敬和熱心,一如我所願望者,和人們至今所做者。」

聖人講完上述一切後,便發著極大的熱火說:「我願意此地常常直接隸屬總會長的控制下,為能以極大的關心和責任感使這裡有一座聖善的會院:家庭。這裡的神職人員應當是特選的、聖善的和上好的弟兄,他們應知道如何誦唸日課經,使得不獨在俗信友,連其他弟兄們也懷著絕大的熱忱,樂意看到並聽到他們。同樣,我要在這裡服務的非神職弟兄們,應當是特選的、聖善、明智、謙虛和忠實的人。我不願其他人,在俗信友或弟兄,進入此地,只有總會長和服務他們的非神職弟兄除外。這裡的弟兄們,除與服務他們的弟兄和拜訪他們的總會長外,不得與任何人談話。同樣,服務他們的非神職弟兄也不得與他們閒談,或講論世俗閒事,或其它無益於靈修的新聞。尤其我希望任何其他人不得進入此地,以保持其聖潔無疵,並使此地除有裨於人靈的事外,一無所聞,一無所知。但願此地的聖潔,因了頌揚天主的聖詩而得維持於不墜。」

「幾時有弟兄離世歸主,我要總會長由其它會院派遣一位有聖德的弟兄來補缺。即使其他弟兄們有時不免脫離其純潔與聖善,但我希望這些堪受祝福的弟兄們保持其為全會的明鏡與聖善的楷模,就如在天主和聖母聖座前常燃不熄及永放光明的明燈。願天主為了這地方的緣故而寬免一切弟兄的過犯和缺陷,並保護這小樹:我們的修會於永世!」

(未完待續)

top


像天空的鴿子-2015羅馬與亞西西朝聖札記

陳珍清

「半畝方塘一鑑,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朱熹。

自從受洗後當個基督徒這兩年以來,心中一直渴望尋求成全生命的寶藏。就在20158月,終於有機會踏上人生中第一次的朝聖之旅──羅馬與亞西西城,因為兩地象徵至聖天主教會與普世精神。多少回,這個朝聖機會,我跟太太只有在夢裡才敢奢求與幻想,尤其是林思川神父帶的朝聖團。但就在天主巧安排下,我跟太太遞補上了。讓缺的朋友說「因為我們一起讀經與聖母軍事奉『火熱的心』感動她去遊說讓我們被補上。」(路廿四32:當祂在路上與我們談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不是火熱的嗎?」)

剛開始參加林神父的朝聖聚會,非常不習慣。因為要花三個月時間,除了讀林神父所指定的幾本書外,讀課外資料,還要做幾次的朝聖前讀書分享小組會議與彌撒準備。但心中勾勒著與聖人握手的景象,在聖伯多祿大殿參與彌撒,到拉特朗大殿與聖保祿大殿沈思,與聖方濟和聖佳蘭墓前默禱的盼望,及踏上聖本篤的修院的祈禱,心中所有的負擔都會立即釋懷。天主的慈愛與智慧不就是這樣一直藉聖人事跡的體現,牽引我們體驗信、望、愛嗎?

我們飛到羅馬,巴士一路奔向Subiaco 的聖本篤修道院。一路上風光明媚,依山傍水。初到義大利的人一定會發覺,義大利的山與台灣非常相似,綠油油的一片但彎彎曲曲。但靠近聖本篤修道院的路途,感覺視野突然寬廣。聖本篤修道院竟然是建築在岩石山上,幾乎與地面呈現90度的垂直,聳立在山頭上。除了氣勢外,修道院的獨特與封閉性的避靜生活,「讓人感覺寧靜不是逃避,而是自我超越。」

記得第一次讀到天主教的修士需要發三願──貧窮,貞節,服從──是從聖本篤修道開始。想到這離群索居的修士,每天過著簡樸的生活,從事基本勞動,長年處於冥思默想天主。相對於目前我們忙碌,活在擁擠噪音的人而言,是另一個世界。我與太太在聖本篤聖像旁祈禱,與他握手。請求他也開啟我們的心靈。因為:「萬物非無言,寂靜中充滿蓄勢待發的奧秘。」

當晚夜車到羅馬,住進與梵蒂岡隔幾條街、由修道院改建的旅館。「我們到羅馬去」是聖方濟一生思索歸納出的方向。我們也到羅馬去,但目的不一樣。羅馬有我們信仰朝聖之旅的期望,有偉大的文化遺產待我們發覺,更有天國的訊息與記號,有我們信仰的宗教所含有永生的雋永寓意,宗教聖地的一磚一瓦都有寓意千年,要引我們盼望歸家的感覺。

林神父以方濟會士精神,帶領我們日行兩萬步,穿梭於拉特朗大殿、梵蒂岡博物館、伯多祿大殿、保祿大殿、聖母大殿、鬥獸場,萬神殿、與許願池。神父敘說著教會初期基督徒被羅馬帝國迫害,殘殺,殉道的歷史遺跡。從遺跡中處處顯示基督徒不能公開宣認自己的信仰,但他們的信仰沒有被歷史塵霾淹沒,還利用各種象徵:善牧、祈禱者、魚,祈禱與主耶穌基督同在。

想到這裡,身為一個基督徒,回顧教會的歷史,我真以身為天主教基督徒為榮。教會歷史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救恩史,歷經二千年,從最初懷著耶穌基督的慈愛的初衷,經歷腐敗、貪婪、墮落、認錯、改革、再度站立於世界宗教信仰之首。尤其這次九月份教宗方濟各首訪美國所引發的心靈探索,讓世人見證天主教教義的美善。詠九八2:「上主已經宣布了自己的救恩,將自己的救恩啟示給萬民。」

當神父帶領我們進入伯多祿大殿,我們於宗徒之首聖伯多祿墓前舉行彌撒。突然間,我的心靈陷入空前的寧靜,沈思:「袮把教會建立在伯多祿宗的磐石上,求你使它在這萬變世俗環境中,穩固不變。」「伯多祿說:主,你知道我愛你。」「主說:雞鳴前,你會三次不認我」

當我讀到此經文,內心非常扎!耶穌是天主,向我們的內在啟示,但這個啟示不無代價。我在想:當我們認出了我們的師傅是誰時,我們的「前景」便更明顯,我們也要如祂一樣經歷痛苦、死亡及復活?伯多祿當時又怎能瞭解這麼多的一切呢?伯多祿怎知道他要明認耶穌將付出這麼多代價呢?在患難中,這個曾說願與耶穌同死的人(路二二33),也三次說不認識祂。

現今生活裡,其實我們每一位都是伯多祿,明認我們是跟從基督的人,明認主耶穌是默西亞,我們確信比一般無信者有福,因為我們認識了主是默西亞。可是我們在生活中卻沒有認出祂來,我們被強權、環境所克服以致不認祂。有時我們不敢明認自己是教友,不敢公開祈禱,不敢在自己的工作間放上信仰的記號。

林神父一針見血說:今日的福音提醒我們,我們無法與聖人相比較,但我們可以學習聖人,只要言行舉止像個基督徒,讓人感動到基督光與鹽可以影響一個人,就是明認耶穌的代價。

亞西西城建立於羅馬帝國時代,十二、十三世紀誕生了義大利兩位聖人:聖方濟與聖佳蘭。亞西西城一直保存著中世紀末小城的樣子,有著令人心醉的蜿蜓街道,很輕易地可以將人帶回十二世紀末時代,幫助我們回想群眾廣場上年少輕狂的方濟,和深切悔改、在主教面前脫去衣服、將身上所有衣物與繼承權歸還父親、宣認天主是唯一的天父的方濟。

我們每天清晨六點以晨禱為一天揭開序幕。林神父帶領我們仍是步行穿梭於獨修地、聖達彌盎堂、天神之后寶尊堂、聖方濟堂、聖佳蘭堂、體驗古羅馬城時代的市景。兩旁的古老房舍與被牆封住的古代店鋪,攪動我們來自書中的回憶,無數的藝術作品似乎也提醒我們這座城過去的歡樂。當我們走累了,坐在廣場室外的小店吃著義大利著名的Gelato、喝喝啤酒解暑,也是體驗方濟悠閒不急的生活態度。

聖達彌盎堂,是年輕方濟悔改後所修建的第一座上主屋宇。「除已奠定了的根基,及耶穌基督外,任何人不能再奠立別的根基。」聖達彌盎堂是聖方濟旅程的首站,是方濟答覆上主召叫的起點,也是貧窮女士修會的根源。我們走動於堂內各個角落,尚可感受天主恩寵降臨於方濟的精神充沛整個聖座。

我們很難想像一位從小就玩世不恭的人,會鄙棄財富,見證「父母在事業上越成功,其對子女的願望也就越不利於子女。」這對照於現今的我們沈湎於俗世的心靈,談何容易?有時候想想,我若受召叫,若當我昔日衣冠楚楚,今日則衣著襤褸,我是否能依然坦然站於親友前?但,這是方濟效法主耶穌基督「使自己空虛」,做天主無瑕子女最佳的註解。斐二15:「在乖僻敗壞的世代中,做天主無瑕子女;在世人中你們應放光明,有如宇宙的明星。將生命的話顯耀出來,使我到基督的日子有可自誇的。」

無意中我跟太太漫步到聖達彌盎堂的右側草坪,這可能是方濟寫出太陽歌的地方。似乎遠遠傳來他清唱著「阿肋路亞,彈琴歌唱,我要喚醒曙光。人當歌頌稱揚上主聖名,從現今到永遠。」想到這裡,我不禁悵然淚下,羞愧得無法自容。

隔天來到天神之后寶尊堂:聖方濟派遣弟兄福傳的聖所、聖佳蘭落髮發願的地方、也是聖方濟安然辭世之地。當我們從聖方濟大殿往山下走到天神之后寶尊堂,我們回頭看這條朝聖之路,看見聖方濟大殿就座落於遠遠山上的亞西西城內,可以感覺這是方濟會士回家唯一必經的途徑──天神之后寶尊堂。

我們在天神之后寶尊堂舉行彌撒。同時從各地來朝聖的人也絡繹不絕得進入聖堂,為的也是在那參與彌撒,得到聖母的祈福。所以我們等了一下。彌撒在方濟當初修建的聖母小堂舉行,小堂屋頂是圓頂式。彌撒歌唱時很容易聚聲,神父交代彌撒與唱聖歌時,需輕聲唱,效果更好。當日我們獻上「萬福瑪利亞」,彌撒後有人問我們是哪裡來的團體?稱讚我們歌聲很美、很好聽!

天神之后寶尊堂,是方濟會「修會之首」與「修會之母」,是被天主聖神經常造訪的地方,方濟運動的中樞與核心。方濟以極謙虛的方式在這開始修會生活,相信天主的國將由此傳向世上任何地方,天主的恩寵也會賜予相信的人。

我曾默想天國何在?在羅馬?在亞西西?其實就在我們心中,只要我們願謙卑地學習聖母瑪利亞,從潔淨我們的心靈開始,提升自我靈性的光芒,依靠天主,瞭解改進自己缺失。我們生命就會有全新的意義,這就是天國。

離開亞西西,我們來到La Verna──聖方濟在祈禱中得到五傷標記的聖地──是個綿綿細雨霧濛濛的早晨。我們一走進當初聖方濟得到聖傷的地點,發現跟聖本篤的修道院有異曲同工之妙──深鎖於高山深林中的修道會院,聳立於一個基石上,與地面成垂直。的確是個非常不一樣、富有靈性的地方。據方濟傳記,方濟在交付其靈魂的前二年,在此地守齋祈禱時,看見一個好似有六個翅膀的熾愛者顯示給他,雙手張開,雙足併合,被釘在十字架上。兩個翅膀高舉於頭上,兩個翅膀伸展好似在飛,其他兩個則裹著整個身體。

我們就在這神聖的地方舉行彌撒!感觸極為震撼!

人若不迷念財富物質,就能保持努力追求精神財富的心態。不論現世是貧或富,都能為天國的緣故,捨棄物質貪念,過著悠然自得的生活。這不是意味著這人生已經開始品嚐天國福樂?另一方面,我也認為藉著神貧,我們也會得到源源不斷的生命力,勇敢面對所有對生活的挑戰勇敢去愛。這是基督徒信仰的精髓。耶穌是生命之泉!

聖方濟絕對是空前絕後的貧窮聖人!不僅僅是神貧,而且是實際貧窮。誰能那麼勵行鄙視肉體物慾?誰能那麼努力要靈魂脫離肉體?誰能每天24小時都祈禱與主同在?他說:死亡是藉著物慾五官進入靈魂。

我們不得不讚美頌揚天主,祂藉大自然的美麗,配合聖人神貧事跡的完美體現,讓我們發現找到祂處處的臨在。身為基督徒,誠如聖保祿(羅九15)說:「傳播福音者的腳步是多麼美麗啊!」主耶穌在(瑪五1)山中聖訓教導:「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朝聖最後一日,我們奔回羅馬團聚,慶祝平安完成朝聖行程,一起分享這些日子的朝聖心得。同時預備明日的別離!再美好的宴席也將曲終人散!但羅馬與亞西西將永遠是我們再聚會的契合點。

離別之日我們要最先離開,大家臨別依依,互道平安。林神父也過來告別。街道上的鴿子還是在,還是一樣快樂知足的找尋著食物。林神父喜歡帶我們唱的「像天空的鴿子」突然浮現腦海,我看著遠處蒂岡上的十字架,這十字架是我們的榮耀。保祿說:「這場好戰,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弟後四7)大家下次見!

top


12月07日 聖盎博羅削(St. Ambrose)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米蘭主教聖師,主曆三九七年

聖盎博羅削為教會四大聖師之一,生於主曆三四零年,出身羅馬貴族。父親是高盧知府,在任內病卒。寡母攜子女返羅馬。盎博羅削的卓越聖德,一部分應歸功於母親和胞姐聖女馬賽利納的教導。

盎博羅削聰敏好學,精通希臘文,成為著名的演說家和詩人。執行律師業務,在法律界服務了一個時期。華倫丁寧皇帝遴選他為李古里亞和愛米里亞兩省總督(總督府在米蘭)。上任前,一個人對他說:「你管理人民,要像主教一樣,不要像普通的總督一樣」,想不到這句話到後來真的應驗。

李古里亞和愛米里亞兩總督的職位,在當時西羅馬帝國是非常重要的。盎博羅削應選總督時還只有三十二歲。

主曆三七四年,米蘭主教出缺,關於繼任人選,發生紛爭,一部份人想推選一位擁護正統教義的主教,一部份人想推選亞略異端徒為主教。為了維持會場秩序,盎博羅削以總督的身份親往教堂向選舉人致訓,勸大家以和平的精神進行選舉,切勿造成糾紛。盎博羅削正在說話的時候,會場有一個人高呼:「選盎博羅削為主教!選盎博羅削為主教!」盎博羅削的才德早為眾人所欽佩。聽了這突然的提議,大家一想,盎博羅削的確是最理想的人選。頓時一呼百應,一致要求盎博羅削出任米蘭主教。盎博羅削因眾望所歸,便由米蘭總督一變而為米蘭主教。當然,盎博羅削一再努力,拒絶接受是項任命,他上書皇帝,報告經過情形。皇帝覆書勸他以教會利益為重,出任主教。盎博羅削一再藏匿在朋友家中,每次都被人發現。最後,他無法擺脫,接受任命,主曆三七四年十二月七日舉行祝聖禮;那時候,他只有三十四歲。

自該時起,盎博羅削與世俗完全斷絶關係。他把自己所有的傢俱、動產捐送給慈善機構,田產房屋捐送給教會。只保留一小部分錢供胞姐聖女馬賽利納使用。他將自己的爵位讓給胞弟聖沙弟洛。

盎博羅削一接任,就寫信給皇帝,譴責若干官吏的不法行為。皇帝修書答覆道:「我很感謝你直言無忌,糾正我們的錯誤,我很希望你隨時指正。」

聖巴西略獲悉盎博羅削當選米蘭主教,深慶得人,修書道賀,並勸他全力攻斥亞略異端。

盎博羅削過去對神學缺乏研究,他當選了主教,潛心研究聖經和聖教權威學者的著作。

盎博羅削對亞略異端,攻斥不遺餘力。米蘭城內,除少數岳特人和宮廷官吏外,沒有一人盲從亞略異端。

他的生活異常刻苦,一切宴會都謝絶參加,一天到晚,為本區教友工作。教友有事,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去看他,和他商量,所以人人都愛他如父母一般。聖奧斯定每次去看盎博羅削,滿室都是賓客,有時等得不耐煩,悄悄地溜走了。

盎博羅削稱讚教友為了獻身事主而守貞。教區內有許多貞女。盎博羅削應胞姐聖女馬賽利納之請,將有關守貞問題的論文,彙輯成書。由於盎博羅削常常在講道中鼓吹守貞,許多母親不許女兒們聽米蘭主教的講道,怕她們聽了,不肯出嫁。盎博羅削知道了,反唇相譏道:「哪一個青年想結婚,而找不到妻子呢?哪一個城市,因為守貞的女子太多,而人口減少呢?」

加拉星皇帝對亞略異端的內容,不大明瞭,請盎博羅削解釋。盎博羅削編寫了一本《有關信德的問題》,詳細剖解亞略異端的錯誤。

岳特人侵略羅馬領土,士兵平民被俘者,不計其數。盎博羅削徵集款項,贖回俘虜,並將教堂金銀器皿熔化變賣充贖金。他認為贖回俘虜,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為了贖回俘虜而變賣金銀器皿是合理的。

主曆三八三年,加拉星皇帝被暗殺,馬西默篡奪帝位,儒斯蒂納皇太后(加拉星的妻子)怕馬西默殺害她的兒子華倫蒂寧,以實現擴充領土的野心,請盎博羅削主持公道,代為說情。馬西默接受盎博羅削的請求,放棄擴充領土的計劃。

那時候,羅馬有一部份參議員企圖恢復崇拜「勝利女神」的敬禮。這批參議員的領袖是羅馬知府的兒子西馬古。西馬古是一位有名的學者,他上書皇帝,要求在羅馬參院重建神像。這封書信,雖然強詞奪理,可是文字寫得非常優美,很容易煽惑人。盎博羅削知道了這消息,請皇帝將這封信的副本抄一份給他,他以如椽大筆,將西馬古似是而非的理由,逐點駁斥,而且文字寫得比西馬古更好。皇帝開會,將這兩封信同時宣讀,讀完了,皇帝發表意見道:「我的父親沒有重建神像,我也學他的樣,一切維持原狀;我決定不重建神像。」

儒斯蒂納皇太后信從亞略異端,她忘記了過去盎博羅削救她兒子生命的恩,妄圖搶奪米蘭大堂。主曆三八五年耶穌復活瞻禮,儒斯蒂納要求盎博羅削交出大堂,供亞略派異端教徒使用。盎博羅削嚴詞拒絶。儒斯蒂納又要求盎博羅削交出新建的宗徒大堂,聖人表示決不交出。皇太后派官吏準備用武力接收。這事激起教友的公憤,群情激昂。一個亞略派司鐸在路上被群眾包圍,盎博羅削知道了,祈禱上主,不要發生流血的慘劇,同時派神職人員援救亞略派司鐸脫險。

在這場強佔聖堂的事件中,盎博羅削雖有民眾和士兵做他的後盾,但他竭力約束眾人,避免發生爭紛。他堅決拒絶交出聖堂。有一天,他在某小堂講道,華倫蒂寧皇帝派了一隊兵士用武力接收上述兩座聖堂。士兵們深明大義,拒絶服從皇帝的命令,到小堂去聽聖人講道,並參加祈禱。教徒立刻在附近大堂集合,遊行示威,響應兵士的正義行動。皇帝見眾怒難犯,知難而退,撤銷接收聖堂的詔令。群眾舉行慶祝大會,當然這件事華倫蒂寧皇帝是不甘的。他的侍衛含怒對盎博羅削說:「你不服從皇帝的詔令,我一定把你的頭割下。」盎博羅削道:「很好,但願如此。你給我殉職捐軀的機會,我非常歡迎。」

第二年正月,皇后教唆兒子頒佈法令,准許亞略派異端教徒在聖堂舉行宗教集會,實際上等於阻止公教的宗教集會。詔令規定,任何人如反對將聖堂交給異端教徒,立處死刑。盎博羅削對這條法令置之不理,維持過去的成例,拒絶將聖堂交給異端教徒舉行集會。人們也不敢觸犯他。他說道:「我說的話是一個主教應說的話,我做的事是一個主教應做的事。皇帝愛怎樣對付我,就怎樣對付我好了。納巴不肯將祖傳的葡萄園交出,我豈肯將耶穌基督的財產交出。」

聖枝主日,盎博羅削講道,號召眾人切勿將聖堂交給亞略派異端教徒。皇帝派兵包圍聖堂,教徒怕他們的主教的生命發生危險,大家就留在堂裡,把大門關上,嚴陣以待。兵士將出入的道路封鎖,企圖將教友活活餓死。七天後,到了復活瞻禮,教友們還是精神飽滿地留在聖堂裡。這七天內,盎博羅削教教友唱聖詠和他自己編製的聖歌。教友們分成兩班,互相唱和。

皇帝派代表通知盎博羅削,到法庭與亞略派異端徒對質,由法官裁判,何方有理由;假如盎博羅削拒絶出庭,應將主教的職權讓給亞略派異端教徒。

盎博羅削回信答覆皇帝,拒絶出庭,並嚴正表示:非神職人員不能干涉宗教事務。他將一年來皇帝無理壓迫教會的經過情形,寫了一篇報告,洋洋千言,最後用一句傳揚後世的名言結束:「皇帝在教會之內,並不在教會之上。」

華倫蒂寧皇帝的死敵馬西默利用華倫蒂寧迫害聖教的機會,出兵進攻義大利。皇帝和他的母親儒斯蒂納太后大驚失色,想起上次馬西默撤兵,放棄侵略義大利的計劃,全靠盎博羅削之功,為了保全半壁河山,只好請盎博羅削再作一次魯仲連。聖人不念舊惡,以國家人民利益為重,欣然接受這項艱鉅的任務。

馬西默的兵營在德利愛。盎博羅削到了那裡,馬西默不肯以欽使的禮節招待他。盎博羅削勸諫馬西默不應妄動干戈,侵犯別國的領土。馬西默不聽盎博羅削的忠告,繼續進兵。儒斯蒂納太后和華倫蒂寧皇帝,倉皇逃出京城,向東羅馬德多撒乞援。德多撒率大軍西征,擊潰馬西默。華倫蒂寧收復失地,但是實際統治權,落在德多撒手中。

主曆三九零年,德撒洛尼有一個著名駕車員犯罪,被總督逮捕。到了競技場表演的日子,觀眾見那個駕車員不出場,群起鼓噪,要求總督釋放。總督不肯,在紛爭中,眾人將總督和若干官吏毆斃。德多撒皇帝聞訊,派軍隊執行恐怖的報復處分,軍隊衝入競技場,見人就殺。統計遇難者達七千人之多。消息傳出,全國嘩然。盎博羅削和其他主教會商後,發表嚴正的抗議,譴責皇帝的野蠻行動,要求他做公開補贖,否則不准他進入聖堂。皇帝服從聖人的命令,在堂裡做公開補贖。盎博羅削不畏權貴,主持正義的英勇精神,博得眾人的讚揚。「在聖教會的法律前,人人平等」,這原則又一次獲得顯著的證明。

主曆三九三年,華倫蒂寧被亞巴佳暗殺。亞巴佳擬篡奪帝位,他請求盎博羅削予以支持。盎博羅削嚴詞拒絶,號召人民反抗。德多撒皇帝興兵擊潰亞巴佳。數日後,德多撒駕崩,舉行葬禮時,盎博羅削讚揚皇帝勇於改過的精神。

盎博羅削執行主教聖職,共二十三年。公務繁劇,百忙中還編寫了書籍多種。內容包羅萬象,有聖經考證、神哲學、神修學、聖歌。

主曆三九七年,盎博羅削突患重病,自知離死不遠,照常處理公務,註釋聖詠。有一天,他正在註釋聖詠第四十三篇,他的秘書保利諾將他口述的文字筆錄下來,突見聖人的頭上,有一個火焰形的盾牌籠罩;那火盾漸漸下降,到了他口裡,隱沒不見。盎博羅削的面容皎白如雪,保利諾異常驚慌,擱筆呆視。從那時候起,盎博羅削停止註釋聖詠的工作。他的聖詠第四十三篇註釋,到第二十四節止,沒有全部結束。

主教病重的消息傳出,全城震動,史蒂洛伯爵去探視他,希望他多活幾年,為教會服務。盎博羅削道:「人的生死,都是天主聖意決定的。我不怕死,因為吾主耶穌是仁慈的。」

臨終前,聖人舉手做十字形,口唇微動,念經祈禱,歷數小時之久。聖奧諾拉多在鄰室休息,突然聽見一個聲音道:「快快起來,他就要去了!」奧諾拉多趕到盎博羅削房裡,送聖體給他領。過了片刻,盎博羅削瞑目安逝,那是主曆三九七年四月四日耶穌受難日,聖人享壽五十四歲。

盎博羅削於耶穌復活節大殮,棺柩停放在大堂祭台下面,八三五年舉行葬禮。

盎博羅削瞻禮的日期,是他祝聖為主教的日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