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期 電子報 主曆2015年12月10日

  《主日福音釋義》         將臨期第三主日

  《閱讀經典》                 成德明鏡_卷三:聖人完美的謙虛與服從

  《亞西西朝聖》             兩萬步

  《我自幼認識的雷永明神父》 分論_16

  《聖人傳記》                12月14日聖若望由十字架者

下載本期電子報pdf檔


課程公告

《格林多前書》聖經講座/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12月15日(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南港耶穌聖心堂(台北市南港區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聖堂廣場可停車,或搭乘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步行約5-10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捐款徵信(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文物中心

思高臉書專頁


將臨期第三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若翰的宣講

【福音:路三7-18】

7若翰對那些前來要受他洗禮的群眾說:「毒蛇的種類!誰指教你們逃避那就要來的忿怒? 8那麼,結與悔改相稱的果實罷!你們心裡不要以為:我們有亞巴郎為父。我給你們說:天主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巴郎興起子孫來。 9斧子已放到樹根上了;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必被砍倒,投入火中。」 10群眾向他說:「那麼,我們該作什麼呢?」 11他答覆他們說:「有兩件內衣的,要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應照樣作。」 12稅吏也來受洗,並問他說:「師傅,我們該作什麼呢?」 13他向他們說:「除給你們規定的外,不要多徵收!」 14軍人也問他說:「我們該作什麼呢?」他向他們說:「不要勒索人,也不要敲詐;對你們的糧餉應當知足!」 15那時,百姓都在期待(默西亞),為此,人人心中推想:或許若翰就是默西亞。 16若翰便向眾人說道:「我固然以水洗你們,但是比我強的一位要來,就是解他的鞋帶,我也不配。他要以聖神和火洗你們。 17木木欣已放在他手中,他要揚淨自己的禾場,把麥粒收在倉內;至於糠秕,卻要用不滅的火焚燒。」 18他還講了許多別的勸言,給百姓傳報喜訊。

喜樂主日

將臨期第三主日的感恩禮儀充滿了「歡樂」的氣氛,彌撒一開始的「進堂詠」就清楚地強調了整個禮儀的主題:「你們應在主內常常歡樂,我再說一次,你們應當歡樂,因為主臨近了。」(由於絕大多數信仰團體都以聖歌取代進堂詠的禮儀經文,因此我們建議負責準備禮儀的同工,配合這個主題選擇合適的聖歌)主禮神父所穿著的禮服,也由嚴肅的、象徵補贖精神的紫色祭披,轉換為預示聖誕歡樂的粉紅色祭披。隨著這個主日,將臨期漸漸進入第二個階段(十二月十七至廿四日),禮儀重心也由勸告基督徒警醒不寐、等待人子由天上再度降來,轉為準備歡欣慶祝、紀念耶穌誕生於歷史之中。教會習慣上稱這個主日為「喜樂主日」。

經文脈絡

路加接著在第三章7-18記載了若翰洗者宣講的內容,這是一個三段式的宣講:7-910-1415-17,而第18節則是摘要性的報導,作為整段宣講的結束。雖然教會安排信仰團體在主日彌撒中只選讀第三章10-18節的經文,但是為了能得到更完整的福音訊息,我們建議由第7節開始誦讀。本文也根據這個原則,對路三7-18全部的經文略作詮釋。

悔改的必要性

在若翰的公開生活中,不僅是他自己周遊各處,群眾們也都主動蜂擁來到他跟前。他不僅宣講,而且也施洗。若翰措辭相當嚴厲,他稱呼那些願意、或者已經接受洗禮的人為:「毒蛇的種類!」(7)意思是邪惡的、有毒的人。若翰清楚地指出,他們的邪惡與罪行並沒有因著洗禮而除去;他們應該小心,因為等待他們的是天主對於一切罪人的義怒。如果他們沒有真正地結出悔改的果實,不徹底地改善生活行為,他們將面臨嚴厲的審判。「亞巴郎後裔」的身份並不能保證他們得到救恩,因為,天主能夠隨意產生更多的亞巴郎的後裔,使他們成為天主許諾的繼承人。這樣的警告是如此的嚴厲而且具有真實的緊迫性,就如「斧子已放在樹根上了;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必被砍倒,投入火中。」(9

最根本的義德

這樣的警告在群眾中的確產生效果,他們因此而詢問確切的生活指引。若翰的答覆非常簡單,只是一般性地提出「兄弟之愛」或「近人之愛」。對於那些為了羅馬駐軍收取稅金的稅吏,以及為猶太王室盡職服務的人,他也僅僅要求他們,不要做任何不正義的事,不要濫用職權犯罪,成為自己的職務的犧牲品。

默西亞的審判

若翰洗者的生活與工作引起轟動,以致於人們在心中推想,是否他就是整個民族傳統長久期待的默西亞。若翰面對這個可能的誤解,主動的做出回應加以澄清。他首先指出他和將要來的「更強者」之間具有絕對性的區別,他「固然以水施洗」,但那位要來的更強者將「要以聖神和火」施洗(16)。

這樣的經文大概應該分兩個不同的層次來瞭解:(一)就路加的寫作目的而言,他藉此明顯地暗示了基督的絕對性,以及他在自己另外一部作品中所敘述的聖神降臨節發生的「聖神洗禮」(宗一5)。(二)就若翰當時的宣講而言,「火」只是一種象徵性的表達說法;天主聖神將要施行一個煉淨的審判,有如爐火煉淨金子一樣(參閱:拉三23)。若翰將默西亞(更強者)的出現表達為審判,並且以鮮明的圖像繼續說明,這個審判就有如「農夫揚淨自己的禾場,把麥粒收在倉內;至於糠秕,卻要用不滅的火焚燒。」(17)若翰強調這個火將是不滅的火,更提升了這個將要發生的懲罰,也就是地獄的恐怖景象。

摘要

最後福音作者以摘要的方式表達,他在這段經文中所記載的話語,只是若翰洗者諸多警告中的一部分,只是若翰宣講福音喜訊的一個例子。

綜合反省

這段經文摘要性地報導若翰宣講的情形,這樣的宣講不僅是針對當時若翰的聽眾,而且也是針對路加福音的一切讀者。若翰警告犯罪的以色列民眾,要他們小心最後的審判者,這位審判者必然會按著他們的期望出現,而且時間已經相當接近。這段經文大概反映了初期教會的福傳宣講,最早的基督徒將若翰的身份理解為耶穌的前驅,他的出現是為耶穌預備道路,因此,整段經文的中心仍然是默西亞。

若翰洗者的宣講教導讀者正視自己陷入罪惡的真實情況,不要誤以為自己屬於一個宗教團體或者接受過洗禮就已足夠,而是必須結出與悔改相稱的果實,真實地避免一切邪惡的行為,具體的善盡愛護鄰人的責任。若翰的宣講是指向耶穌基督的,初期教會在這種瞭解之下發現,舊約中一切先知的預言若翰是這些先知中最後的一位(十六16都在復活的主以及萬民的審判者身上得到圓滿的實現。

top

 


 

成德明鏡

韓山城譯

卷三聖人完美的謙虛與服從

56 聖人以清掃聖堂來表示其對聖堂的尊敬。

當聖方濟居住於Portiuncula會院,而弟兄人數尚不多時,他常到Assisi城附近的村莊裡宣講補贖的道理。當時他常隨身帶有掃帚以清潔不乾淨的聖堂;因為他如發現聖堂不如他所願意的那樣清潔時,他便為之不快。

故每次講完道理後,他總想將所有司鐸召集在非神職人員聽不到的處所,為向他們講論救人靈魂的事,並特別強調他們怎樣應特別對聖堂和祭台的清潔,乃至對所有與舉行至聖奧跡有關的一切的清潔,多加關心。

57 一位農友如何因為看到聖人謙虛地清掃聖堂而回頭入了會並成了一位有聖德的弟兄。

一次,聖人到了一座接近Assisi的聖堂中,並開始清掃工作。這消息立即傳遍全村,因為民眾時時喜歡見到聖人,尤其喜歡聽他講話。但有一位名叫John的極其單純的人聽到這事時,正在耕田;他便立時到聖人那裡,他一見聖人正在謙虛地清掃聖堂,就向他說:「弟兄,請給我你的掃帚,我要幫你掃。」遂即由聖人手中接過掃帚來,清掃了聖堂的其餘部份。

及至二人一同坐下時,John向聖人說:「弟兄,我很久以前,便有意事奉天主,尤其我聽到你及弟兄們的事時;但我未能找到你。現在天主樂意讓我找到你,我願意做你認為是最好的事。」聖人看出他的熱忱,便感謝了天主,因為那時他的弟兄還很少;同時,這人的聖潔和單純頗能使他成為一位好會士。於是,便對他說:「弟兄,如果你有意加入我們的行列,度我們的生活,你必須放棄你擁有的一切,並施捨給窮人;正如聖福音訓誨我們的。因為所有弟兄都盡其可能做了這事。」

(未完待續)

top


兩萬步

龍侃

前 一陣子,生活突然失去熱情,覺得好像做什麼事情都差不多,很久沒有被觸動的心情。這時候,有個阿姨問我說:「要不要去亞西西朝聖?」這個來自天使邀請,像 是生命中的一個機會,去認識這位天主教友排名前三名喜愛的聖人-方濟。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趕快答應了。就這樣,去了羅馬跟亞西西。

羅馬

當小說Eat Pray Love 用「吃」來代表羅馬的時候,我就對羅馬的食物,不管是咖啡、冰淇淋、義大利麵、披薩、海鮮、還是火腿,充滿期待了。咖啡當然沒話講。羅馬的食物也真的很好吃。我這三年吃的義大利麵,可能都沒有這兩個禮拜的朝聖多。

不過,羅馬最令我沒想到的是他的歷史感。之前看書,就覺得羅馬就是很多藝術啊、教堂啊、壁畫啊。結果我們一下飛機,先去看本篤隱修的地方,他在西元500年左右住的地方。看著教堂裡十三世紀的濕壁畫,不管是1500年前還是800年前,對我都好像是天方夜譚一樣。

天主教最喜愛的藝術家

羅馬好像一個藝術史的懶人包,要看羅馬式建築有羅馬式,要看歌德式有歌德式。從西元一世紀的萬神殿,穿越十五世紀的文藝復興,再到十七世紀的巴洛克,比較重要的作品,羅馬都有。這其中,當然有天主教最喜愛的藝術家 ── 米開朗基羅。

不 管是他畫的創世紀、最後的審判、或是雕刻的La Pieta,都很令人震撼。我沒有想到最後的審判有四層樓高,比電影螢幕還要大。不管是配合自己記得的聖經講的最後審判來看,或是回想自己以前的生活,這 幅畫都會令人想很多,也想很久。創世紀更不用說,我一直以為天主父長的就是像米開朗基羅所畫的那樣。看到天主父的「原照」,當然要多看幾眼。看到 La Pieta,就一直想要體會到書上說的,你有沒有感受到聖母的孤獨。還有她的孤獨背後有的天主的愛。

其實,從這些作品可以看出來,天主教是希望在教堂歌頌天主對人的愛。

亞西西

朝聖團的素質就是不一樣。當我對羅馬的吃,樣樣都很滿意的時候。我們團員的分享,卻都不喜歡羅馬,覺得羅馬太亂了。大家都喜歡亞西西。就好像大家都要離開台北,要到宜蘭、花蓮,去過著「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

這倒也是,在羅馬,到了教堂,想要祈禱一下,後面總一群人推擠著參觀、照相。一下子祈禱的氣氛就沒有了。 對我們這種以祈禱為主的朝聖團來說,真的是沒什麼幫助。亞西西就不會這樣。

如果羅馬的代表字是Eat,亞西西就是Slow。生活慢下來,悠閒下來,就比較接近自己的心了。走在方濟生活的城市裡,參觀方濟的家,看著對方濟說話的十字架,他住的地方,獨修地。一邊走著,一邊想方濟的生活。很多地方,都有感動,在安靜中,也都在跟我說話。

La Verna的路上

到La Verna的中途時,我們去另一個聖方濟建立的隱修地修院(Monte Casale)參觀,是在離快速道路大約30分鐘的車程的深山裡面。或許不是假日,整個修道院的參訪者只有我們。參觀的時候,見到了一個老修士,名叫 Nicholas,今年80多了。 他在後面陪著我們,他非常熱心,介紹時說義大利文,不過我們是聽不懂的。

後來我們團裡的人,對這位修士印象很深。常常提到他,或許是他的慈祥、謙卑,或許是他的笑容滿面。阿姨還說他的衣服補了五個地方。

他 住的地方非常簡樸,卻可能比我們朝聖團裡的人都快樂。在他的身上,真的看到了生活的快樂。這次教宗訪美,他坐一台飛雅特的小車。新聞說,教宗平常就吃一些 水煮過蔬菜跟飯(boiled vegetables and rice)。這些人的生活,都向我們提出天主教很喜歡問的問題:「生活中的富裕是什麼?」為什麼「少就是多?」

兩萬步

這次朝聖,最沒有想到的就是要走路。而且幾乎天天走路,每天兩萬步。

在羅馬的時候,雖然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但是蔣大哥非常認真的希望我們能一天走完羅馬。我們一路從伯多祿大殿走到萬神殿,再走到競技場。

又有一次,蔣大哥說:「每年聖體遊行,教宗從拉特朗大殿走到聖母大殿,我們要不要也走一走?」這當然也要走。上午走完了以後,下午還要去梵蒂岡博物館參觀。這個參觀,又走了三個小時。

到了亞西西,神父說要體會方濟的心情。要從亞西西山城走到聖達勉堂,還要走回來。隔天,又要從山城走到寶尊堂。常常到了下午,神父就看他手機上的APP,很滿意地告訴我們,今天又走了兩萬步。

在亞西西,走了兩萬步之後,最意的事,就是坐在廣場前,跟著團員喝啤酒、吃冰淇淋、聊天分享。看著廣場上也是來朝聖的人,享受一天勞苦後的成果。

望 教友很喜歡問:「為什麼天主教的修會要這麼多?」這個問題只要看每個修會的活動就知道不一樣了。像是耶穌會的避靜,就可以喝咖啡、聽聖樂、看聖經。有一 次,我去參加他們舉辦的避靜,下午讀聖經一個小時以後,我還會去吃個餅乾,喝個下午茶,再繼續念聖經。這次方濟朝聖團,可以改名叫每天兩萬步團了。如果你 是喜歡走路的,還是優先建議方濟朝聖團。

最後一天早禱

最 後一天早晨,大家一起去伯多祿廣場前詠唱晨禱。在唱讚美詩的時候,看著太陽升起,照在伯多祿大殿上,突然就分心了。就像電影場景一樣,眼睛看著伯多祿大 殿,耳朵聽著讚美詩,心中換著一幅一幅朝聖經過的場景,回想在這些場景中的心情。看著團體的朋友,想著這些天一起的分享。心裡有一種感動,是那種想抱一抱 團員,也想時間停下,朝聖不要結束的那種感動。

我的亞西西

朝聖剛開始,晚上的時候,跟我的室友聊天,問他什麼是方濟的精神。室友很熱心的分享他的體會。後來每天晚上就成了當天我們看到什麼,想到什麼的心得分享的寶貴時刻。有時還聽到我沒有注意到的細節,就覺得非常豐富。

回 到家以後,看著窗外的樹,遠方的雲,會想到方濟說的山的精神。喝咖啡的時候,也想起亞西西"the beauty of doing nothing"的生活。有時事情做到一半,突然想起方濟簡單的生活,提醒自己不要把事情弄得太複雜,把在亞西西學到的,帶回自己的生活中。

top

 


我自幼認識的雷永明神父

方濟會士李士漁 著

七四年底至七五年初,我們前後開了三次會議,概由維統主持,決定今後該做的事;最後一次是在七五年二月初一上午十時,決定(一)、編撰聖經教科書,由翟煦、韓承良二位負責;(二)、重新出版學會最初出版的三部書:《聖詠集》由雷神父負責;《智慧書》由我與梁神父負責;《梅瑟五書》由翟神父與韓神父負責──這一提議是雷神父提出的;(三)、維統與智義籌備創辦雜誌,否則就加入重新出版的工作。雷神父立即進行他的工作修改《聖詠集》,稍後我也進行我的工作修改《約伯傳》。

七五年六月十八日──學會會規六月十三日聖安多尼瞻禮放暑假,九月十五日學會主保聖母痛苦瞻禮再開始正式工作,這一天下午快五點,只有雷神父和我在學會「言詮閣」工作。忽然,自然出於天意,我感到他快不久於人世,總該有點他自己寫的東西留傳給後世,使後人由他自己知道他的為人,於是祈禱,懇求他愛的,我和學會人員都愛的童貞無玷慈母,若是天主的聖意,就助我完成這一任務,當院長尚不到一年半,就該完成的這一義務。稍待片刻起身走到他面前,他抬頭看見了我,說聲「安多尼」,我就毫不猶豫向他提出我的請求,或更說我的要求,知道他不會接受,不加思索,遂立即加上一句說:「神父若接受了,也有聽命的功勞。」他謙遜答說:「我已寫了,還有其他的學會內的神父也寫了,滿夠了;何必多此一舉!」我答說:「歌頌天主的仁慈,絕沒有多此一舉的話!神父愛唱『我的靈魂頌上主』,現在何妨再唱一次!」他笑了,繼而說:「我老而多病,好多事都忘記了!」我說「橫直寫《回憶錄》,記得多少就寫多少!」神父謙恭答說:「那我只好聽命了!」我答說:「多謝神父!」同時心裡也多謝天主和聖母,賜我對學會,對祖國,對教會了結了一番責任。

*****

雷神父就於七月五日開始寫他的《回憶錄》,八月二日在學會小堂唱彌撒,紀念學會成立三十週年,感動得泣不成聲。可巧,二十五日被祝聖為香港主教的胡振中主教,也前來參加這台彌撒聖祭。十月二十三日寫完了他的《回憶錄》,親自到我房裡,交給了我。十一月初一去了朝鮮,後去了日本,給本會弟兄講避靜;十二月初四給學會弟兄講了月避靜,為預備過聖母無原罪瞻禮;十九日去澳門路環與自己患痲瘋病的弟兄姊妹過他在世的最後聖誕節。七六年正月二十二日早上,同翟神父去了聖公會聖約翰座堂,參加了「合一祈禱會」。二十三日早上不能做彌撒,午後三點,由我預備,由我輔佐他在世做的最後一台彌撒,後回房休息。二十四日很早就在小堂內祈禱,幾乎無法呼吸,將他送到房內坐下,願意領聖體,我說神父不可能領聖體。他不作聲,我就乘機請求他聽了我的神工。我輔了他在世做的最後彌撒,他在世最後聽了我的告解,就這樣結束了我們在世凡四十五年的相識。當天上午九點半,我們送他進入了山頂嘉諾撒醫院。

二十五日主日深夜十時,醫院修女來電話,說雷神父隨時有死的危險;翟神父就去陪伴他。二十六日早晨翟神父回來,陳神父去陪伴他,直到他由人推入手術室,時在午前十一點半,陳神父乘車回到學會共進午餐,十二點一刻,醫院來電話說:「十二點一刻,我們的天父收了我們的雷神父的靈魂!」我們大家答說:「願他在父懷內永遠獲享安息!」第二天我去「言泉閣」到他書桌前,見他修改聖詠已修改到第五十四篇:「向天主求助」;再要修改的是第五十五篇:「遭難人的哀禱」:這篇聖詠正適合他其時的處境:求天主賜他脫離苦世,而進入永享安息的天鄉,正如他常警惕自己及人所說的:「我們現在要受苦,要勞作,到了天上才享永遠的安息。」是,天主的忠僕,這是你一生為天主聖言工作所得的唯一的必然結論,你也就這樣結束了你在世的生命,而進入了天主給你準備的福樂永生。願天主永受讚美!

*****

top


12月14日 聖若望「由十字架者」(St. John of the Cross)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聖師,主曆一五九一年

聖若望生於主曆一五四二年,出身西班牙工人階級,幼年喪父,賴寡母撫養成人。

若望一度入織綢緞廠為學徒,其後在醫院為傭工。七年後,入耶穌會神父主辦的學校讀書。年二十一歲,棄俗修道,入梅地納加爾默羅修院。若望志願作輔理修士,但修院當局見他學業成績甚佳,囑他繼續攻讀神學。

主曆一五六七年,若望領受鐸品。他頗願度與世俗完全隔絶的生活,考慮入加多森苦修會。其時聖女德肋撒正從事改革加爾默羅會。她到了梅地納,告訴若望道:天主要他在加爾默羅修會聖化自己。加爾默羅修會已授權德肋撒創設二座革新的男修院,若望應參加該項偉大的改革工作。

過了不久,第一座新的加爾默羅男修院在多來祿正式成立。若望和若干其他修士均加入這修院。主曆一五六八年,聖誕前第一主日,重發聖愿,若望取了「若望由十字架者」的新會名。這座新修院成績非常美滿。德肋撒又在巴德納、孟山拉、亞加拉創設了三座性質相同的男修院。亞加拉修院由若望任院長。他以善表薰陶修士們,鼓勵他們修練謙遜克己的聖德。

天主以各種內心和外界的考驗,磨練若望。若望享受了短時期的神樂,精神萎靡,對神功不感興趣,內心困擾不安,痛苦萬分。這一切考驗在《靈魂的黑夜》一書中,詳細敘述。若望終於勝利地度過了一切難關,天主厚賜他豐富的神慰神樂。

主曆一五七一年,聖女德肋撒請若望擔任她的神師和聽告解司鐸。她寫信給她的妹妹道:「人們認為若望是一位聖人,依我看來,他的確是一位聖人。」

若干人反對若望的改革計劃,將他劫走,幽禁在一間黑暗的小房,牆上只有一扇小窗,略有光線透入。那扇窗很高,若望必須站在小凳上,才能誦讀日課經。

夏季天氣炎熱,小室密不通風,奇臭不堪。那一天是八月十四日,聖母升天前日,若望很希望能奉獻彌撒,慶祝聖母瞻禮。他想:「假如我明天能做彌撒,那是多麼幸福的事。」聖母升天瞻禮晚上,聖母顯現給他,安慰他道:「我兒,你再忍耐一會兒。你的苦難不久就要終止了。」數日後,聖母又顯現給若望,指給他看外牆的一扇窗:「你將來從這扇窗逃出去,那時我會幫助你的。」

逃走的機會終於到了。某日,若望獲准做幾分鐘的戶外活動,他在外牆四周走了一圈,尋找聖母曾指給他看的那扇窗,他認清了窗的位置,回到獄室,設法將門上的釘扭鬆。到了深夜,逃出獄室,將衣服撕成布條,由窗口沿著牆卸下。窗口附近,有二個人看守著,沒有警醒。布條太短,若望由高處一躍而下,跌在地上,一點兒也沒有受傷,連夜逃往山古拉修院。總計若望的窗獄生活,歷時九個月。若望後來常說:「我很愛受苦,因為九個月的牢獄生活,使我認識了受苦的真正價值。」

主曆一五七九年,若望任巴沙學校校長。二年後,當選洛麥弟修院院長。

在這一段時期,若望潛心寫作。他強調愛德的重要性:「沒有一件事比愛德更重要。我們是為了愛天主而受造的。」「聖父和聖子因愛而結合,人和天主也因愛而結合。」若望的著作,對玄奧神學有很寶貴的貢獻,死後榮獲「教會聖師」的名銜。

若望除埋首寫作外,還勤操苦行。他每夜只睡二三小時,其餘的時間跪在聖體前唸經祈禱。

他求天主賞賜他三件恩典:(一)每天一定要受一些苦;(二)不要在執行職務時,猝然暴斃,以至所辦的事功虧一簣;(三)去世前受到眾人的輕視,在眾叛親離的環境中死亡。「苦中加苦,辱上加辱」,這是他生平唯一的希望。

若望經常與天主密契神締。奉獻彌撒聖祭後,神采奕奕。他愛天主的神火,灼熱非凡,時常感到自己的心像要跳出來似的。天主聖神賞賜他豐富的恩寵和神光,使他辨明別人心內的隱事。他對於一切事都依靠天主。

加爾默羅會省區會長尼各老任命若望為安德羅西代表。當時候,修士們常常出外講道。若望認為隱修士的基本宗旨是一種「默觀」的,出世的生活,最好不要到外面去。他的意見遭到許多人的反對。若望管理安德羅西區期內,創設了許多新修院,任期屆滿,調往迦諾大任院長。

主曆一五八八年,革新的加爾默羅會與舊修會脫離,成立獨立的修會,尼各老神父任會長。新修會分成六個省區,每區設顧問一人,若望當選顧問,協助會長管理事務。

過了一段時期,若望調往遙遠的畢納拉修院。他說道:「現在天天面對著山上的岩石,犯罪的機會比較少了。」

若望身患重病,省會長命他易地休養。休養的地點有二個:貝沙修院和烏貝大修院,若望可以任擇其一。貝沙修院的院長是若望的摯友;烏貝大修院的院長,過去和若望有摩擦。若望寧願選擇後者。

若望於主曆一五九一年十二月十四日逝世。一七二六年榮列聖品。

聖女德肋撒對若望的才德,推崇備至。若望所著的《上加爾默羅山》、《靈魂的黑夜》、《愛的活火》、《神魂與基督間的神歌》等書,是玄奧神學第一流的作品。主曆一九二六年,教會冊封若望為聖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