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期 電子報  主曆2013523

·    《主日福音釋義》  天主聖三節

·    《閱讀經典》        獨白_第一章 靈魂的受造、醜化與改造_08

·    《聖言誦禱分享》  義人因信德而生活

下載本期電子報Word檔


課程公告

《路加福音》聖經講座/ 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618(週二晚上730900

地點:思高讀經推廣中心(台北市昆明街9683樓)

費用:自由奉獻

電話:2370-8790

思高中心公告

聖地朝聖團欲知最新訊息及報名須知、朝聖分享等,請瀏覽中文聖地網站http://holyland.ccreadbible.org/


天主聖三節

林思川神父執筆

萬古常新的天主

【福音:若十六12-15

12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13當那一位真理之神來時,他要把你們引入一切真理,因為他不憑自己講論,只把他所聽到的講出來,並把未來的事傳告給你們。14他要光榮我,因為他要把由我所領受的,傳告給你們。15凡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為此我說:他要由我領受而傳告給你們。

節日來源與福音選讀

第四世紀興起的「亞略異端」(Arianism),過度強調嚴格的一神主義,反對天主子和天主(父)一樣。面對這個挑戰,教會運用希臘哲學、以「三位一體」的概念綜合聖經的整體啟示:天主父、子和聖神是三個不同位格,但卻是同一個天主。教會訂定「天主聖三節」的起因,就是為了宣揚和肯定一個信仰教導。

由於福音是敘述性的作品,不是系統性的神學論文,因此福音中「天主三位」同時出現的經文十分罕見,並不足為怪。這個主日的福音經文屬於一個少數的例外情況。

經文脈絡

若望福音第十六章是耶穌「臨別贈言」的一部份,內容在於說明在耶穌離去後信仰團體如何繼續生活。在這個情況和目的之下,耶穌給予門徒有關「護慰者聖神」的教導。耶穌首先預許護慰者聖神的降臨(十六5-7),接著說明聖神面對這個世界所有的工程(十六8-11),最後講述護慰者聖神在門徒團體內所作的工程(十六12-15)。這個主日的福音就是這段談論護慰者和信仰團體關係的經文。

現在 …… 以後 ……

若望福音中多次出現「門徒『目前』不能瞭解,但『日後』將會明白」這樣的話語(參閱:若二22;七39;十二16;十三3336)。如今,面臨死亡的耶穌再次清楚地告訴門徒們:「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十六12)在這裡耶穌同時也終於說明了,門徒們什麼時候、以及為什麼將會明白一切:「當那一位真理之神來時,他要把你們引入一切真理,因為他不憑自己講論,只把他自己所聽到的講出來,並把未來的事傳告給你們。」

護慰者

護慰者聖神是耶穌的繼任者,耶穌的離去和護慰者的來到,就好像兩個位格的替換(參閱:若十六7)。護慰者的使命是成為耶穌的詮釋者,耶穌離去後,護慰者便取代耶穌在門徒團體內的地位。但是,護慰者的降臨並不使耶穌的啟示失去重要性,因為祂只講述由耶穌所聽來的一切,使門徒更明瞭耶穌的啟示。

門徒團體的情況

所謂門徒們「現在不能擔負」的經文(12),大概暗示若望團體後來的情況;眼前聆聽耶穌「臨別贈言」的門徒,當然不會瞭解團體日後的情況。這段經文暗示,若望團體在世界中仍將面臨許多困難和考驗,但是護慰者聖神將在那些時刻使他們明白耶穌的教導,勝過一切來自世界的挑戰。

真理之神

耶穌在「臨別贈言」中多次談到護慰者聖神,說明聖神有不同的幅度。這段經文稱護慰者為「真理之神」,強調祂在門徒以及若望團體中的功能與行動:護慰者將是門徒的領路者,要把他們引入一切真理。這句話大概反映了若望團體對於聖神的體驗,是若望團體最深的自我認知。

「真理」就是「若望福音」

「真理」是若望福音的重要主題之一,比拉多審問耶穌時曾經問道:「什麼是真理?」這也是一切讀者關心的問題。就若望福音的內容來看,聖神要把門徒們引入的「真理」就是耶穌所帶來的啟示,也就是「若望福音」本身。這個啟示並不只是倫理教導而已,更是賜予真生命的啟示。聖神要引人更深地進入「若望福音」的內涵,使人能夠按著啟示在世界中生活。

天主的啟示「萬古常新」

聖神將要啟示的內容,就是天父差遣耶穌給予世人的啟示,所以「聖神並不憑自己講論,只把他所聽到的講出來」(13)。聖神要「把未來的事傳告給門徒們」,意思並不是聖神要帶來新的啟示,而是幫助門徒團體面對新的生活情況,對耶穌的福音做出新的詮釋,使門徒們在任何歷史的脈絡中,更妥當地瞭解耶穌的啟示,並按著啟示生活。天主的啟示只有一個,而且「萬古常新」。

聖神光榮耶穌

天父派遣耶穌來到世上進行救援使命,耶穌回歸父家之後,聖神要繼續完成祂所執行的救援工程,使人們相信耶穌,耶穌也將因此而得到光榮。所以耶穌說:「他要光榮我,因為他要把由我所領受的,傳告給你們。」(14

耶穌告訴門徒們:「凡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為此我說:他要由我領受而傳告給你們。」(15)因為整個救援工程是由天父所開始,耶穌在世工作的效果就是門徒團體、天主子女的團體(參閱:若一12),耶穌離去後,聖神將要取代耶穌的位置,教導門徒天父給予耶穌的話。天父為了讓耶穌啟示祂(天父),而把一切都給了耶穌,護慰者也在這個圓滿中汲取一切,透過聖神的啟示,人們將認出天主把一切都交給了耶穌。

綜合反省

耶穌基督是天主聖言、天主的真理。但是,在耶穌離去前,門徒們尚沒有能力完全明白真理。這個真理並不是一個理論或思想體系,而是天主在耶穌基督內的啟示。當天主對耶穌的派遣成為明顯可見的,耶穌的工程圓滿實現時,就是耶穌受到光榮,這一切仍在歷史中、在聖神帶領之下繼續進行。聖神並沒有帶來一個新的福音,也並非單純地使門徒們回憶耶穌的言行而已,而是使門徒越來越深的領悟耶穌的啟示,引領他們進入天主內在的神聖奧秘。天主的啟示並沒有因為耶穌離去而結束,而是展開一個全新的階段,門徒將在聖神的帶領下,更清楚地向世人宣講耶穌所啟示的天父。

top


獨白 第一章 靈魂的受造、醜化與改造_08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文:摘錄自聖文德《獨白》

譯:韓山城

一章    如何將靜觀的視線投射於內心,俾能看到人的本性怎樣形成,怎樣因罪惡而醜化,並怎樣因聖寵而改造

(三)靈魂如何為意志的罪惡所醜化

20 還有一個強大而殘暴的仇敵;他善於以驚人的狡猾分析人們的習性,窺視人們的慾望,偵察人們的嗜好;他若看到人們在某方面有著特殊的弱點,便經常利用其弱點來尋求陷害他們的機會。他從起初便是人類的死仇,是人類的老對頭;他知道,誰人應投以貪饕的釣餌,誰人應投以嫉妒的毒素;他知道,誰人應以淫樂,誰人應以虛榮來迷惑之;他知道什麼人應以恐怖來威脅,什麼人應以歡樂來欺騙,什麼人應以驚奇叫好來煽惑;他還有若干走卒,他利用這些走卒的資質和辯才來愚弄其他人。以上是教宗良的言論。

21 靈魂:現在我才知道:生活於罪惡奴役之下者,如何不易於認識罪惡;人如開始離棄罪惡,才了解自身以往置身於何等的污穢中。由於我在某限度內已開始離棄罪惡,故能認識我自己及我的罪惡,而不禁失聲痛哭。安瑟爾莫說:「天主,我的大父,你將你可愛的肖像印在我身上,而我則將可憎的惡魔的醜行加印在自己身上;我這不幸的人兒竟將惡魔的醜形加印在天主肖像之上!我既憎恨惡魔的名字,為什麼我反而喜歡肖似惡魔呢?他的失足是出於故意,而我的墮落亦並非出於無意;他犯了自大的重罪,因為他以先未曾見到罪惡應受的處分,而我則雖見到罪惡如何遭到懲罰,卻仍毫不猶豫地犯罪;他一度曾是清白的,而我則一再恢復了我的清白;他曾對抗其造物主,而我則對抗我的再造者,他離棄了誓許永福的天主,而我則逃避恩遇我的天主;他受到天主的譴責而固執於惡,而我則遠離呼喚我回頭的至慈天主;他與我雖對抗同一天主,但他所對抗者是不尋找他的天主,而我所對抗者則是為我捨生致命的天主。看,我雖憎恨惡魔,但在我身上卻發現許多較諸惡魔更為可憎的惡德。」

人:「可怕的妖怪,離開我,亦離開你自己吧!因為你的可怕,連你自己亦給嚇壞了!你不得容忍自己,而應由衷慟哭並悲痛你可憎的醜惡!假使你容忍自己,便是不認識自己;而這並非英勇而是愚狂,並非健全而是固執。」這亦是聖安瑟爾莫的言論。

(未完待續)

top



義人因信德而生活

依撒伯爾

「誰能控告天主所揀選的人呢?是使人成義的天主嗎?誰能定他們的罪?是那已死或更好說已復活,現今在天主右邊,代我們轉求的基督耶穌嗎?」(羅八33-34)人們在迫害基督徒時,想盡辦法誣陷,冠上莫須有的罪名,如同那些捉拿耶穌、審問耶穌、定耶穌罪刑的人,其實都沒有可控告、可定罪的理由。反而,他們本身招致罪惡。是的!殉道者的鮮血,是信仰的種籽,這句話是有力的證明。他們的勇毅,揭示了信德的穩固。殉道者的信德是在平凡生活中就已奠定的,且是因信德所作的一個選擇;不是在致命的一剎那。他們在乎的是在主耶穌基督內的生命,在乎真理,如果,一個人在乎的是外在價值,在乎自己的生命、榮辱、名聲,就會與世妥協,言行與信仰不一致;便是與基督的愛隔絕。

31   面對這一切,我們可說什麼呢?若是天主偕同我們,誰能反對我們呢?

32   他既然沒有憐惜自己的兒子,反而為我們眾人把他交出了,豈不也把一切與他一同賜給我們嗎?

33   誰能控告天主所揀選的人呢?是使人成義的天主嗎?

34   誰能定他們的罪?是那已死或更好說已復活,現今在天主右邊,代我們轉求的基督耶穌嗎?

35   那麼,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是困苦嗎?是窘迫嗎?是迫害嗎?是饑餓嗎?是赤貧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36   正如經上所載:『為了你,我們整日被置於死地,人將我們視作待宰的群羊。』

37   然而,靠著那愛我們的主,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大獲全勝,

38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亡,是生活,是天使,是掌權者,是現存的或將來的事物,是有權能者,

39   是崇高或深遠的勢力,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天主的愛相隔絕,即是與我們的主基督耶穌之內的愛相隔絕。

法籍安瑪利修女曾在西藏行醫,後來被共產黨逮捕、入監,他們找了假證據:一堆動物骨頭,說是孤兒院孩子們的屍骨,要安瑪利修女認罪,進而抹黑教會,剷除教會。個人生死榮辱是一回事,真理是甚麼至關緊要。安瑪利修女回覆:「這些明明是動物的骨頭,你們分不清楚人和動物嗎?」執事者拿她沒輒,便將她驅逐出境。之後,安瑪利修女被派遣到北非國家行醫,為穆思林服務。在教會較少臨在的國家的使命,是怎樣的使命呢?甚至在某些地區配戴十字架都會招惹攻擊,會衣也是絕對禁止的。一個仁心仁術,有母性溫暖,默默行醫的女醫生,則超越了宗教的藩籬。

最近得知呂西安修女,在突尼斯教區設立的小學當主任,七百位學生都是穆思林,其他教職員也都是穆思林,很奇妙的是,呂西安修女之所以擔任主任的職務,並非明文規定,而是出於穆思林家長們的要求。他們信任教會的修道者。在穆思林國家,不能自由宣講福音、宣講耶穌基督,福傳者讓人從他們的生活態度中瞥見一種信德:受難至死、死而復活的耶穌基督是希望之源。福傳者在人群中,尤其與貧困者同在。人們看到一種希望!即使在百般的困難中,生命值得奮鬥!(並非所有的穆思林都是恐怖份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