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旬期第四主日

主曆2019年3月31日

 


最新消息


 (請點選↑↑進入線上報名表單)

註:感謝大家熱烈報名,目前名額已滿,欲報名者將列候補名單。

課程公告

四旬期特別講題:『四福音中的苦難敘述』/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4/9(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台北市內湖路一段120巷18號6樓(近捷運文湖線西湖站,2號出口步行約七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因場地保全管制因素,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救恩故事》慕道班/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4/12(每月雙週五晚上 7:30~9:00)

地點:台北市內湖路一段120巷18號6樓(近捷運文湖線西湖站,2號出口步行約七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四旬期第四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浪子回頭

福音:路十五1-3、11-32

那時候, 1眾稅吏及罪人們都來接近耶穌,為聽他講道。 2法利塞人及經師們竊竊私議說:「這個人交接罪人,又同他們吃飯。」 3耶穌遂對他們設了這個比喻說: 11「一個人有兩個兒子, 12那小的向父親說:父親,請把我應得的一份家產給我罷!父親遂把產業給他們分開了。 13過了不多幾天,小兒子把所有的一切都收拾起來,就往遠方去了。他在那裏荒淫度日,耗費他的資財。 14當他把所有的都揮霍盡了以後,那地方正遇著大荒年,他便開始窮困起來。 15他去投靠一個當地的居民;那人打發他到自己的莊田上去放豬。 16他恨不能拿豬吃的豆莢來果腹,可是沒有人給他。 17他反躬自問:我父親有多少傭工,都口糧豐盛,我在這裏反要餓死! 18我要起身到我父親那裏去,並且要給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 19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你的一個傭工罷! 20他便起身到他父親那裏去了。他離的還遠的時候,他父親就看見了他,動了憐憫的心,跑上前去,撲到他的脖子上,熱情地親吻他。 21兒子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了! 22父親卻吩咐自己的僕人說:你們快拿出上等的袍子來給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給他腳上穿上鞋, 23再把那隻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應吃喝歡宴, 24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生,失而復得了;他們就歡宴起來。 25那時,他的長子正在田地裏,當他回來快到家的時候,聽見有奏樂及歌舞的歡聲, 26遂叫一個僕人過來,問他這是什麼事。 27僕人向他說:你弟弟回來了,你父親因為見他無恙歸來,便為他宰了那隻肥牛犢。 28長子就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遂出來勸解他。 29他回答父親說:你看,這些年來我服事你,從未違背過你的命令,而你從未給過我一隻小山羊,讓我同我的朋友們歡宴; 30但你這個兒子同娼妓們耗盡了你的財產,他一回來,你倒為他宰了那隻肥牛犢。 31父親給他說:孩子!你常同我在一起,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 32只因為你這個弟弟死而復生,失而復得,應當歡宴喜樂!」

經文脈絡

這個主日的福音是基督徒最熟悉的聖經故事之一:「浪子回頭」的比喻。經文的一開始首先敘述耶穌講述比喻的場合和原因:虔誠的猶太人一向避免和稅吏以及罪人接觸,耶穌常常和稅吏以及罪人結交往來,甚至和他們同桌共飲,法利賽人和經師們因此而責怪耶穌。

面對法利塞人及經師的批判,耶穌講述了三個含有相同主題的比喻:遺失或找到、迷失或尋回、邀請大家一起歡樂。前兩個「亡羊」和「失錢」比喻的結構和主題是完全平行對應的,第三個「浪子回頭」的比喻,雖然和前兩個比喻主題相同,但是在結構上和思想發展上卻是獨特的,教會邀請信仰團體在這個主日的聚會中一起聆聽這個比喻(路十五11-32)。

就內容而言,這個基督徒耳熟能詳的比喻可分為兩個部分(11-2425-32),但是卻是一個完整合一的敘述,整個故事的重心以及高峰是在於父親充滿喜樂的接納悔改的兒子。

分家產(11-12)

比喻中一共有三個人物:父親和兩個兒子。父親大概是農莊的主人,擁有相當大的家產以及許多雇工為他工作,年紀較小的兒子應該尚未結婚,大概是17-22歲之間,他要求父親把他應得的一份家產給他。所謂應得的家產就是指「遺產」,小兒子在父親尚存活之時要求父親將「遺產」給他,當然是應該遭受指責的行為。

離家、墮落

小兒子得到了家產之後立刻離家出走,在遠方荒淫度日耗盡了全部資產,因而變成相當窮困。就一般人的眼光來看,小兒子的行為當然是應該遭受嚴厲譴責的。他由於耗盡了一切財產而窮困潦倒,生活難以為繼,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不得不投靠外邦人,幫他們牧放豬群,期望至少可以得到豬食裹腹。比喻非常生動的描寫小兒子窘困的情況,不僅說明他連這樣的要求也得不到滿足,同時也象徵他的宗教生活上也徹底地沈淪。

內心的悔改

生活上困苦的境遇使他反躬自省,瞭解到自己的現況以及與父親的雇工之間的強烈對比,父親的雇工都口糧豐盛,而他自己卻瀕臨餓死的威脅。於是他內心急迫地決定,與其餓死外邦的異鄉,不如回到父家,他也知道應該向父親認罪,就如同他也得罪了天主一樣,他自認只配成為父親的雇工,因為他已經妄用了兒子的權利,也因此喪失了作兒子的權利。

父親(對小兒子)的寬恕與接納

他立刻將思想付諸行動,起身回到父親那裡去。比喻的重點轉移到父親身上,他所表現的態度令人大為驚訝:父親在兒子還離的很遠的時候就看見了他,立刻動了憐憫的心,向他跑去。在中東和近東地區父親跑向兒子,特別是跑向犯罪的兒子是極不尋常的事,而這個父親更擁抱、親吻這個因著牧放豬群而已成為不潔的兒子。這行動是最明顯的寬恕記號(參閱:撒下十四33),以及父愛最深刻的表達。面對父親這樣的行動,兒子承認自己的罪過,表達真心的悔改。

父親擁抱及親吻兒子的肢體語言已經充分表達了他的寬恕,甚過一切具體的語言,因此福音只敘述了父親吩咐僕人們,給小兒子穿上袍子、戴上戒指,這些行動更具體說明他對這位浪子的接納。父親更要求僕人們準備宴席,邀請全家一同歡樂,並且說明舉辦這個歡樂宴會的雙重理由:這個兒子本已(由於罪惡)而死亡,但卻(經由父親的重新接納)得到重生;原已(猶如亡羊和失去的達瑪般)迷失,現在則被重新尋回。

氣憤的長子

故事發展至此才介紹另一個角色登場,他是一直留在家中辛勤工作的長子,當這些事發生之時,他正一如往常地在田間工作。他由田間回家時,發現家中正不尋常地舉行歡樂慶典,透過詢問僕人得知,這是父親為慶祝弟弟返家而舉行的盛典,他氣憤地不願進入家中。長子的反應和父親的態度形成強烈的對比。

父親出來邀他一起歡樂慶祝,在當時社會背景中,這一樣是一個不尋常的舉動。這個氣憤的長子卻仍激烈地為自己的態度辯駁,甚至沒有按照禮數先稱呼「父親」,而直說「你看!……」長子述說自己多年來忠實服務父親,從未違犯任何誡命,卻沒有得到任何特殊的獎賞,並以此強調他和父親另一位犯罪跌倒的兒子間的對比。他甚至不願稱自己的弟弟為「兄弟」,只稱「你的這個兒子」卻得到如此的恩待。

父親(對大兒子)的寬恕與接納

父親毫不介意自己遭受攻擊,仍然稱呼長子為「孩子」!他首先提醒這個孩子所忽略的恩寵:「一直和父親在一起,擁有父親全部的資產」;其次說明他們應該歡樂慶祝的理由,因為他的弟弟「死而復生,失而復得」。

綜合反省

許多人稱這個比喻為「福音中的福音」,認為這個比喻是表達耶穌(天主)的愛最美麗的故事,在歷史中它一直是藝術家最喜愛的題材之一。對每一個基督徒讀者而言,這個文學上的傑作是天主的話,藝術家們更以他們的靈感與才華,助人更深入領悟這個故事的內涵。

整段故事精彩緊湊,情節環環相扣,不論就形式或內容而言,都極易使得讀者產生共鳴,並和故事中的某一個角色認同。整個比喻促使人們瞭解耶穌的生活態度,同時也揭露了耶穌的對手們氣度狹窄。父親的完美的仁慈形象,更是越過耶穌直指天主,耶穌是天父的代表,每一個罪人都可以期待並依靠天主的仁慈憐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