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

主曆2019年9月22日

 


課程公告

週二晚間新課程《得撒洛尼後書》因商借之教室在整修,預計於十月後開課,敬請留意最新課程公告。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常年期 第二十五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忠信事奉天主

【福音:路十六1-13】

1耶穌又對門徒們說:「曾有一個富翁,他有一個管家;有人在主人前告發這人揮霍了主人的財物。 2主人便把他叫來,向他說:我怎麼聽說你有這樣的事?把你管理家務的賬目交出來,因為你不能再作管家了。 3那管家自言自語道:主人要撤去我管家的職務,我可做什麼呢?掘地罷,我沒有氣力;討飯罷,我又害羞。 4我知道我要做什麼,好叫人們,在我被撤去管家職務之後,收留我在他們家中。 5於是,他把主人的債戶一一叫來,給第一個說:你欠我主人多少? 6那人說:一百桶油。管家向他說:拿你的賬單,坐下快寫作五十。 7隨後,又給另一個說:你欠多少?那人說:一百石麥子。管家向他說:拿你的賬單,寫作八十。 8主人遂稱讚這個不義的管家,辦事精明;這些今世之子應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為精明。 9我告訴你們:要用不義的錢財交結朋友,為在你們匱乏的時候,好叫他們收留你們到永遠的帳幕裏。 10在小事上忠信的,在大事上也忠信;在小事上不義的,在大事上也不義。 11那麼,如果你們在不義的錢財上不忠信,誰還把真實的錢財委托給你們呢? 12如果你們在別人的財物上不忠信,誰還把屬於你們的交給你們呢? 13沒有一個家僕能事奉兩個主人的:他或是要恨這一個而愛那一個,或是要依附這一個而輕忽那一個:你們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錢財。」

【經文脈絡】

路加福音十六章收錄了許多耶穌的言論,圍繞著「財產」這個主題。這個主日的福音選自這一章開始的兩段經文(路十六1-13),前段是一個有關一位「不正義但卻聰明的管家」的比喻(1-8),後段則是耶穌教導門徒正確使用財富的態度(9-13)。我們在解釋這些經文時,必須區分兩個層面:耶穌當時給予門徒的教導,以及路加針對讀者需要將收集到的材料所做的編輯應用。

以現實生活為背景的比喻

路加在前一章已記載耶穌講述了三個比喻,對象是法利塞人和經師們。在這一章的開始,他接著敘述耶穌所說的另一個比喻,對象則是祂的門徒們。比喻以一個反映當時生活實況的情景開始:有個管家被人控告失職,主人因著人們的指控定罪,將管家撤職,要他交出一切帳目。在當時猶太社會中,富有的地主常把自己的農莊或財富託給另一人照顧管理(參閱:路二十9-19)。

不義、但卻聰明的管家

這位犯錯的管家「自言自語」的內容顯示,他承認自己犯了錯,並且透露他想出計謀以照顧自己餘生。福音非常生動的以兩個例子描繪,這個狡詐的管家如何利用他最後的機會:他透過更改債務的數量,使自己成為他主人債戶的朋友,並因此而希望當他被撤職後,這些債戶會由於「感恩」而收留他。

耶穌的評論

比喻的結論說:「主人就稱讚這個不義的管家手段高明。」(8)就內容以及經文脈絡而言,這裡所謂的「主人」其實已不是將管家撤職的「主人」,而是講述比喻的「主(耶穌)」。耶穌首先直接批判這人是「不義的管家」,然而卻稱讚他「手段高明」,能夠如此深謀遠慮地妥當安排未來的生活。緊接其後的第二個評論則更進一步補充說明這一點:耶穌稱這管家為「世俗之子」,與之相對的「光明之子」當然就是指門徒們;耶穌教導門徒們:「世俗之子在應付世俗的事物上,的確比光明之子更為精明。」

【綜合反省之一】

這個比喻讓許多讀者感到難以接受,但是從耶穌在比喻結尾做出的評論可以清楚地看出,這個比喻的目的在於引導門徒們反省他們處理事務的方法。耶穌大概是在末世即將來臨的背景之下講述這個比喻,因此祂的原始目的在於:勉勵聽眾們善加利用最後機會,以爭取進入天國。

在路加編輯之下,這個比喻成為對所有讀者的勸告:必須把「耶穌再來」的日子放在眼前,小心謹慎地生活度日,其中當然包含正確地管理運用託付給他們的財物。

福音經文在比喻之後收集了一連串耶穌的言論(9-13),這些言論就是在「正確管理財務」的觀點下,繼續補充說明前面的比喻。

正確地使用「不義之財」

第一句話明顯地直接和前面的比喻相關:「我告訴你們:要用不義的錢財交結朋友,為在你們匱乏的時候,好叫他們收留你們到永遠的帳幕裏。」(9)這個教導使前面的比喻成為一個呼籲,要求人正確地使用「不義的錢財」,但真正的重點並不在於「不義之財」,而在於「結交朋友」。這裡所謂的「朋友」並不是指比喻中的債戶,而是隱喻式的指稱「天主」,因為唯有天主才能把人接入「永遠的帳幕(天國)裏」。

忠信管理「財寶」

接著是一個諺語:「在小事上忠信的,在大事上也忠信;在小事上不義的,在大事上也不義。」說明在小事上「忠信」具有極大的價值。

在這諺語之後是兩個平行的問句,教導門徒「忠信地」處理事務(不同於那邪惡的管家):「那麼,如果你們在不義的錢財上不忠信,誰還把真實的錢財委托給你們管理呢?如果你們在別人的財物上不忠信,誰還把屬於你們的交給你們呢?」

這裡含有兩組對立的概念:「不義的」與「真實的」錢財;「別人的」和「你們的」財物。所謂「真實的錢財」是指託付給門徒們管理的財寶(使命);「別人的財物」表達「天主託付代管的財物」,而「屬於你們的財物」則是指忠信的門徒將得到的天上的報酬。

只當事奉天主

福音經文的結尾又是一個諺語:「沒有一個家僕能事奉兩個主人的:他或是要恨這一個而愛那一個,或是要依附這一個而輕忽那一個:你們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錢財。」

對一個家僕而言,同時事奉兩個不同的主人是不可能的,相同的結論用在門徒身上也一樣有效。和前面的經文相較,這句話所教導的重點又有了轉移,所強調的不再是正確地使用財富,而是更根本地指出人只該事奉天主,絕對不可把財富「偶像化」,當作天主來事奉。

【綜合反省之二】

福音作者把許多原本彼此分離流傳下來的耶穌的教導,按相同的主題編輯在一起,使之成為「不義的管家」比喻的補充說明。這些教導鼓勵所有的基督徒,忠信於天主對他們的召叫,妥當管理主託付給他們的財富(使命),而不要成為錢財的奴隸。

top



第二篇:在中國耕耘(一九二二-一九三三)

一九二三年

  • 末代官員

昨天公署附近有人自焚,是一位滿清時代的官員,丟官之後不甘受窮而自盡。不少前一代的公子哥兒們,過去遊手好閒,享受特權,一旦權貴喪失,即無法自力更生而淪為社會寄生蟲。不過,北京革命政府讓出皇宮一角供遜帝使用以示對皇帝之尊重,這要比法、蘇的革命溫和多了。

我對勤勞、樸實的中國人頗具信心。雖有混亂局面,並不影響基層的平靜。女人的衣服端莊得像修女。男人的服裝像制服。各處的房舍、用具都是同一色調。世上任何民族都没有這樣的劃一。文學、文字,歷史也都一致。

天主願意的話,中國也能像歐洲那樣的物質進步。在空虚的心靈内,再充滿心靈的慰藉和宗教的神能,使之内外一致,進而以堅强信心認識並愛慕天主,中國民族將是最偉大的民族。

  • 巡視察哈爾和東北

(一)雙樹子

十月初的華北,秋高氣爽。我們乘火車穿過長城,到了塞外,為雙樹子新聖堂祝聖祭臺。下車後本堂神父率教友歡迎。我們乘中國馬車代步。或許孔子也乘過相同的雙輪馬車。在車内須有保持平衡的經驗,否則頭頂就會撞到車廂。崎嶇路上的顛簸滋味,難以形容。

車子過了河,對岸黑鴉鴉的一片人海,旗海,一陣陣鼓掌聲、歡呼聲、炮竹聲不絕於耳。大家跪地求降福。我的腿都麻木了。下車後我還是欣然地降福了善良的教友。

次日教友們一動也不動地參加了宂長的祝聖禮。男女各一邊,大家都領了聖體。在這偏僻的鄉村裡,聽到熟悉的羅馬額我略音調,使人非常感動,這是至一、至聖、至公,傳自宗徒的教會之共同禱聲。雖然膚色、面孔,言語各不相同,卻都是教宗的公民,天主的子女。

第三天,我騎上騾子,越過高山到苦修會去。北京田嘉壁主教創立的這座楊家坪苦修院是座祈禱和補贖的洪爐。中國寺廟林立,僧尼成群,而佛教文學,稍加修改就可以放入教會的神學中。

(二)宣化

我從苦修會下到宣化,宣化教會機構令人驚異,教友老練而虔誠,聖堂也宏偉。我認為可以成為代牧區了。本堂神父住所寬敞又富麗,正可作為主教公署與座堂。這要比歐洲許多主教公署有過之而無不及。

北京教區已多達三十萬教友,法國神父僅二十三位,中國神父則有一百多位。宣化是北京教區之花園,卻只有三位法國神父,自然不能成立法國教區。若給中國人又捨不得。

這次視察,發現教友慷慨大方,充滿愛心,負責所有餐旅費。可是宴會時,教友只能在旁伺候。趙懷義告訴我說有些教外縉紳對教會頗有好感,但不願領洗,因為領了洗,反而不能參加宴會了

聖座任命司神父(Sliwowscki為海參威主教。蘇聯既不給我簽證,透過中國駐海參威領事的協助,總算准許司神父到哈爾濱,我就去哈爾濱為他行祝聖禮。

十月十八日從北京啓程,經過山海關,看到萬里長城。埃及的金字塔若與它相比,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再加上天壇、皇陵、運河等偉大工程,擁有這樣偉大「過去」的民族,蘊藏了成熟的潛力,不應被人輕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