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476期 電子報  主曆2013919

·   《主日福音釋義》  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

·   《閱讀經典》          獨白_第二章 世財世榮的虛偽_25

·   《福傳走天涯》      在斐理斯前受審

下載本期電子報Word檔


課程公告

《路加福音》聖經講座/ 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924(週二晚上730900

地點:思高讀經推廣中心(台北市昆明街9683樓)

費用:自由奉獻

電話:2370-8790

思高中心公告

<思高中心> 捐款徵信

★☆★ 2013年 7月份 思高中心 捐款徵信 ★☆★new-1
★☆★ 2013年 6月份 思高中心 捐款徵信 ★☆★new-1

聖地朝聖團欲知最新訊息及報名須知、朝聖分享等,請瀏覽中文聖地網站http://holyland.ccreadbible.org/


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忠信事奉天主

 

福音:路十六1-13

1耶穌又對門徒們說:「曾有一個富翁,他有一個管家;有人在主人前告發這人揮霍了主人的財物。2主人便把他叫來,向他說:我怎麼聽說你有這樣的事?把你管理家務的賬目交出來,因為你不能再作管家了。3那管家自言自語道:主人要撤去我管家的職務,我可做什麼呢?掘地罷,我沒有氣力;討飯罷,我又害羞。4我知道我要做什麼,好叫人們,在我被撤去管家職務之後,收留我在他們家中。5於是,他把主人的債戶一一叫來,給第一個說:你欠我主人多少?6那人說:一百桶油。管家向他說:拿你的賬單,坐下快寫作五十。7隨後,又給另一個說:你欠多少?那人說:一百石麥子。管家向他說:拿你的賬單,寫作八十。8主人遂稱讚這個不義的管家,辦事精明;這些今世之子應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為精明。9我告訴你們:要用不義的錢財交結朋友,為在你們匱乏的時候,好叫他們收留你們到永遠的帳幕裏。10小事上忠信的,在大事上也忠信;在小事上不義的,在大事上也不義。11那麼,如果你們在不義的錢財上不忠信,誰還把真實的錢財委托給你們呢?12如果你們在別人的財物上不忠信,誰還把屬於你們的交給你們呢?13沒有一個家僕能事奉兩個主人的:他或是要恨這一個而愛那一個,或是要依附這一個而輕忽那一個:你們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錢財。」

【經文脈絡】

路加福音十六章收錄了許多耶穌的言論,圍繞著「財產」這個主題。這個主日的福音選自這一章開始的兩段經文(路十六1-13),前段是一個有關一位「不正義但卻聰明的管家」的比喻(1-8),後段則是耶穌教導門徒正確使用財富的態度(9-13)。我們在解釋這些經文時,必須區分兩個層面:耶穌當時給予門徒的教導,以及路加針對讀者需要將收集到的材料所做的編輯應用。

以現實生活為背景的比喻

路加在前一章已記載耶穌講述了三個比喻,對象是法利塞人和經師們。在這一章的開始,他接著敘述耶穌所說的另一個比喻,對象則是祂的門徒們。比喻以一個反映當時生活實況的情景開始:有個管家被人控告失職,主人因著人們的指控定罪,將管家撤職,要他交出一切帳目。在當時猶太社會中,富有的地主常把自己的農莊或財富託給另一人照顧管理(參閱:路二十9-19)。

不義、但卻聰明的管家

這位犯錯的管家「自言自語」的內容顯示,他承認自己犯了錯,並且透露他想出計謀以照顧自己餘生。福音非常生動的以兩個例子描繪,這個狡詐的管家如何利用他最後的機會:他透過更改債務的數量,使自己成為他主人債戶的朋友,並因此而希望當他被撤職後,這些債戶會由於「感恩」而收留他。

耶穌的評論

比喻的結論說:「主人就稱讚這個不義的管家手段高明。」(8)就內容以及經文脈絡而言,這裡所謂的「主人」其實已不是將管家撤職的「主人」,而是講述比喻的「主(耶穌)」。耶穌首先直接批判這人是「不義的管家」,然而卻稱讚他「手段高明」,能夠如此深謀遠慮地妥當安排未來的生活。緊接其後的第二個評論則更進一步補充說明這一點:耶穌稱這管家為「世俗之子」,與之相對的「光明之子」當然就是指門徒們;耶穌教導門徒們:「世俗之子在應付世俗的事物上,的確比光明之子更為精明。」

【綜合反省之一】

這個比喻讓許多讀者感到難以接受,但是從耶穌在比喻結尾做出的評論可以清楚地看出,這個比喻的目的在於引導門徒們反省他們處理事務的方法。耶穌大概是在末世即將來臨的背景之下講述這個比喻,因此祂的原始目的在於:勉勵聽眾們善加利用最後機會,以爭取進入天國。

在路加編輯之下,這個比喻成為對所有讀者的勸告:必須把「耶穌再來」的日子放在眼前,小心謹慎地生活度日,其中當然包含正確地管理運用託付給他們的財物。

福音經文在比喻之後收集了一連串耶穌的言論(9-13),這些言論就是在「正確管理財務」的觀點下,繼續補充說明前面的比喻。

正確地使用「不義之財」

第一句話明顯地直接和前面的比喻相關:「我告訴你們:要用不義的錢財交結朋友,為在你們匱乏的時候,好叫他們收留你們到永遠的帳幕裏。」(9)這個教導使前面的比喻成為一個呼籲,要求人正確地使用「不義的錢財」,但真正的重點並不在於「不義之財」,而在於「結交朋友」。這裡所謂的「朋友」並不是指比喻中的債戶,而是隱喻式的指稱「天主」,因為唯有天主才能把人接入「永遠的帳幕(天國)裏」。

忠信管理「財寶」

接著是一個諺語:「在小事上忠信的,在大事上也忠信;在小事上不義的,在大事上也不義。」說明在小事上「忠信」具有極大的價值。

在這諺語之後是兩個平行的問句,教導門徒「忠信地」處理事務(不同於那邪惡的管家):「那麼,如果你們在不義的錢財上不忠信,誰還把真實的錢財委托給你們管理呢?如果你們在別人的財物上不忠信,誰還把屬於你們的交給你們呢?」

這裡含有兩組對立的概念:「不義的」與「真實的」錢財;「別人的」和「你們的」財物。所謂「真實的錢財」是指託付給門徒們管理的財寶(使命);「別人的財物」表達「天主託付代管的財物」,而「屬於你們的財物」則是指忠信的門徒將得到的天上的報酬。

只當事奉天主

福音經文的結尾又是一個諺語:「沒有一個家僕能事奉兩個主人的:他或是要恨這一個而愛那一個,或是要依附這一個而輕忽那一個:你們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錢財。」

對一個家僕而言,同時事奉兩個不同的主人是不可能的,相同的結論用在門徒身上也一樣有效。和前面的經文相較,這句話所教導的重點又有了轉移,所強調的不再是正確地使用財富,而是更根本地指出人只該事奉天主,絕對不可把財富「偶像化」,當作天主來事奉。

【綜合反省之二】

福音作者把許多原本彼此分離流傳下來的耶穌的教導,按相同的主題編輯在一起,使之成為「不義的管家」比喻的補充說明。這些教導鼓勵所有的基督徒,忠信於天主對他們的召叫,妥當管理主託付給他們的財富(使命),而不要成為錢財的奴隸。

 top


獨白 第二章 世財世榮的虛偽_25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文:摘錄自聖文德《獨白》

譯:韓山城

二章    如何將靜觀的視線投射於外在的一切,以期透視世間的財富如何不定,世間的尊容如何易變,世間的豪華如何不幸

(三)論天主的安慰及取得這安慰的條件

13 靈魂:我真不幸!現在我才體會到,我如何好久生活於盲目中,如何迷失於暫世的事物中,如何將自己羈縻在貪愛世俗的虛妄中,而我所汲取者,則是微不足道的安慰和許多痛苦及悲愁,是極少和輕微的愉快和又多又大的淒涼。人啊,請訓示我何者是天上的安慰,並指出在這涕泣之谷怎樣取得這安慰。

人:靈魂啊,依照伯爾納多的意見:「這安慰,無非是來自希望得赦的某種熱心的聖寵,和對聖善物事的某種品嚐,即使這種品嚐是微弱的。這安慰是善良的天主用以優待吃苦靈魂的某種至甘美的快樂,目的在促使靈魂尋求天主,並使之燃起熱愛天主的神火。」「靈魂啊!熱心的靈魂在記起其所愛者時。慣常體驗到的那種甘美,如此柔和及甜蜜,使到整個靈魂開始為之出神。此時良心為之舒暢,記性為之忘掉所有痛苦,理智為之清亮,心神為之雀躍,心胸為之豁朗,情緒為之欣喜。靈魂在此時已不知置身何處,她們好像以愛的擁抱在內心裏捕捉到什麼,卻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但同時又希望全力抓牢它;其心神在某種方式內很樂意地奮鬥著,以便使她終於找到的、她一切願望的目標,永不離她而去。」這是Hugo的描述,靈魂啊,一定,這就是天主的安慰。

(未完待續)

top


23在斐理斯前受審

文:跟隨

在斐理斯前受審(宗二四1-27

1過了五天,大司祭阿納尼雅同幾個長老和一個名叫特爾突羅的律師下來,向總督控告保祿。2保祿被傳來後,特爾突羅便開始控告說:「斐理斯大人!因了你,我們纔得大享太平,由於你的照料,這民族得了改善:3這是我們時時處處感激不盡的。4但為了不多耽誤你的時間,我請求你發仁慈,略聽我們片刻。5我們查出這人實在是個危險人物。他鼓動天下的一切猶太人作亂,又是納匝肋教派的魁首。6他還企圖褻瀆聖殿,我們便把他抓住了。【本想按我們的法律來審判他,7可是千夫長里息雅趕到,以武力將他從我們手中奪去,8命令控告他的人,到你這裡來。】你問問他,便可知道我們控告這人的一切事是真的了。」9猶太人也一起附和,肯定事情確是如此。(宗二四1-9

由於千夫長預先搶救保祿到總督之住處黑落德王府,以免遭埋伏殺害。因此猶太人公議會對保祿的陷害落空,故委託特爾突羅律師向總督控告保祿。特爾突羅律師指控保祿鼓動猶太人作亂、企圖褻瀆聖殿,眾猶太人都跟著附和。

10總督示意叫保祿說話,保祿便回答說:「我知道你多年以來,就作這民族的判官,所以我可放心為我自己的事作辯護。11你能夠查知:自從我上耶路撒冷來朝拜,到現在還不過十二天。12他們在聖殿裡,或在會堂裡,或在城內,沒有看見我同甚麼人爭論,或集合過群眾。13對於他們現在控告我的事,他們也不能向你證明。14但是有一點,我卻向你承認:就是我確是依照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道,事奉祖先的天主;凡合乎法律及先知書上所記載的一切,我都相信。15我對天主所有的希望,也是他們自己所期待的,就是義人及不義的人將要復活。16因此,我自己勉力,對天主對人時常保持良心無愧。17我離開耶路撒冷多年以後,纔回到那裡,是為賙濟我國人,並呈獻祭物。18這期間,有人見我在聖殿裡行取潔禮,既沒有集眾,也沒有作亂。19不過,只有幾個從亞細亞來的猶太人,他們若有告我的事,他們應該到你面前控告。20或者,如果這裡的這些人,見我站在公議會前有甚麼不對,他們儘可提出;21即使有,無非是為了我站在他們中間所喊的這一聲:為了死者的復活,我今天纔受你們審判。」22斐理斯對於這道,既有比較確切的認識,便有意拖延,就對他們說:「等里息雅千夫長下來,我再審斷你們的事。」23遂命百夫長看守保祿,要從寬待他,不要阻止他的近人來接濟他。(宗二四10-23

在這段中保祿得到總督斐理斯許可,開始答辯:他來耶路撒冷朝聖12天期間,並無不法行為。他的信仰是提告者所稱「異端的道」,遵守猶太傳統一貫的信仰、法律,並且相信人死後將復活。到耶路撒冷是為了賙濟我國人、呈獻祭物。他是因為相信「死者的復活」,才受到控告。

總督斐理斯聽過保祿的答辯,心中早已有定奪。但有意拖延時間,以等待里息雅千夫長到達為理由,暫時將此案擱置。

24過了幾天,斐理斯和他的猶太籍妻子得魯息拉一起來到,就打發人叫保祿來,聽他講論有關信仰基督耶穌的道理。25保祿講論到公義、節操和將來的審判時,斐理斯害怕起來,便回答說:「現在你回去,等我得便,再叫你來。」26他同時也希望保祿給他些錢,因此,屢次打發人叫他來和他談話。27滿了兩年,頗爾基約斐斯托接了斐理斯的任;斐理斯願意向猶太人討好,就將保祿留在監裡。(宗二四24-27

總督斐理斯和他的夫人猶太籍妻子得魯息拉,找保祿來講論有關信仰基督耶穌的道理,卻不敢觸及公義、節操、和未來的審判議題。他們藉著多次和保祿接觸,期待從保祿身上獲得錢財。

兩年任期滿,由頗爾基約斐斯托接下斐理斯的總督職位,為了獲得猶太人的心,仍讓保祿繼續成為階下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