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第479期 電子報  主曆2013年10月10日

下載本期電子報Word檔


課程公告

《路加福音》聖經講座/ 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10月15日(週二晚上7:30~9:00)

地點:思高讀經推廣中心(台北市昆明街96巷8號3樓)

費用:自由奉獻

電話:2370-8790

思高中心公告

《聖地朝聖團》欲知最新訊息及報名須知、朝聖分享等,請瀏覽中文聖地網站 http://holyland.ccreadbible.org/

2013年朝聖團 團員分享及照片 集錦


常年期第二十八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感恩的撒瑪黎雅癩病人

【福音:路十七11-19】

11.耶穌往耶路撒冷去的時候,經過撒瑪黎雅及加里肋亞中間,12.走進一個村莊的時候,有十個癩病人迎面而來,遠遠地站著。13.他們提高聲音說:「師傅,耶穌,可憐我們罷!」14.耶穌定睛一看,向他們說:「你們去,叫司祭們檢驗你們罷!」他們去的時候便潔淨了。15.其中一個,看見自己痊癒了,就回來大聲光榮天主,16.並且跪伏在耶穌足前,感謝他;他是一個撒瑪黎雅人。17.耶穌便說道:「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嗎?那九個人在那裏呢?18.除了這個外邦人,就沒有別人回來歸光榮於天主嗎?」19.耶穌遂給那人說:「起來,去罷!你的信德救了你。」

【經文脈絡】

這個主日的福音是著名的耶穌治癒「十個癩病人」的故事(路十七11-19)。故事一開始路加再次提及「耶穌往耶路撒冷走去」(參閱:路九51,十三22),使讀者回憶起,這是發生在耶穌前往耶路撒冷旅程中的一個事件。整段敘述分成兩個部分,首先是一個治癒奇蹟(11-14),第二部分是這個奇蹟的後續發展,更是整個故事真正的高峰。

耶穌的旅程路線

福音敘述耶穌「經過撒瑪黎雅和加里肋亞的邊界」,說明耶穌選擇由加里肋亞穿越撒瑪黎雅前往耶路撒冷,這是由加里肋亞前往耶路撒冷最短的路徑。然而一般「虔誠的」猶太人大多避免採取這條路線,因為他們不願和撒瑪黎雅人有任何接觸。但是福音作者所關心的並非耶穌行走的路線,而是暗示耶穌的工作與行動對撒瑪黎雅人也有效。

十個癩病人

耶穌「走進一個村莊的時候,有十個癩病人迎面而來,遠遠地站著。」根據猶太法律,癩病人不得靠近健康的人,因此他們必須和耶穌保持相當的距離(參閱:肋未紀十三、十四兩章)。由於「十」這個數字不但是一個整數,也是聖經中常出現的數字,因此它可能並非表達精確的人數,而只是象徵有許多癩病人。

呼求救助

十個癩病人向耶穌呼求救助:「主耶穌,可憐我們罷!」這個祈求是聖詠中個人向天主哀求的標準格式(參閱:詠四一5,五一3-4),顯示癩病人把耶穌當作天主,滿懷信賴地懇求援助。

治癒奇蹟

耶穌的反應可能令今日的讀者感到相當困惑,因為祂似乎並未回應癩病人的哀求,卻只派遣他們到司祭們那裡去接受檢驗。在以色列的社會中癩病被視為「不潔淨」,而判斷這種疾病的權柄屬於司祭,一旦有人被判定患有癩病,司祭便舉行一種特殊儀式而將患者由正常的社會中逐出;如果有癩病人被治癒,也同樣地必須經由司祭檢驗,並舉行特殊的儀式宣告此人已是潔淨者,使之再次被接納成為家庭與社會的成員。

耶穌的話語就是回應癩病人滿懷信心的祈求,要求他們相信自己已被治癒,前去接受司祭的檢驗。耶穌對他們的派遣,一方面是考驗他們的信德,另一方面則是顯示祂的仁慈與能力。那些癩病人聽信耶穌的話,因此在前去給司祭檢查的路上時,發現他們的祈求得到了耶穌的俯允,他們被潔淨了。

「治癒」與「得救」

故事接著進入第二部分,其間的轉折讓人驚訝。原本十個人一起呼求救助,而且全都得到俯允,但只有一個人做出積極的回應。路加的敘述非常精細,沒有根據肋未紀的傳統稱這個癩病人「潔淨了」,卻說「這人看見自己痊癒了」,痊癒這個字的希臘文也是「救援」的意思。他「回來大聲光榮天主,並且跪伏在耶穌足前,感謝祂!」這些行動表達出他內心被徹底的治癒(得救),原本的信德更加堅強,他認出耶穌是真天主,因而真心的悔改皈依耶穌。

天主的仁慈超越一切

路加特別指出這個得救者是一個「撒瑪黎雅人」,屬於被猶太人輕視的種族團體(參閱:列下五15)。傳統上猶太人相信他們是天主特選的民族,認為只有他們才能得到天主的救恩;但是路加透過這個註記提出強烈質疑,強調在耶穌基督身上所顯示出的天主的仁慈,打破了一切宗教藩籬,不受任何限制。

耶穌就是天主(子)

耶穌一連發出三個「修辭性的問句」(答案是自明的):「潔淨了的不是有十個人嗎?那九個人在哪裡?除了這個外邦人,就沒有一個人回來讚美稱頌天主嗎?」前兩個問句使最後一句中的「外邦人」和耶穌自己的「同胞」之間的對比更為尖銳。耶穌的話說明,他們必須為了得到潔淨而感謝天主,但真正的感謝天主只有在來到耶穌跟前時才實現,因為祂就是天主(子)。

身心靈完滿的救援

耶穌最後對這位感恩的撒瑪黎雅人所說的話強化這個教導:「起來回去罷!你的信德救了你。」撒瑪黎雅人回到耶穌跟前的行動,被耶穌肯定為「信德」,由於這個緣故,這個撒瑪黎雅人不但得到治癒,而更是身心靈完整的救援。

【綜合反省】

這個故事和一般的治癒奇蹟敘述不同,沒有報導治癒的過程,卻將重點集中在耶穌最後的話語上。整個敘述顯示耶穌至高無上的權威,祂具有治病的權柄,被治癒的撒瑪黎雅人跪伏朝拜耶穌的行動顯示,他承認耶穌是救主。

路加透過這個故事教導他的讀者,對所有的外邦人而言,這位撒瑪黎雅人是一個皈依信仰的榜樣。他回頭轉向耶穌,感謝讚美天主的行動,得到耶穌更深的肯定,使一個奇蹟治癒的信仰,提升為完整救援的信仰。

top


獨白 第二章 世財世榮的虛偽_28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文:摘錄自聖文德《獨白》

譯:韓山城

二章  如何將靜觀的視線投射於外在的一切,以期透視世間的財富如何不定,世間的尊容如何易變,世間的豪華如何不幸

(三)論天主的安慰及取得這安慰的條件

17 靈魂:人啊,我謙虛而敬謹地承認:在我初回頭後,有時,即使很少的幾次,我曾使用暴力,將我的心神由地上的一切中強拉出來,並以特大的努力將我的心神高舉起來,以靜觀天上事物。我曾懷著恐懼的心情進入上天,並帶著羞怯的神氣環視周圍。我曾見到天使的歌詠團、聖祖及先知的宮殿和福樂,我曾瞧見宗徒們居住的帳幕、殉道者享用的盛大筵席、精修者和童貞女享有的福分。我曾請求他門每位施予一點神慰,並希望獲取由主人餐桌上掉下的殘餘。然而竟一無所獲。而尤其痛心者,是諸位聖神竟將我視作素不相識的外人,而斷然拒絕了我。在以如此的努力高舉心神之後,結果竟一無所得,所謂「高舉心神」究竟何益之有?

人:靈魂啊,你受到冷酷的拒絕並非毫無原因的。我認為這是因為你未先與他們同苦而驟然妄想與他們同樂,未先擇效他們的德表而驟然妄想分享他們的酬報。你先須在純潔無罪上作天使的伴侶,在謙虛及信賴上作聖祖和先知的同夥,在愛德及忍耐上成為宗徒及殉道者的子女,在虔誠及自制上成為精修者及童貞者的親屬,然後才可以在這充軍之地,至少如蕩子似地,向天父求取上述神慰。

18 靈魂:人啊,我已曉得並明認:暫世的一切如何乏味與虛幻,因而我輕視世俗及其福樂,並踐踏和逃避人世的享受猶如致命的毒素,我慟哭過去的生命猶如死去的一樣,我以悲傷及眼淚洗滌並清潔我心靈的不幸。不過,雖然有時在悲傷及痛苦中曾嗅到一點天主的芳香,但尚未嘗到「子女的食糧」及「友人的美酒」,因而仍在忍饑受渴。伯爾納多說:「主,我天主,我的心雖尚未獲得祢為敬畏祢的人所保留的豐富的甘美,但這甘美的芳香仍外在地支持著我,因為這芳香超過一切瓊漿玉液。」主,天主,如果祢的芳香已如此高貴,則祢甘美的滋味又當如何?奧斯定說:「啊,誰能使祢降來我心中,並使我為祢所陶醉,又使我將祢這唯一的美善擁抱不放呢?」

人:虔誠的靈魂啊,對不起,我又要講話了。你太過貪得無厭,即使我希望你還不至於妄望。你要看看你的力量、功績和美德如何微薄,然後請你,以「能謙虛偕同少女們追隨在天主的香液後」(見歌一2)為已足,而不再自負地要求你不應該得的神恩。

(未完待續)

top


 

24在阿革黎帕王前自辯

文:跟隨

保祿在阿革黎帕王前自辯(宗二六1-23)

1阿格黎帕向保祿說:「准你為自己辯護。」那時,保祿便伸起手來,辯護說:2「阿格黎帕王!我今天能在你跟前,對於猶太人所控告我的一切事,得以辯護,我覺得十分幸運,3尤其你熟悉猶太人的一切習俗和爭端,所以我求你忍耐聽我。4我自幼年以來,從起初在我民族中,以及在耶路撒冷,處世為人如何,猶太人都知道。5假如他們肯作證的話,他們從很早就知道:我是按照我們教中最嚴格的宗派,度著法利塞人的生活。6現在,我因希望天主對我們祖先的恩許,而站在這裡受審。7我們十二支派,日夜勤懇地事奉天主,希望這許諾到來。王啊!正是為了這個希望,我為猶太人所控告。8天主既使死人復活了,為甚麼你們竟斷為不可信呢?9本來,我本人過去也認為,應盡力反對納匝肋人耶穌的名,10我在耶路撒冷就這樣作過。我不但從司祭長那裡取得權柄,把許多聖者關在監裡;而且他們被殺時,我還投了票。11我也曾在各會堂裡,多次用刑,強迫他們說褻瀆的話;而且分外狂怒地迫害他們,直到外邦的城市。12在這期間,我曾取得司祭長的權柄和准許,往大馬士革去。

保祿在阿格黎帕王面前,再次為自己辯護:說明自己是屬於最嚴格的法利塞黨人,為了他們信仰中,天主對祖先的恩許,即因相信「天主使死人復活」,在此受審。過去他反對「納匝肋人耶穌」、迫害相信耶穌的人。一直到大馬士革,事情有所改變。

13王啊!時當正午,我在路上看見一道光,比太陽還亮,從天上環照著我,和與我同行的人;14我們都跌倒在地。我聽見有聲音用希伯來話向我說:『掃祿,掃祿,你為甚麼迫害我?向刺錐踢去,為你是難堪的。』15我說:『主!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穌。16但是,你起來,站好,因為我顯現給你,正是為了要選派你為我服務,並為你見到我的事,以及我將要顯現給你的事作證。17我把你從這百姓及外邦人中救出,是要打發你到他們那裡去,18開明他們的眼,叫他們從黑暗中轉入光明,由撒殫權下歸向天主,好使他們因信我而獲得罪赦,並在聖化的人中得有分子。』19因此,阿格黎帕王!我對這天上的異像並沒有失信,20相反地,我首先向大馬士革和耶路撒冷以及猶太全境的人,然後向外邦人傳報,叫他們悔改,歸向天主,作與悔改相稱的作為。21正是為了這個緣故,猶太人在殿裡把我拿住,想要向我下毒手;22但我得蒙天主的助祐,直到今天我還站得住,向卑微和尊高的人作證。我所講的,不外乎先知和梅瑟所說過的,必將成就的事:23就是默西亞怎樣必須受難,怎樣必須由死者中作復活起來的第一人,將光明傳佈給這百姓及外邦人。」

保祿自述:他在大馬士革,由於死而復活的耶穌向他顯現,發現他有了新使命,要向猶太人及外邦人宣講:相信耶穌是主,能獲得罪赦。他也照做了,向猶太人、向外邦人宣講默西亞要受難、從死者中復活起來。

辯護的結果(宗二六24-32)

24保祿辯護到這裡,斐斯托大聲說:「保祿,你瘋了!學問太多把你弄瘋了。」25保祿卻說:「斐斯托大人!我沒有瘋,相反,我說的是真理和清醒的話。26因為王知道這些事,我便向他放心講論。我深信這些事沒有一件瞞得過他的,因為這不是在偏僻角落裡行的。27阿格黎帕王!你信先知嗎?我知道你信。」28阿格黎帕向保祿說:「你差一點就勸服我作了基督徒!」29保祿說:「差一點也罷!差的多也罷!我總祈望天主,不但叫你,而且也叫今天聽我的眾人,除了這些鎖鏈以外,都要像我一樣。」30於是王、總督和貝勒尼切,以及和他們同坐的人都起來,31退到一邊,彼此談論說:「這人並沒有作過甚麼該死,或該監禁的事。」32阿格黎帕對斐斯托說:「這人若沒有向凱撒上訴,早就可以釋放了。」

保祿尚未說完,在場的總督斐斯托打斷他的話,認為保祿因為學問而瘋了。保祿更想說服阿格黎帕王相信他所說的主耶穌的救贖,但阿格黎帕王、總督和貝勒尼切卻退到一邊討論保祿的案情,結論是:保祿並沒有做該死的罪行,也不需監禁。若是保祿先前沒有提出向凱撒上訴,此案早可以結束。但天主的旨意是要保祿前去凱撒面前,為主作見證。

top


聖方濟的忠告

2013年10月4日聖方濟節日 林思川神父講道

第一篇 基督之體

主耶穌曾對祂的門徒說:「我 是道路、真理、生命,除非經由我,誰也不能到父那裏去。你們若認識我,也就認識我父;現在你們已認識了 他,並且已經看見了他。」斐理伯對他說:「主,把父顯示給我們,我們就心滿意足了。」耶穌對他說:「斐理伯!這麼長久的時候,我和你們在一起,而你還不認 識我嗎?誰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我父。」(若一四6-9)

父住在不可接近的光中(弟前六16),天主是神(若四24),從來沒有人見過天主(若一18、4、12)。天主既是神,所以非靠神,人不能看見祂。因為使人生活的是神,肉一無所用(若六63)。

同樣,子與父相等,不能為人所見,猶如父及子及聖神之不能為人所見。

為此,凡在主耶穌身上,只見 到祂的人性,而不依聖神及其天主性,並信祂是天主子,這些人是被定了罪。同樣,今日在祭台上,凡人看到 在麵酒形下,藉司鐸之手,用主的言語成為基督的聖體聖事,而不依神及天主旨意,真信是主耶穌基督的確在那裏的話,也是被定了罪。至高者自己曾做證說:「這 是我的體,這是新約的血(谷十四22-24);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就有永生。」(若六24)

所以,是主的神住在那信主、領受主至聖體血的人內。其他無份於此神,而敢領祂的人,就是吃喝他們自己的罪案(格前十一29)。

顯貴人啊!你們心要麻木到幾 時呢?(詠四3)為何不接受真理,為何不信天主子呢?(若九35)。祂每日自卑自抑,正如當年由上天的 寶座上(智十八15),降孕在童貞胎中,如今每天在謙卑的外表下,來到我們這裡;每天從父的懷抱內,降到祭台上,降到司祭的手中。就如當年他曾在一個確確 實實的人身中,呈現在宗徒眼前。同樣,今日也在聖餅形下顯示給我們眾人。我們用肉眼瞻仰祂時,只見餅和酒,但我們堅信在那裡有長生的真天主的至聖體血。事 實上,祂要和信祂的人常在一起,這個就是祂採用的方法。一如從前祂曾親自說過:「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此事的終結。」(瑪二八20)

上文選自方濟忠告集第一篇。方濟忠告集是聖方濟以自己的言論,對他的弟兄們以及所有的基督徒所提出的忠告。從上文可以很清楚的看得出來:絕大多數的 文句,都是來自聖經的話。而來自方濟自己的話的,只有把聖經串連在一起的部份。在今日的神學文章與教會內文章,「多引用聖經」已是一種基本的寫作方式。但 生活在十三世紀的方濟,沒有印刷術,沒有網路資源,能把聖經的話串連集結成文,代表他已熟記了所有的聖經經文。在方濟一遍一遍的閱讀聖經的時候,聖經經文 已經成了方濟的靈魂,亦即天主讓這些文字與方濟結合。方濟以一顆誠樸的心,相信聖經是天主與他講的話,這就是信仰。

聖方濟一開始引用若望福音中斐理伯的話如下:

主耶穌曾對祂的門徒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除非經由我,誰也 不能到父那裏去。你們若認識我,也就認識我父;現在你們已認識了 他,並且已經看見了他。」斐理伯對他說:「主,把父顯示給我們,我們就心滿意足了。」耶穌對他說:「斐理伯!這麼長久的時候,我和你們在一起,而你還不認 識我嗎?誰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我父。」(若一四6-9)

接著又引用弟茂德前書與若望福音:

父住在不可接近的光中(弟前六16),天主是神(若四24),從來沒有人見過天主(若一18、4、12)。天主既是神,所以非靠神,人不能看見祂。因為使人生活的是神,肉一無所用(若六63)。

同樣,子與父相等,不能為人所見,猶如父及子及聖神之不能為人所見。

方濟藉著經文告訴我們:天主是不能看見的,祂坐在不可見的光中。看見天主父不是用肉眼看見,而是要在信德裡面看見。亦即,真正相信耶穌是天主子、是 天主父派遣來給我們啟示祂自己的人,才能看見耶穌。有這樣信德的眼光,看見了耶穌,就看見了天父。天主是神,誰想要看見天主,除非是靠著天主聖神,否則是 不能接近天主的。在我們的生活中,使人生活的是天主聖神,光憑著我們的肉軀,單靠著物質的滋養,一無所用。唯有靠著天主聖神的啟示,方能圓滿。

為此,凡在主耶穌身上,只見到祂的人性,而不依聖神及其天主性,並 信祂是天主子,這些人是被定了罪。同樣,今日在祭台上,凡人看到 在麵酒形下,藉司鐸之手,用主的言語成為基督的聖體聖事,而不依神及天主旨意,真信是主耶穌基督的確在那裏的話,也是被定了罪。至高者自己曾做證說:「這 是我的體,這是新約的血(谷十四22-24);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就有永生。」(若六24)

所以,是主的神住在那信主、領受主至聖體血的人內。其他無份於此神,而敢領祂的人,就是吃喝他們自己的罪案(格前十一29)。

所以,人若只看到耶穌的人性,是有罪的。所謂的罪,是跟天主永遠的隔離。換句話說,人如果只看到耶穌的人性,而不在聖神內看到耶穌的天主性,我們與 天主就失了關係,這就是罪。今日我們在祭台上以餅酒的形式所呈獻的聖體聖血,是當初耶穌親自建立,如今透過他所選的司鐸們,經由祈禱,祝福了餅和酒,所成 的聖體聖事。誰若吃喝了這餅酒,誰就有永生。我們只要相信,這就是可能的事。所以,在我們每一次領受聖體聖血時,天主聖神就在我們的身體內,我們就與耶穌 結合了。反過來,若是無份於此神的人,亦即沒有準備好、靈魂有重大罪過者,還來領受聖體,就是極端的褻瀆天主,這即是「吃喝他們自己的罪案」(格前十一 29)。

顯貴人啊!你們心要麻木到幾時呢?(詠四3)為何不接受真理,為何 不信天主子呢?(若九35)。祂每日自卑自抑,正如當年由上天的 寶座上(智十八15),降孕在童貞胎中,如今每天在謙卑的外表下,來到我們這裡;每天從父的懷抱內,降到祭台上,降到司祭的手中。就如當年他曾在一個確確 實實的人身中,呈現在宗徒眼前。同樣,今日也在聖餅形下顯示給我們眾人。我們用肉眼瞻仰祂時,只見餅和酒,但我們堅信在那裡有長生的真天主的至聖體血。事 實上,祂要和信祂的人常在一起,這個就是祂採用的方法。一如從前祂曾親自說過:「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此事的終結。」(瑪二八20)

接著方劑引用聖詠的話,說:顯貴的人哪,你們的心要麻木到甚麼時候呢?為甚麼不接受真理,為甚麼不相信天主子呢?天主子每天自謙自卑地降在聖體內, 就像當年降孕在瑪莉亞的胎中一樣。現在我們每天所看到的麵餅內的耶穌基督,就是當年跟宗徒們一起生活、一起來往、教導他們的主耶穌基督。耶穌基督以讓我們 領受至聖體血的方式,讓我們瞻仰,讓我們明白,祂天天跟我們在一起。這一切都是在信仰內才能明白與成就的。

由以上聖方濟的忠告,看得出來,聖方劑能這樣把聖言融會貫通,是因為他在不斷的閱讀之下,聖言已經跟他的生命做了結合,他的生活就是過著福音的生 活。我們應該檢視自己,是否能跟方濟一樣熱愛天主聖言,相信天主聖言是天主親自在跟我們說話。讓我們在信德裡面相信,在感恩聖事中看見耶穌基督,在生命中 與耶穌基督一同生活。

top


10月15日 聖女大德蘭(德肋撒,St . Teresa of Avila)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童貞,加爾默羅修會創辦人,公元1515-1582

聖女德肋撒的父親亞隆沙共有十三個子女。三個孩子是第一個妻子生。妻子去世,續娶多維拉為妻,又生了九個孩子,其中一個就是聖女德肋撒。聖女德肋撒常說:「我的兄弟姊妹,個個都像父母一樣熱心,只有我一個人是例外。」

 公元一五一五年三月十八日,德肋撒生於西班牙亞維拉。七歲的時候,愛讀聖人的傳記。德肋撒有一個哥哥,名叫羅拔,和她年齡差不多。二人常常一同讀 聖人行 實,一同默想永生。他們很羨慕聖人的永福,常說:「殉道聖人永遠享見天主,他們以暫時的痛苦,現世的生命,換取永生的賞報,確是一件非常合算的事。」德肋 撒和羅拔商議:「我們到慕爾人的地區去,也能為信德致命,獲取殉道聖人的榮冠。」二人就偷偷離家出走,半路上,被叔父撞見,送他們回來。母親因兩孩子失 蹤,急得不得了,就把他們大罵一頓。

德肋撒和羅拔想,流血致命既然辦不到,就在家裏隱修。二人計劃在花園裏搭兩間石屋,度隱士的生活。可是那兩間石屋,始終沒有搭成。

德肋撒愛好獨居室內默想。她的房間裏,掛了一幀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談話的圖像。德肋撒常在這幀像前祈禱:「吾主,求你賞賜我這活水,使我永遠不再口渴。」

德肋撒十四歲的時候,慈母去世。她非常悲傷,含著淚到聖母像前,對聖母說:「聖母瑪利亞,請妳收留我,請你作我的母親。」

過了一個時期,德肋撒染上了時代少女的流行習慣,愛好時髦,愛好穿鮮美的衣服。父親見德肋撒的生活方式發生轉變,就送她到奧斯定女修院住讀。

德肋撒在女修院裏住了一年半,突然患病,父親接她回家。她開始考慮,應否棄家修道,一時打不定主意,讀了聖熱羅尼莫的書信,決定棄俗修道,徵求父親 同意。 父親堅決反對。聖女私自離家,入加爾默羅會修院:「那時候,我的內心非常痛苦。一方面,我不忍傷父親的心,另一方面,為了實現修德成聖的志願,不能不犧牲 父女之愛。」那時候,德肋撒年僅二十歲。父親見木已成舟,不再反對。

德肋撒入修院後一年,矢發聖願。聖女在修院裏,常患虐疾,久治不愈。她的叔父給她一本聖書。德肋撒開始練習作默禱,但是因為缺乏有經驗的導師,成績平平。三年後,她的宿病霍然痊癒。

德肋撒在修院事務很忙,無暇作默禱。她以為自己聖德的根柢太淺,不配與天主傾談。她也這樣想:別人比她德行好,也不大作默禱,而且她是一個多病的 人,更不 必多作祈禱,德肋撒後來發覺這種見解根本是錯誤的。她自述道:「身體衰弱,根本不是充分的理由。祈禱不需要很多的力氣,就是在生重病的時候,也能作默 禱。」德肋撒的聽告司鐸勸她勤行祈禱,德肋撒遵命辦理。可是她還沒有勇氣將全部時間,用在祈禱善功上。德肋撒的神修生活,逐漸進步。她愛好聽神父講道,可 是對於祈禱,還是不大感興趣。希望祈禱的時間快些結束。她還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就開始研究兩位由罪人轉變為聖賢的著名聖人:一位是奧斯定,一位是聖女瑪達 肋納。她閱讀聖奧斯定的「懺悔錄」,研究奧斯定修煉聖德的途徑。有一天,她在耶穌聖像前表示懺悔,覺得聖女瑪達肋納在援助她。從這一天起,她的靈修生活有 了顯著的改善。

德肋撒的聖德,一天比一天進步。她在祈禱中和天主結合,感到很大的神慰神樂,天主在內心和她傾談。可是她知道:有時候,這種神慰可能是個人的幻覺, 或魔鬼 的詭計。同時她堅決相信:她的神慰確是天主所賞賜。這樣心裏很惶惑不安,就向許多有靈修經驗的人請教,徵求他們的意見。她請教的人中,有一位是方濟各會的 會士,才德雙全,見識很豐富。他勸德肋撒向耶穌會的一位會士徵求意見(那時候,耶穌會成立不久)。德肋撒就向耶穌會一位神父作總告解。在總告解的時候,將 自己祈禱的方式和靈魂上享受的特殊恩惠一併報告神父;那位神父審查後,表示這些恩惠來自天主。

另一位耶穌會神父(亞法來神父),勸德肋撒求天主指導她,讓她做最能中悅天主聖意的事,每天求天主的時候,念「伏求聖神降臨」,德肋撒遵命辦理。有 一天, 她念「伏求聖神降臨」的時候,神魂超拔,心內聽見這幾句話:「我不要你和凡人談話,我要你和天神談話。」從那一天起,聖女帶有這種「心內談話」的情形, 而且這種「心內談話」遠較普通人用血肉的耳聽到的談話來得清晰。這種「心內談話」,在靈魂上發生種種作用,鼓舞她修務聖德,給予她心靈的音樂。

亞法來神父作德肋撒神師的期內,聖女的靈魂遭遇很大的神苦,但痛苦往往與神樂神慰相混。

公元一五五七年,聖伯多祿亞剛德拉到了亞維拉,探訪德肋撒。他後來宣布:德肋撒的靈魂的確在天主聖神的輔導下。他也預示:聖女的苦難一時不會結束,天主用種種考驗煉淨德肋撒的心靈,同時用「心內的談話」堅強她的靈魂,使她輕視世物,一心歸向天主。

德肋撒神魂超拔的時候,身體常常提昇空中。「天主好像不但要把我靈魂提上去,也要把肉身一併提上去。」聖女神魂超拔時,看到天主的仁慈,天主的聖愛 多麼偉 大,世人為天主工作多麼幸福。這一切直覺性的認識,奇妙神秘,無法用言語描述。德肋撒渴望享受天國的永福。她說道:「過去我很怕死,從那時候起,一點也不 畏懼死亡,因為死亡是升天必經的階段。」

在那一段時期,德肋撒經歷了「刺心」的神景,她自述如下:「我看見一位天神站在我的旁邊,那是一位具有肉體形狀的天神,過去我在神視中很少看見。天 神的軀 體很小,但是非常美麗,面上好像發出火焰一樣。他手裏拿了一根長矛,矛尖有一些火;他把這支矛刺入我的心,刺透我的內臟,我的心內頓時充滿愛主的熱火。他 這樣一連刺了好幾次。刺的時候,我覺得很痛,不禁呻吟起來。可是痛苦中含有無比的甘飴,所以我樂於忍受這種痛苦。

德肋撒一面希望早日脫離塵世,與天主結合,同時為了愛天主的緣故,也希望在世界上多受些痛苦:「我覺得除了受苦以外,在世上沒有活下去的活下去的理 由。所 以我很虔誠地求天主賞賜我多受些苦。我常向天主這樣祈禱:主呀!或是讓我死,或是讓我多受苦,除了這兩件事外,我什麼也不向你求。」

為了紀念這項「刺心」的神恩,德肋撒在下一年(一五六零年)許願,在一切事上,願意按照最中悅天主聖意的方式去做。這種許願,在一般人的目光中,簡直是魯莽的舉動;因為履行這聖願,不是容易的事。事實上,德肋撒的確做到了,「選擇最中悅天主聖意的事去做。」

聖女德肋撒,在她的自傳中,描述這些神樂的經過情形,歷歷如繪,任何人讀了,都深切地感到聖女現身說法,書的都是親身經歷的事。她的文體,非常簡 單,措辭 非常謹慎,處處留意,避免誇大。在這本書裡,心靈最隱密的角落很清楚地顯露出來。許多很曲折的事,可以意會而不可以用言語表達的,都以最詳實的方式,描寫 得非常明晰。

我們必須知道:德肋撒不是一位有學問的人,她沒有受過高深的教育。寫這本書的時候,根本沒有參考書,也沒有寫作的經驗。她不過是將親身經歷的神景, 作忠實 的報導。她把一切都請聽告解司鐸裁斷,請教會當局裁斷。這本書,是聽告解司鐸命令她寫的;為了服從神長的命令,她不能不寫。有時她說:「為了寫書的緣故, 我連紡紗的時間都沒有了。」

德肋撒詳細告訴我們:祈禱的精神,祈禱的方式,祈禱的效果。

她寫書的那幾年,是她工作最忙的時期,全力從事改革加爾默羅會的時期。她寫的書籍中,「純全的道路」是一本輔導修女神修的書,「基礎」是一本鼓勵修女的書,「內心的堡壘」是供教會參考的書。

在生病的時候,在遭遇意外不幸的時候,德肋撒發揮卓越的忍耐和英勇。在一切打擊中,一切苦難中,她一心依靠天主。

公元十六世紀的西班牙,加爾默羅會會規很鬆弛,德肋撒認為必須予以徹底改革。這計劃得到聖伯多祿亞剛德拉、聖路易伯德郎、亞維拉主教的支持,同時獲 得加爾 默羅會省會長額我略神父的批准。當然,這樣大刀闊斧的改革,遭到一般人強烈的反對,原在意料之中。德肋撒改革修院的計劃一發表,當地貴族、官吏、人民都紛 紛反對。可是多明我會依巴納神父鼓勵德肋撒堅決中奮鬥下去。

聖女的胞姐吉瑪夫人,在亞維拉建造了一座修院。有一天,一道牆倒下來,吉瑪夫人的兒子在旁邊玩耍,當場被壓得像死人一般。人們把孩子抬到德肋撒那裏,德肋撒念經祈禱,過了幾分鍾,那孩子完全好了,一些傷也沒有。

羅馬教廷頒詔核准設立新制修院。公元一五六二年,德肋撒的侄女和其他三位初學修女,在新設立的若瑟修院,領受會衣。亞維拉的市政當局很震動,甚至計 劃撤銷 廢這修院。德肋撒在一連串的打擊中,把自己的修院托付給天主,一點也不慌張。過了一個時期,人們開始對新修院表示好意,反對的聲浪漸漸沉寂,德肋撒的改革 計劃也可以逐漸展開。

新修院的規律非常嚴厲:修女與外界隔絕,常守靜默,生活貧寒,穿的是布衣服,終年守小齋。最初,德肋撒規定每座修院的人數,不得超過十三人;後來在若干經費充裕的修院,修女可以增至二十一人。

公元一五六七年,加爾默羅會總會長若翰洛西神父到亞維拉視察,對德肋撒推行的改革會規運動非常滿意,賦與全權,准她在各地添設同一類型的修院。

德肋撒在若瑟修院住了五年,院裏共有十四位修女。她以身作則,給眾人樹立修德的模範。每年除了祈禱默想以外,紡織,打掃院舍,並做其他雜務。

公元一五六七年八月,德肋撒到米弟諾創建第二座修院。接著,又在瑪洛根、華洛德利、多列杜建造三座分院。在創建多列杜修院的時候,德肋撒手頭只有四 五塊銀 幣,可是她一點也不膽怯,說道:「我德肋撒算不了什麼,這一點銀錢也算不了什麼。可是天主,德肋撒和這幾塊錢在一起就可以做事了。」

米弟諾有二位加爾默羅修士,也想採取德肋撒擬定的改革方案。公元一五六八年,德肋撒就在杜羅洛建造了一座加爾默羅男修院。一年後,又在巴斯德諾建造 了第二 座加爾默羅男修院。這兩座修院的院規非常嚴格,修士度最克苦的生活。以後,若望修士就按照德肋撒的方案另創新的男修院。

有一座女修院是一個名叫洛易的親王捐款建造的。洛易去世,她的妻子想入修院,可是她提出條件,要求保持王妃的名銜,院規方面,有兔若干條可以免守。 德肋撒 認為這辦法破壞成例,將院舍交還給她,命令全院修士退出,遷往別處。公元一五七零年,德肋撒在沙肋門加又建造了一座修院。那修院的房屋過去是一間宿舍,非 常陳舊,牆壁搖搖欲墜。德肋撒和另一位修女去打掃,到了晚上,二人在地上鋪草,準備睡覺。那修女很膽怯,神經緊張。德肋撒問她有什麼事。那修女道:「假如 我現在死了,你不是同一具屍體睡在一起嗎?」德肋撒道:「不要多想,現在是睡覺的時候了。」

一五七零年七月,德肋撒在神視中目睹真福依納爵亞徐味杜和若干耶穌會士(德肋撒的親戚方濟各彼肋巴在內)在海上為主致命。德肋撒將她神視中所見的一切情形告知亞華肋神父。一個月後,亞徐味杜等遇難的消息抵達西班牙。亞華肋發覺和德肋撒的報告完全吻合。

那時候,教宗聖庇護五世派代表考察各地修院,研究改革方策。負責調查西班牙加爾默羅修院的,是有名的多明我會會士,伯多祿弗郎德。弗郎德到了亞維 拉,認為 當地「降生女修院」,需要改革,就召德肋撒來,負責執行,同時,任命她為這座修院的院長。德肋撒很捨不得離開原來的修院,可是為了服從起見,就到「降生修 院」 去。最初,修女們不大肯服從她的改革辦法。德肋撒對她們說:「耶穌派我到這裏來。我知道自己不能勝任,我是來給你們眾人服務。」德肋撒的聖德,博得眾修女 的欽佩和敬愛,使她的改革計劃順利推行。

德肋撒天性溫和,待人誠懇,判斷準確,辦事敏捷,所以很容易博取眾人的愛戴。詩人古拉喜說:「德肋撒又像一隻老鷹,又像一隻鴿子;她有老鷹那樣的剛強,有鴿子那樣的溫和。」

德肋撤去世前,改革的加爾默羅修院,達十七座之多。

公元一五八二年七月德肋撒在布各創建了最後一座修院,到亞伯去,半路上病重,到了亞伯,體力衰弱,已不能起身。她對真女亞納說:「我去世的時候已經 到 了。」她領了終傅聖事。神父捧聖體到病室,德肋撒勉強在床上坐起來,歡呼道「吾主,現在是我們會面的時候了。」德肋撒於公元一五八二年十月四日安逝主懷。 第二天,額我略曆正式採用,一切日期都延後十天。聖女去世的日子,依新曆推算,應為十月十五日。

德肋撒於公元一六二二年榮列聖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