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第482期 電子報  主曆2013年10月31日

下載本期電子報Word檔


課程公告

《路加福音》聖經講座/ 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11月05日(週二晚上7:30~9:00)

地點:思高讀經推廣中心(台北市昆明街96巷8號3樓)

費用:自由奉獻

電話:2370-8790

思高中心公告

《聖地朝聖團》欲知最新訊息及報名須知、朝聖分享等,請瀏覽中文聖地網站 http://holyland.ccreadbible.org/


常年期第三一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稅吏匝凱

【福音:路十九1-10】

1   耶穌進了耶里哥,正經過的時候,2有一個人,名叫匝凱,他原是稅吏長,是個富有的人。他想要看看耶穌是什麼人;但由於人多,不能看見,因為他身材短小。4於是他往前奔跑,攀上了一棵野桑樹,要看看耶穌,因為耶穌就要從那裏經過。5   耶穌來到那地方,抬頭一看,對他說:「匝凱,你快下來!因為我今天必須住在你家中。」6他便趕快下來,喜悅地款留耶穌。7   眾人見了,都竊竊私議說:「他竟到有罪的人那裏投宿。」8   匝凱站起來對主說:「主,你看,我把我一半的財物施捨給窮人;我如果欺騙過誰,我就以四倍賠償。」9   耶穌對他說:「今天救恩臨到了這一家,因為他也是亞巴郎之子。10因為人子來,是為尋找及拯救迷失了的人。」

【經文脈絡】

從常年期第十三主日開始,主日彌撒的福音都是選自路加福音的「旅程報導」(路九51-十九28)。這個主日福音的內容是耶穌由加里肋亞前往耶路撒冷路途中的最後一個故事,敘述耶穌來到耶里哥,在城中和一個名叫匝凱的稅吏長相遇的經過。

耶里哥

「耶里哥」位於約旦河下游,死海以北約十公里處,距離海平面以下260公尺。由於這個區域水源豐富,是猶太曠野地區最適合人居住之地,這個城市從一萬年前就有人居住,直到現在未曾中斷。因此耶里哥是全世界最低、可能也是最古老的城市。在耶穌時代,耶里哥城的地位十分重要,是虔誠的猶太人由加里肋亞前往耶路撒冷必經之地。耶穌進入這座城市之前,先治好了一個乞討的瞎子(路十八35-43),接著在城中和匝凱相遇。

稅吏長匝凱

福音對這個故事的主人翁介紹的頗為詳盡。這人名叫「匝凱」,這是一個猶太名字,從語源學來看,具有「潔淨者或無罪者」的意思。他不僅是稅吏,更是一個稅吏長,顯然他的職業成就很高,帶給他不少財富,使他成為富有的人。

渴望認識耶穌

匝凱一定聽過有關耶穌的事蹟,但並不認識祂,因此「想要看看耶穌是什麼人」。路加這樣的描寫顯示了人的基本特質:「尋找」以滿足「內在渴望」。他的渴望和黑落德王的好奇心不同(參閱:路二三8),為了實現願望,他必須克服先天的限制(身材短小)和外在的阻撓(人多擁擠),不顧自己顏面地爬到野無花果樹上(福音經文的「野桑樹」是錯譯)。

超出預期的回報

匝凱想看看耶穌,為了突破人群阻擋,不得不爬上枝葉茂密的樹上;然而在人群簇擁推擠之下行走的耶穌,卻一眼就看見了他,並按著匝凱的名字呼叫他,要他快從樹上下來。耶穌顯出超越人性的洞察力,具有知曉一切的知識。匝凱費心「尋找」所得到的回報,遠遠超出預期,他不僅看見耶穌,耶穌甚至開口向他說話:「我今天必須住在你家中。」耶穌曾說:「你們找,必要找著」(路十一9),這句話在匝凱身上得到應驗。

救恩

耶穌話中的「今天」、「必須」等詞,都是聖經中談論天主救援的特殊用語,主耶穌中斷自己的旅程,為了「留在」(住在)匝凱家中「作客」。匝凱立刻回應耶穌的要求,由樹上下來,喜悅地打開家門款待耶穌。匝凱的喜悅反映出路加福音一貫的獨特信念:天主臨在的場合,人心必然歡喜雀躍。

挑戰與考驗

匝凱幸運的經歷卻激怒了另一群人,他們竊竊私議說:「他(耶穌)竟到有罪的人那裏投宿。」這些人一方面因為匝凱的身份職業斷定他是公開的罪人,另一方面批評耶穌和這種人接近往來的態度,使祂也成為有罪的。這些人正是「法利塞人和稅吏比喻」中所提到的「自以為義」的人(參閱:路十八9),他們對匝凱與耶穌的批評,大概反映了初期教會基督徒常常經驗到的猶太人的攻擊,而匝凱的行動教導基督徒,面對困難與考驗時應該堅持的態度。

相遇的結果:悔改

在眾人竊竊私議的情況中,匝凱站起來對耶穌說:「主,你看,我把我一半的財物施捨給窮人;我如果欺騙過誰,我就以四倍賠償。」匝凱從一個常常利用職務收斂不當財富的人,轉變為關心窮人慷慨施捨的人,這種全新的倫理抉擇顯示他徹底的悔改。這是和耶穌相遇的結果。

救恩隨著耶穌來臨

面對匝凱的悔改宣告,耶穌回應說:「今天救恩來到了這一家。」這句話和前面耶穌對樹上的匝凱所說的話類似,耶穌的臨在就是救援的開始。「今天」開始的救恩使匝凱重新發現存在的意義,幫助他相信耶穌、恩待近人。

亞巴郎的子孫

耶穌說明匝凱得到救恩的理由:「因為他也是亞巴郎的子孫。」匝凱是猶太人,就血緣來說,他本是亞巴郎的子孫,但就其生活方式而言,他屬於「以色列迷失的羊」。耶穌來到世上的目的是「為尋找及拯救迷失了的人」,使他們能實現和猶太身份緊密相連的權利與義務。這正是發生在匝凱身上的事,他結出了「與悔改相稱的果實」(參閱:路三8)。

【綜合反省】

路加藉著這個故事向讀者們講述耶穌的生命「道路」,祂來是為了召喚罪人悔改。今日的讀者應該非常容易在匝凱身上看見自己,並且體認到應該效法他,為了看見耶穌,而盡一切努力克服任何阻擾或困難,不可對耶穌的邀請聽而不聞。

匝凱並非因為先悔改,而得到耶穌的喜愛;而是先經驗到耶穌主動顯示的慈愛,被感動而悔改。因此我們即使因為自認是罪人而感到不配,仍要盡情款待耶穌,好使自己被感動而走上悔改之路。如此我們也會聽到耶穌對我們說:「今天救恩到了這一家。」

top


獨白 第三章 死亡、審判與地獄_31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文:摘錄自聖文德《獨白》

譯:韓山城

三章  如何將靜觀的視線投射於下界的一切,以能徹悟死亡的無可倖免、審判的嚴明與可怕及地獄永罰的忍無可忍

3 人:額我略在其「倫理」一書中說:「靈魂啊,只顧肉體者其所以貪愛暫世事物的理由,是他們全未思索肉體的生命如何曇花一現。假使他理會到生命消逝得何其迅速,便不致貪戀一瞬即逝的幸福。」又說:我的生命猶如航海者,我或睡或醒,不斷向死亡前進。」奧斯定說:「今世的生命啊,你欺騙了多少人!你逝去後等於烏有;你還存在時等於陰影;你榮耀時等於煙霧;對愚蠢者你是甘甜的,對智慧者你是酸苦的;喜愛你者不認識你,逃避你者才了解你;你為愚弄某些人,便說你是長遠的,你為使另一些人絕望,你便聲言你是短促的。」奧斯定在另一書中又說:「我們要不斷以默想操練我們的心神,並深思我們的不幸。我們於痛苦中進入生命,勞碌中度過這生命,並在恐懼中離棄這生命。」伯爾納多說:「我們居住在死影的地帶中者,我們生活在病痛、衝突及誘惑中者,如果深加考慮,則可發現我們生活於三種不幸中,即易於受愚、弱於抵抗並難於行善。」

4 靈魂:我看,如果我們不加緊積德立功,取得長生,則此世生活等於無用。因為雖然有人獲得了善生之恩,卻沒有人取得長生不死之恩。伯爾納多說:「人如良心純潔,一無所懼地等待死亡,並熱心地接受死亡,則此人的生命才真正安全。」

人:靈魂啊,你如真信你剛才說的話,我便要勸告你:「利用此世的生命取得長存不滅的生命;在你活於肉體內時,死於世俗,俾得在肉體死去後,開始活於天主。」這是伯爾納多的良言。只有在此生努力行善並妥作準備者,始能興高采烈地歡迎死亡的來臨。同時,依照塞乃加的思想,愚者亦即犯罪作惡者,在死時開始死亡,而智者亦即有聖德者,則以死亡戰勝死亡。

靈魂:我已看出,善人的死亡何其有福,而惡人的死亡則何其可悲與不幸。

人:伯爾納多說:「義人的死,由於是一種休息,所以是美好的;由於是新生命的開端,所以是尤其美好的;由於是安全的,所以是極其美好的。反之,罪人的死則是最壞的;由於他們的死,使他們喪失所有財物,因而是壞的;由於它又逼使他們脫離肉體,因而是更壞的;尤其壞的是使他們遭到蟲咬及火燒兩種酷刑;但最壞的是使他們永不得享見天主。」

(未完待續)

top


五年小回顧

 

                                                     依撒伯爾

筆者在七月聆聽了一場台北愛樂室內合唱團在巴黎的第一場演唱會,全場演唱會中沒有任何樂器伴奏,充分發揮人聲的可能性,美不勝收!啊!人的聲音可以這樣,哪裡需要樂器的伴奏?!人聲真的是最美的樂器,而這場無可挑剔的演唱也解了筆者的音樂鄉愁。若筆者沒記錯,只有兩首歌在唱之前,以標準音笛給一個標準音A。

藝術再精湛的個人或團體,不管是絕對音感或相對音感,仍脫離不了一個標準音:A(La),震動頻率440,是音列中最穩定的音。樂團調音以A為準,然後,各樂器再依此標準調音。當音調準了,不管多少聲部,演唱演奏必和諧悅耳。

然而,誰都知道,這不是一夕可達到,不可能沒有相當基礎,就可以唱出、奏出複雜的音程。

為信仰耶穌基督的人,信德與聆聽聖言、實行所聽到的聖言是緊密相連的。

聖言為我們就如同A那個標準音,我們的思言行為要根據聖言來調整。但如果不建立那個標準,跟著標準來調整自己的心思意念,我們的信仰是有問題的。默想聖言的方法有很多,為的是內化聖言,為了確切地活出福音價值,以言行宣講。即使非基督徒也能察覺出一個基督徒的真偽。一個技藝精湛的藝術團體,會讓人激賞,讓人從他們的藝術中得到益處,但不能因掌聲而沖昏頭,失去他們提升的動力。

《聖神開啟我,以樸實但有活力的聖言誦禱來作為每日讀經默想的方法,這是一大恩寵!每天,固定的時刻,一定的時間長度,讀一個段落,重複讀這段落,不做選擇地、忠實地以聆聽天主的話的態度來讀,唸出來與不唸出來差很多!聖言誦禱是從聖言中汲取營養,給什麼吃什麼,甚至有責難而令人難吞嚥的句子。可是真的益處多多。雖然我只是誦唸,沒有奇特的感動,情緒、甚至有些段落讓我懷疑,「真的嗎?」有的段落,我以為會很有感觸,但都不是我所想的那回事。甚至來不及進入更深的層次~默想祈禱,單單是吃聖言。而很奇怪地,在日常生活中,我察覺到自己面對一些事或人的態度變了。》(Lectio Divina進行式(下))

最近對自己的聖言誦禱經驗作了個回顧,接受以聖言誦禱作為默想聖言之恩至今已五年多了!其間,意識到不少自己對聖言訊息的選擇性、多少不合福音的價值觀,面對枯澀時的態度,這些都是作為基督跟隨者要修正調整的。天主是信實的,極有忍耐的,當有那麼一段全神貫注的時刻,祂便開啟愚矇,筆者大受鼓勵:在實際生活中,能面對不那麼多采多姿的一天,能接受別人的責難,忍受被誤解,並在時機恰當時看到誤解自然化解。……這是果實!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有一份關於聖言誦禱的演講資料:傾心靜聽PDF檔(位於思高讀經推廣中心網頁內聖經專欄特殊專題資料夾中),是澳洲籍熙篤會士麥可神父(Fr. Michael Casey)到台灣舉辦Lectio Divina講習會的演講內容,由聖本篤修女會的梁伯納瑪修女翻譯。以下是章節摘要與連結,提供給讀者參考。

一、Lectio Divina 與一般讀經或看聖書的不同

二、神學觀點

三、為什麼天主似是靜默?(Why God Seems Silent?)

四、內心的雜音(Inner Noise)

五、聖經的四種意義(Four Senses)

六、傳統修道祈禱的四步驟

七、團體的Lectio Divina 八、個人的Lectio Divina 結語

附錄、划到深處--在心靈的深處找到平安(by Fr. M. Basil Pennington, OCSO)

 top


思高中心 新電子報發信系統 啟用通知

主內的弟兄姊妹大家好!

思高中心感謝您一直以來的支持!我們最近把電子報訂閱群眾的電子郵件地址,轉換到新的電子報發信平台囉!所以本次的電子報就是由新系統所發送給您的。以後,您只要按幾個按鈕,就可以輕鬆地完成「電子報訂閱/修改訂閱資料」的手續了。

由於甫上新系統,所以如果出現一些小問題,還請大家多多包含。也請大家幫忙,如果有重複收到信件、電子報內容無法閱讀等等的問題出現,麻煩通知思高中心。

請大家繼續用您的訂閱來支持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並多多推薦給您的親朋好友們!謝謝。


11月04日 嘉祿‧鮑榮茂主教(St. Charles Borromeo)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米蘭樞機主教,公元一五八四年

公元十六世紀,聖教多難。教會的中流砥柱,改革運動的中心份子共有四位:教宗聖庇護五世、聖斐理伯內利、聖依納爵和今天瞻禮紀念的聖嘉祿。

聖嘉祿出身義國米蘭貴族,生於公元一五三八年十月二日。父親是包絡米伯爵,母親系出名門,是教宗庇護四世的姊姊。嘉祿弟兄姊妹六人,自幼熱心敬主。 年十二 歲,行剪髮禮,在米蘭學習拉丁文。畢業後,入巴維亞大學。在學校裏,已有超凡的聖德,同學奉為模範。二十二歲那一年,考取博士學位。

公元一五五九年,教宗保祿四世駕崩。嘉祿的母舅,梅田西樞機當選繼任,即庇護四世。

嘉祿聖德卓著,陞任樞機,兼米蘭教務管理員。不久,朝廷任命他為波倫日、羅麥雅特使、葡萄牙、瑞士、荷蘭「保佐人」,方濟各會、加爾默羅會、及其他若干修會「保佐人」。嘉祿雖然身兼數職,處理公務,頭頭是道。他在百忙中,還抽出時間,從事音樂和體育。

嘉祿是一位博學多才的知識分子,熱心提倡學術研究,在梵諦岡創設了學術研究協會,延聘專家作學術演講,擔任專門研究工作。

嘉祿在教會擁有崇高的地位和權力,可是他非常謙遜,常常擔憂自己的地位太高,自己的權力太大,惴惴不安。他渴望早日掛冠求去,入隱院修道。有一次, 巴格德 主教可敬的巴爾多祿茂到羅馬,嘉祿就將自己的心事告訴巴爾多祿茂:「你知道我的環境,我希望把這些公職卸去,入修院隱修,與天主日日晤談,外界的關係,一 概斷絶。」巴爾多祿茂就勸他不必擔憂,天主賞賜他這個尊貴的地位和權力,是叫他充分利用,為聖教會服務,所以他必須努力工作,幫助聖教會,傳揚福音,榮主 救靈。

教宗庇護四世就任後不久,決定重開脫利騰大公會議(按該會議於公元一五五二年起休會)。負責執行這項偉大任務的,是聖嘉祿。公元一五六二年,脫利騰 會議復 會。這次會議(脫利騰會議的第三部分),歷時兩年,召開大小會議多次,討論各項有關教理和教會紀律的重要議案。會場最活躍的人物是聖嘉祿。歷史性的脫利騰 大公會議,獲致如此美滿的成績,聖嘉祿是第一位功臣。

脫利騰會議進行中,嘉祿的父親包絡米伯爵逝世,爵位按律應由嘉祿繼承。嘉祿一心獻身事主,視富貴如敝屣,就將伯爵的名銜讓給叔父儒呂。

公元一五六三年,嘉祿領受了鐸品神職。二個月後,祝聖為主教。可是他教廷的公務太忙,一時來不及上任,赴米蘭治理教區。教會根據脫利騰大會會議的決議,編製要理書,修訂禮儀,和聖教音樂,這任務又落在嘉祿的肩上。

那時候,米蘭教務,由副主教代理。這位副主教忠實執行大公會議的改革方案,由一批耶穌會士協助辦理。聖嘉祿獲得教廷批准,忙中偷閒,赴米蘭召開教務會議,視察本區教務。臨行時,教宗授予 義大利全境特別欽使的榮銜。

他到了米蘭,備受信友的熱烈歡迎。第一天在主教大堂講道,主題是聖經上耶穌說的:「我渴望而又渴望,同你們吃這一次逾越節羔羊。」

米蘭教務會議按照脫利騰大公會議的決議,擬訂神職人員的訓練方案,對於彌撒聖祭、施行聖事、主日講解要理及其他重要問題,擬訂了周密賢明的執行細則。

嘉祿以特別欽使的身份,赴多斯卡尼處理會務期內,奉召返羅馬。教宗庇護四世病篤,嘉祿和聖斐理伯內利隨侍左右,為教宗送終。新教宗聖庇護五世登極, 挽留嘉祿繼續在教廷供職。嘉祿因米蘭教務,亟待本人親自治理,不容久離任所,婉言拒絶。教宗無奈, 准他離京,臨行時賜予特別祝福。

公元一五六六年四月,嘉祿到米蘭,致力整頓教區紀律。他自己以身作則,操務苦行,生活儉樸,主教府收入,全部撥充慈善事業。有一次,人們見他的被縟太薄,特給他添置一條厚被。嘉祿道:「不必買,假如天氣寒冷,上了床,身體自然會暖和起來。」

亞斯底主教隨聖嘉祿視察教區。他在嘉祿參加的殯禮中,發表誄詞道:「我隨嘉祿主教視察教區,天氣非常寒冷,他深夜還在臥室讀書,身上只穿一件單薄的 長衣。 我問他要不要加穿一件衣服。他答道:我沒有別的衣服,白天我穿主教的禮服,夜間穿便服。我只有這一件便服,夏天和冬天都是一樣。」

嘉祿把主教府的銀器賣掉,所得的錢,全部捐給貧苦的教友。除了慈善事業外,嘉祿復撥巨款資助學校。杜愛英國學院,大部分基金,由嘉祿捐助。所以亞倫樞機稱他為「杜愛英國學院的創辦人。」

嘉祿為本區神職人員組織退省神工。他自己每年參加避靜二次。每天早晨,奉獻彌撒聖祭前,行告解一次。

嘉祿對教會所訂的禮儀非常注意。無論他有什麼急事,或是遇到冗長的禮儀,總是用心地誦唸經文,絶不草率。

嘉祿愛主的熱忱,鼓舞着眾人修德行善。嘉祿的善表,是他整頓教區紀律最有效的武器。他召集教務會議多次,擬訂改革紀律的詳細方案。嘉祿推行改革運動時,恩威兼施。

嘉祿的口才並不很好,他的講道,完全靠個人的努力,才能獲致成功。他的知友亞基利說:「嘉祿沒有天生的口才,說話的聲音又很低,可是他一上講壇,字字打入聽眾的心坎,這一點的確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嘉祿對兒童的要理,非常注意。除了督促本堂司鐸每主日講道以外,他又創設了教理研究會。研究會擁有七百四十所教理學校,三千名要理講解員,四萬名學生。聖嘉祿可以說是「主日學校」的鼻祖。他創辦的公教主日學校,比誓反教的主日學校早二百年。

嘉祿的傳教工作,獲得巴爾納伯會的協助頗多。公元一五七八年,他創立了「聖盎博羅削會」,會士都是不加入任何修會的司鐸,志願為主教服務,矢發服從主教的聖願。會士們協助嘉祿辦理許多傳教事業。

嘉祿大刀闊斧的改革,遭到當地權貴的反對,自在情理之中。關於教會和地方行政機關的權限問題,雙方相持不下,請求教宗和國王裁斷,結果嘉祿獲得勝利。

有一次,嘉祿視察教區,市政參議員乘機掀風作浪,妄稱嘉祿無權視察,要求教宗將他撤職。可是國王也支持嘉祿,命令總督尊重主教的教務視察權,市政機關不應妄加干涉。

若干反對嘉祿的人,計劃陰謀暗殺聖人。兇手埋伏主教小堂門口,嘉祿跪在祭台前念晚禱經,兇手開槍射擊,嘉祿僅受微傷,安然脫險。

米蘭農田歉收,糧荒嚴重。嘉祿募集穀麥,賑濟災民,主教府每天供給三千災民的口糧。

嘉祿致力訓練神職人員,創設修院三座;十八年內召集教務會議十六次。

公元一五七五年,嘉祿為得聖年大赦前赴羅馬。下一年,米蘭舉辦聖年大赦,教友湧集,盛況空前。

米蘭大疫期內,總督和縉紳離城逃避,嘉祿不顧生命危險,留居城內,主持救濟工作。主教府神職人員不夠分配,嘉祿就向各修院呼籲,請他們協助,修士紛 紛響應 主教的號召,全體動員,參加看護病人的工作。這一次米蘭疫病的嚴重,空前未有,喪命者不計其數,商業停頓,糧食缺乏。嘉祿每日須籌募糧食銀錢,供應數千人 的膳食,煞費苦心。主教府的財產全部變賣後,嘉祿還欠了許多的債,他甚至將宗教遊行所用的帳篷都全部拆下來,裁製衣服,發給災民使用。

嘉祿建造了許多臨時病院,在街道上搭蓋臨時祭台,病人可以在自己的窗口望彌撒。嘉祿復將教友們組織起來,協助神職人員,看護病人。他自己每天親往城 內各區 照顧病人,給他們準備善終。米蘭大疫,於一五七六年爆發,兩年後(一五七八年),方才終止。嘉祿在這二年內,獻身為病人服務,日以繼夜,心力交瘁,個人生 命安全,早已置之度外。

公元一五八零年,十二位英國青年,由羅馬往英國傳教,道經米蘭,嘉祿熱烈招待他們,其中一位在米蘭講道,那就是十八個月後,在英國為主致命的真福雷夫沙文。

嘉祿與聖類思公撒格相遇,是公元一五八零年的事。那時候,聖類思還只有十二歲,初領聖體時,送聖體給他的,是聖嘉祿。

嘉祿公務繁劇,睡眠不足,身體一天比一天衰弱。教宗額我略十三世禁止他在封齋期內,守齋太過分。

公元一五八三年,嘉祿以教廷特派視察員的身份,巡視瑞士。他全力勸化誓反教徒歸正。有一天,遇到一個不識字的牧童,費了很長的時間,教他念天主經、聖母經,待他念會了,方才走開。

沙華公爵身患重病,群醫束手無策,家人給他準備後事。嘉祿聞訊,親往探視,到了病室,公爵歡呼道:「我決不會死,我—定會好的。」第二天,嘉祿送聖體給他領,並為他祈禱,公爵的病,立刻好了。

公元一五八四年,嘉祿的身體,比以前更衰弱。十月裡,到華拉流山作了一年一度的退省神工。是月廿四日起,病勢惡化。廿九日赴米蘭,諸聖瞻禮日,在故鄉亞隆伯作了最後一次彌撒,追思已亡瞻禮在米蘭領受最後聖事。十一月四日子時,安逝主懷。享年僅四十六歲。

嘉祿於公元一六一零年由教宗保祿五世列入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