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1926-1930年是雷永明居住在羅馬正式於安多尼大學攻讀神學的時期,也許可以說是影響他一生決定的關鍵時期。

1928年,適值方濟會士孟高維諾(B. Giovanni da Monte Corvino, 1246-1328)逝世六百周年,他是中國第一位傳教士,也是中國天主教會的創立人,對方濟會而言,自然意義非凡,雷永明 躬逢其盛,參與了這場紀念大會。教宗碧約十一世向總會長格龍柏神父致一封書信,無論是在大會上還是在會外,這封信熱烈地被大家討論。而教宗也接見中國傳教士明德正神父,可見教宗對中國的教傳事業相當關切。在紀念孟高維諾的大會上,令雷永明印象深刻的就是明德正神父的演講,他推崇孟高維諾,甚至和聖保祿宗徒並論,也提及到孟高維諾把聖詠集和福音譯成中文(也許是蒙古文)的工作。由於年代久遠,不斷地改朝換代之下,孟高維諾的譯本,在中國早已完全散佚。明德正的演說被雷永明認為是「投入炸藥堆中的一根火柴。」

前述提及到,在小德蘭的感召下,雷永明矢志成為傳教士。但要到哪個地區傳教?可以說在紀念孟高維諾的大會上,雷永明似乎對中國充滿了熱火。

1929年,中國會士高思謙神父來到安多尼大學讀書,雷永明很快便和他結交為友。他從高思謙哪兒得知,聖經在中國的天主教會還付之闕如,新教卻已經有自己的譯本(1919年,和合本發行),並且有好多種版本,其中有些是用中國廣大地區的主要方言而譯成的。當時中國的天主教會只有新約譯本,而在1924年間,教會在上海召開全中國的公會議,該會期盼任命專家組織委員會,負責翻譯天主教中文聖經。時隔五年,似乎沒有任何動靜。於是雷永明做了一項攸關一生的決定:

「我要去中國,在那裡為中國人翻譯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