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19314月,中國湖南省衡陽教區的監牧柏長青主教來信向總會長要求一位學德兼備的青年神父,到他的教區出任小修道院院長一職,柏主教點名要雷永明,出於傳教的需要,長上答允派遣。又因時間的急迫,雷永明神父竟未能回家拜別,只能跟在羅馬的兩位入修會的妹妹(雷神父的三妹、四妹皆入瑪利亞方濟各傳教女修會)道別,且於5月底離開義大利遠赴中國;如此,中斷了聖經學科的學習。

 旅程的途中在埃及塞得港停泊,雷永明就到當地聖經公會書店,購買中文基督教聖經,他始終未曾片刻忘懷翻譯聖經的初衷。73日,抵達上海,雷永明利用僅有幾天的時間,到土山灣書店,購買了一些有用的書籍,其中有威格爾神父的著作,他是一名漢學家;舉凡涉及中國宗教、哲學、歷史方面的著作,雷神父都不會錯過。行程的最後經漢口、長沙才達目的地。晉鐸第一週年的紀念日便是在衡陽黃沙灣小修院中度過的。

甫抵衡陽便立即學習中文,同時也自修聖經學科。每天五個小時學習中文,三個小時攻讀聖經學識,其他的時間用來神修。

過了半年多左右,雷永明神父已經會操了一口不錯的湖南國語,且開始舉行彌撒聆聽告解,並擔任小修院的院長。任院長一職的他,除了指導和管理修生、授課之外,依舊維持上述的進度學習語文及聖經的進修,倘使找不出時間只好犧牲睡眠。而首次以中文給修女們講避靜是1933年之初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