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825聖路易(St. Louis of France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主曆一二七零年

聖路易是法國的國王,主曆一二一四年四月廿五日出生。父親路易八世,祖父斐理伯二世。斐理伯二世駕崩,路易八世登基,那時候,聖路易還只有八歲。聖路易的母親白蘭士,是一位最賢良的慈母;聖路易能修務傑出的聖德,一部分應歸功於白蘭士的教導有方。路易幼年時,白蘭士常對他說:「我全心愛你,可是我寧願看見你死,不願意看見你犯一個大罪。」

有一次,路易對他的大臣常維道:「你知道天主是什麽?」常維道:「天主是無限美好的真主。」路易道:「很好。現在我再問你一件事,你是願意生麻瘋病,還是願意犯一個大罪?」常維是一個很老實的人,他不肯說謊話,他答道: 「我情願犯三十個大罪,不願生麻瘋病。」路易默然不語,過了一會兒,他很誠懇地開導常維,使他認識大罪的可惡、可怖,勸他不惜任何犧牲,決不可犯大罪。這一段軼事,常維後來親筆記在他的書裡。

主曆一二二六年十一月七日,路易八世駕崩。聖路易登基,他還只有九歲,由母親白蘭士攝政。法國政局不安,野心的貴族,圖謀反抗王室,幸賴白蘭士調度有方,方能轉危爲安。

路易勤政親民,熱心愛護教會,對神職人員懷有莫大的尊敬。他愛好與神職人員會晤(他一度召聖多瑪斯入宮,談論神修問題)。路易嚴禁一切宴會參雜違反道德的節目。常維道:「我追随國王(指路易)二十二年,從來沒有一次聽到他指著天主、聖母或任何聖人發誓(一位多明我會會士道:「我從來沒有見過國王說任何人的壞話。」)。

路易十九歲那一年,娶伯倫日伯爵的女兒瑪加利大爲妻,婚後的生活很和諧,路易共有十一個子女(五個兒子,六個女兒)。路易的後裔,統治法國,直至一七九三年一月廿一日法國革命,皇室推翻的那一天。

主曆一二三五年,路易達法定年齡,正式處理國事。但是他非常孝愛母親,遇有重大的國事,常向母后請示。

主曆一二三九年,君士坦丁堡拉丁皇帝包文二世,爲了酬謝路易慷慨援助巴勒斯坦,和近東其它地區的基督徒,將耶稣的茨冠送給路易。路易特派二位多明我會會士,將這個稀世的貴重禮物迎回法國,他親率全體大臣到森斯,迎接茨冠到巴黎,特建聖堂一所,將茨冠供列在内。

路易將華佛王宮送給加多森會會士建造院舍,他也幫助母后白蘭士建造了瑪波松女修院。

路易處理國政,一秉至公。法國人的心目中,路易是公正的典型代表,所以他們受到冤屈或不公平時,要求當局主持公道,常說:「請按照聖路易王朝的公正精神,處理此事。」

路易整頓社會道德紀律,不遺餘力:頒布法令,嚴禁重利盤剝,褻瀆天主的聖名。他保護弱小的貧民,嚴懲蠻橫無理、魚肉人民的貴族。有一次,三個兒童到樹林裡打獵,這個樹林是某貴族的私人産業,那貴族竟將三個孩童吊死。路易得訊大怒,他怕貴族法庭偏護犯人,審判不公正,特將這案件發交普通法庭審理,結果那貴族判處死刑。路易後來赦免了貴族的死刑,罰他捐出一筆鉅款,補助慈善機關的經費。

路易嚴禁貴族交戰争奪地盤。他非常重信義,一諾千金,别國的國君很欽佩他這種公正的精神,遇有爭論,請他仲裁。

主曆一二四四年,路易患重病,病癒後,決定率軍隊參加十字軍戰役,但是基於種種原因,準備工作未能迅速完成。三年半後,東征的計劃方能執行。主曆一二四八年,路易揚帆向塞浦路斯島進發,與英國軍隊會師,第一個軍事目標是埃及,十字軍很容易地佔領了尼羅河三角洲的大米西。路易入城時,一點也沒有勝利者的驕傲姿態,他十足發揮基督徒的謙遜精神,赤足步行,前面是教宗的御使,後面是大臣和將軍。路易嚴禁軍隊騷擾居民,違反軍紀者嚴懲不貸,並下令不準殺害異教徒。

尼羅河水高潮漲,埃及夏季天氣炎熱,路易的軍隊無法前進。過了六個月,他們才能和敵軍交戰,兵士不服水土,患病很多,損失慘重。戰事一再失利,路易被敵軍俘虜。

路易在被俘期内,每天和兩位隨軍司鐸念日課,態度鎮靜,恍如舊日在王宮一樣。看守他的兵士有時對他無理侮辱,他應付的態度完全與國君的地位相稱。敵軍要求他交出叙利亞的堡屋,他堅決拒絕。敵人以苦刑威脅他,路易答道:「你們只能控制我的身體,不能控制我的靈魂、我的意志。」敵人要求路易付出鉅額金幣,和割讓大米太城,作爲贖金。路易昂然道:「我身爲一國之君,豈可以金錢作價回贖。」過了一個時期,路易獲釋,恢復自由,率領殘軍赴巴勒斯坦,朝聖聖地,安撫教徒,鞏固拉丁王國的軍事設備。

主曆一二五四年,路易在巴勒斯坦接獲慈母去世的凶訊,回國奔喪。他繼續在衣服上佩帶十字軍的圖徽,表示他準備捲土重來,收復聖地。但是他離了東方以後,形勢一天比一天惡化。主曆一二六三年至一二六八年間,納匝肋(Nazareth、凱撒勒雅(Caesarea、約培(Jaffa和安提約基雅(Antioch相繼陷落。

主曆一二五七年,巴黎一位著名學者沙朋神父,創建了一所神學研究院;這所神學研究院後來成爲法國最高學府「沙朋大學」。沙朋和聖王路易很是莫逆,路易對沙朋的建校計劃全力支持。

路易在巴黎創設了「三百人醫院」,收容貧苦的盲人(這所醫院原定收容三百名病人,所以取名「三百人醫院」)。路易也致力舉辦各種慈善事業,救濟貧民。他每天吃飯時,和十三個貧人同席;此外,國王每天在宮外招待大批貧人用餐。在封齋期内和將臨期内,國王無限制供應飯餐,招待貧人,他時常親自伺候用餐的貧人。路易將隱貧和家境異常貧寒的人,編了一張名單,按期接濟。

路易將王家法院改組,審判以證據爲根據,並按法定的訴訟程序進行。

一個猶太人領洗入教,路易擔任代父。他深感勸化異教徒,是一件非常迫切的任務,對北非愛米的大使道:「假如你們的主人肯領洗加入聖教,我寧願終身喪失自由,做一個戰俘。」主曆一二六七年,路易宣布組織一個新的十字軍,恢復聖地。大部分人關懷國王的健康,覺得這次遠征是相當不智的。主曆一二七零年七月一日,路易的軍隊揚帆出發,在突尼斯登陸,不久,路易和他們長子斐理伯都染上斑疹傷寒,病勢日趨沉重,八月廿四日,他領了終傅聖事,召希臘大使到病榻前,力促希臘教徒與羅馬教會復合。八月廿五日上午九時起,他舌頭僵硬,不能言語。過了二小時,他又能說話,舉目向天,朗誦聖詠:「主,我將進入你的屋舍;我將在你聖殿裡,朝拜你;我將顯揚你的聖名。」下午三時,他又啓唇道:「我將我的靈魂托付你手。」言畢,瞑目安逝,遺骸迎回法國。

路易於主曆一二九七年榮列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