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9月9日 聖伯多祿格肋凡(St. Peter Claver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聖伯多祿格肋凡是西班牙人。主曆一五八一年生於萬杜城,巴塞隆那大學畢業,領受四品神職後,入耶穌會修道。

伯多祿在耶穌會帕馬學院讀書時,聖亞豐索羅德烈也在院內工作,聖亞豐索對這位青年修士循循善誘,勸他往新大陸傳教。

伯多祿向修會神長請示,神長囑他稍待。主曆一六一零年四月,修會當局派伯多祿往加太奇那(今哥倫比亞境內)。他在美洲讀完了神學,主曆一六一五年晉陞鐸品。

那時候,若干人購買黑人為奴,在礦山做工。教宗保祿三世和各區主教大聲疾呼,嚴厲指責是項罪行。當地教會全力照顧黑人,設法減輕他們的痛苦。

在美洲主持救濟黑人事業的,是耶穌會神父商多華。商神父擔任這工作,已有四十年的歷史。伯多祿奉派協助商神父,他說道:「今後,我永遠為黑人服務。」

伯多祿辦事能力很強,而且有組織的天才。每次裝運黑人的船一到,他連忙到碼頭上去。這些黑人情形很可憐,在船上沒有人照顧,上岸時一部分已身患重病。伯多祿帶了藥品、食物、麵包、白蘭地、檸檬、煙草...分給黑人。遇到臨終的黑人,或初生的嬰兒,就給他們付洗;患病的人,伯多祿予以醫藥照顧。

為了向黑人講解要理,伯多祿有七個譯員,每一個譯員,通曉四種非洲方言。他也分送聖像給眾人,指給他們看被釘苦架的吾主耶穌,告訴他們:被救贖的人類,一律平等,天主愛世界上每一個人;越是受苦的人,天主越是愛。每人都學習劃十字聖號,念如下的經文:「耶穌基督,天主的聖子,祢是我的父親,我的母親,我的一切。我非常愛祢,我很後悔過去犯罪冒犯了祢。我非常、非常愛祢!」

根據一般人的統計,伯多祿在四十年內,給三十萬黑人付洗。一年內,聽告解五千次。

當黑人送往礦山工作時,伯多祿只能和他們揮淚道別,叮嚀他們堅守信德。每年復活大瞻禮,伯多祿往各地探訪他的教友,給他們講道,舉行彌撒聖祭。

加太奇那有兩座醫院:一座是普通醫院,一座是痲瘋醫院。伯多祿每星期都往這兩間醫院探訪病人,給他們解決物質需要,並勸罪人改過。

伯多祿在百忙中,還要向誓反教徒傳揚聖道。有許多誓反教徒被他勸化,伯多祿也勸化許多慕爾人和土耳其人。

伯多祿也常往監獄向囚犯講道。每一次有死囚處決,伯多祿一定往刑場慰問。有些心地頑固的死囚,莫不在最後關頭,回心轉意,痛悔告解。伯多祿往監獄探訪囚犯,常常一連十五小時聽告解,給囚犯個別致訓。

伯多祿每年春季往各地探訪礦工,他和礦工住在一起。每年秋季,給海員商人講道。伯多祿常在城裡十字街頭講道,來往的人都可以聽。

伯多祿傳教的對象,各種階層的人都有。他具有顯發靈蹟,預言未來,窺悉人心的神恩。伯多祿的傳教工作,非常辛苦。可是他還用各種苦刑折磨自己的身體。一人在室內祈禱時,頭上戴茨冠,背上壓了一具沉重的十字架。伯多祿連正當的娛樂,也絶對避免。一天到晚想法讓自己多吃些苦。有一次,別人稱讚他的功績,伯多祿道:「這算得了什麼?我因為對這一類的工作有興趣,才這樣做。我是為了解悶,才這樣做的。」

主曆一六五零年,伯多祿向住在沿海地區的黑人講道。到了那裡,突患重病,回到加太奇那,又染上疫症,情勢危急,領了終傅聖事,病突然好了。可是身體終不能復原,四肢震顫,連彌撒也不能做。他不能像以前一樣,四出講道,有時人們抬他到醫院裡去,探訪臨終的囚犯,或其他病人。有一天,一隻輪船裝來了一大批黑人,伯多祿看見了,就帶了譯員和他們暢談,給小孩付洗,並向成年人講道,勸他們信奉聖教。

主曆一六五四年的夏季,法利熱神父帶了一批人員從西班牙來,專向黑人付洗。伯多祿大喜過望,從床上爬起來,歡迎法神父,因為他知道:他的工作,今後有人接下去了。

是年九月六日,伯多祿參與彌撒、領聖體,對旁人說:「我快要死了。」當夜,他得了重病,躺在床上。

伯多祿病重的消息,頓時傳遍全城。居民紛紛趕來,和這位偉大的傳教士作最後一次的會面。房間裡所有可以作紀念品的東西,都被大家拿走。兩日後,聖母聖誕瞻禮,伯多祿與世長辭。全城的人,都來執紼。地方當局,以隆重的典禮,為伯多祿舉行公葬。出殯時,副主教主持追思禮。黑人和印第安人為伯多祿舉行特別彌撒,以誌哀思。

伯多祿的美名,傳遍全世界。主曆一八八八年,伯多祿與他的知友聖亞豐索羅德烈同時榮列聖品。教宗良十三世,封聖人為全世界黑人的主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