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5日 聖女大德蘭(德肋撒,St . Teresa of Avila)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童貞,加爾默羅修會創辦人,公元1515-1582

聖女德肋撒的父親亞隆沙共有十三個子女。三個孩子是第一個妻子生。妻子去世,續娶多維拉為妻,又生了九個孩子,其中一個就是聖女德肋撒。聖女德肋撒常說:「我的兄弟姊妹,個個都像父母一樣熱心,只有我一個人是例外。」

 公元一五一五年三月十八日,德肋撒生於西班牙亞維拉。七歲的時候,愛讀聖人的傳記。德肋撒有一個哥哥,名叫羅拔,和她年齡差不多。二人常常一同讀聖人行 實,一同默想永生。他們很羨慕聖人的永福,常說:「殉道聖人永遠享見天主,他們以暫時的痛苦,現世的生命,換取永生的賞報,確是一件非常合算的事。」德肋 撒和羅拔商議:「我們到慕爾人的地區去,也能為信德致命,獲取殉道聖人的榮冠。」二人就偷偷離家出走,半路上,被叔父撞見,送他們回來。母親因兩孩子失 蹤,急得不得了,就把他們大罵一頓。

德肋撒和羅拔想,流血致命既然辦不到,就在家裏隱修。二人計劃在花園裏搭兩間石屋,度隱士的生活。可是那兩間石屋,始終沒有搭成。

德肋撒愛好獨居室內默想。她的房間裏,掛了一幀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談話的圖像。德肋撒常在這幀像前祈禱:「吾主,求你賞賜我這活水,使我永遠不再口渴。」

德肋撒十四歲的時候,慈母去世。她非常悲傷,含著淚到聖母像前,對聖母說:「聖母瑪利亞,請妳收留我,請你作我的母親。」

過了一個時期,德肋撒染上了時代少女的流行習慣,愛好時髦,愛好穿鮮美的衣服。父親見德肋撒的生活方式發生轉變,就送她到奧斯定女修院住讀。

德肋撒在女修院裏住了一年半,突然患病,父親接她回家。她開始考慮,應否棄家修道,一時打不定主意,讀了聖熱羅尼莫的書信,決定棄俗修道,徵求父親同意。 父親堅決反對。聖女私自離家,入加爾默羅會修院:「那時候,我的內心非常痛苦。一方面,我不忍傷父親的心,另一方面,為了實現修德成聖的志願,不能不犧牲 父女之愛。」那時候,德肋撒年僅二十歲。父親見木已成舟,不再反對。

德肋撒入修院後一年,矢發聖願。聖女在修院裏,常患虐疾,久治不愈。她的叔父給她一本聖書。德肋撒開始練習作默禱,但是因為缺乏有經驗的導師,成績平平。三年後,她的宿病霍然痊癒。

德肋撒在修院事務很忙,無暇作默禱。她以為自己聖德的根柢太淺,不配與天主傾談。她也這樣想:別人比她德行好,也不大作默禱,而且她是一個多病的人,更不 必多作祈禱,德肋撒後來發覺這種見解根本是錯誤的。她自述道:「身體衰弱,根本不是充分的理由。祈禱不需要很多的力氣,就是在生重病的時候,也能作默 禱。」德肋撒的聽告司鐸勸她勤行祈禱,德肋撒遵命辦理。可是她還沒有勇氣將全部時間,用在祈禱善功上。德肋撒的神修生活,逐漸進步。她愛好聽神父講道,可 是對於祈禱,還是不大感興趣。希望祈禱的時間快些結束。她還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就開始研究兩位由罪人轉變為聖賢的著名聖人:一位是奧斯定,一位是聖女瑪達 肋納。她閱讀聖奧斯定的「懺悔錄」,研究奧斯定修煉聖德的途徑。有一天,她在耶穌聖像前表示懺悔,覺得聖女瑪達肋納在援助她。從這一天起,她的靈修生活有 了顯著的改善。

德肋撒的聖德,一天比一天進步。她在祈禱中和天主結合,感到很大的神慰神樂,天主在內心和她傾談。可是她知道:有時候,這種神慰可能是個人的幻覺,或魔鬼 的詭計。同時她堅決相信:她的神慰確是天主所賞賜。這樣心裏很惶惑不安,就向許多有靈修經驗的人請教,徵求他們的意見。她請教的人中,有一位是方濟各會的 會士,才德雙全,見識很豐富。他勸德肋撒向耶穌會的一位會士徵求意見(那時候,耶穌會成立不久)。德肋撒就向耶穌會一位神父作總告解。在總告解的時候,將 自己祈禱的方式和靈魂上享受的特殊恩惠一併報告神父;那位神父審查後,表示這些恩惠來自天主。

另一位耶穌會神父(亞法來神父),勸德肋撒求天主指導她,讓她做最能中悅天主聖意的事,每天求天主的時候,念「伏求聖神降臨」,德肋撒遵命辦理。有一天, 她念「伏求聖神降臨」的時候,神魂超拔,心內聽見這幾句話:「我不要你和凡人談話,我要你和天神談話。」從那一天起,聖女帶有這種「心內談話」的情形, 而且這種「心內談話」遠較普通人用血肉的耳聽到的談話來得清晰。這種「心內談話」,在靈魂上發生種種作用,鼓舞她修務聖德,給予她心靈的音樂。

亞法來神父作德肋撒神師的期內,聖女的靈魂遭遇很大的神苦,但痛苦往往與神樂神慰相混。

公元一五五七年,聖伯多祿亞剛德拉到了亞維拉,探訪德肋撒。他後來宣布:德肋撒的靈魂的確在天主聖神的輔導下。他也預示:聖女的苦難一時不會結束,天主用種種考驗煉淨德肋撒的心靈,同時用「心內的談話」堅強她的靈魂,使她輕視世物,一心歸向天主。

德肋撒神魂超拔的時候,身體常常提昇空中。「天主好像不但要把我靈魂提上去,也要把肉身一併提上去。」聖女神魂超拔時,看到天主的仁慈,天主的聖愛多麼偉 大,世人為天主工作多麼幸福。這一切直覺性的認識,奇妙神秘,無法用言語描述。德肋撒渴望享受天國的永福。她說道:「過去我很怕死,從那時候起,一點也不 畏懼死亡,因為死亡是升天必經的階段。」

在那一段時期,德肋撒經歷了「刺心」的神景,她自述如下:「我看見一位天神站在我的旁邊,那是一位具有肉體形狀的天神,過去我在神視中很少看見。天神的軀 體很小,但是非常美麗,面上好像發出火焰一樣。他手裏拿了一根長矛,矛尖有一些火;他把這支矛刺入我的心,刺透我的內臟,我的心內頓時充滿愛主的熱火。他 這樣一連刺了好幾次。刺的時候,我覺得很痛,不禁呻吟起來。可是痛苦中含有無比的甘飴,所以我樂於忍受這種痛苦。

德肋撒一面希望早日脫離塵世,與天主結合,同時為了愛天主的緣故,也希望在世界上多受些痛苦:「我覺得除了受苦以外,在世上沒有活下去的活下去的理由。所 以我很虔誠地求天主賞賜我多受些苦。我常向天主這樣祈禱:主呀!或是讓我死,或是讓我多受苦,除了這兩件事外,我什麼也不向你求。」

為了紀念這項「刺心」的神恩,德肋撒在下一年(一五六零年)許願,在一切事上,願意按照最中悅天主聖意的方式去做。這種許願,在一般人的目光中,簡直是魯莽的舉動;因為履行這聖願,不是容易的事。事實上,德肋撒的確做到了,「選擇最中悅天主聖意的事去做。」

聖女德肋撒,在她的自傳中,描述這些神樂的經過情形,歷歷如繪,任何人讀了,都深切地感到聖女現身說法,書的都是親身經歷的事。她的文體,非常簡單,措辭 非常謹慎,處處留意,避免誇大。在這本書裡,心靈最隱密的角落很清楚地顯露出來。許多很曲折的事,可以意會而不可以用言語表達的,都以最詳實的方式,描寫 得非常明晰。

我們必須知道:德肋撒不是一位有學問的人,她沒有受過高深的教育。寫這本書的時候,根本沒有參考書,也沒有寫作的經驗。她不過是將親身經歷的神景,作忠實 的報導。她把一切都請聽告解司鐸裁斷,請教會當局裁斷。這本書,是聽告解司鐸命令她寫的;為了服從神長的命令,她不能不寫。有時她說:「為了寫書的緣故, 我連紡紗的時間都沒有了。」

德肋撒詳細告訴我們:祈禱的精神,祈禱的方式,祈禱的效果。

她寫書的那幾年,是她工作最忙的時期,全力從事改革加爾默羅會的時期。她寫的書籍中,「純全的道路」是一本輔導修女神修的書,「基礎」是一本鼓勵修女的書,「內心的堡壘」是供教會參考的書。

在生病的時候,在遭遇意外不幸的時候,德肋撒發揮卓越的忍耐和英勇。在一切打擊中,一切苦難中,她一心依靠天主。

公元十六世紀的西班牙,加爾默羅會會規很鬆弛,德肋撒認為必須予以徹底改革。這計劃得到聖伯多祿亞剛德拉、聖路易伯德郎、亞維拉主教的支持,同時獲得加爾 默羅會省會長額我略神父的批准。當然,這樣大刀闊斧的改革,遭到一般人強烈的反對,原在意料之中。德肋撒改革修院的計劃一發表,當地貴族、官吏、人民都紛 紛反對。可是多明我會依巴納神父鼓勵德肋撒堅決中奮鬥下去。

聖女的胞姐吉瑪夫人,在亞維拉建造了一座修院。有一天,一道牆倒下來,吉瑪夫人的兒子在旁邊玩耍,當場被壓得像死人一般。人們把孩子抬到德肋撒那裏,德肋撒念經祈禱,過了幾分鍾,那孩子完全好了,一些傷也沒有。

羅馬教廷頒詔核准設立新制修院。公元一五六二年,德肋撒的侄女和其他三位初學修女,在新設立的若瑟修院,領受會衣。亞維拉的市政當局很震動,甚至計劃撤銷 廢這修院。德肋撒在一連串的打擊中,把自己的修院托付給天主,一點也不慌張。過了一個時期,人們開始對新修院表示好意,反對的聲浪漸漸沉寂,德肋撒的改革 計劃也可以逐漸展開。

新修院的規律非常嚴厲:修女與外界隔絕,常守靜默,生活貧寒,穿的是布衣服,終年守小齋。最初,德肋撒規定每座修院的人數,不得超過十三人;後來在若干經費充裕的修院,修女可以增至二十一人。

公元一五六七年,加爾默羅會總會長若翰洛西神父到亞維拉視察,對德肋撒推行的改革會規運動非常滿意,賦與全權,准她在各地添設同一類型的修院。

德肋撒在若瑟修院住了五年,院裏共有十四位修女。她以身作則,給眾人樹立修德的模範。每年除了祈禱默想以外,紡織,打掃院舍,並做其他雜務。

公元一五六七年八月,德肋撒到米弟諾創建第二座修院。接著,又在瑪洛根、華洛德利、多列杜建造三座分院。在創建多列杜修院的時候,德肋撒手頭只有四五塊銀 幣,可是她一點也不膽怯,說道:「我德肋撒算不了什麼,這一點銀錢也算不了什麼。可是天主,德肋撒和這幾塊錢在一起就可以做事了。」

米弟諾有二位加爾默羅修士,也想採取德肋撒擬定的改革方案。公元一五六八年,德肋撒就在杜羅洛建造了一座加爾默羅男修院。一年後,又在巴斯德諾建造了第二 座加爾默羅男修院。這兩座修院的院規非常嚴格,修士度最克苦的生活。以後,若望修士就按照德肋撒的方案另創新的男修院。

有一座女修院是一個名叫洛易的親王捐款建造的。洛易去世,她的妻子想入修院,可是她提出條件,要求保持王妃的名銜,院規方面,有兔若干條可以免守。德肋撒 認為這辦法破壞成例,將院舍交還給她,命令全院修士退出,遷往別處。公元一五七零年,德肋撒在沙肋門加又建造了一座修院。那修院的房屋過去是一間宿舍,非 常陳舊,牆壁搖搖欲墜。德肋撒和另一位修女去打掃,到了晚上,二人在地上鋪草,準備睡覺。那修女很膽怯,神經緊張。德肋撒問她有什麼事。那修女道:「假如 我現在死了,你不是同一具屍體睡在一起嗎?」德肋撒道:「不要多想,現在是睡覺的時候了。」

一五七零年七月,德肋撒在神視中目睹真福依納爵亞徐味杜和若干耶穌會士(德肋撒的親戚方濟各彼肋巴在內)在海上為主致命。德肋撒將她神視中所見的一切情形告知亞華肋神父。一個月後,亞徐味杜等遇難的消息抵達西班牙。亞華肋發覺和德肋撒的報告完全吻合。

那時候,教宗聖庇護五世派代表考察各地修院,研究改革方策。負責調查西班牙加爾默羅修院的,是有名的多明我會會士,伯多祿弗郎德。弗郎德到了亞維拉,認為 當地「降生女修院」,需要改革,就召德肋撒來,負責執行,同時,任命她為這座修院的院長。德肋撒很捨不得離開原來的修院,可是為了服從起見,就到「降生修 院」 去。最初,修女們不大肯服從她的改革辦法。德肋撒對她們說:「耶穌派我到這裏來。我知道自己不能勝任,我是來給你們眾人服務。」德肋撒的聖德,博得眾修女 的欽佩和敬愛,使她的改革計劃順利推行。

德肋撒天性溫和,待人誠懇,判斷準確,辦事敏捷,所以很容易博取眾人的愛戴。詩人古拉喜說:「德肋撒又像一隻老鷹,又像一隻鴿子;她有老鷹那樣的剛強,有鴿子那樣的溫和。」

德肋撤去世前,改革的加爾默羅修院,達十七座之多。

公元一五八二年七月德肋撒在布各創建了最後一座修院,到亞伯去,半路上病重,到了亞伯,體力衰弱,已不能起身。她對真女亞納說:「我去世的時候已經到 了。」她領了終傅聖事。神父捧聖體到病室,德肋撒勉強在床上坐起來,歡呼道「吾主,現在是我們會面的時候了。」德肋撒於公元一五八二年十月四日安逝主懷。 第二天,額我略曆正式採用,一切日期都延後十天。聖女去世的日子,依新曆推算,應為十月十五日。

德肋撒於公元一六二二年榮列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