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04日 聖嘉祿‧鮑榮茂主教(St. Charles Borromeo)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米蘭樞機主教,公元一五八四年

公元十六世紀,聖教多難。教會的中流砥柱,改革運動的中心份子共有四位:教宗聖庇護五世、聖斐理伯內利、聖依納爵和今天瞻禮紀念的聖嘉祿。

聖嘉祿出身義國米蘭貴族,生於公元一五三八年十月二日。父親是包絡米伯爵,母親系出名門,是教宗庇護四世的姊姊。嘉祿弟兄姊妹六人,自幼熱心敬主。年十二 歲,行剪髮禮,在米蘭學習拉丁文。畢業後,入巴維亞大學。在學校裏,已有超凡的聖德,同學奉為模範。二十二歲那一年,考取博士學位。

公元一五五九年,教宗保祿四世駕崩。嘉祿的母舅,梅田西樞機當選繼任,即庇護四世。

嘉祿聖德卓著,陞任樞機,兼米蘭教務管理員。不久,朝廷任命他為波倫日、羅麥雅特使、葡萄牙、瑞士、荷蘭「保佐人」,方濟各會、加爾默羅會、及其他若干修會「保佐人」。嘉祿雖然身兼數職,處理公務,頭頭是道。他在百忙中,還抽出時間,從事音樂和體育。

嘉祿是一位博學多才的知識分子,熱心提倡學術研究,在梵諦岡創設了學術研究協會,延聘專家作學術演講,擔任專門研究工作。

嘉祿在教會擁有崇高的地位和權力,可是他非常謙遜,常常擔憂自己的地位太高,自己的權力太大,惴惴不安。他渴望早日掛冠求去,入隱院修道。有一次,巴格德 主教可敬的巴爾多祿茂到羅馬,嘉祿就將自己的心事告訴巴爾多祿茂:「你知道我的環境,我希望把這些公職卸去,入修院隱修,與天主日日晤談,外界的關係,一 概斷絶。」巴爾多祿茂就勸他不必擔憂,天主賞賜他這個尊貴的地位和權力,是叫他充分利用,為聖教會服務,所以他必須努力工作,幫助聖教會,傳揚福音,榮主 救靈。

教宗庇護四世就任後不久,決定重開脫利騰大公會議(按該會議於公元一五五二年起休會)。負責執行這項偉大任務的,是聖嘉祿。公元一五六二年,脫利騰會議復 會。這次會議(脫利騰會議的第三部分),歷時兩年,召開大小會議多次,討論各項有關教理和教會紀律的重要議案。會場最活躍的人物是聖嘉祿。歷史性的脫利騰 大公會議,獲致如此美滿的成績,聖嘉祿是第一位功臣。

脫利騰會議進行中,嘉祿的父親包絡米伯爵逝世,爵位按律應由嘉祿繼承。嘉祿一心獻身事主,視富貴如敝屣,就將伯爵的名銜讓給叔父儒呂。

公元一五六三年,嘉祿領受了鐸品神職。二個月後,祝聖為主教。可是他教廷的公務太忙,一時來不及上任,赴米蘭治理教區。教會根據脫利騰大會會議的決議,編製要理書,修訂禮儀,和聖教音樂,這任務又落在嘉祿的肩上。

那時候,米蘭教務,由副主教代理。這位副主教忠實執行大公會議的改革方案,由一批耶穌會士協助辦理。聖嘉祿獲得教廷批准,忙中偷閒,赴米蘭召開教務會議,視察本區教務。臨行時,教宗授予 義大利全境特別欽使的榮銜。

他到了米蘭,備受信友的熱烈歡迎。第一天在主教大堂講道,主題是聖經上耶穌說的:「我渴望而又渴望,同你們吃這一次逾越節羔羊。」

米蘭教務會議按照脫利騰大公會議的決議,擬訂神職人員的訓練方案,對於彌撒聖祭、施行聖事、主日講解要理及其他重要問題,擬訂了周密賢明的執行細則。

嘉祿以特別欽使的身份,赴多斯卡尼處理會務期內,奉召返羅馬。教宗庇護四世病篤,嘉祿和聖斐理伯內利隨侍左右,為教宗送終。新教宗聖庇護五世登極,挽留嘉祿繼續在教廷供職。嘉祿因米蘭教務,亟待本人親自治理,不容久離任所,婉言拒絶。教宗無奈, 准他離京,臨行時賜予特別祝福。

公元一五六六年四月,嘉祿到米蘭,致力整頓教區紀律。他自己以身作則,操務苦行,生活儉樸,主教府收入,全部撥充慈善事業。有一次,人們見他的被縟太薄,特給他添置一條厚被。嘉祿道:「不必買,假如天氣寒冷,上了床,身體自然會暖和起來。」

亞斯底主教隨聖嘉祿視察教區。他在嘉祿參加的殯禮中,發表誄詞道:「我隨嘉祿主教視察教區,天氣非常寒冷,他深夜還在臥室讀書,身上只穿一件單薄的長衣。 我問他要不要加穿一件衣服。他答道:我沒有別的衣服,白天我穿主教的禮服,夜間穿便服。我只有這一件便服,夏天和冬天都是一樣。」

嘉祿把主教府的銀器賣掉,所得的錢,全部捐給貧苦的教友。除了慈善事業外,嘉祿復撥巨款資助學校。杜愛英國學院,大部分基金,由嘉祿捐助。所以亞倫樞機稱他為「杜愛英國學院的創辦人。」

嘉祿為本區神職人員組織退省神工。他自己每年參加避靜二次。每天早晨,奉獻彌撒聖祭前,行告解一次。

嘉祿對教會所訂的禮儀非常注意。無論他有什麼急事,或是遇到冗長的禮儀,總是用心地誦唸經文,絶不草率。

嘉祿愛主的熱忱,鼓舞着眾人修德行善。嘉祿的善表,是他整頓教區紀律最有效的武器。他召集教務會議多次,擬訂改革紀律的詳細方案。嘉祿推行改革運動時,恩威兼施。

嘉祿的口才並不很好,他的講道,完全靠個人的努力,才能獲致成功。他的知友亞基利說:「嘉祿沒有天生的口才,說話的聲音又很低,可是他一上講壇,字字打入聽眾的心坎,這一點的確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嘉祿對兒童的要理,非常注意。除了督促本堂司鐸每主日講道以外,他又創設了教理研究會。研究會擁有七百四十所教理學校,三千名要理講解員,四萬名學生。聖嘉祿可以說是「主日學校」的鼻祖。他創辦的公教主日學校,比誓反教的主日學校早二百年。

嘉祿的傳教工作,獲得巴爾納伯會的協助頗多。公元一五七八年,他創立了「聖盎博羅削會」,會士都是不加入任何修會的司鐸,志願為主教服務,矢發服從主教的聖願。會士們協助嘉祿辦理許多傳教事業。

嘉祿大刀闊斧的改革,遭到當地權貴的反對,自在情理之中。關於教會和地方行政機關的權限問題,雙方相持不下,請求教宗和國王裁斷,結果嘉祿獲得勝利。

有一次,嘉祿視察教區,市政參議員乘機掀風作浪,妄稱嘉祿無權視察,要求教宗將他撤職。可是國王也支持嘉祿,命令總督尊重主教的教務視察權,市政機關不應妄加干涉。

若干反對嘉祿的人,計劃陰謀暗殺聖人。兇手埋伏主教小堂門口,嘉祿跪在祭台前念晚禱經,兇手開槍射擊,嘉祿僅受微傷,安然脫險。

米蘭農田歉收,糧荒嚴重。嘉祿募集穀麥,賑濟災民,主教府每天供給三千災民的口糧。

嘉祿致力訓練神職人員,創設修院三座;十八年內召集教務會議十六次。

公元一五七五年,嘉祿為得聖年大赦前赴羅馬。下一年,米蘭舉辦聖年大赦,教友湧集,盛況空前。

米蘭大疫期內,總督和縉紳離城逃避,嘉祿不顧生命危險,留居城內,主持救濟工作。主教府神職人員不夠分配,嘉祿就向各修院呼籲,請他們協助,修士紛紛響應 主教的號召,全體動員,參加看護病人的工作。這一次米蘭疫病的嚴重,空前未有,喪命者不計其數,商業停頓,糧食缺乏。嘉祿每日須籌募糧食銀錢,供應數千人 的膳食,煞費苦心。主教府的財產全部變賣後,嘉祿還欠了許多的債,他甚至將宗教遊行所用的帳篷都全部拆下來,裁製衣服,發給災民使用。

嘉祿建造了許多臨時病院,在街道上搭蓋臨時祭台,病人可以在自己的窗口望彌撒。嘉祿復將教友們組織起來,協助神職人員,看護病人。他自己每天親往城內各區 照顧病人,給他們準備善終。米蘭大疫,於一五七六年爆發,兩年後(一五七八年),方才終止。嘉祿在這二年內,獻身為病人服務,日以繼夜,心力交瘁,個人生 命安全,早已置之度外。

公元一五八零年,十二位英國青年,由羅馬往英國傳教,道經米蘭,嘉祿熱烈招待他們,其中一位在米蘭講道,那就是十八個月後,在英國為主致命的真福雷夫沙文。

嘉祿與聖類思公撒格相遇,是公元一五八零年的事。那時候,聖類思還只有十二歲,初領聖體時,送聖體給他的,是聖嘉祿。

嘉祿公務繁劇,睡眠不足,身體一天比一天衰弱。教宗額我略十三世禁止他在封齋期內,守齋太過分。

公元一五八三年,嘉祿以教廷特派視察員的身份,巡視瑞士。他全力勸化誓反教徒歸正。有一天,遇到一個不識字的牧童,費了很長的時間,教他念天主經、聖母經,待他念會了,方才走開。

沙華公爵身患重病,群醫束手無策,家人給他準備後事。嘉祿聞訊,親往探視,到了病室,公爵歡呼道:「我決不會死,我—定會好的。」第二天,嘉祿送聖體給他領,並為他祈禱,公爵的病,立刻好了。

公元一五八四年,嘉祿的身體,比以前更衰弱。十月裡,到華拉流山作了一年一度的退省神工。是月廿四日起,病勢惡化。廿九日赴米蘭,諸聖瞻禮日,在故鄉亞隆伯作了最後一次彌撒,追思已亡瞻禮在米蘭領受最後聖事。十一月四日子時,安逝主懷。享年僅四十六歲。

嘉祿於公元一六一零年由教宗保祿五世列入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