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12月14日 聖若望「由十字架者」(St. John of the Cross)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聖師,主曆一五九一年

聖若望生於主曆一五四二年,出身西班牙工人階級,幼年喪父,賴寡母撫養成人。

若望一度入織綢緞廠為學徒,其後在醫院為傭工。七年後,入耶穌會神父主辦的學校讀書。年二十一歲,棄俗修道,入梅地納加爾默羅修院。若望志願作輔理修士,但修院當局見他學業成績甚佳,囑他繼續攻讀神學。

 主曆一五六七年,若望領受鐸品。他頗願度與世俗完全隔絶的生活,考慮入加多森苦修會。其時聖女德肋撒正從事改革加爾默羅會。她到了梅地納,告訴若望道:天主要他在加爾默羅修會聖化自己。加爾默羅修會已授權德肋撒創設二座革新的男修院,若望應參加該項偉大的改革工作。

過了不久,第一座新的加爾默羅男修院在多來祿正式成立。若望和若干其他修士均加入這修院。主曆一五六八年,聖誕前第一主日,重發聖愿,若望取了「若望由十字架者」的新會名。這座新修院成績非常美滿。德肋撒又在巴德納、孟山拉、亞加拉創設了三座性質相同的男修院。亞加拉修院由若望任院長。他以善表薰陶修士們,鼓勵他們修練謙遜克己的聖德。

天主以各種內心和外界的考驗,磨練若望。若望享受了短時期的神樂,精神萎靡,對神功不感興趣,內心困擾不安,痛苦萬分。這一切考驗在《靈魂的黑夜》一書中,詳細敘述。若望終於勝利地度過了一切難關,天主厚賜他豐富的神慰神樂。

主曆一五七一年,聖女德肋撒請若望擔任她的神師和聽告解司鐸。她寫信給她的妹妹道:「人們認為若望是一位聖人,依我看來,他的確是一位聖人。」

若干人反對若望的改革計劃,將他劫走,幽禁在一間黑暗的小房,牆上只有一扇小窗,略有光線透入。那扇窗很高,若望必須站在小凳上,才能誦讀日課經。

夏季天氣炎熱,小室密不通風,奇臭不堪。那一天是八月十四日,聖母升天前日,若望很希望能奉獻彌撒,慶祝聖母瞻禮。他想:「假如我明天能做彌撒,那是多麼幸福的事。」聖母升天瞻禮晚上,聖母顯現給他,安慰他道:「我兒,你再忍耐一會兒。你的苦難不久就要終止了。」數日後,聖母又顯現給若望,指給他看外牆的一扇窗:「你將來從這扇窗逃出去,那時我會幫助你的。」

逃走的機會終於到了。某日,若望獲准做幾分鐘的戶外活動,他在外牆四周走了一圈,尋找聖母曾指給他看的那扇窗,他認清了窗的位置,回到獄室,設法將門上的釘扭鬆。到了深夜,逃出獄室,將衣服撕成布條,由窗口沿著牆卸下。窗口附近,有二個人看守著,沒有警醒。布條太短,若望由高處一躍而下,跌在地上,一點兒也沒有受傷,連夜逃往山古拉修院。總計若望的窗獄生活,歷時九個月。若望後來常說:「我很愛受苦,因為九個月的牢獄生活,使我認識了受苦的真正價值。」

主曆一五七九年,若望任巴沙學校校長。二年後,當選洛麥弟修院院長。

在這一段時期,若望潛心寫作。他強調愛德的重要性:「沒有一件事比愛德更重要。我們是為了愛天主而受造的。」「聖父和聖子因愛而結合,人和天主也因愛而結合。」若望的著作,對玄奧神學有很寶貴的貢獻,死後榮獲「教會聖師」的名銜。

若望除埋首寫作外,還勤操苦行。他每夜只睡二三小時,其餘的時間跪在聖體前唸經祈禱。

他求天主賞賜他三件恩典:(一)每天一定要受一些苦;(二)不要在執行職務時,猝然暴斃,以至所辦的事功虧一簣;(三)去世前受到眾人的輕視,在眾叛親離的環境中死亡。「苦中加苦,辱上加辱」,這是他生平唯一的希望。

若望經常與天主密契神締。奉獻彌撒聖祭後,神采奕奕。他愛天主的神火,灼熱非凡,時常感到自己的心像要跳出來似的。天主聖神賞賜他豐富的恩寵和神光,使他辨明別人心內的隱事。他對於一切事都依靠天主。

加爾默羅會省區會長尼各老任命若望為安德羅西代表。當時候,修士們常常出外講道。若望認為隱修士的基本宗旨是一種「默觀」的,出世的生活,最好不要到外面去。他的意見遭到許多人的反對。若望管理安德羅西區期內,創設了許多新修院,任期屆滿,調往迦諾大任院長。

主曆一五八八年,革新的加爾默羅會與舊修會脫離,成立獨立的修會,尼各老神父任會長。新修會分成六個省區,每區設顧問一人,若望當選顧問,協助會長管理事務。

過了一段時期,若望調往遙遠的畢納拉修院。他說道:「現在天天面對著山上的岩石,犯罪的機會比較少了。」

若望身患重病,省會長命他易地休養。休養的地點有二個:貝沙修院和烏貝大修院,若望可以任擇其一。貝沙修院的院長是若望的摯友;烏貝大修院的院長,過去和若望有摩擦。若望寧願選擇後者。

若望於主曆一五九一年十二月十四日逝世。一七二六年榮列聖品。

聖女德肋撒對若望的才德,推崇備至。若望所著的《上加爾默羅山》、《靈魂的黑夜》、《愛的活火》、《神魂與基督間的神歌》等書,是玄奧神學第一流的作品。主曆一九二六年,教會冊封若望為聖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