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03日 聖方濟各沙勿略(St. Francis Xavier)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主曆一五五二年

「向普世萬民傳揚福音」是基督頒與宗徒的訓令。聖教二千年歷史上,無數男女教友響應天主的聖召,獻身參加這項神聖偉大的任務,接受聖教會的委派,向世界各地撒播福音的種子。這些名垂不朽,偉大的傳教士中,有一位是我們中國人家喻戶曉的,那就是本日瞻禮紀念的聖方濟各沙勿略。教宗聖庇護十世敕封聖人為傳教區和傳教事業的主保。

方濟沙勿略生於主曆一五零六年,原籍西班牙北部諾華省。年十八歲,赴巴黎讀書,入巴巴拉學校。一五二八年考取學士學位。在那一段時期,他結識了聖依納爵。

主曆一五三四年,以依納爵為首的第一批耶穌會士七人在蒙馬德集合,許願獻身事主。這七人中,聖方濟各也在內。三年後,方濟各在威尼斯領受鐸品。

主曆一五四零年,聖依納爵派方濟各隨洛德利神父往東印度傳教。方濟各奉命赴里斯本與洛德利會合出發。洛德利那時候寄宿在一座醫院,給病人講解要理。方濟各到了里斯本,也住在這醫院裡。二人往城內各區講道。國王若瑟三世很欽佩二位傳教士的聖德,每星期日召他們入宮聽告解。結果洛德利被國王苦苦挽留,無法成行。

主曆一五四一年四月七日(那一天是方濟各的生日)方濟各以教宗特使的身份,揚帆啟程,往東印度傳教。國君臨別依依,送了許多禮物給他。方濟各原璧奉還,只收了幾本書。人們勸他帶一個傭人去,路上方便一些。方濟各不肯,他說道:「一個人必須親手洗衣服,煮飯燒菜,方能受眾人的尊敬。」

與方濟各同船赴東印度傳教的司鐸有二位:義大利籍的保祿神父和葡萄牙籍的馬希拉神父。

方濟各搭的那艘船,是東印度總督蘇沙的船。蘇沙赴東印度接任,船上有許多船員、旅客、兵士。方濟各絶不肯放過傳教的機會,他給眾人講解要理,每主日在甲板講道,侍候病人,將自己的臥室改成診療室。同時我們不要忘記:海上風浪甚大,方濟各常患暈船病,所以他的工作,加倍吃力。船上的人形形色色俱全,每天有爭吵發生,方濟各給他們排解,勸他們戒絶發虛誓和賭博的惡習。

在漫長的航程中,幾乎全體旅客都患壞血病。三位耶穌會會士一天到晚忙著侍候病人。經過五個月的海上生活,船舶繞過了好望角,在馬桑比靠岸過冬,接著繞東非洲海岸,經過馬林田和沙各大,一五四二年五月六日到達果亞。總計這次的海上航程,歷時十三個月。

果亞自主曆一五一零年起由葡萄牙管理,當地教務很發達,有教堂、有修院。可是許多人對宗教,沒有深刻的認識,領聖事不大踴躍。方濟各到了果亞,第一件工作是灌輸宗教知識,激勵教徒熱心敬主,度標準的教友生活。他每天上午往醫院監獄探視病人囚犯,下午在街頭召集兒童和奴僕,給他們講解要理。他手裡拿了一隻鈴,大家一聽見鈴聲,就出來圍繞著他。方濟各給他們解釋信德道理,教他們誦唸經文。每主日召集痲瘋病人,舉行彌撒聖祭。他也向印度人傳揚福音。除了分開講道外,並往他們家中作個別訪問。

為了使不識字的文盲易於記憶聖教基本教理起見,他將要理用通俗的文字編成詩賦體的歌曲,教大家唱。這種新的教要理方法,非常成功。在街頭、在家庭內、在田野、在工廠,到處聽到方濟各編的「要理歌」。

方濟各在果亞住了五個月,移轉目標,向巴拉華族傳教。巴拉華族在錫蘭附近的寶魚海岸,大部分都已領洗入教,但對教義一無所知,保持舊日的迷信習慣。方濟各開始學巴拉華的方言,搭船出發,到了寶魚海岸,一面給已領洗的土人講道,一面勸化異教徒歸正。異教徒聽了他的講道,紛紛領洗入教,數目龐大,每次方濟各付完了洗,手臂都酸得提不起來。方濟各在那裡顯了許多靈蹟。

方濟各每到一個地方,和當地的人度同樣的生活。他吃的食物和貧人完全相同,清水和粗米,夜間睡在地上。天主厚賜他豐富的神慰神樂,酬報他的辛勞。他說:「我常常聽見在這葡萄園工作的人(指他自己而言)說道:主呀!請你不要在現世賞賜我這麼多快樂!」

方濟各對巴拉華族傳教,收穫的豐富,超出一般的想像。不久就感到人手不敷,必須增添工作人員。他到果亞去請來了兩位印度籍司鐸,一位輔理修士,還有那位和他同船到遠東的馬希拉神父。

方濟各順利地對巴拉華族展開傳教工作,足跡所到之處,人民成群結隊聽他講道,領洗入教。方濟各常用已領洗的兒童作他的助手,這些兒童將他們所學習的要理轉講給別人聽,這樣輾轉傳述,一般人都普遍認識教義的內容。

方濟各最痛心的是:在高木林和杜田,那些接受福音真光的巴拉華人,被鄰族攻襲,除了財產被洗劫一空外,一部份人被擄為奴。有一次,方濟各手持苦像,單身喝退暴徒。信德的種子深深地種入巴拉華人的心田,任何暴行,任何打擊,不能動搖他們的信仰。

方濟各一面勸化異教徒接受信德的真光,一面勉勵冷淡的教徒悔罪改過。他的態度溫和而誠懇,很容易感動罪人的心靈。

方濟各寫信給葡萄牙國王道:「我已準備死在印度,今世不會與陛下見面。請你為我求天主,賞賜我們將來在天國相會。」

主曆一五四五年春季,方濟各啟程往馬來亞海峽的馬六甲,在那裡住了四個月,全力傳揚福音。他又到安波諾、德諾帝、祁六祿等地去傳教,一路上遭遇了許多困難。可是方濟各有的是勇氣,和救靈的熱火,他勇往直前,什麼都不怕。他寫信給聖依納爵道:「這幾個月來我遭遇的危險,執行的工作,給予我很大的神慰神樂。我到了這些島上,不禁狂喜流淚,身體越疲勞,越覺得快樂。」

十八個月後,方濟各回到馬六甲。他第一次聽到日本的名字。有幾個葡國商人到日本去過,他們講起在海洋的另一端,有這樣一個國家,福音的真光還沒有傳到。方濟各的腦海中已浮現著遠涉重洋、在這塊肥沃的土壤,撒播福音種子的計劃。

主曆一五四八年一月,方濟各回到印度。以後十五個月,他在果亞、錫蘭、高木林海灣來往,鞏固他的傳教事業,進行往日本傳教的準備工作(直到那時候,還沒有一個歐洲人到過日本)。

主曆一五四九年四月,方濟各啟程向日本進發,帶了一位耶穌會司鐸(多列神父),一位輔理修士(佛南田修士),和三個日本籍的教徒(其中有一個名叫保祿)。是年聖母升天瞻禮,方濟各在日本九洲登陸。

方濟各學習日語,編了一本日文的要理書。十二個月內,在日本加果地方勸化了一百日本人。當局對傳教士開始注意,禁止他們的活動。方濟各將新奉教的人托日籍教徒保祿照管,自己帶了別的傳教工作人員往長崎一帶傳揚福音。方濟各臨行時,往依喜堡屋,勸化了男爵夫人,男爵府的總管,和當地居民若干人。十二年後,耶穌會輔理修士到依喜探視那些孤獨的教徒,雖然一天到晚在外教圈子內生活,還是熱心保守信德,和十二年前一點也沒有變更。

方濟各在喜拉多受到知府的歡迎,傳教工作順利展開。一星期內的收穫比加果一年內的收穫還要多。方濟各將本區教務委託多列神父管理,自己帶了佛南田輔理修士和一個日本人到洪洲的斯木。當地的人對方濟各講道的反應很冷淡,他決定向京都進發。

方濟各在十二月裡動身,一路上風雪交加,道路泥濘難行,經過了兩個月的旅程,才抵達京都。可是京都的人民對福音並不表示熱烈的歡迎,方濟各改變計劃,回到野木,和知府商談。知府特許他在城內傳教,並撥了一座神廟給他作宿舍。方濟各在野木勸化了許多人領洗入教。

那時候,有一艘葡國商船到了日本九洲,方濟各決定搭這艘船回印度視察教務,同時準備往中國傳教。他將日本的教務委託多列神父和佛南田輔理修士管理(其時,日本教徒的總數達二千人,後來日本大教難期內的殉道烈士就是他們的後裔)。

方濟各在印度住了四個月,擬訂方策,整頓教務。一五五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他又踏上旅程,帶了一名耶穌會司鐸,一名修士,一名中國譯員到馬六甲。總督選派了畢萊托為駐中國欽使,方濟各隨同欽使往中國,入境方面可以獲得便利。不料馬六甲的海港司令和畢萊托有宿怨,不准畢萊托搭船出發。方濟各一再解釋,海軍司令堅決維持他的決定,最後畢萊托決定放棄赴中國報聘的計劃,將自己的船借給方濟各。可是畢萊托既然不去,方濟各只能以普通外僑身份往中國。依照當時法例,中國當局嚴禁普通外橋入境。方濟各決定在中國附近的島嶼上岸,候機會偷渡入境。為了減少入境時的困難,方濟各將那位耶穌會司鐸送往日本,自己帶了中國譯員到了上川島(上川島距中國大陸海岸僅六哩之遠,距香港約一百哩),那是一五五二年八月的事。

在這個荒涼的上川島上,方濟各寫信給畢萊托說:「這次我能夠成行,完全靠你的幫忙。天主一定要重重地賞報你。」他和一隻中國商船商量好,在黑夜帶他入境。方濟各立誓保守秘密,決不向任何人洩露那人的姓名。十一月二十一日,方濟各突發寒熱,島上還有一艘葡國商船,方濟各到船上去睡了一夜,可是風浪太強烈,第二天早晨方濟各又回到岸上。那艘船是馬六甲海港司令的,司令和方濟各的感情不大融合,船員不敢和方濟各太接近,以免司令不悅,所以他們就揚帆他往,讓方濟各孤零零地躺在海灘上。時值冬季,逆風怒號,發高熱的方濟各躺在海灘上發抖。後來有一個葡國商人將聖人接到他的茅屋裡去。方濟各的病一天比一天重,放了幾次血,一點也沒有效果,有時熱度太高,失去知覺。可是一清醒,他就唸經祈禱。這樣一直到了十二月三日,那一天是星期六,方濟各的中國譯員安多尼見他已達臨終的階段,點了一支蠟燭,放在他手裡。方濟各口誦耶穌的聖名,瞑目安逝,享壽四十六歲,在遠東傳教共十一年。星期日下午安葬。

十星期後,方濟各的棺柩從土中掘出,迎往別處安葬。啟棺檢視,遺體完整不腐。人們將方濟各的遺體迎往馬六甲,數日後,迎往果亞耶穌堂。經過數百年來多次的檢視,方濟各的遺體尚未腐爛。

方濟各沙勿略於主曆一六二二年與聖依納爵、聖女德肋撒、聖斐理伯內利、聖依西多祿等同時榮列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