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 聖安當院長 (St. Antony the Abbot)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主曆二五一年,聖安當生於上埃及地區,家道富有。十八歲時,父母相繼棄養。某日在堂内偶然聽到這節福音:「你若願意做純全的人,去變賣你所有的一切,施給貧人;你在天上將有寶藏,然後再來跟隨我。」聖人深爲感動,超然物外,入山隱修的動機,油然而生,他將財産全部變賣,施捨給貧人,僅留出一小部分,供自己和胞妹日後生活費用。數日後,他又在堂内聽到這節福音:「不要爲明日而擔憂」,他就把自己留存的金錢,全部施捨給貧人,並徵得胞妹同意,將她送入女修院,自己孑然一身,遁入德巴意曠野,每日的光陰都消磨在勞作、祈禱、閱讀經書上。他的聖德猛進,不久,即達巔峰狀態。

魔鬼見他聖德卓越,就用一連串的誘惑來攻擊他,使他掃興失望。首先,魔鬼誘他幻想若自己不出家,可以利用原有的財產爲人類行許多善事,修道生活太難,前途茫茫,早知今日,悔不當初。但聖安當不爲誘惑所動。魔鬼一計不成,又施一計,用美色來誘惑聖人,用違反潔德的思想來困擾他;但聖安當用念經守齋、勤修種種苦行來抗拒誘惑。魔鬼無計可施,初則化身天仙美女,繼而借用可怖的形象,聖人以不變應萬變,見怪不怪。最後魔鬼承認失敗,抱頭鼠竄而去。

聖人除麵包清水外,不食他物。白日從不進食,俟日落後始進餐。有時三四日只進食一次。夜間席地而睡,除一條蓆子外,無其它卧具。爲了度更幽靜的生活,他遷往墳場居住。魔鬼趁機捲土重來,借用種種醜怪形狀,和恐怖的怪聲恐嚇他。有一次竟將他擊倒地下,不省人事。聖人甦醒後,向天主高呼:「主呀,您剛才在哪裏,您爲什麽沒有早一些來拯救我?」空中有聲音答道:「安當,我一直同你在一起,我始終在旁作壁上觀。因爲你與敵人英勇戰鬥,我將庇祐你,你的名聲遐邇皆知。」

在最初一段的獨修生活期,聖安當雖一人獨住,與世隔絕,但他的住處離自己的鄉村還不太遠。主曆二八五年起(其時聖人年三十五歲),他遷往更幽僻的處所,在尼羅河東岸一座山的山頂上棲身。除了每隔六個月有人送糧食到他那裏去以外,幾乎不接見任何外客。

二十年後(其時聖人年五十四歲),聖人下山創立第一座修院,但加入修院的人各自佔一小室,是項小室分散各處,聖人口授簡單的章則,囑修士遵守。這樣就首創了隱修修會的雛形。聖人經常與天主晤對,故神樂融融,容光煥發。所以他與别人在一起時,凡是不認識他的人,一見了他神采奕奕的儀容,就能一口道出那一位是聖安當。聖人常勸會士隨時準備死亡,臨睡當想明日可能已不在世上,晨起當想可能活不到晚上,每一行爲都應視爲一生最後一個行爲。這樣,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就易於戒惡趨善,修德成聖。

羅馬皇帝馬希明掀起教難,聖人鑒於教會興衰,匹夫有責,不願侷處曠野,獨善其身,立即奔往亞歷山大城,講道勸勉信友堅持到底。教難平息後,聖人重返曠野,又同以前一樣度隱修生活。某日,他在神視中目睹世界上陷阱重重,寸步難行,不禁喟然歎息道:「主呀,誰能脫免這些陷阱呢?」有一個神秘的聲音對他說:「安當,修務謙德的人!」

聖安當有園圃一方,平日除躬耕園圃外,復織草蓆。某日,他自覺氣力不夠,未能經常不斷默想瞻仰天主。突然間,有一個天使顯現,聖人見那天使正忙着織蓆,織完了蓆,起身祈禱,祈禱畢,又繼續工作。天使對他說:「你也照這樣做,就不會疲倦了。」聖人夜間大部分時間都在默想祈禱,有時,黎明的晨曦,打斷他的默想,催他重操日常工作。他微嘆道:「有形的光竟將我心内無形的神光趕走了。」他夜間稍睡片刻,子時起身,通宵做長禱,祈禱時,雙膝跪地,雙手向天。

主曆三三九年,聖安當在神視中目睹一頭驢子將祭品踢翻,這神境標誌兩年後亞略派邪說將在亞歷山大城肆虐。主曆三三五年,聖人徇主教們請求,親往亞歷山大城反駁亞略派異端徒。聖人對他們說:「耶穌基督是第二位聖子,不是受造之物, 若將耶穌與受造物同視,顯然犯了與異教徒相同的錯誤,因爲他們不認識真正的造物主,只知崇拜受造物而不崇拜真正的造物主。」他講道時,舌如蓮花,聽衆無不動容。很多異端徒都被他勸化,棄邪歸正。他回去時,聖亞大納削親送他到城門口,總督意欲挽留他多住一個時期,他婉辭道:「隱修士放棄了獨居生活,如魚失水,所以我不能在此多住。」

聖人在亞歷山大城時期,與有名的第狄默斯會晤,第狄默斯雙目失明,是當地教義學校的校長。聖人勸他不必因目盲而鬱鬱不歡,一個人最寶貴的是内心的真光,認識天主、愛慕天主的真光。

主曆三三七年,君士坦丁大帝和他的兩個兒子,致書聖人,托他代爲祈禱。有幾個會士見了,覺得很驚奇。聖人對他們說:「世上的君王寫信給我們,有什麼了不起呢?我們不妨想一想:天地萬物的真主宰,不惜紆尊降貴,親自降生到世上,對我們說話,傳授真理給我們,這才是我們應引爲驚奇的事呢!」聖人最初不肯寫回信給皇帝,其後經修士們一再催促,聖人才親筆寫了一封回信,信内勸皇帝務須常將末日審判記在心頭。聖人的榜樣,和他傳授的規則,成爲日後各修會組織最良好的參考資料。

當時一部份信友,沾染教外人的風俗,往往用香料殮屍,以保存長時期不腐。聖人對是項風氣大表反對,所以臨死前吩咐,他的遺體由麥加利沃斯和亞麥大兩弟子埋在泥土中,埋葬地點應嚴守秘密,不讓外人知道:「復活時,耶穌將賜給我一個不朽的肉身。」他遺命將平日常穿的一件羊皮衣服,和一件大衣,贈給聖亞大納削,以示他與亞大納削在信德上永相團結;另一件羊皮衣,贈給山拉本主教;他身穿的苦衣則由會士保存,作爲紀念。他向衆隱修士道别後,雙足一挺,就氣絕安逝了。時爲主曆三五六年一月十七日,享壽一百零五歲。他一生操修苦行,但從未患病,視力始終正常,牙齒雖蛀壞,但無一顆動搖脫落。死後靈蹟甚多,其中最著名爲十一世紀,歐洲大部分地區疫病盛行,死者不計其數,聖人遺體適在該時迎往歐洲,衆人祈求聖人轉禱,疫病頓即消滅(這次疫病因此得了「聖安當的火」的名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