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苦難」觀後

吳皓玲

夜幕低垂,薄霧輕籠著濕涼的山林,天際黯淡的月光在林間、石上投下縷縷微弱的青光。我的心好亂,依傍著山石,我向父祈求、詢問︰能否躲過那即將來臨的痛苦考驗?父給我的答案依舊!幽深處有個暗影不斷以輕視、誘惑與打擊來干擾我的思緒,我汗如雨下!遠方傳來幾聲狗吠,那該來的時刻終將來到,阿爸!請賜給我力量,讓我能以此有限的身軀來完成您交代我的工作。

 

熊熊的火把由遠而近,我的門徒們卻仍在酣睡,孩子們,你們就不能清醒一會兒陪我度過這漫長的夜晚嗎?看!那個出賣我的人馬上就要來到,你們要睡到幾時呢?唉!猶達斯你竟然以一個吻來出賣我,可憐的人,或許你沒有出生在這世上對你來說還要好些。沉重、冰冷的鐵鍊緊緊地扣在我的腕上、繫在我的身上,我從沒有要逃跑的意圖,但他們卻像綑綁兇猛野獸似地以鐵鍊拖著我。我轉身想尋找我的門徒,倏地一條皮鞭凌空鞭打下來,重重擊打在我背上,教我痛徹心肺,許久直不起身子。他們拖著我,像拖著一頭牲口。他們嘲笑我、推擠我、鞭打我,我的膝蓋碰破了,腳上滿是泥血,傷口的疼痛使我不得不跛足前行。人啊!你知道你在做甚麼嗎?

站在大司祭面前,四周擠滿了叫囂的群眾,我滿懷悲憫。無知的人啊!你們的憤怒與仇恨從何而來?只因為我承認我是天主子嗎?軟弱的彼拉多尚且想洗淨沾滿我鮮血的雙手,你們為何要把釘死我的血債歸在你們的子孫身上?你們幾天前不是在耶路撒冷城門前歡迎我進城嗎?那時你們愛我的心是多麼誠摯、多麼美好!我歡欣喜悅地騎著驢駒走在棕櫚枝和外衣所鋪的路上,望著你們歡愉的叫喊,我的心雀躍一如春天原野中跳躍的小鹿。是愛,使我輕忽了肉身所能承受的極限。正因為愛你們,我必須把真理啟示給你們。沒有甚麼能阻擋我對你們的愛,即使你們犯了再大的罪,也不能教我收回我對你們的愛。

看見士兵們手持鞭具,一個個環繞在我四周,等著施展他們鞭人的絕技,我不禁戰慄了。阿爸!請與我同在!帶釘的鞭具,毫不留情地擊打在我身上、撕扯開了我的肌膚;每一鞭都教我痛入骨髓、掏空了我的心肺,此時此刻,我只能專注地接受那如雨的鞭打,咬緊牙根去承受。我的血濺灑在石地上,我已耗盡心神,他們何時才肯住手?啊!母親!那廊下掩面而立的是你嗎?你在看著嗎?不要!不要看我!你會心痛欲絕,那會讓我心碎。他們把氣息如游絲的我再拖到石室內,開始捉弄。以荊棘所編的刺冠刺進我的頭顱,鮮血從我的額頭流下,流過我腫脹的雙眼、黏住我凌亂的頭髮,我視線已模糊,再也無力支撐這殘破的肉軀,我多麼渴望能在這石地上喘一口氣!然而,他們又開始拖我出去,是該上路了。巨大沉重的十字架已擺在我眼前,我終於扛起了它,搖愰地站了起來,這是我父交代的工作,我要完成它。上山的路崎嶇不平,我蹣跚前行。沾滿了血水的眼讓我視線模糊不清,突然我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鞭子再次灑下。母親,你焦慮地在一旁望着我﹐恨不能像我小時候那樣扶我起來,把我抱入懷中。但這是我的路,一條我必須獨自面對的苦路。母親,不要傷心!在我走完這條苦路之時,世界將因我而煥然一新。

我已筋疲力盡,顫抖的身軀再也扛不起這木架。我再度摔倒下去,任由他們鞭打吆喝。山城的石道上擠滿了人,男男女女都在看著我,有的憤怒嘶吼、有的叫囂謾罵、有的驚恐哭泣。人啊!我讓你們失望了嗎?別為我哭泣,反倒是,我在為你們傷痛!我已唇乾舌裂,好婦人莫尼加冒著被士兵鞭打的危險來給我送了毛巾和水,我好感動,全身的灼痛彷彿消減了不少。士兵找來了西滿幫我扛起十字架,以減少路上的耽擱。西滿不發一語地扛起了這重擔,使我已脫臼的肩頭得以稍息,我祝福他!因他為我所做的將永遠被人們紀念。

迤邐的山路終於到了盡頭,我已上了加耳瓦略山嶺,陡峭的山壁冷森森地環繞著這片僅有禿石枯枝的小平頂,刺骨寒風像利刃般地割刮著我的每寸肌膚,士兵開始剝去我唯一的長衣,霎時,我像一隻任人蹂躪的蟲蛹,毫無遮攔地將體膚呈現在眾人面前。母親!這是由你所生養的軀殼,每一寸傷口流出的血,都由你而來;承擔這份救贖人類的工作,不只是我,還有你,我的母親!你的關愛,是支持我走過這條苦路的力量!最後的時刻就要來到,我就要飲下人類痛苦之巔的苦杯,陪伴我,我的母親!

我像溫馴的羔羊躺上了十字架,粗魯的士兵扯著我的臂膀去對準釘孔,用鐵鎚把長釘敲進我的手心,痛楚幾乎讓我昏蹶過去,他們卻輕蔑取笑、口吐穢語,沒有半點憐憫。因我的臂膀搆不著另一個釘孔,他們猙獰地扯脫了我的臂膀,就著釘孔,將另一枚長釘釘進我手心,那份撕裂的痛楚直竄進我每根神經末梢。血汨汨地流出,我的生命力也正一點一滴地往外流出,從雙手、雙腳流向乾涸的大地。我被豎立在天地之間,凌厲的山風在我耳畔呼嘯迴旋,望著腳下如螻蟻般蠕動的人們,我嘆息了。阿爸!原諒他們吧!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做的是甚麼。光榮你的時刻就要到來,我已經歷了被漠視、拒絕、欺騙、恥笑與背叛;也忍受了乾渴、飢餓、鞭笞與屈辱;所有人類可能遭受的痛苦我都受過了,阿爸!請讓我用所承受的一切,重新訂定你與人類的盟約,以我的鮮血來救贖人類吧,阿爸!

我全身僵硬、血氣將盡,已無力發聲。母親!請看站在你身旁的,我的愛徒,他就是你的兒子!看,她是你的母親!

士兵仍在我腳下嘲弄我,這無盡的痛楚何時能了結?阿爸!是時候了嗎?我在等著你迎我回家。看,天際陰雲密布,山風狂野地盤旋,人們的衣服被風吹得鼓脹翻飛,虎虎作響。山風使人們無法站立,慢慢地人群開始往山下移動。

阿爸!你在哪裡?

狂風暴烈地拍打著,驟雨將至,群眾騷動起來,往山下奔竄。豆大的雨滴嘩然襲來,那已凝的血痕順著雨水再度決口,流下我的身體、木架,並在地上匯集成河,向人間奔流而去。這是我父給人類的承諾︰因著我的血,大地從此煥然一新。

願光榮歸于父,我的天主。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