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鳴遠神父

我與雷鳴遠神父曾有過幾次接觸,使我覺得他確實是一個屬於天主的人,一位像聖保祿那樣的傳教士,能從那因循故事裡自拔。他因實現自己的愛德和正義,吃了不少苦頭他也忍受了,並寬恕了同會弟兄們的反對。他甚至連那本攻擊他的小册子「基督在中國」,也沒留意去看。中國傳教方法之能改革,應歸功於他。他可能有時過於褊急──聖人們往往也有這樣情形。他有一顆慷慨的心,一般凡夫俗子無法窺其堂奧。

有一次,他以創辦人身分被邀參加在北京舉行的益世報會議。修會長上禁止他來北京,我卻准他來,因為這事關係重大。傍晚時分,他非常頽喪的來到公署對我說:

「東堂的會友們說,主教有令,不許我住下……」

「請你去見主教,問他是否收留你,否則就到這裡來,我很高興招待你。

雷神父低下了頭。我知道,要他去見主教,是一件很為難的事,可是他不說一句話就服從了──英豪的服從精神

當他從我房間走出時,我似乎看到他被內心的重荷壓得喘不過氣來。結果,主教收留了他。

聽說敬愛他的人開始辦理他的列品手續。能否實現或何時實現我都看不到了。所以,我願預先為這位傳教士作證,因為我覺得,他實在聖德非凡,而經常有英豪聖德表現。圖見87頁

87頁圖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