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統

我在創立主徒會的時候,要求贖主會的會士,負責訓練和指導那些新會士。有位傳教士告訴我說,他們固然很好,只是沒有傳教傳統。的確,傳統是樣好東西,它是過去的經驗,教人知道怎樣準備未來。中國革命時期,有些教士請求法艦保護;卻有一位不以為然的外籍傳教士對主教說:「我們的前輩,給我們留下了勇敢的榜樣,我們願步伍他們的芳蹤,我們不走!」這就是傳統的力和美。

不過,也不可太過強調傳統,就像軍隊有時淘汰陳舊的武器,而採用新裝備。同樣傳教行動應靈活運用,必要時應把老化的方法加以革新。

龍骨在輪船下水後就應拆除,傳教區有了足夠的本籍神職人員後,就應讓位,不能無限期拖延下去。中國革命打擊了某些傳教的方法。傳教區應該從自己的傳統裡,吸收有益的教訓。不必留戀方便的傳統,而要適應新環境。

年輕的傳教士剛到中國時滿腔熱火,後來被老傳教士的傳統作風逐漸僵化了。傳統是寶貴遺產,但不能固步自封。

  • 不用刀劍

達味放棄沉重不便的武裝後,很輕易地戰勝了哥肋亞。新教徒多次承認,過去用炮艇支持福傳的策略,已告失敗。公教也該拋棄政治武器這個重包袱。

基督告誡使徒們勿貪權力和地位時說:「人子不是來受人服事,而是來服事人」(谷十45),耶穌也怒斥使徒從天降火的暴力想法。遭人反對時就「離開那城」,「愛你們的仇人」、或「打你右臉時,把另一面也轉給他」,使徒們忠實地謹遵主訓,不惜犧牲自己,而奠定了這新宗教的勝利大道。

  • 反躬自問

讓我們來做一假設,設想中國早已信仰基督,而義大利人都是外教人。中國人派傳教士來我們城裡,建築中國式的寺廟,中式禮服和香燭,採用中國古文行禮,強迫義大利有志晉鐸的青年學習深奧的中文,而這些中國傳教士用生硬的義大利文講道、辦學或創業。此外,在用武力強迫義大利簽訂可恥條約,在義大利人民前耀武揚威……。讓我們老老實實捫心自問,義大利人是否心悅誠服這些中國傳教士呢?我們是否也會閉關自守呢?

易地而處之後,再將心比心,我們就不會再一昧地責怪中國人為何不皈依聖教了。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