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的歸化

今夏在日本慶祝聖方濟薩威來日開教四百週年紀念,盛況空前,也有一些顯要人物參禮。

日本戰敗後,日皇地位已被推翻,人民的心靈空虚,基督的宗教可否乘虚而入?有些人看到日本人外表禮貌客氣,認為他們會走向基督。麥克阿瑟曾相信,十年後,大多數日本人將會有基督徒的思想和行動,他要求三千萬本聖經散發給群衆。

我不像許多人那樣樂觀,巴不得我的看法錯了。回憶拳匪之亂後,中國戰敗了,便力圖革新,當時就有人認為歸主時刻已到。詎料中國人的心目中仍然滿懷怨恨,後來國家主義和共產主義得勢,宿怨重現,控訴傳教士曾勾結侵略中國的帝國主義。今天,在日本人眼中,基督宗教與那擊敗日本的國家有相當關係。日本人外表謙和,內心也有隱痛和高傲的愛國情操,再透過共黨的影響,走向基督懷抱的希望並不太大。

  • 籌備聖年展覽會

我在聖年籌備委員會中,負責一切有關展覽事宜,尤其是有關傳教區的藝術,以及全世界各國的宗教藝術之展覽。預料這將是一次重大的精神復興,也是教會永久活力的確認。

基督文化無意讓進教者背棄自己的祖國和文化,只要在當地華麗的藝術服裝上,除去那些崇拜偶像的塵埃,就可穿在自己身上。在希臘和羅馬如此,在傳教區的國家也一樣。這次的宗教藝術展覽會,根據教宗指示,旨在反映各民族的藝術趣味,期使本土藝術,適應傳教的需要。敎會的大公精神,尊重每一民族固有的藝術、文化、法律和習俗,只要不違背天主的聖律。敎會對天下萬民,一視同仁,只顧人靈,別無他求。圖見224頁

224頁圖

  • 我的晉鐸金慶

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我晉鐸金慶,獻祭時,為我無數的罪過和缺失求主原諒。我必須謙恭承認上主容忍了我,竟委以重任。想起早期修院同學都比我年輕,卻都已經故世了。我也該到收帆回港的時候了。

我在傳信部服務快滿十五個年頭,傳信部需要一位比我年輕的秘書長,以更充沛的體力,更嚴謹地處理部務。

教宗碧岳十二世竟親筆給我寫了一封賀函,使我愧不敢當。傳教區的朋友們也寄來許多賀函,使我與他們相比之下,更覺貧乏可憐,因為他們以超凡的使徒精神,正在奮鬥和受苦。

今晚讀到卡雷耳博士(Correl)的日記,深獲我心「人生不是在於知,而在於愛,在於幫助別人,在於祈禱和工作。上主啊讓我抓住最後機會,將功贖罪,使我在生命結束前,能夠補上較佳的一頁。我願利用所剩無幾的每一分鐘,都用來奉行你的聖意……。」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