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籌備會議

我在漢口駐節期間,主要的工作是準備全國主教會議,我先收集了全國七個教務行政區所分別舉行的各屆會議記錄。為了不曠費時日在不必要的爭論上,仿照各國議會方式先準備好草案,這樣就有了討論對象,開會時針對草案可以修改,通過或否決。

年初幾個月籌組起草委員會。延請了五位中國委員和十一位外籍委員──代長了各地區及各主要修會。漢口王神父抗議中西委員分配不均。我向他解釋,這只是起草,並非表決,他被說服後,工作非常賣力。

五月二十五日,在愉快氣氛中開始工作,只有一人缺席──地區不寧和郵件延誤等因素,一切照法典程序進行,到元月二十三日,暫時告一段落,把研究結果擬成草案條文。

  • 與法國領事一席談

法國領事賴功德是位出色的漢學家和虔誠教友。幫了我不少忙,卻强調外國保教權的重要性。我毫不保留地告訴他,傳敎純粹是超性工作。耶穌建立了一個至公的教會。在法國是法國人的,在美國是美國人的,在中國是中國人的。為解決傳教問題,先盡人力後聽天命。終有一天會變成中國教會──其間可能需要考驗和犧牲。聖伯鐸到羅馬没有法律保障,雖被釘死,但教會卻建立了。

  • 中國教友呈獻北京代表公署

我在漢口一切都習慣了,但心中卻希望能駐節在北京,因為各國使節都在那裡。但是要提防法國。過去教廷和中國曾有過互通大使計劃,最後卻都成了泡影。需等外交上的好時機。漢口田主教有意發動全國主教為代表公署捐款,北京教友也發動全國教友為同樣目的募捐,並希望代表駐節北京。這樣就無外交上的困擾了。我當然樂觀其成。

教友代表來信說:「教宗代表來華,使我們感到與教會結合更為密切,為了知恩報愛,我們願呈獻給代表一個住所,我們雖有足夠的款項,但仍發動全國教友募捐,讓每個人都能分享這恩惠,也是我們一心一德,同一信仰的證明……同時全國教友也都希望公署設在北京……

我回信說:「你們的信使我想起一六二一年,著名文人宰相徐光啓從北京寫信給羅馬説:『中國教友願意長有翅膀飛向羅馬,因不可能,只好請人帶信向全世教友之父致意這信很隱密地寄達羅馬。』今天教友可自由地向教宗傳達心聲。……首次獻屋給教會是一六一一年皇帝賜給利瑪竇的陵墓……。我希望公署不要太昂貴,也不要世俗的奢華,最好具中國式風格,理由有二,一為保持各民族的獨特藝術風格,二為表現教會藝術的至公性。我駐節北京没有問題,而最早的傳教士就是在北京工作。真福和德理一三二五年左右曾在北京傳教,有很多人領了洗。在他的日記中曾記載,某日皇帝出巡,路經聖堂的十字架時曾下車向十字架致敬;也接受了和真福的一些水果。六百年後的此時此地,教宗接受了你們獻給的更好禮物……」

教宗也轉來謝函,很高興把代表看成中國人的同胞和家人。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