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復活期第三主日

主曆2020年4月26日

 


課程公告

※ 《哥羅森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再行通知(週二晚上 7:30~9:00)

(為配合長安天主堂之防疫措施,週二課程暫停,復課時間將再行通知)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復活期第三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厄瑪烏(信仰)之旅

【福音:路二四13-35 】

13【耶穌死後第三天,耶穌的門徒中】,有兩個人往一個村莊去,村名厄瑪烏,離耶路撒冷約六十「斯塔狄」。 14他們彼此談論所發生的一切事。 15正談話討論的時候,耶穌親自走近他們,與他們同行。 16他們的眼睛卻被阻止住了,以致認不出他來。 17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走路,彼此談論的是些什麼事?」他們就站住,面帶愁容。 18一個名叫克羅帕的,回答他說:「獨有你在耶路撒冷作客,不知道在那裡這幾天所發生的事嗎?」 19耶穌問他們說:「什麼事?」他們回答說:「就是有關納匝肋人耶穌的事。他本是一位先知,在天主及眾百姓前,行事說話都有權力。 20我們的司祭長及首領竟解送了他,判了他死罪,釘他在十字架上。 21我們原指望他就是那要拯救以色列的。可是 ── 此外還有:這些事發生到今天,已是第三天了。 22我們中有幾個婦女驚嚇了我們;她們清早到了墳墓那裏, 23沒有看見他的遺體,回來說她們見了天使顯現,天使說他復活了。 24我們中也有幾個到過墳墓那裏,所遇見的事,如同婦女們所說的一樣,但是沒有看見他。」 25耶穌於是對他們說:「唉!無知的人哪!為信先知們所說的一切話,你們的心竟是這般遲鈍! 26默西亞不是必須受這些苦難,才進入他的光榮嗎?」 27他於是從梅瑟及眾先知開始,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都給他們解釋了。 28當他們臨近了他們要去的村莊時,耶穌裝作還要前行。 29他們強留他說:「請同我們一起住下吧!因為快到晚上,天已垂暮了。」耶穌就進去,同他們住下。 30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就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 31他們的眼睛開了,這才認出耶穌來;但他卻由他們眼前隱沒了。 32他們就彼此說:「當他在路上與我們談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不是火熱的嗎?」 33他們遂即動身,返回耶路撒冷,遇見那十一門徒及同他們一起的人,正聚在一起, 34彼此談論說:「主真復活了,並顯現給西滿了!」 35二人就把在路上的事,及在分餅時,他們怎樣認出了耶穌,述說了一遍。

【經文分析】

復活期第三主日的福音選自路二四13-35,這是一段最長的、大概也是最美的復活敘述。路加福音藉著報導兩位門徒前往厄瑪烏時,在路上所遭遇的經歷,講述人如何走上復活信仰的道路。

失望的門徒

兩位耶穌生前的門徒,從耶路撒冷走向厄瑪烏。路加並未直接說出他們離開聖城的原因,但經文本身提供了一些線索,讓讀者自己想像:在這段故事之前,福音敘述一群婦女發現安葬耶穌的墳墓空了,並聽見天使報告耶穌復活了。但當他們將這一切轉告給宗徒們時,他們卻不相信這些婦女;伯多祿雖然去查看了墳墓,卻只是驚異(並未相信)。更直接的線索,來自於這二位門徒在旅途中和顯現的耶穌的對話。

從他們的談話內容,我們看見他們對耶穌的了解和期望:他們認為耶穌是先知,具有特殊的權威,並期望祂就是默西亞;不過耶穌卻被釘死,而且已經是第三天了。經文中強調「第三天」這個日子,一方面再次肯定耶穌被釘死的事實;另一方面更顯示一切希望都已趨於幻滅,因為耶穌生前預言說自己死後三天要復活,如今這個期限即將結束。因此,他們二人失望地離開耶路撒冷,返回家鄉厄瑪烏。

耶穌顯現

走在路上的門徒和一位突然出現的「陌生人」談話,卻未認出這人就是耶穌,因為他們的眼被「關閉」了。復活的耶穌並未自我介紹,在聽完二位門徒失望的談話後,首先指責他們的無知和遲鈍,然後提醒他們:「默西亞不是必須先受苦難,並且通過苦難才達到光榮嗎?」接著耶穌為二位門徒解釋經書,詳細說明這一切。此處所指的經書,並非梅瑟和先知們關於默西亞所講過的某一些特定經文,而是指全部「猶太人的聖經」,也就是基督信仰裡所謂的「舊約」。這段話說明苦難的必要性,同時也指出「復活」絕非再返回原有的生命,而是進到天上的「光榮」中。路加在宗徒大事錄中透過初期教會的宣講者強調,基督徒「必須經過許多苦難,才能進入天主的國」(宗十四22),如此表達出基督徒的生命正是參與耶穌基督的生命。

擘餅:關鍵的經驗

他們臨近厄瑪烏時,耶穌佯裝欲繼續前行,二位門徒不得不把祂強留下來,並不只是因為天色已晚,而更是因為他們的心因聆聽耶穌而成為火熱的。路加福音多次報導耶穌常常被人請去參加筵席,這次祂也一如往常受邀入席。但是身為客人的祂,卻在晚餐中扮演了一家之主的角色,祂拿起餅讚頌天主之後,把餅擘開並分給二位門徒。就在此時,他們原本被關閉的眼被「打開」了,而認出耶穌來。他們並不是在耶穌某一個特殊的姿勢上認出祂來,而是因為他們的眼睛被打開了,這個認識的能力現在賞給了他們。

就在這一刻耶穌由他們眼前消失了,因為這個相遇事件已達到最高峰,耶穌沒有必要再逗留原處。二位門徒隨即彼此分享,當耶穌在路上為他們開釋聖經時,內心便已經如火一般地燃燒。由此可知,耶穌先為他們「開啟」聖經的奧秘,成為他們在擘餅時「開啟」眼睛的準備。

復活主的顯現:門徒們共同的經驗

二位門徒所經歷的一切,促使他們立刻返回耶路撒冷。回到團體後,先聽見「十一人」的信仰見證:「主真復活了,也顯現給西滿了!」在這個短短的見證中我們看見「十一人」的重要性,以及西滿(伯多祿)的領導地位。雖然路加並沒有記載耶穌顯現給西滿的故事,但是,他的確是第一個看見復活的主的人。在這個「官方」的見證之後,二位厄瑪烏門徒才報告,他們在路上以及在分餅時所經驗的一切:主「真的」復活了。

【綜合反省】

這篇有關復活的敘述,有個十分精細巧妙的結構:失望的由耶路撒冷出發 — 被矇蔽的眼睛 — 解釋(開啟)經書 — 擘餅時開啟眼睛 — 充滿熱火的返回耶路撒冷。這種戲劇張力十足的安排,邀請讀者和經文中的角色產生認同,並因而直接和復活的主對話。

福音作者希望幫助讀者克服自己的情緒,或認知上的屏障而達於信仰。基督徒走在追求信仰的路上,就如同這二位走在厄瑪烏路上的門徒 唯有透過以基督為中心的觀點,閱讀全部的聖經,參與以伯多祿為中心的信仰團體所舉行的感恩禮,才會和復活的主相遇。基督徒只有在讀經和擘餅中,才能認出耶穌是主。

top



第三篇:在羅馬服務(一九三三-一九五八)

一九四

戴伽思巴里(De Gaspari)是一位很傑出的基督信徒,學問淵博,曾任奧地利和義大利代表;也擔任過人民黨書記要職。他為了思想自由,不肯屈服於墨索里尼,而被無辜拘禁。他是我個人的好友,並非逃兵或通緝犯,他只是一名梵蒂岡的公務員,卻被法西斯黨視為眼中釘。他於二月八日來向我求援,我當然義不容辭,在動亂中給他安插一個容身之地。

直到六月四日,聯軍進入羅馬後,戴伽思巴里才離開傳信部,大家對他印象奇佳,認為他是一偉大基督徒,而政治前途光明。(編者按:他後來作了義大利很傑出的總理)(圖見219頁

219頁圖

二月十日,聯軍飛機多次空襲岡多福堡的教宗別墅地區,造成重大傷亡和破壞,鄔爾邦學院的別墅也受到波及。教宗收容的一萬五千名家破人亡的難民區也被炸。

我急忙前去查看,路上擠滿了逃往羅馬的難民。看到學院受到嚴重破壞;已挖出一百多具屍體;被活埋的據說有五百人。到處都是屍體,救難工作正在進行,我也為亡者虔誠祈禱。

我見到本堂神父,把齊尼(Cini)的一筆救難捐款交給了他,也拿了五千里耳請他轉送嘉辣會修女──曾有十九位修女喪生。我也看到很多難民,等待教宗分給的食物。在這次屠殺的背後,也散發了愛德的強光。

我說這是屠殺,毫不為過,因為是無辜的百姓慘遭殺害。在鄉間有許多德軍佈防的陣地,飛行員儘可全力去炸他們。那些喪盡天良的飛行員,竟這樣瘋狂而盲目地轟炸岡多福堡,絕非阻止德軍南下的良策;他們寫下的這頁可悲的無恥歷史,永遠不會泯滅。

二月十四日,召開了宗座傳信善會高級會議。捐款比往年還多,我們趕快把錢寄給了傳教區。有些地區信札往來已經癱瘓,只有靠電報聯絡了。寄不出的款項,只好暫行轉投資已求保值。儘管許多傳教士失去自由或性命,大家都表現出了出奇的勇氣和愛德。

三月二日鄔爾邦學院修女的住所被炸,我和傳信部長次日前去查看,房屋受損,幸無傷亡──那時候修女們都在聖堂內。一般的輿論,認為這次轟炸不是聯軍所為,而是法西斯黨所幹的好事,他們想攻擊梵蒂岡電台,以及在梵蒂岡內避難的各國大使。無論如何,這次轟炸是愚昧的罪行。

三月七日傳信部召開全國會議,出席者有五位樞機。會中突然傳來刺耳的警報聲,稍後聽到飛機臨空,炸彈爆炸後,連傳信部的牆壁也都震動了;樞機們繼續討論有關傳信部的事務,直到徹底議決為止。大家對轟炸已經習慣了。散會後,各位樞機在會客室等待解除警到。


六月廿四日,教宗碧岳十二世,隆重地接見了宗座傳信會、聖伯鐸本籍神職善會和神職傳教聯合會的高級委員,發表了一篇美妙的訓詞,今擇要於後:

「教會信守耶穌所託『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傳福音』(谷十六15)的任務,這樣,教會成為古羅馬帝國的導師,也使日耳曼和盎格魯撒克遜民族信仰了基督;接著也使南斯拉夫、馬札爾(匈牙利)和法蘭西斯(比利時、荷蘭)等民族歸主。後來又在遠東的中國,和遠西的格林蘭等地有了最初的教會。到一五○○年左右,才真正地開始傳教運動,鼓勵教會內的子女,以各種方式協助福傳。

十字軍往往用軍事或政治力量,為達到保護聖地的目的;而福傳工作卻是以精神的刀劍,以真理、愛心、無私、犧牲為工具,使普世都成為聖地。

聖伯鐸善會成立五十年後的今天,本籍神職已增八倍之多,而本籍教區已逾七十個。兩次的世界大戰,對傳教工作反而有利。除了遠東成績可觀外,非洲中部,也有成群的民眾走向教會。此外,戰後天主教會的慈善救濟,更能使人去接近教會。的確,天主上智是莫測高深的……。」

    羅馬的宗教是由偶像崇拜、迷信和政治等因素混合而成的,已經衰竭。多位羅馬皇帝試圖以愛國情操加以復興,也欲振乏力。主要因素是:對靈魂不死的觀念模糊,對真理之渴望無法落實,此外,又准許蓄奴。

正當此刻,基督宗教以快慰人心的面貌適時出現,宣示唯一仁慈之神;靈魂不死,可享永生;聖事簡單而富人性,更提高奴隸和窮人地位;最後,馬上由本籍神職接棒,再配合原有之習俗加以基督化。就在這種情況下,羅馬和歐洲信仰了基督。

反觀中國現況,全國已統一,並不次於當日之羅馬帝國;倫理方面,沒有蓄奴和競技場,要比羅馬人文明多了。唯一的阻礙就是保教權的陰魂不散,只要用宗徒們在羅馬之經驗,成立本籍教會,歸化中國並非遙不可及的事。

最近傳信部收到一封修女寫來的信,大意是:

「我們帶了一些食物登上一艘船,開航後不久,來了一隊飛機攻擊我們的船,接著投下像雨點般炸彈,我們四十七位修女中,只有四人無恙,二十四位修女立即氣絕而死,其他的也都受了傷。同行的主教在第一次被襲擊後,給我們集體赦罪。不久, 一顆子彈斷送了他的生命……我們的船靠岸後,把死者和傷者抬上岸。我們被安置在一個鐵棚下,沒有一句怨言,每天望彌撒,領聖體,感謝天主為我們安排的這一切。」

她們的英勇表現,實現了兩千年前聖保祿所説過的話:在各種苦難中,我格外喜歡。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