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zh-CN


字體大小

第549期 電子報 主曆2015年2月26日

  《主日福音釋義》         四旬期第二主日

  《閱讀經典》           成德明鏡_譯者的幾句話

  《我自幼認識的雷永明神父》 分論_1

  《書寧2014朝聖日記》     12耶里哥的穆娜

  《聖人傳記》            3月7日聖婦伯爾都亞聖婦斐利琪等殉道

 《四旬期專題》    四旬期專題

下載本期電子報pdf檔


最新消息

避靜報名表Word檔案下載

連載公告

「閱讀經典」單元中,文德聖師的「神學乃萬學之宗」一文,恰巧於農曆春節前連載完畢。邁入新的一年,您對您的靈修生活,有甚麼新的期望呢?思高中心特別嚴選了「成德明鏡」一書,在新的一年開始,進行連載。這本由韓山城翻譯的冊子,是關於聖方濟最珍貴的文獻之一,文中記載許多聖方濟的言行細節,著實讓後世更認識與體會聖方濟的精神和理念。希望藉著這一本偉大的作品,能幫助我們從中汲取養分,幫助我們度更加的靈修生活。

課程公告

《馬爾谷福音》聖經講座/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3月3日(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南港耶穌聖心堂(台北市南港區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聖堂廣場可停車,或搭乘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步行約5-10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捐款徵信(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文物中心

思高臉書專頁


四旬期第二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耶穌顯容

【福音:谷九2-10】

那時, 2六天後,耶穌帶著伯多祿、雅各伯和若望,單獨帶領他們上了一座高山,在他們前變了容貌: 3他的衣服發光,那樣潔白,世上沒有一個漂布的能漂得那樣白。 4厄里亞和梅瑟也顯現給他們,正在同耶穌談論。 5伯多祿遂開口對耶穌說:「師傅,我們在這裡真好!讓我們張搭三個帳棚:一個為你,一個為梅瑟,一個為厄里亞。」 6他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他們都嚇呆了。 7當時,有一團雲彩遮蔽了他們,從雲中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 8他們忽然向四周一看,任誰都不見了,只有耶穌同他們在一起。

9他們從山上下來的時候,耶穌囑咐他們,非等人子從死者中復活後,不要將他們所見的告訴任何人。 10他們遵守了這話,卻彼此討論從死者中復活是什麼意思。

【經文分析】

馬爾谷福音第八章27節到第十章52節,敘述耶穌由加里肋亞前往耶路撒冷的過程。一路上耶穌不斷地教導門徒,使他們明白到底「跟隨祂」的意義是什麼。因此,這一大段經文中,仍是以不同的事件來說明「基督論」這個主題,其中一個高峰事件,就是教會安排信仰團體在四旬期第二主日一起聆聽的「耶穌顯容」故事 (谷九2-10)。

第七天

耶穌顯容事件發生在「六天後」,也就是在這段敘述的前面,報導的「斐理伯的凱撒勒雅」事件(八27-1)以後的「第七天」。這個時間的提示含有一個更深的意義:以前梅瑟領受天主的法律和誡命時,曾在西乃山上停留了四十天。在「第七天」上主從雲彩中召叫了他(參閱:出二四16),因此,在舊約的傳統中第七天就是神顯現的日子。

光榮的顯現

馬爾谷將山上發生的事件描寫為「耶穌容貌改變」,三位門徒看見的外在變化是耶穌的「衣服發光」,變成無比潔白。因此耶穌改變容貌的意思,大概並不是預先顯示祂復活後的身體,而更是祂在末日光榮顯現時的光華形象(八38),亦即祂在天父內本來就具有的光榮(參閱:若十七5)。

顯現的見證人

整個事件出自耶穌的主動,祂帶領三位最親密的門徒(參閱:五37,十三3,十四33)一起「上了一座高山」。基督信仰傳統認為這座山就是「大博爾山」,在猶太傳統中,大博爾山一直被視為「聖山」。耶穌「僅僅」帶了三位門徒上山,目的大概和當年梅瑟只帶了若蘇厄一人上西乃山一樣,主要是使他們三人成為神性顯現的見證人。

厄里亞和梅瑟

此時,厄里亞和梅瑟也顯現出來,他們二位之所以能顯現,乃是因為他們未曾死亡。根據列下二11,厄里亞並沒有死,而是被火馬車接升到天上;雖然聖經中記載梅瑟逝世(申三四1-7),然而根據猶太民間信仰,梅瑟並未死去,而是和厄里亞一樣被接升天。由於他們過去被提上天,使他們在這時候能夠顯現。

厄里亞代表舊約中關於末世來臨預言的實現(九11),梅瑟曾預言在他以後天主要興起一位像他一樣的先知。他們和耶穌的交談,就是為耶穌做了先知性的見證,說明耶穌的確是末世性的先知,帶來決定性救恩的默西亞。

門徒們不了解

伯多祿建議搭建「帳棚」,使人憶起天主最初在人間居住的「會幕」,這也是後來猶太教帳棚節所慶祝的主題。但是伯多祿的建議完全不恰當,他只是希望給予目前所經歷的「轉化的世界」,加上一個制度框架而使之固定下來。

福音作者清楚指出伯多祿(和門徒們)根本不明瞭眼前所發生的事,這個「門徒的不了解」也是整部福音書的重要主題之一。而門徒們之所以害怕得嚇呆了,也是猶太傳統中,人們看見神顯現時的「正常」反應。

耶穌是天主子

天上出現的雲彩,顯示天主具體的臨在,在出二四16也可看到相同的主題。由雲彩中所發出的聲音是以門徒們為對象,告訴他們眼前的「這一位」到底是誰:「這是我的愛子」(一11),因此「你們應該聽從他」。

「天主子」的頭銜使這段經文之前所提到的「默西亞」稱號(八29)更為精確;這段話也反映詠二7的經文,藉此而使人更能看清耶穌和天主之間的關係。祂和天主之間的獨特關係,決定祂的一切生活與工作,也建立祂權威的基礎。

事實上,「天主子」這個頭銜不只在此(福音的中間部分)出現;在福音的一開始,耶穌受洗時,就有天上的聲音對祂說:「『你』是我的愛子」(谷一11);而在最後耶穌被釘死後,一位羅馬百夫長也承認:「『這人』真是天主子」(谷十五39)。由此可知,馬爾谷福音的主要目的就在見證「耶穌真是天主子」!

【結語】

顯現結束後,一切恢復原初的「平靜」,除了耶穌以外,門徒剛才所見的一切都消失了。他們的眼光只能集中在耶穌身上,只能聆聽祂的教導,耶穌是他們生命方向的唯一指引。

下山時,耶穌囑咐他們,「非等人子從死者中復活後」不要透露任何事情。意思是要直到耶穌被釘死並且復活以後,門徒才會明白,默西亞耶穌不只是大能的「天主子」,而且也是必須受許多苦、被殺害的「人子」(八31)。耶穌面對苦難時完全信賴的態度,更清楚地表現出天主子的身分。門徒(以及後世一切基督徒)必須如此認識、信從並宣講耶穌基督。

top


成德明鏡

韓山城譯

譯者的幾句話

由於聖方濟是福音成德的楷模和表率,因此以敘述並描繪其聖善生活與善行為目標的這冊子遂得名為:「成德明鏡」。

這書的著者可說是聖方濟的若干同伴,他們在總會議或總會長的號召和鼓勵下,曾於一二世紀末和一三世紀初,先後撰寫了許多有關聖方濟生平的、或長或短的片段,這些片段便構成這書的基本資料;故本書中多次出現:「我們這些曾經和他生活一起的人們特予作證」等語。其後有人將上述片段加以彙集和編排,而成此名為「成德明鏡」的書。

這書曾由Paul Sabatier先後出版了兩次,首次出版時,取名為「最古的聖方濟傳」;因為這書的初稿至遲完成於一三一八年。二次出版時,定名為「良兄弟的回憶錄」,因為當時有人認定這書全部出自良兄弟的手筆。不過,現在已無人支持這說法了。

無論如何,這冊傳記是本會有關會祖最重要和最珍貴的文獻之一。因為這冊子含有Celano和文德聖師的聖方濟傳所闕如的許多細節,而這些細節又最能突出而生動地表現聖方濟的精神和理念。這也是我不惴冒昧,並毅然決然加以迻譯的理由和動機。希望讀者對聖方濟的精神與理想有進一步的認識!

韓山城謹識

一九八一年十月十日

(未完待續)

top


我自幼認識的雷永明神父

方濟會士李士漁 著

一九九五年八月二日,是思高聖經學會成立五十週年的金慶,學會內外人士都願盡力設法出一部專刊,來紀念這一誠然值得紀念的盛事。學會為自己成立三十週年、四十週年,都曾有所表示,只不過屬附帶性,並沒有另出專刊。兩次我都曾發表了一點東西,為三十週年見台灣出版的《鐸聲》第十三卷第八期,為四十週年見香港出版的《聖經雙月刊》第九卷第四、第五、第六三期;題目是「思高聖經學會的沿革與工作梗概」,談論的是學會的工作和人員,題目是我自命的。這次不然,新近繼陳維統神父為學會主任梁雅明神父給我命題,要我不寫學會的事,而專寫學會創立人,而又為學會主腦和心臟人物雷永明神父的事。這當然由於他知道,我已於八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去了聖文德會院,直至九零年十月十六日才再回到學會,八年不住在學會內,對於學會最近十年來的事,自然不甚了了;所以,不要我寫學會五十年最後這十年的事。至於雷永明神父,學會人員國籍人員除我以外,都是在加入或快加入學會,才與雷神父相識。雷神父於三一年五月三十一日離開他的祖國義大利,於七月二十日第一晉鐸週年日來到湖南衡陽,第二天到漢口去迎接他的衡陽小修院院長,方濟會會士章良多神父,便帶他到衡陽北郊外,約三華里處黃沙灣聖家堂來見柏長青主教。聖家堂建在一座山頂上,右邊是方濟會的會院,左邊是教區的「聖心修院」,外教人士所謂的「聖心中學」;由於修院的學制完全如縣立中學一樣,只是沒有立案,全部教員除司鐸外,幾乎全在外面兼課,因而出現了這一名稱。會院右邊是教區成立的「聖母痛苦方濟傳教修女會會院」。柏主教以往常是小院院長,升主教後平日不住在衡陽總堂,而住在衡陽北郊黃沙灣會院內,就因為他老願就近照顧培植教區未來的男女傳教士。

*****

柏主教二八年六月十四日被委任,十一月十一日聖瑪爾定瞻禮日被祝聖為長沙教區輔理主教;三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升為衡陽新教區代牧。由於教區的外籍傳教士不由一會省而由總會派遣,三零年季秋,主教赴羅馬初次拜見教宗,會見總會長,便請求總會長派遣傳教士到自己新近成立的代牧區傳教,親自到安大去細細打聽觀察,選定了人人稱道的雷永明修士,且乘機向總會長親自呈上自己的請求,總會長只有首肯;並且還要求他在晉鐸後就立即上道,怕發生變故;到時又親自上書要總會長不要忘記對自己的許諾;他之所以這樣心急堅定,就因為他要有這樣的一位才德兼優的司鐸,來繼承自己培育新近成立的教區未來本地的傳教士;何況衡陽「聖心修院」還是湖南幾個方濟會傳教區的「聯合小修院」。

主教見他果如自己所願來到了自己的教區,就喜不自勝,當天下午就親自帶他和與他同來的另一位同鄉同會司鐸來小修院見自己心愛的小修生。修生一入小修院,暑假寒假都不回家,近處的每星期四可回家一天,早去晚歸;遠處的暑假寒假可回家一星期或半月,在家吃飯,在本堂過夜。其實雷神父就手拿一本筆記簿與修生談話,憑口音筆錄修生的口語,主教當翻譯。我其時尚不滿十四歲,生於一七年九月五日,他生於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後半夜,比我大十歲,其實他也尚不滿二十四歲。我就用我的拉丁語與他對談,主教和那位神父在旁看著光笑;我倆越發對笑對談,彼此初次相識也夠相識了罷。我其時尚幼,他也不算老,我們就這樣彼此相識,其中除了六、七年不同住在一處外,一直相識到他死,凡四十五年,夠相識了罷!

*****

top


12耶里哥的穆娜

許書寧

旅程中,不經意的邂逅宛若馥郁的香料,讓人回味無窮。

 

拜訪過耶穌受試探山上的隱修院後,我們搭乘纜車下山。耶里哥的紅色纜車長得胖嘟嘟、圓滾滾,外貌親和無比,卻擁有極為輝煌的金氏紀錄:位於海平面下「世界最低」的纜車。

我與鍾大哥、皓玲姊同搭一車,對面則坐著一對年輕的穆斯林男女。男士皮膚黝黑、沉默寡言;女孩身披傳統長袍、裹著頭巾、卻難掩其帶著淘氣神情的骨碌碌雙眼。她好奇地看著我們,臉上淨是友善的笑意,模樣實在討人喜歡。於是,我們很快就聊了起來。

女孩的名字叫穆娜,是位愉快的準新娘,再過兩週就要結婚,與先生一起搬到西岸地區。她的先生當時並不在場,鄰座的男士或許是她的兄弟,因為未婚女孩是不能單獨出門的。我們驚喜地恭賀她,她則滿臉幸福地笑著,眼中光輝燦爛。

「妳的英文講得真好!」皓玲姊忍不住讚嘆。

「感謝主!」穆娜以手指天,毫不造作地說:「全是祂給的。」

說完之後,穆娜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嗤嗤笑了起來。她俯身向前,很快樂地詢問:「告訴我,該如何用你們的語言說『I love you』呢?」

我們笑著說了,對方緊接著問:「那麼,又該怎麼說『Shut up!』呀?」

「穆娜!」我禁不住問:「妳究竟要對誰用這兩句中文呀?」

「對我將來的先生呀!」她很甜蜜地笑著說:「我現在正在學這兩句話的各國語言。結婚後,他要是對我好,我就對他說『我愛你』。相反的,他要是胡鬧,我就叫他『住口!』。你們說,學這兩句話實用不實用?」

我和皓玲姊面面相覷,被那無俚頭的主意逗得捧腹大笑。穆娜擁有很高的學歷,在天主教學校擔任心理諮商師,與皓玲姊算是「同行」。雖然如此,在面對親愛的未婚夫時,穆娜卻宛若淘氣的小女孩,滿腦子古靈精怪的奇妙主意。

「妳先生也學心理學嗎?」皓玲姊問。

「不,」穆娜很開朗地回答:「他沒受教育。」

然後,就逕自笑了起來,好像自覺說了什麼很逗趣的事一般。她看起來多麼愛那位兩週後即將成為人生伴侶的幸運男士啊。

皓玲姊問穆娜,是不是所有女性都必須穿戴傳統服飾與頭紗?

「不,不一定。」她伸手撫平開滿美麗花朵的長袍衣襟,又懷著愛意撫摸自己的頭紗:「我是為了愛我的信仰才這樣穿的。」她想了想,又抬起頭來說:「未婚夫要求我結婚後戴面紗,就是那種黑呼呼、只露出兩隻眼睛的面紗。可是,我一點兒也不想。因為許多國家的人並不了解,經常將蒙面與恐怖組織劃上等號。我才不要被外國人誤以為是恐怖份子呢!」

穆娜說完,伸出舌頭扮了個可愛的鬼臉,然後放聲大笑。她的笑容極具感染力,整座車廂頓時像被灌了保母包萍書中的「笑氣瓦斯」,叫我們全按著肚子,毫無理由地笑成一團。

 

纜車過了中間站後,從腳底下傳來正午的伊斯蘭祈禱聲,若隱若現地漂浮在空氣中。我只知道那些擴音喇叭一向「無遠弗屆」,卻沒料到它們竟然如此盡責,連遠遠吊在半空中的纜車也聽得見。

我問穆娜:「聽見喇叭聲時,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會放下手邊的工作,開始祈禱呢?」

「不。」她搖頭:「很不幸,並非每一個人都懂得『珍惜』自己的信仰。」

我驚訝地看著她,心中很是感動。「珍惜信仰」,若非真正活在信仰中的人,又怎能用出如此貼切的詞彙來呢?。

「話說回來,形式與內心卻並非絕對。」穆娜調皮著看著我們,眨了眨那雙慧黠而美麗的眼:「有人可以一天伏地祈禱十次,卻不見得有真正的信仰,不是嗎?」

我回想起自己的祈禱體驗,那些令我面紅耳赤的心不在焉、以及過於注重形式而缺乏真心的怠慢……坐在身旁的皓玲姊也頻頻點頭。於是,我們三人相視而笑。

在那瞬間,我感覺自己在心中緊緊擁抱了一位真正的姊妹。是的,穆娜是我的好姊妹、失散已久的骨肉至親。我們已經失聯好久了,究竟有多久呢?或許,是從亞巴郎生了依市瑪耳和依撒格的時候開始的吧。現在,我們卻藉著彼此的信仰,循著同一根源認出了彼此,多麼令人歡喜。

下車後,旅人們擁抱吻別。

「再見,穆娜,結婚快樂!」我說。

「再見,書寧!」穆娜以驚人的精準發音唸著我的名字,眨眨眼說:「我愛你,住口!願你們旅途平安。」

 

朝聖至今已逾數月,我依然不時想起那位有著美麗大眼睛的姊妹。

現在,耶里哥的穆娜應該已經是住在約旦河西的新婚少婦了。她究竟有沒有堅持己見不戴面紗?或者為了愛丈夫而終究蒙頭?

無論如何,我卻願意相信,她對丈夫說「我愛你」的機會,肯定會遠遠超過使用「住口」的次數。

top


3月7日 聖婦伯爾都亞,聖婦斐利琪等殉道

SS. Perpetua, Felicity and their Companions

選自思高聖經學會出版之《聖人傳記》一書

(本系列文章:請點閱

主曆二零三年

聖婦伯爾都亞,聖婦斐利琪和其他幾位與兩聖婦同時殉難的烈士,是我們聖教歷史上可歌可泣的一頁。

西元二零三年,迦太基發生迫害教會運動,五位望教徒被捕。其中有一位是貴族少婦伯爾都亞,有一位是女婢斐利琪。伯爾都亞新近生育孩子,是一位產婦。斐利琪是懷胎八月的孕婦。其餘三位是雷福加、撒多尼、珊根杜。這五位望教徒的導師,名叫薩杜魯,自動投案,與他們同囚獄內,藉以激勉他們堅守信德。伯爾都亞的父母都健在,她有兩個弟兄,父親是外教人,母親信教,兩弟兄中,一個已領洗入教,另一個是望教徒。伯爾都亞在獄中所寫的日記,摘錄如下:

「我被捕前,老父勸我以家庭為重,背教求生。我對他說:『我們看見一樣東西,就用它的真名來稱呼它,我們決不能指鹿為馬,指白為黑。』父親說:『那當然是這樣的。』我說道:『我的名字是「基督徒」,所以人們不能用別的名字來稱呼我。』父親最初怒不可遏,咆哮如雷。但是過了一會兒,他回心轉意,完全贊成我的主張。幾天以後,我和我的幾個同伴領洗了,再過了幾天,我們被投入監獄。獄裡多麼黑暗!多麼炎熱!獄吏是多麼暴虐!同囚的信徒,給我設法,暫時移到比較舒服的一間獄室。他們都走出去,讓我餵小孩吃奶。可憐的孩子,餓得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我設法將小孩送出去,給母親照管。可是我總是放心不下。幾天後,我獲准將小孩領回來。我一看了孩子,頓時覺得安心,精神大振。在我看來,監獄就如天堂一般。」

「我的弟弟對我說:『你求天主賜你預知前途吉凶如何,是否將獲開釋,抑將判死刑』。我向天主祈求。在神視中我看見一道長梯,直通天國,可是狹小得只容一人上下,梯的兩旁,釘有各種武器,梯的末端有一條毒龍守候著,牠威嚇爬上梯去的人。薩杜魯第一個爬上去(他是自動投案,我們的教理,都是他傳授給我們的),他爬到梯頂,對我說:『伯爾都亞,我等著你,可是小心不要被毒龍咬傷。』我說:『靠著那耶穌基督的聖名,我決不會被牠傷害。』毒龍見了我,似乎有些害怕,俯首向地。我在牠的頭上踏過,爬上了梯,看見一所花園。一個白髮的人,服裝如牧童,正在園中擠羊奶。他看見了我,說道:『孩子,我們歡迎你到這兒來。』他遞給我幾塊乾乳酪,我接過去吃了。那時我醒了,覺得滿口甘香,我就把這神景告訴我的弟弟。我們知道:今後將受苦致命。」

「過了幾天,父親從城裡趕來,求我變節背主。他說:『你可憐我這樣大的年紀,滿頭白髮,我一生最疼愛你。你應當顧念你的孩子,他還在襁褓。萬一你死了以後,誰會照顧他呢?』老父口吻著我的手,雙膝跪下,滿面流淚,求我回心轉意。那時我心如刀割,一面安慰父親道:『我們一切都聽天主處理,什麼事都在天主手中。』他很哀傷地走了。」

「有一天吃飯時,我們被傳往公堂受審。法官先傳訊其他幾位同志,他們都堅認信德,拒絕背叛。輪到我受訊時,我的父親突然上前,手抱著小孩。他拉住我說:『你可憐可憐你的親生兒子吧!』法官也跟著說:『你可憐你的白髮老父,和你那在襁褓中的嬰孩吧!你快些向皇上獻祭。』我答道:『我決不做這事。』法官問道:『你是基督徒嗎?』我說:『我是的』。那時我的老父還在旁邊插口勸我,法官嫌他多口,命差役用亂棒把他打出去。我真的心痛難忍,那無情的苦鞭就彷彿打在我身上似的。接著法官宣判,將我們投交野獸吞食。我們很高興地回到監獄。」

「我的孩子每天都是由我哺乳的,所以我一回到獄室,就托人去抱兒子來。可是我父親不讓他來。奇怪的是:自該時起,孩子不再想到吃奶了。這都是天主洪恩的庇佑。」

珊根杜死在獄內。在宣判死刑前,薩杜魯、雷福加、撒多尼先受笞刑,伯爾都亞和斐利琪兩人,則由差役掌摑。

伯爾都亞又獲賜神視,這次神視的情景,她記述如下:「幾天後,我們在獄中一同祈禱。在祈禱中,我突然想起田諾客-田諾客是我的幼弟,七歲時患瘡疸夭折。我為他很虔誠地祈禱上主。當夜,我看見田諾客的亡魂從一個幽黑的處所走出來。他渾身發熱,奇渴難忍,臉上瘡疸的傷口,歷歷可見。我心裡很難受,想走近去。可是我們兩人間似乎有一道深淵隔著。他身旁有一個水泉,但水泉的邊緣很高,他翹起足尖,還是飲不到。我恍然大悟:田諾客一定在受苦。從那一天起,我每天日夜不斷為他特別祈禱。」

「我們解往競技場,當眾供野獸吞噬的日子到了。我被放在木柵中。就在那時候,我又看見田諾客,他仍在原來的地方,可是這地方如今光明如白晝,田諾客臉上的瘡疸也已經完全好了,只剩一個瘡疤。那水泉的邊緣,與田諾客的腰口相平,泉內的水汩汩湧出,泉邊放著一隻金碗,滿盛泉水。田諾客捧著碗暢飲,飲畢手舞足蹈去玩耍了。於是我知道他不再受苦了。」

「幾天以後,獄吏見我們這樣忠貞不屈,視死如歸,很欽佩我們的勇氣,准親友入獄探視。我的老父也來了,他呼天搶地,用力拉著自己的鬍鬚,口中說出最悲慘的話。任何鐵石心腸的人,聽了都會流淚。」

「行刑前夕,我在神視中看見彭波尼副祭來叩門。他身上穿著雪白的衣服,走進獄室,對我說道:『伯爾都亞,我們都等著你,你來吧!』他領我走到一個廣場,叫我站在中間,對我說:『你不要害怕,我在這裡伴著你。』我抬頭觀看,有一個面目猙獰的人走過來,和我交戰。那時,我已改穿男裝,有一個偉人走近來,對我說:『假如他戰勝了,他便用劍殺死你。假如你戰勝了,我把這棕櫚枝賞給你作獎品。』我們二人摩拳擦掌,互拼死活。他被我擊倒地上,我用腳踏住他的頭。觀眾歡呼,我領了獎品。於是我勝利地走入生命之門。那時我醒了,我知道我這次解往刑場,不是與野獸交戰,而是與惡魔交戰,可是最後勝利,必屬於我。」

「我的日記,記到今天(行刑前一天)止,以後的事,我自己無法記述,讓別人來記吧。」

其餘的事蹟,由另一位目擊當時情形的證人敘述。斐利琪擔憂自己不能與其他烈士同時致命,因為羅馬法庭規定:孕婦須生產後方可執行死刑。同獄的人都代她求主,她果然在行刑前生了一個女兒,這新生的嬰孩,由一位教徒抱去領養。

當時的人很迷信,怕教徒到了法場,施行邪術脫逃。所以官廳下令嚴禁他們接見親友。可是獄吏也已被他們的善表感化,皈依了真教,所以很優待他們。行刑前夕,死囚循例當眾吃一頓最後的飯。烈士們利用這機會,舉行了一項宗教性聚餐,並對旁觀的群眾講述天主的審判。他們在苦難中多麼喜樂!他們的勇氣,使在場的外教人都嘖嘖稱奇。其中有許多人都棄邪歸正。

勝利的日子到了!殉道烈士大踏步往刑場進發。男子排在前面,後面婦女隊中第一個是伯爾都亞,旁邊是斐利琪。斐利琪滿心喜悅,她走向競技場,領受血的洗禮。到了競技場門口,兵士企圖強迫烈士穿上外教司祭的衣服。伯爾都亞代表眾人嚴詞拒絕。兵士無法,就讓他們穿著原來的衣服入場。一路走著,伯爾都亞高唱聖詠,雷福加,撒多尼和薩杜魯三人警告眾人:天主將在審判時,賞善罰惡。眾人見他們臨死還這樣大膽,怒氣沖天,要求用鞭刑懲罰他們。結果烈士們在投交野獸吞噬前,先受了一場鞭刑。

撒多尼渴望多受些痛苦,藉以獲得更光榮的冠冕。他和雷福加兩人,除受到猛豹攻襲外,又遭野豬攻襲。薩杜魯很怕野豬,他希望死在猛豹爪下。他先投放到一頭野豬前,可是那頭野豬轉身去咬管豬的刑吏,將那刑吏活活咬死。人們將薩杜魯用繩縛住,放在野豬前面。那野豬掉頭不顧,不肯加以傷害。人們只好將薩杜魯放在一旁,留待下一個「節目」。薩杜魯利用這機會,勸那位已信主的獄吏說:「你看見嗎?我所希望的事,都已如願以償。野豬不是不肯傷害我嗎?你務須堅守信德。等一會兒,豹一出場,一口就會把我咬死。」他說的話,果然完全應驗,一頭豹跳到他身上,一眨眼間,他已橫躺在鮮血中。暴徒打趣道:「這人受的那場洗禮可真不錯!」薩杜魯對獄吏說:「再會!你守好信德吧!希望你今天所見的事,非但不使你困惑不安,卻使你更為堅定不移。」他將獄吏手上的指環取下,浸在自己的鮮血中,再還給獄吏作為紀念物。

與此同時,伯爾都亞和斐利琪兩人受到一頭野牛的攻襲。伯爾都亞先被拋擲在地,她站起來。那時斐利琪也被拋擲在地,伯爾都亞連忙趕過去,攙扶她起來。兩人並肩站著,等候野獸來攻襲。群眾高呼,叫武士來殺死她們。兩位烈士的芳魂飛升天國。這幕驚天動地的悲劇,在聖教歷史上,永遠佔著光輝的地位。

top



 

訂閱「主日福音釋義」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主日福音釋義」

每星期四寄發

訂閱本服務 / 變更訂閱資料

訂閱Youtube頻道
連結至iTune
銀行轉帳捐款

銀行轉帳捐款 (此處捐款由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開立抵稅收據)  new icon

銀行轉帳帳號:00758120000047
銀行代碼: 012
收款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 (台北富邦銀行 南崁分行)

轉帳後請聯絡我們提供以下捐款人資訊,以便寄出捐款收據:
[捐款人姓名、日期、帳號末五碼、金額、收據抬頭、地址、電話、捐款用途
(為聖地捐款、為方濟會捐款、為思高中心捐款...等等)]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電話:02-23112042 電郵:read.bible@hibox.biz
或填寫以下google表單:請點選

加入Line官方帳號

LINE logo.svg  Line QR Code Large

加入思高讀經推廣中心Line官方帳號

Line官方帳號搜尋「@ccreadbible」

加入思高中心粉絲團專頁
下載手機App
Paypal線上捐款

Paypal線上捐款給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此處捐款由北美地區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108 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
電話:02-23112042 傳真:02-23754439
郵件請寄: 108-99 台北郵局2-10號信箱
Email: read.bible@hibox.biz

***捐款方式***
郵政劃撥帳號:17970033
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

銀行轉帳帳號:00758120000047
銀行代碼:012(台北富邦銀行)
收款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
捐款後請填寫google表單(請點選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相關連結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首頁

聖地在華辦事處

思高中心Youtube頻道

友站連結:佳播圖書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課程

《瑪竇福音》 / 林思川神父 導讀

時間:週二晚上7:15~8:30上課 (6:40一樓聖堂晚禱日課)
地點:
南港耶穌聖心堂(成德堂)六樓教室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近捷運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
歡迎新舊學員參加,無需報名,請準時入場。
           詳細資訊請來電02-23112042或來信read.bible@hibox.biz洽詢。


切換到桌面模式切換到流動網站
為提供您更佳的閱讀體驗,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使用Cookie及分析技術,做為我們增進網站服務的參考依據。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