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在羅馬服務(一九三三-一九五八)

一九五七年

  • 文化傳敎

偉大傳教時代的號角已向世界發起聲響了,傳教區的本籍主教已達一二三位,本籍傳敎士應負起重大責任,除了具有聖德和宗徒神火外,還應具備充足的學識。

世界重大的革命是由思想的醞釀而成的,基督自己曾把天國比作酵母。教父們以希臘哲學的方式去表達公教思想,無形中影響到思想界,並浸潤於社會階層。中古世紀的本篤會院設立了研究聖學和俗學的中心,因而使福音能順利地傳播於宮廷、軍中和民間

印度全國大會鼓勵傳教士在福傳和護教方面取材於印度教和哲學,適合的予以發揚,不適合的加以修改。日本傳教士也在研究佛學以利傳道。中國人最看重官爵、財富和學問。因此可善加利用學問進行福傳工作。陸徵祥和吳經熊博士都主張透過中國哲學去表達公敎思想輔大發起人英斂之博士的「勸學罪言」,對中國司鐸的國學程度,曾有過一番苦口婆心的肺腑之言。中國林森主席對傳大設有中文講座感到重視和敬佩。

傳教區的本地神職人員因品學兼優而結出豐碩的果實如中國首任主教羅文藻、李安德,日本的滿旗伊滕(Mancio Ito),安南的唐路加,印度的瓦兹若瑟(Y. Vaz),亞比亞諾的真福格布來(B. M. Ghebre)皆是。

本籍的傳教士應充實聖學和國學,讓傳教士的胸懷變成基督的圖書館,好能成為傳教的有利工具。傳教士們應追隨聖保祿芳踪,用本國的學識往訓萬民傳揚那「未識之眞神」。

  • 詩情畫意的聖誕

母親是人類最偉大最尊嚴的人物,教外的宗教藝術多敬拜女神──宇宙生命之謎。基督宗教以聖母為天主之母,把這敬禮煉凈了,聖化了。天下萬民在白冷山洞,跪伏在手抱耶穌的聖母面前,聖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們中間。

古代教外藝術,少見母子在一起的畫像。聖母與聖嬰的畫像卻成為公教信徒的裝飾品。

路加福音上說在客棧裡「為他們」沒有地方,是因貧窮和貞潔之故養父貧窮,無錢租屋聖母貞潔,希望在隱蔽的地方生產。

初期信徒覺得福音太過簡略,不能使他們滿足,於是口傳了有關耶穌生平的言行事蹟,有些列入「僞福音經」裡(Vangeli Apocrifi),其中有些也確實有歷史價值,就連那傳奇性的記述也可反映當時信徒的心理和虔誠意識。譬如有的說:救主誕生時,萬物驚訝得目瞪口呆。有的寫:聖母將聖嬰放在馬槽裡,牛和驢都朝拜了祂。此外,各種「僞經」都成了藝術家爭相取用的題材,許多名著也因此應運而生。

馬槽:聖方濟於一二二三年在克來喬(Greccio)搭造了第一座馬槽後,很快就傳遍普世。馬槽要我們密切參與聖誕奥蹟,要我們插足牧人旁,變成聖誕的劇中人,進而能超越時空,與主相遇。馬槽兼具歷史性和禮儀性的雙重意義:禮儀的真實性,使生活在今天的人也能躬逢其盛,而成為劇中人。

今年(一九五七)在羅馬舉行的馬槽展覽中,可以看出愛斯基摩人用冰塊堆成的馬槽,還用馴鹿和海豹代替了傳統的牛和驢。非洲的馬槽,聖家都是黑人。一個剛果的馬槽,有一身穿西装的黑人。日本畫家哥色基(Koseki)曾嘗試用日本家庭親情來表達過聖誕的詩意。中國的女畫家劉河北(秀斌)描繪耶穌聖嬰手提元宵節的燈籠從天而降,以象徵真光照世。有些勞工把馬槽搭成工廠模式以示親切,鍋爐代替了牛、驢取暖的功能。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