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至誠祈禱必蒙允  神聖光臨釋疑團

1 43

前面已經說過,伯多祿和甘蘭道兩位修士,好像活於一顆心一個靈魂內似的,在神修大道上互相勉勵,並肩邁進;他倆彼此敬愛的情形,真是史無前例的神交密友。有一個時期,二人同住於安高納省的福樂納會院中。那時,他們的聖德已登峰造極,德光燦爛四射,猶如兩顆天上的明星,不但照亮了安高納省境,而且其他各地的人們,凡瞻仰他們德光的,其心靈中的黑暗無不一驅而散。

兩位修士為了增加他們之間的神聖友愛,彼此訂了一個互惠的密約,就是:他們任何一個人若得了天主的任何一樣特恩異寵,或一樣神聖的顯現,或一樣超性的默啟時,必須互相通知,共得神益,共享神慰。

二位大德修士規定了互惠密約以後的某一天,伯多祿獨自一人在一張聖像台前祈禱──極度熱心默想耶穌的苦難。那是一張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苦像;在十字架下有聖母瑪利亞、聖若望宗徒及聖方濟各地站像。他們三人的畫像表情都非常痛苦哀傷。伯多祿修士看見這種情形,心裡更加同情耶穌的苦難,但同時他又想知道究竟是誰更同情耶穌、更哀慟耶穌的苦難:是祂的生身母親至聖童貞瑪利亞呢?是祂所最愛的宗徒、曾枕頭在祂心懷中的聖若望呢?抑是身印祂的五傷的聖方濟各呢?他百思不得其解。正當他反覆回想,熱情地要知道一個答案之際,忽然聖母偕同聖若望和聖方濟各,自天下降,身著天上美服,神光四射,顯現在他的面前;聖母的服飾與光輝之美,自然無可倫比,但聖方濟各卻比聖若望的服飾與光輝更顯美麗。

伯多祿修士面對著這種神視現象,正在驚愕訝異之際,聖若望宗徒安撫他說:「至可愛的修士,請勿驚懼!我們自天下降,特為解答你的疑問,並為安慰你的苦心。現在告訴你,當耶穌受難的時候,至聖童貞瑪利亞和我,是人類中最哀慟和悲傷耶穌苦難的,當然聖母所感到的痛苦最為劇烈;在我們之後,最同情、哀慟、悲傷耶穌苦難的人,皆莫過於聖方濟各。因此,猶如你所看到的,他在天上所享有的光榮也更大、更多、更奇偉。」

「耶穌基督的至聖宗徒,請問聖方濟各的服飾比你的更美麗華貴,這是為了甚麼原因呢?」伯多祿修士問聖若望。

「這是因為他在世時所穿的衣服,比我生前所穿的衣服更卑劣微賤的原因啊!」聖若望宗徒說完這句話,即將隨身袋來的一件瑰麗輝耀的美服,遞給伯多祿修士,說:「這是我特意給你帶來的天衣,請你穿上它吧!」說著便要幫助他穿在身上。這時,伯多祿修士真的喜醉了,竟至跌倒在地,不自覺地大聲直喊道:「甘蘭道兄弟啊!甘蘭道兄弟啊!我最敬愛的摯友甘蘭道!快來我這裡吧!快來我這裡吧!快來看這個偉大而奇異的事情吧!」

伯多祿修士驚喜吶喊的時候,那來自天上的神視閉了幕。所以及至甘蘭道修士聞聲跑到他跟前時,甚麼神妙的現象也看不見了。於是,伯多祿修士便將所見所聞的一切,有條不紊地全盤告訴了甘蘭道修士;他們二人遂都充滿了神慰,一心一德地感謝天主的宏恩不已。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第四十二章  德言點化劣修士  禱力超渡苦煉靈

1 42

甘蘭道修士,對於福音上所講的貧窮,對於聖方濟各所立的會規,都是極熱誠的追求者。他的修會生活非常嚴格,他的功德非常偉大,因此,耶穌基督亦非常鍾愛他,且為表彰他的偉大功德,讓他在生前與死後顯了無數的奇蹟。例如:有一次,他在歐斐達地方的會院裡作客的時候,該會院有一位年齡很輕的修士,無論言談舉動,甚至在祈禱、守規、盡職等重要的事上,都毫不經心,頑皮胡鬧,拿著別人的勸告當作耳邊風。那個修士真是頑皮成性,以致院中老少修士都因他而不得安寧,不能善事祈禱…當甘修士到了那裡以後,大家都知道他的聖德不凡,有潛移默化的功力;於是都要求他為愛主愛人的緣故,勸化那個少年修士改過自新,做一個安分守己的修士。

甘修士聽後,極表同情,立即答應了眾修士的要求。第二天,他便叫那少年修士談話。他教訓少年修士所說的話,那麼中肯,那麼有力,一句句話都射入他的心窩,使他連連點頭;再加上天主聖寵協助,那少年修士的心思言行徹底改變了:由稚氣變作老成,由頑強變作服從,由輕率變作莊重,由苟安變作敬事,由冷淡變作熱誠。從那天以後,他同任何人都能平安相處,也樂於服從任何人;對於修德成聖的事情,他更兢兢業業,不肯後人,前後比較,真是如出兩人。昨天全部的修士都因他而感覺頭痛,今天任何人看到他都感覺快慰,所以院內每一位修士都非常喜愛他。但是,人世的好景不常。那少年修士改過自新後不久,天主卻收了他的靈魂。為此,同院的修士們無不惋惜而傷慟。

那少年修士逝世後的當天,甘蘭道修士正在聖堂祭台前祈禱的時候,有一個煉獄靈魂顯現於他,如同一個兒子見了父親似的,向他請安問好。甘修士迎聲望去,卻不認識他,因而問道:「你是誰啊?」那顯現者答說:「我就是今天去世的那個少年修士的靈魂。」甘修士聽說是他,遂極關心地問道:「啊,我最可愛的孩子,你怎麼樣呢?你死後到了甚麼地方呢?」那少年修士的靈魂答應說:「賴天主的仁慈和你的勸告,我已倖免地獄的永罰;但因我在世時所犯的罪惡太多,回頭後不久又離開了世界,未得到足夠的時間作完相稱的補贖,所以現在正受著煉獄的極苦。敬愛的父親,當我在世時你曾仁慈幫助我改過自新,現在再次求你幫助我減輕煉苦吧!這也是我特來見你的目的。你為減輕我的煉苦也不必作別的善功,只要你念幾遍天主經就行了;因為你的祈禱最能悅樂天主的聖意,最能求得天主的仁慈恩惠。」

甘修士立刻答應了那煉靈的要求。他剛念了一遍天主經和一句亡者短誦──「息止安所」,那煉靈便高興地說:「啊!至可敬的父親,我覺得輕快了許多;我的煉苦減少了!懇求你為我再念一遍吧!」甘修士再念一遍之後,那煉靈又說道:「可敬愛的父親,當你為我繼續念經的時候,我便覺著我的煉苦繼續減低;所以懇求你為我一遍復一遍地繼續念下去吧!」甘修士聽說他所念的經為那煉靈發生了那麼大的神效,便把天主經一遍復一遍地繼續念下去。當他剛念完了第一百遍的時候,那煉靈喜不自勝地說:「至敬愛的父親,我不知該如何多謝你才好!因為你為了光榮天主和憐愛我的緣故,所念的經使天主非常歡喜。現在天主為了你祈禱的功德,已赦免了我所應受的一切煉苦,因此我已脫離了煉獄,現在就要升天堂去了!」

那少年修士的靈魂說了上面的話,便謝別了甘修士。甘修士見那少年修士的靈魂,因著他的祈禱之功升了天堂,感到至大的欣慰。同時,他也將這個喜訊報告該會院一總的修士,使他們都轉憂為喜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第四十章  神師祈禱天施寵  徒弟脫免惡魔囚

1 40

方濟各會成立後不久──會祖聖方濟各還在會的時候,有一位亞西西城的青年名叫西滿,離棄世俗,進了方濟各會。根據當時與西滿同住過的修士們說,他所得到的奇恩意寵頗多,不但常能舉心向上沉醉在超性的事理中,並且也屢次神遊天上,無知無覺於大地的一切。他很少走出他的斗屋;有時,不得已和其他修士們互相往來,或出門在外時,他總是談論天主的事理,否則,便無話可說。他雖未進過學校的門,但他講論天上的事理,談說基督的聖愛,卻總是那麼深刻,那麼高明,好似他的話語皆來自天上,非世間人所能道及。他生平所修成的聖德,更是莫測高深。所以,和他同時的人們,竟都拿他當作修德成聖的明鏡。

據雅各伯‧瑪撒修士說,有一天傍晚,西滿修士同他逗到樹林深處,談論超性的事理,講述天主的聖愛,一直講論到大天光;但因為西滿修士獎得那麼出神入微,那麼甜蜜沁心,一個通宵過去了,他們去感覺只有數分鐘而已。從此可見西滿修士在神修方面的造詣了。

西滿修士還得到了一種奇恩,就是他屢屢次次感受到天主聖愛的光照,同時也感受到心靈的至極甜蜜。當這兩種奇恩幸福的時候,他便不能站立,必須睡倒,使他的靈魂和肉身都醉眠於天主的愛懷中,並隨之而神遊於天。這時,他的肉身對於物質方面的一切毫無感覺,同時物質方面的一切對於他的肉身亦失去作用。

一次,西滿修士進入了上述的醉眠境界時,某位修士要證實他是否真的失去外界的感覺,遂取了一塊燒紅的火炭放在他的赤腳上;結果,不但西滿修士不感覺到火燒,而且那塊炭火在他的赤腳上一直到自行熄滅,絲毫也不曾燒傷他的皮膚。這其中的秘密是,因為他的內心已充滿了天上聖愛的神火,所以世上物質的火焰在他身上失掉了自然的作用。

西滿修士平時口中不離天主的聖言道理,飯時也是一樣;他每次一坐在食桌前,總是先講一段超性的道理,以此神糧使靈魂得到滿足,然後再用飯,以此形糧解除肉身的飢渴。

有一天,西滿修士正在講論天主的聖言道理的時候,來了一個賽維利諾的花花公子,聆聽了他的道理,感動至極,從此放棄世俗的浪漫生活,痛改前非,要入方濟各會,跟西滿修士做徒弟。西滿修士答應了他的要求,給他穿上了會服,但將他換下來的俗衣卻保留起來。

話說,那青年跟西滿修士學習會士的生活,一向都是循規蹈矩,非常熱心。但有一天,忌恨一切善事的惡魔來陷害他,誘惑他,在他心裡燃起了猛烈的肉情慾火,使他無法撲滅,使他極端難熬。於是,他便去見西滿修士,說:「請還我俗衣,我要出會還俗,因為我抵抗不了內心的肉情慾火!」西滿修士聽他如此說,非常憐惜他,答道:可憐的孩子,先別著急,請在我的身邊靜坐一會兒再說吧!」待青年坐定後,他便開口講論天主的聖言道理。奇妙,那青年一聽他講的道理,心中的誘惑立刻消失。但以後當那誘惑再起時,他又要求還俗,而西滿修士仍用同樣的方法給他一驅而散。這樣一再重複了許多回。

最後,在一個更深夜靜的時候,同樣的誘惑又侵入了那青年修士的心中,且是比前更加厲害。他感覺煎熬難忍,再也不能克服了;遂去要求西滿修士,非還他俗衣不可。他決意不再住下去了。西滿修士見他決意還俗,只好把他的俗衣指給他,示意他可以隨便拿去。不過還如同過去一樣,請他在臨走以前,靠近他自己先坐一會兒,再給他講了一段道理。那青年人因為憂苦煩悶至極,就把頭放在西滿修士懷中,大哭起來了。當時,西滿修士很同情他,舉目向天為他祈禱天主垂憐。因著他的熱切祈禱,那青年人竟然得到了神遊於天的奇恩。在神遊於天的時候,他聽見西滿修士的祈禱蒙主俯允…及至他返醒以後,他的誘惑完全冰消霧散,一點痕跡也不存留,靈海中一片鏡平,如同從未受過那樣誘惑似的,感覺無限的安逸。

西滿修士的心所懷抱的愛主愛人的神火之大,遠遠超過世間一切的形火,簡直有如一團熾烈的炭火,凡靠近他的人沒有不被炙熱的。這次那位青年人因為太靠近他,所以所得的神果也更顯著;他內心一向所有的慾火完全被窒息了,而上愛天主下愛眾人的神火卻被燃了起來。

一次,有一個已被政府逮捕的大盜,依法判決,要剜去他的雙眼。西滿修士知道這件事後,內心愛人的神火驅使他立刻跑到法庭,帶淚懇求大法官接納他的要求,允許他替犯人犧牲一隻眼,這樣給那犯人再留一隻眼,免得他完全失去視覺。結果,執法的人們都被西滿修士的偉大愛德所感動,不但沒有剜去那大盜的眼,而且連他應受的刑罰也赦免了。

西滿修士的聖德不但可以制服魔鬼,可以感化人心,聖化人靈,而且連無靈的禽鳥也受他的指使。據說有一天,西滿修士正在斐爾茂地方的一個樹林中祈禱,一群烏鴉卻噪鬧不休,使他不能安靜地默思沉想;於是,他以耶穌的聖名向牠們發言,命牠們離開那一方,而且不許牠們再飛回原地。奇妙,那些無靈的鳥類果然完全服從他的命令,立刻飛去不再返回。據說,從那天以後,在斐爾茂境內許多年都不看見烏鴉出現。這個奇蹟一時傳遍遐邇,大家對於西滿修士的聖德更加景仰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第四十一章  明星球繁天空際  聖修士多馬爾溝

1 41

安高納的瑪爾溝,在過去是出產聖德修士最多的一個省份。當時流傳著一句俗話說:「天上的繁星,以其光輝點綴了空際,照明了大地萬象。馬爾溝的修士,以其聖德和善表點綴了方濟各會,照明了世界人靈。」

出自馬爾溝的聖德修士真是多得指不勝屈,但這裡給讀者只簡短地介紹四位好了。

第一,魯奇道‧安弟古修士。魯修士的聖德光輝最大,聖愛神火亦最烈;天主聖神常把榮主救靈的奧理默啟給他,使他每次講道理都能大動人心,而獲致極豐富的神果。

第二,班弟望律‧賽惟理諾修士。班修士經常享有神遊於天的特恩。一次,他在樹林中祈禱的時候,身體騰空數丈之高。當時有一位本堂神父,名叫瑪賽約,無意中看到了這件奇蹟,非常驚異,大受感動,遂放棄了本堂的職位,作了方濟各會的修士,修成了極大的聖德。天主為光榮他,並為藉他而得光榮,讓他生前死後顯了無數的奇蹟;他的聖屍長眠於幕羅地方。

班修士不但享有神遊於天的被動特恩,而且更懷有超群絕倫的自動愛德。依次,他依照上峯的命令,寄居在塔蕪堡南地專責服侍一個病人。後來上峯又命他離開那裏,去到三十里外的三起落山區服務。班修士接到命令,當然絕對服從,但是他的愛德卻不讓他就此拋下那個無人照顧的癩人。在這種服從命令與顧全愛德的情形下,他決意和病人一起到指定的地方去。於是,第二天天光破曉以後,他便肩負著癩病人徒步出發。奇妙得很,當他們到達了三十里外的目的地以後,太陽的頭尚未露出地平線呢。因此,該山區的居民都非常訝異地說,班修士在那麼短促的時間,而且還肩負著一個病人,竟走了三十餘里坎坷不平的山路,真是奇蹟;他們認為,即使雙翼偏偏的鷹鳥,也不能在那麼短促的時間,飛完那麼遙遠的路程。

第三,伯多祿‧孟第采羅修士。伯多祿修士的聖德已造到了極峯,在祈禱的時候多次蒙天主的提攜,神魂超拔,身體騰空。當他在安高納的一座會院寄居的時候,該院院長賽爾望天‧吳必諾,曾目睹他身體離地騰空,升到一架高高的苦像尊前,在那裏深沉地祈禱,契密地與主對觀。

有一次,伯多祿修士為敬禮聖彌額爾總領天神,極度熱誠地實行四十日嚴齋;到了第四十天,他在堂中更熱誠有加地虔心祈禱的時候,有一位少年修士悄悄地藏身於祭台後面,要看他有什麼特別的聖德現象。果然在不久之後,奇妙的現象發顯了──聖彌額爾總領天神、身發奇光、自天降凡,和伯多祿作了一次長談;所談的話全被少年修士聽在耳中。後來那位少年修士將他所聽的話告訴了別人。先是大天神對伯多祿修士說:「可愛的伯多祿,你為敬禮我的緣故,多方刻苦你的肉身,受了很多的痛楚,這使我感覺非常榮幸。現在我特來安慰你,報謝你,所以你若需要甚麼恩典,請你儘管告訴我,我一定要向天只替你求得。」伯多祿修士答應道:「致聖的天軍統帥,天主聖愛的傳揚者,諸眾人靈的保護者,我大罪人,別無所求,只求你為我轉祈天主,賜我得到罪赦的宏恩!」天神說:「妳可以再要一些別的恩典吧!因為你要的這個罪赦恩典太容易求得了。」

但是伯多祿修士,因為謙遜至極,始終不肯要求其他恩惠。於是天神結束說:「你太謙遜了!但因為你對於我那麼忠實,那麼尊敬,我為報謝你,不但要替你求得罪赦的恩典,並且也要替你求得其他許多神恩特寵。」天神一說完最後的這一段話,遂隱形而去。從此以後,伯多祿修士感覺無限的神慰神樂,在修途中也更突飛猛進了。

第四,甘蘭道‧歐斐達修士。甘修士是伯多祿修士的同時人,二人曾在安高納的福然樂會院中同住過一個時期。一天,伯多祿見甘修士走進樹林去祈禱,他因景仰甘修士的聖德,要看甘修士如何祈禱,在祈禱中將發現什麼神奇的現象,所以悄悄地跟在甘修士的後面。甘修士一到樹林深處,便跪倒在地,聚精會神,浸沉於祈禱中;他懷著至大的熱情與愛火,大聲懇求童貞聖母瑪利亞滿足他的願望,使他能嘗到一些昔日的聖西默盎、在獻耶穌於主堂的那天、懷抱聖嬰時所得到的那種甘貽神樂。

至尊童貞瑪麗亞真是仁慈的母親,是有求必應的皇后;甘修士還正在那裡祈禱的時候,聖母抱著她的聖子耶穌嬰孩,身發奇大神光,現顯於他,且將聖嬰放在甘修士的懷中。這時,他不知如何表示自己的愛情,只是擁抱著祂,親吻著祂,使祂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胸間,和祂心心相印起來;他完全溶化在天主的聖愛中,甜醉在無言可言的神慰神樂中。這一切的經過情形,伯多祿修士從他藏身之處都收在眼底,同時他也充滿了神聖的甜蜜與極大的安慰。

及至天皇后將她可愛的至聖聖嬰接抱過去、隱形於視線之外以後,伯多祿修士為避免甘修士發現他而見怪,遂悄悄地操著小徑,迅速跑回會院。不久,甘修士喜形於色地也回到會院。

「可敬的甘兄弟,你今天所得到的恩典神慰真不小啊!」伯多祿一見甘修士便開口說。

「可敬的伯多祿兄弟,」甘修士驚問,「你是指什麼說的呢?你怎麼知道我所幸遇的事情呢?」

「我知道的很清楚,也看的很明白。至聖童貞瑪利亞與聖嬰耶穌如何顯現於你,你如何懷抱了聖嬰等等情節,我都完全收入眼底了。」伯多祿向甘修士證實他的所見絕非幻想。

甘修士一聽,心知聖母和聖嬰所幸臨於他的密事,全被伯多祿看到了。但他為了謙遜的緣故,不願伯多祿將此事宣揚出去,遂懇求他千萬保守秘密,切勿將那件事告訴任何人知道。從那天以後,他們二人互敬互愛的心情直線上升,在一切的事情上,極其合作,好像他們只活著一條心、一個靈魂似的,你呼我應,如影隨形,在修德成聖的大業上,都造到了極峯。

甘蘭道修士的聖德固極高超,但他的謙遜基礎更極深厚;他無論作了甚麼好事,總不願別人報謝他,或讚美他。有一次,他在西路羅的會院裡寄居的時候,附近有一個附魔的女孩子,很久受著魔鬼的擺弄,實在可憐得很。甘修士一知道這件事,非常同情她,遂替她祈禱驅魔。他幾乎祈禱了一整夜才把那頑強的惡魔驅逐,那女孩也才恢復了常態。他為了謙遜的緣故,禁止她不要將他驅逐魔鬼的事告訴別人。可是,第二天清晨,甘修士發覺女孩子的母親卻看見了他,也知道了一切;他預料她必不能保密。於是他為避免虛假光榮,不願人們因此事而讚美尊敬他起見,遂離開西路羅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第三十九章  人類不聽安聖勸  魚族卻來聆教言

1 39

在舊約時代,天主多次借用無靈之物來啟發人類的愚妄。例如,曾教母驢說人言,責斥彼肋罕的頑固(戶籍紀二十二章)。在新約時代,天主仍多次利用這種方法,諷刺人類的固執,使之棄邪歸正接受真理。例如,耶穌基督的忠僕──聖安多尼在世時,天主為表彰他偉大的聖德,常借無靈之物,教訓人聆聽他的道理。其中有一次,天主以魚類的表樣誘導異端人來聽聖安多尼的道理。結果,那些異端人都放棄邪說而投入慈母聖教會的懷抱。

話說,有一次聖安多尼到里米尼城,給那裡的異端人講論人生的道理,述說耶穌基督的言行,分解聖經的奧義,一心要把他們感化,使他們接受信德的真光,而獲致救靈的宏恩。無奈,那些人竟心如堅石,思想頑固,不但無意接受信德的真光,而且反對聖人、不去聆聽他的道理。雖然聖人一連數日,苦口婆心地講勸,但始終一無所獲。於是,聖人受了天主的默啟,遂到城外一處河流入海的三角地點,面對著河流與大海,一本正經地高呼道:「河與海中的魚類,既然那些異端人不肯聆聽天主的聖言,那麼,請你們都來聽吧!」

真是奇妙難言,當聖安多尼說完了那句話,一群一群的大小魚類,像訓練有素似的官軍,都從河流與深海中浮游而來,一排一排的集合在聖人面前;其種類與數目之多,真是從未見過。牠們的頭都伸出水面,最小的在前,最大的在後,個個遵守著嚴格的紀律,保持著高度的靜默,準備聆聽聖人的道理。

聖安多尼見各種各色的魚類,都依次就序排得整整齊齊,準備聽講,遂大聲說道:「各位魚類兄弟姊妹們,你們應當各盡所能,各盡己力,全心頌揚稱謝你們的主、天主,因為祂為了你們的安居,給你們造化了這樣高貴的住宅:有鹹水的海洋,有淡水的江河,你們可以依性之所好而選擇;在你們佔有的天地間,祂給你們預備了無數的安全地帶,凡人類所能遭遇的風災火患都和你們無干;你們處在這既清潔而又晶明的國度裡,可以滋生繁殖,可以吃喝玩樂,真是優哉游哉,無往而不自得。所以,你們切勿忘記天主對於你們的這份偉大恩情!天主是你們的造物主,是你們的大恩主,祂造生了你們,也祝福了你們,讓你們的族類無止境的發展擴大。回憶洪水罰世的時候,一切的生物,除了諾厄船上的少數幸運者以外,全都掩斃絕種了,但是全能仁慈的天主卻保護了你們無損無傷。祂給了你們靈活的翅與尾,讓你們任意浮沉游行,隨便跳躍往來。天主為光榮你們的族類,曾把保護若納先知不死的任務委諸於你們,而你們果能依照祂的命令,三日三夜保護了先知,最後,將他安全地送到海岸。我們的救主耶穌在世的時候,因為極端貧窮,無力納稅,而你們竟給祂送上了足以完稅的金錢。耶穌基督萬王之王,在祂復活以前和以後,都很看重你們的族類,讓你們服務於祂的至聖聖身。你們看,你們比其他受造物所得自天主的恩典,實在大而且多,所以你們更應當頌揚稱謝天主才是。」

說來真奇妙,那些大小魚類,聆畢教訓,一個個都張口點首,以牠們的能力所能做出來的動作,表示牠們對於天主的尊敬、讚頌與感謝的心情。聖安多尼見魚類如此知恩敬拜牠們的造物主,遂不勝欣慰,高聲頌揚天主說:「天主啊,願你永遠受讚美!那迷於異端的人類不肯尊敬你,但水中的魚類卻誠心誠意地尊敬你;有靈而無信德的人不願聆聽你的聖言,但是無靈的動物卻都聚精會神地聆聽你的聖言。天主啊,願你永遠受讚美!」

聖人講的時間越長,他的聽眾亦越增多;牠們依次排列在水中,仰著頭,一動也不動的靜聽。城裡的人聞說有這樣的奇事,便都成群結隊,爭先恐後地跑到聖安多尼那裡;那些先前不肯聆聽道理的裂教人也側身其中。他們一看見那麼偉大奇異的聖蹟,都非常感動,不約而同的一齊跪在聖人面前,效法水中的魚類,聚精會神地聆聽道理了。聖安多尼把握機會,遂將聖而公教會當信的道理講給他們聽。聖人口若懸河、吐言成章,講的那麼深入淺出,微旨微妙,感人至極,以致那些裂教教徒竟都翻然悔改,回歸聖而公教會的懷抱;其他公教信友,冷淡者化為熱心,熱心者更堅定於善。

最後,聖安多尼降福了水中的聽眾,給牠們發出散會的命令以後,那些大小的魚類才點頭掉尾而去;同時陸地上的聽眾們,也都興高采烈地返回城中。聖安多尼又在該城逗留了幾天,繼續給市民們宣講耶穌基督的道理,引回了無數的亡羊重歸聖棧。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