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伯爾納多備受辱  律師慧眼識超人

仁慈的天主為了重整淪落的人道世風,特召選了聖方濟各和他的修士們,教他們在自己的心靈中常懷念著被釘的救主耶穌;教他們以自己的言語,以自己的行動,宣講被釘的救主耶穌。因此,他們所著的十字型會服,他們所度的艱苦生活與嚴肅的往來行止,在在都表示他們,已是與救主耶穌同被釘於十字架上的人。他們為了愛慕耶穌、效法耶穌的緣故,渴望受盡人間一切的輕慢、侮辱與虐待,而不願享受塵世的虛光榮假快樂;他們樂於惡待的遭遇,而苦於光榮的處境;他們往來人世,有如旅途過客,除耶穌基督而外;一無所攜,亦一無所求。然而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成了聖經上所說的葡萄樹上的青枝,給天主結出了豐碩的美果 ―― 立了無量的功德,救了無數的人靈。

聖方濟各深知伯爾納多滿渥天主的特恩異寵,也知道他有超凡的聖德,必能為天主結出富麗的果實。於是有一天,他便派遣他到保老尼亞省立會傳教去。伯爾納多一接到命令,便求聖方濟各的降福,劃了十字聖號後,立刻辭別而去。當他一進了保老尼亞城,一幫頑皮的孩子與惡少年,見他所穿的會服奇形怪狀而且粗劣,都以為他是個瘋漢,任意凌辱他、惡待他。但伯爾納多卻為了愛慕和效法救主耶穌,始終喜形於色,甘心地忍耐了一切。而且為接受更多的輕慢、凌辱與惡待,他屢次特意地,走到城中萬頭攢聚的廣場。在那裏,不只有一羣羣的頑皮孩子,且也有一蔟蔟的遊手好閒的懶漢,他們一看見伯爾納多的影子,便都蜂擁而至,圍攏了他;有的從前面將他的風帽拉一把,有的自後面將他的衣服扯一下;有的從右邊給他撒一握土,有的自左邊向他投一塊石,有的推他東歪西倒,使他片刻不寧;但他總是怡然自得,不憤不愠,且滿面笑容,良善心謙地接受著諸般惡意的玩弄,始終表顯著聖賢受辱,猶怡然自若的神情。

當時有一位律師,眼見伯爾納多茹苦如飴,受辱若榮,溫和良善,始終如一的聖賢氣度,不勝驚異。他心裡想:忍耐是修全德的基本條件之一,是聖德的試金石;這人既有若大的忍耐,明証他必是一位大德聖人。於是他便走近伯爾納多並問道:「請問你是哪裡人?來此有何貴幹?」伯爾納多沒有說什麼,只從衣袋裡拿出聖方濟各所寫的會規,遞給他看。他看了會規,更不禁表露出驚異思慕之情,因而對在場的眾人大聲地說道:「我從未聽過有如此超越不凡的修會;凡在這個修會的人,必然都是天主的忠僕,耶穌的好友,都是大德聖人;都應當受人尊敬;因此,凡加害凌辱這位聖人的,都不免犯了重罪……」遂後又向伯爾納多說:「我認為你在此地應有一個安居的處所,好能平安的祈禱事奉天主。現在你若願意,我也為了我靈魂的神益,甘心獻出一座房子給你和你同會的弟兄們居住。但不知尊意如何?」伯爾納多答應說:「先生,我相信你的這個善意,是來自耶穌基督的默啓,所以為了祂的光榮,我也甘心領受你的這份恩賜。」那位律師看著伯爾納多接受了他的意見,非常高興,又請伯爾納多到他家裡去,以很大的愛德招待他;對於那座房子的許諾,也立時見諸實行,房内的所有傢私也一併贈送;應修之處也加以修理後,全盤交給了伯爾納多。那位律師真是一位熱心教友。他從第一天開始,對於伯爾納多便負起保護人的責任,簡直有如慈父一般;他不只對伯爾納多如此,對後來的方濟各會士也是一樣。

由於伯爾納多的德言善表,保老尼亞城市的居民都大獲神益,對於榮主救靈的事業,一天天地熱心起來。對於伯爾納多本人,都把他當聖人尊敬,都以能摸著他的會服,或一見他的德容為榮幸。

被釘耶穌基督的忠實信徒,謙遜聖方濟各的真正徒弟 ―― 伯爾納多修士,他對於人們向他所表示的尊敬卻另有感懷。他怕這世俗的虛榮有礙於他內心的安寧,有害於他靈魂的得救。於是有一天,他便離開了保老尼亞城,回到聖方濟各的身邊說:「敬愛的父親,在保老尼亞省城郊外,我已成立了一座會院,但是我住在那裡已沒有什麼益處了,因為那裡的居民對我過份的奪敬,我很擔心我居住在他們的中間,對我的靈魂害多於益,所以求你另派別的弟兄去住在那裡,繼續工作好了!」聖方濟各聽了,知道天主如何利用了伯爾納多完成了偉大的事業,不禁銘感五衷,遂多謝天主多方助佑之恩,使這十字架下的窮小兄弟會、會院與會士的數字日漸增多。並多謝天主所賜與他們的種種無量恩惠。之後,便派遣了別的幾位弟兄,到保老尼亞省去,繼續伯爾納多的工作;又派遣了其他幾位弟兄,前往郎巴爾底亞省開展工作;結果,他們的工作都很順利,不但成立了不少會院,且更給耶穌基督領回了無數的亡羊。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