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真全喜樂在何處  且看聖人指出來

有一次,正値嚴冬,聖方濟各和良修士一道,從白露集到天神之后聖母會院去。二人衣衫單薄,一路風雪襲撃,眞有頗不勝寒之感。中途,聖方濟各叫前面走著的良修士站住,説:「良兄弟,雖然我們本會的小弟兄們在這一地區,給人們立了修德成聖的善表,感化了無數的罪人回頭改過了;但是你該注意並記錄出來:真正而完全的喜樂並不在於此。」

兩人繼續又走了一段路,聖方濟各又叫住良兄弟說:「良兄弟,即使我們本會的小弟兄們,能使瞎子看見、聾子聽見、啞吧説話、瘸子行走、癱子起身;甚至,即便還能作出比較更大的奇蹟,例如:使埋葬了四天、且已臭爛了的死人復活;但你仍當注意並記錄下來:眞正而完全的喜樂也不在於此。」

他們再前行了一會,聖方濟各再次叫住良修士,提高嗓子説道:「哦,良兄弟,假使我們本會的弟兄們,能說萬國方言,通曉各樣學問,明瞭全部聖經的奥義,又能說先知話,預言未來的一切事象,揭示人心靈中的秘密,但是你該記住:真正而完全的喜樂也不在於此。」

又前行了幾步,聖方濟各又叫住良修士説:「天主的小羊 ―― 良兄弟,若是我們本會的弟兄們,能説天使的妙語,能通天文曉地理,能分解人類、獸類、鳥類以及一切蟲魚類的組織和性能,也能知道各種花草、木石等物的生機作用,但你還該記得,眞正而完全的喜樂也不在於此。」

前行未幾,聖方濟各又對良修士說:「良兄弟,你還該記得,假若我們本會的小弟兄們,都善於講論超性的道理,所有的教友都熱心起來,一總的教外人都認識了真主而投入基督的懷抱,但是我告訴你,我們的真正而完全的喜樂還不在於此。」

聖方濟各走一段說一段,使良修士聽得莫名其所以然,於是問道:「可微的父親,求你爲愛天主的緣故,告訴我,眞正而完全的喜樂究竟在於什麽?」聖方濟各見問,這才一層進一層地告訴他說:「現在我們滿身雪冰泥漿,凍餓交迫,但我們到了天神之后聖母會院門口叩門的時候,若司閽的修士出來,怒聲問道:『你們是什麽人?』我們答說:『我們二人都是你的同會兄弟。』司閽修士怒道:『胡說。你們分明是兩個游蕩的閒漢,想來騙取窮修士們求得的施捨物;去!走你們的吧!』或者他不給開門,將我們關在那外邊冰天雪地裡,讓我們站在露天一直到夜晚,飽受雪飄、雨打、風吹、寒冷、飢渴種種極苦;那時,若我們毫無怨尤,平心靜氣地忍受這一切的侮慢與惡待,並且還滿懷謙遜與愛德的心情,設想他固然認識我們,而天主的聖意卻教他故意地難為我們。良兄弟,我告訴你,這就是真正而完全的喜樂,你該把它記錄下來。

再者,假使我們再繼續叩門,司閽的修士又怒氣騰騰地出來,拳打腳踢驅逐我們說:『你們這兩個囉嗦的賤奴,可惡的竊賊,快給我滾開,到貧民收容所去吧!我這裡没有你們的飲食,也沒有你們的住處。』若是他這樣地辱打驅逐我們,我們仍然能懷著愛他的超然心情,那未,良兄弟,我告訴你,真正而完全的喜樂就在於此,你要將它記錄下來。

再進一步說;若是我們迫於飢餓、寒冷與黑暗的襲擊,再去叩門,且涕泣流淚的哀求那司閽的修士,求他為愛天主的緣故,給我們開門,收留我們進去,而他更怒氣冲天地說:『這種不知好歹的賤骨頭,我要好好的給你們吃一些應吃的苦頭!』說著便握起一根棍杖,粗暴地走了出來,一把抓住我們的風帽,將我們摔倒在地,打得我們遍體鱗傷,在雪中輾轉呻吟,但我們卻懷念著耶穌的苦難,想起我們為愛祂的緣故,理當受此痛苦,仍然平心靜氣,不怨不尤,喜歡地忍耐著他加給我們的一切。良兄弟,我告訴你,這才是真全喜樂之所在,你要將它記錄出來,存念勿忘才是。

敬愛的良兄弟,還有最後的一點,請你注意地聽一聽:在耶穌基督通過天主聖神,賜給祂的親信最大的一樣寵惠,便是克服自我,為還報基督的愛而甘心忍受諸般疼痛、諸般虐待、諸般侮辱、以及各種各樣的災難及禍患;真正而完全的喜樂就在於此。為什麽呢?因為我們所有的其他各樣天恩,我們都不能引以為榮,因為那都不是出於我們的,也不是屬於我們的,而是來自天主,屬於天主的。為此,聖保祿宗徒教訓格林多的教友說:『凡你所有的,哪一樣不是領受的呢?既然是領受的,為什麼你還誇耀好像不是領受的呢?』但是在艱難痛苦的十字架上,我們卻可以誇耀自榮,因為那才是屬於我們的,就如聖保祿在迦拉達書上說的:『至於我,我決不拿什麼來誇耀,除非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上……』所以,我們的真全喜樂,並不在於世俗的光榮幸福上,而是在於我們能與耶穌基督同艱苦共患難的事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