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二大宗徒自天降  聖方濟各獲寶藏

耶穌基督的偉大信徒──「聖方濟各,凡事都要効法耶穌的表樣,務使自己盡可能地和耶穌相似。一次,他想起福音上的一段記載,説耶穌傳教時,曾遣十二位門徒先祂而行,兩個一組地,到各城鎮鄉村去宣講福音。於是他也召集了他的十二位徒弟,依照耶穌的辦法,兩人一組地,分派到各處去宣講天國的道理。他也記得耶穌在世時,總是先行後言,以身作則。所以他也要以身作則,爲給徒弟們樹立完全服從福音的表樣,就帶著馬賽伍修士先行出發,要去法國講道。

一天,他們走到一座城市,覺得飢餓難忍,遂依照會規的規定,為了愛天主的緣故,暫時分道沿門求食。聖方濟各因為身材矮小,儀表平凡,一般不認識他的人們,都將他看作一個微賤的乞丐,少予理會;所以他所求得的食物,只是一些又陳又乾又粗黑的碎麵包。至於馬賽伍修士則恰相反;因他體態魁偉,儀表超凡,又長於口才,善於應對,人都很看重他;所以他求得的麵包,不但又大又白又多,而且都是新鮮完整的。

他們求足了食物,二人會合之後,便一起向城外清泉處走去,準備在那裡用膳。真是天造地設,在泉水傍邊,有一大塊平滑的石板,兩人便將乞來的麺包放在石版上。聖方濟各一看見馬賽伍修士乞來的麵包比自己的好而且多,就喜歡的說:「馬賽伍兄弟,我們當不起這樣美麗的大寶貝!」他將這句話一連重複了好幾遍。馬賽伍修士很訝異的問道:「可敬的父親,這點兒麵包如何能稱作大寶貝?你看,我們多麼窮苦,少此缺彼,許多應有的東西都沒有。例如:房屋、桌子、椅子、盤子、碗碟、刀叉、餐巾等等應用之物在哪兒呢?更談不上有男僕女婢了。」聖方濟各遂解答說:「可愛的馬賽伍兄弟,我眞心告訴你,我所稱它大寶貝的意思,就是因爲在這兒沒有他人給我們特意預備的東西,而所應有的,好天主卻都供給我們了。譬如我們乞來的這些悦目的大好麵包,這天設的美麗石桌,這地造的清泉甜水等等,眞是應有有了。神貧真是個難得的至寶,真是個無比高貴的至寶,連天主耶稣也曾一貧如洗!所以我們應當懇求天主,賞賜我們全心全意愛戀這個貧窮的至寶!有了貧窮的愛戀,便一無所缺了。」聖方濟各講完以上的話,便和馬賽伍修士先念飯前經,然後吃了幾塊麵包,飲了兩掬泉水,感謝天主以後,又起身就道。

當他們路過一座聖堂時,聖方濟各叫馬塞伍修士一起進堂去念念經。聖方濟各在祭台後面正熱切的念經時,天主忽然光臨於他,給他一股無比的熱力。這種熱力燃起他內心酷愛神貧的愛火,竟將他的面部燒得通紅,半開著口,儘在噴吐愛情的熱火。他帶著一腔愛火,走到馬賽伍修士跟前,説「啊!啊!啊!馬賽伍兄弟呀!請把你交付給我吧!」他將這話一連說了三次。在說最後一次時,馬賽伍修士竟被他口中所噴出的愛火氣息,推離了原地,吹至丈餘的高空,使馬賽伍修士一時備受驚惶。據馬賽伍修士後來向同會的修士們說,當他被聖方濟各的氣息推開,吹至空中時,他的心靈所感到的安慰與神樂的美滿,實是他生平從未體味過的。

此事過後,聖方濟各向馬賽伍修士說:「可愛的兄弟,現在我們往羅瑪府聖伯多祿和聖保祿的大堂裡去,懇求二位大宗徒指教我們,好讓我們能佔有神貧的至寶吧!啊,神貧的至寶實在高不可攀!我們這微賤的肉軀實在不配佔有它。它是那樣的高貴,那樣的神聖,它具有天上的德能,它卑視世間一切易朽易滅的財物,它將這些都踐踏在自己的脚下,它給人靈解除一切枷鎖與羈絆,使人靈能以自由騰空上升,而與永生的天主相契互結。啊,神貧的至寶實在美不可言!現世的人靈若佔有了它,便可以與天鄉的神聖互通往來,與耶穌基督同被釘於十宇架上,同被葬於黄土之下,也可一同復活升天。啊,神貧的至寶實在俱有萬能!它是謙德的干城,它是愛德的護衛。凡是慕戀它,佔有它的靈魂,都可以輕便地任意高飛而進入天國。耶穌偉大的聖宗徒們,都認識這個福音中的至寶,都是這個至寶的熱戀者和佔有者。所以我們必須去求助於他們,求他們轉祈滿懷仁慈的教主耶穌,祂一定肯將這個大恩物賞賜給我們,使我們真心愛戀、追求、佔有、保守它――至高貴,至可愛的福音中的神貧。」

師弟二人都在熱烈地慕戀著神貧的至寶,一個講,一個聽,不知不覺地已踏進了羅馬城,走入聖伯多祿大堂了。聖方濟各在一個角落出神地祈禱,馬賽伍修士在另一個角落熱心念經。前者正在祈禱的時候,聖伯多祿和聖保祿二位大宗徒發著耀目的神光,顯現給他説:「方濟各,你渴望遵守耶穌和祂的聖徒們所曾遵守的神貧,且祈求得那麼熱誠,所以主耶穌已垂允了你的祈求,現在我們奉命來告訴你,祂願將此神貧的至寶,賜與你和你的徒弟們完全佔有。再者,我們以天主的聖名告訴你,凡是跟隨你的人,若完全履行這個神貧的生活,他生前必蒙天主的助佑,死後必得天上的永福。所以你和你的徒弟們都是有福的人,都要蒙受天主的降福。」

二位聖宗徒完成使命,隱形而去之後,聖方濟各也就結束了他的祈禱,懷著極大的神慰去找馬賽伍修士,問他有没有蒙受天主的默啓?但所得到的是「沒有」兩個字。於是聖方濟各便將二位聖宗徒給他顯現的情形,和向他所說的話,都告訴了馬賽伍修士。因此他們師弟二人都充滿了神慰聖樂,決定放棄法國之行,而懷著神貧的至寶,回歸斯保萊滔山谷中的會院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