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殺人大盜受德感  革心洗面補過愆

一天,聖方濟各穿過保爾谷聖墳場曠野,到了一個名叫加撒肋山的村莊,忽然有一位富貴嬌養的少年人,前來要求他說:「可敬的方濟各,我很希望能加入你的修會,作一位修士。」聖人答應道:「可愛的少年人,我恐怕你進會以後,不能忍受我們所度的貧窮艱苦的生活。因爲你不但年紀太輕,而且又是出身富貴,自由自在慣了的人,所以我不敢同意你的要求。」少年人聽了,更堅決地說:「你們修士們豈不是和我一樣,同是人類嗎?既然你們能忍受那種艱苦的生活,我仰賴耶稣基督的聖寵助佑,又何獨不能呢?」聖方濟各聽了這樣豪爽而堅決的說話,心裡非常高興,覺得那少年人確實大有希望;遂祝福了他,收錄他為修士之一,給他起了個會名――安知樂,即天使的意思。

安知樂修士在修德成聖的大道上,賴著天主的寵佑,真是突飛猛進;進會後不久,便接到了聖方濟各的任命,作了加撒肋山中會院的院長。

安知樂當院長的期間,在那個山區裡,經常出沒著三個强盗悍匪,真是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無所不作,無惡不為。有一天,那三個盗匪迫於飢餓,竟找上會院,向安知樂院長要飯吃。院長不但未允所求,而且嚴厲地責斥他們說:「你們這些傷人害物的匪類,不務正業,不怕羞恥,專門搶奪一般良民以血汗換得的成果;現在更不知自量,不知慚愧,竟找到這裡,要分享天主給祂僕人們送來的救濟品?你們既然上不敬畏造生你們的天主,下不愛護與你們同類的世人,所以你們不但沒有資格分享愛情的救濟品,而且也實在沒有資格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你們這些不受歡迎的匪徒,快去你們的吧!別讓我再看見你們。」他們受了安知樂這一番尖刻的斥責,帶著滿肚子的怒氣,無可奈何地走了。

未幾,聖方濟各和另一位修士,滿載著求得的救濟品 ── 一大袋麵包和一大樽葡萄酒,從外歸來;安知樂院長遂將剛才所發生的事,自己如何驅逐三個匪徒的情形,一一地向聖方濟各敘述了一遍。豈知聖方濟各一聽,卻大不其然,重責了安知樂,說他如此行事,過度刻薄;且向他指明,為引導罪人歸向天主,尖刻的斥責鮮有成效,而溫和的安撫卻常有奇功;為此,耶穌基督在福音書上說,健康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醫生;並且祂也更明白地說過,祂自天降世的目的,並不是為召叫義人,而是為感化罪人痛悔改過;所以耶穌基督多次和罪人們同席就座,一起吃喝,豈不是為了安撫罪人,感化罪人麼?說到這裡,聖方濟各更指教他道:「安知樂,你必須明白,你的這種作風,不但相反愛德的誠命,同時也違背了我們發願要遵守的福音教訓。為此,我現在以聽命聖願命你,快拿上我求來的這一袋麵包和這一樽美酒,儘速地追趕那三個匪徒去。你要在各個山崗上,處處深谷中遍找,直到你找到他們以後,就以我的名字,將所帶的麵包美酒送給他們吃喝;然後,你再跪在他們面前,謙遜承認你苛待了他們的過失,再以我的名字要求他們,不要再為非作歹,傷人害理,而教他們應該敬畏天主,不可再違犯祂的誡命,不可再得罪祂。還要告訴他們知道,如果他們答應這樣作,我便許下供給他們的飲食,供給他們日常的急需品,總不讓他們缺少應用之物。你對他們說完這些話以後,便應當謙謙遜遜地告別歸來。」

當安知樂秉承聖方濟各的命令,帶著麵包和美酒出門之後,聖方濟各便開始虔誠祈禱,懇求天主軟化那三個强盜的硬心,轉變他們的行徑,使他們改惡遷善,革面洗心作補贖,以救他們的靈魂。

安之樂出門不久,便追上那三個賊人,遂依照聖方濟各的命令和指教,應作的作了,應給的給了,應說的說給他們聽了。那三個賊人接過聖方濟各派人送來的飲食,正在大吃大喝的時候,天主的聖寵臨到他們的心中;他們開始愧悔不安起來,彼此哀聲嘆氣地說道:「可憐我們這些為非作歹的人啊!我們應遭禍殃!地獄那不堪設想的酷刑,在等候著我們呢!因為我們整天四出打劫,不但搶奪了人家的財物,打傷了人家的身體,而且還殺害了人家的生命;不僅如此,我們更作出了許多邪惡無恥的罪行,而我們竟無動於衷,也不怕天主公義降罰。你看這位修士,真是聖德非凡,只因說了幾句相反我們的話──其實他所說的那些指責我們的話,依情度理,都是天公地道的,因為我們真是兇殘無恥的匪類──而他現在竟謙遜的承認自己犯了過錯,並且還給我們送來了麵包美酒,又代表聖方濟各向我們許諾,若是我們聽從他的勸言,他便要不斷地供給我們一切需要。這些修士們真是大聖人,真是所謂『天主的人』,將來一定升天堂。我們這些應遭地獄永罰的匪類,罪債日積月累,罪案日益堅定;到了現在這種滿身罪污的地步,不知道還能得到天主的仁慈寬赦否

第一個匪徒說了以上的話,另一個接著說:「確實,你說的很對,極合道理,但是我們現在應如何打算?該作什麼事呢?」第三個提議說:「讓我們現在就去見聖方濟各吧!或者他會給我們一線希望,使我們能得到天主赦罪的慈恩。不過,我們應當先下決心,必須依照他的命令行事;這樣,我們也可能逃脫地獄的永罰,而救得靈魂。」這一提議,立刻得到其他兩個匪徒的同意和支持。於是,他們三個便飛也似的跑到聖方濟各跟前,誠懇地要求說:「可敬的父親方濟各,為了我們所犯的種種罪惡,我們實在不敢相信我們還能求得天主的仁慈赦宥;但是你若有什麼方法,使我們能得到天主仁慈赦罪的宏恩,求你指示我們,我們都已準備妥當,要決心服從你的命令,和你一起作補贖。」

那時,聖方濟各先極其溫和慈愛地招待他們,並以過去許多大罪人痛改前非而得到天主仁慈寬赦的例證,安慰鼓勵了他們,然後向他們保證,說他們的罪一定會得到天主仁慈的寬赦;並根據福音經書,將天主無限仁慈的道理曉喻他們,說人的罪惡即便多如恆河沙數,但天主的仁慈恩德卻更多更大,至於無限量數;復引證聖保祿大宗徒的話,堅定他們的信心説:「可讚美的耶稣基督,祂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就是為赦免我們的罪過,拯救我們罪人的靈魂。」

那三個殺人不眨眼的大盗,受了聖方濟各的德感,聽了他的勸言和指導,當堂聲明要從新做人,放棄舊業,不再為非作歹了。同時,他們又要求進會,願與聖方濟各共度克苦補贖的生活。聖方濟各見他們情真不假,知道天主垂允了他的祈禱轉求,將回頭改過的恩寵已賜予他們,遂也接納了他們進會的要求,收錄他們作了自己的會士。他們三人一穿上了會衣,便開始作很嚴厲的補贖。其中二人,改惡遷善後不久,便像十字架上的右盜似的,離棄了苦世,奪得了天上樂園。

第三個回頭的大盜還活了十五年。在這十五年漫長的時日內,他一回憶起自己的往罪,便像聖伯多祿似的,痛哭流淚,克苦己身;他為贖罪補過,除了教規和會規所規定或鼓勵遵守的、一年內共計二百餘天的齋戒外,更於星期內另守三天齋戒,只用麵包和清水充飢解渴。至於衣著,他亦至極刻苦:一年四季只穿一件衣裳,終生赤脚,不穿鞋更不著襪;每夜夜半即起床,虔誠熱切誦念夜課經。經畢,他總不再去睡眠,仍繼續祈禱,厲行補功,以贖往罪,以邀天主仁慈赦宥之恩。他這樣行祈禱作補贖,業已十有五年。其時,聖方濟各已經去世升天了。

有一次,我們的大盜修士剛念完夜課經,忽然睡意進侵,怎也提不起精神,使他能繼續作祈禱等份外的神工。無奈,只得暫且回房休息一下再說。但奇異得很,當他剛一就枕,忽然神遊象外了;他發覺自己被一位天使帶到一座高入雲霄的山巔。那山跨著一個極深極深的懸崖絕壁。在絕壁上,到處伸出齒牙尖利的石刀石斧之類。憑崖下視,真駭死人。不料那天使竟出其不意,將他突然推了下去。當他下墜時,不是碰到石刀,便是跌到石斧;這樣一碰一跌的跌落下去。及至跌落到最低層時,他自覺已經完全粉身碎骨了,躺在那裡一動也不能再動。在這種惡劣的情况之下,那位推他跌落的天使又發號施令地對他說:「快起來吧!因為你應當走的路還遠著呢?」這時,可憐的修士似乎生氣了,他答應說:「你對我太唐突了,太殘忍了!你不看見我從高山跌碰而下,已經粉身碎骨,形同死屍的躺在這裡嗎?如何能起得身呢?」那位天使聽了,一聲不響地走近了他,摸了摸他。於是他便恢復了原狀,完全健壯如初了。

此後,那天使指給他看一片平原。在那平原上鋪滿了尖鎚利刀似的碎石,長滿了棘針蒺藜一類的刺脚惡草。在平原的盡頭有一眼焰焰火窟。那天使要他赤脚踏過平原,然後又必須走進那可怕的火窟裡去。可憐的强盜修士,在被迫之下,千辛萬苦地穿過那刺脚的大平原,到了火窟的門前,再也不敢向前邁進一步了。但是那天使又催促道:「快進去!快進去!因為你必須到這個火窟裡去。」「哎呀!」他難受地叫起來,答應說:「多麼殘忍的嚮導!你領我走過的這一條路何其艱苦可怕啊現在我已疲倦得要死,你也不讓我休息片刻,卻徑直叫我進入這個燒死人的火窟」他同時張眼四望,看到火窟周圍站滿了面目狰獰的大魔和小鬼,而且個個手中都執著鋒利的鐵叉。他正張惶失措,躊躇不前的時候,忽然被群魔一拉一推地進到火窟裡去了。

那修士被推進火窟之後,首先看到的便是他的姐夫,全身內外紅火一團,遂驚問道:「呀!姐夫,為什麼緣故,你竟被囚在這個地方呢?真是太不幸了!」答應是:「你的表姐就在不遠的前邊,你問她好了,她會告訴你這個不幸的原因。」於是他向前走了幾步,果然看到了他的表姐。她被扣在一個火斗裡,渾身上下燒得通紅。他問道:「啊!可憐的表姐,為什麽你被關在這裡呢?」她答說:「因為在一個歉年,也就是聖方濟各所預言的那個歉年,我和你姐夫糶麥子的時候,由我設計,用了不公道的斗,欺騙了糴麥子的人;以後也沒賠還,也沒有痛悔告解。這就是我被關在這個火斗下,受這個公義而永遠的嚴罰的因由。」

他剛聽她說完了這一段話,那位作嚮導的天使便將他從火窟裡拉了出去,說:「你準備好!前面還有一段危險可怕的路,你必須走過去才行。」他一聽天使這樣說,就不禁悲哀地答道:「啊!好狠心的嚮導,你待我一點同情心也沒有!你看,我在火窟裡差不多完全被燒燬了,而你竟然還要領我走一段更危險可怕的路!這怎麼能行呢」那天使又用手摸了摸他,於是他又完好如初,强壯了起來,跟著天使到了一個橋頭。是一個非常脆弱、窄狹、光滑、而無欄杆可憑藉的獨木長橋。橋下是一道洶湧澎湃,深不見底的急流。急流中浮動著無數的蛇蝎、蛟龍等一類的毒蟲魍魎。從這個橋樑上,誰若能勉强通過而不掉下去,就是一個很大的奇蹟了。我們的大盜修士只站在橋頭,已經雙目昏眩,兩腿酸軟而顫抖,那有勇氣更步上橋樑?走向對岸呢?

可是,那位天使卻不肯放鬆他,發命道:「快過橋!快過橋!因為你務必走過這道橋,否則將永遠不能達到你應當達到的彼岸。」他答應說:「我如何能從這裡走過去,而不跌落到可怕的橋下急流中呢」「好吧!」天使告訴他:「你跟我來,踏著我的脚迹前進,這樣,你便會穩妥地達到彼岸。」於是他便從命照辦。但是,剛剛走了一半,那天使忽然舉翼騰空飛去,一直飛到遙遠的對岸山頂,將可憐的修士丢在危橋的中途。這時,那可憐的修士只好孤單單地爬在那裡,兩手緊緊地抱住橋樑,一動也不敢動了。他俯視橋下,看見那些毒蟲魍魎,個個伸頭水面,張牙弄舌,期待著他掉下去好吞食。他嚇得軟癱了,更不知如何是好;向後退或向前進,同是一樣的遠遙,也同是一樣的危險。在這進退兩難,千鈞一髮之際,忽然神思靈通起來。他想,在道種生死存亡的關頭,捨全能仁慈的天主而外,其誰能救?於是,他便全心全靈,熱淚縱橫地苦求天主垂憐救助,並將自己的身心一切,全盤奉託在天主的手中。

說來真也奇妙。他祈禱甫畢,便覺得背脊左右兩傍生出了羽翼;他喜出望外,相信自己從此可憑空飛騰,飛到那天使所在的平安地帶。但他的心太急了,未等到羽翼長成,便開始飛騰;豈知一飛之下,那羽翼竟雙雙地掉了下去。還好,他又跌落到危橋之上,否則,他巳作了毒蟲魍魎的食品。

他掉了下來,又緊緊地貼伏在橋樑上,追悔自己心急之餘,再次懇求天主垂憐賜救。果然又感覺有羽翼生出。這次,他雖然多等待了些時間,但仍因操之過急,想儘快的飛離那條危險的橋樑,到對岸平安的山頭,仍未到羽翼長成之前,便振翼起飛了。結果和第一次一樣,羽翼折掉了。可幸,他自己未跌落到橋下,而仍掉在橋上。

經過兩次失敗的教訓,他才明白了『欲速則不達』的古訓,自言自語地決定說:「若是我再次生出羽翼,我一定要長時等待,直至它長到十足的有力而後起飛,免得再告失敗。」他道]這樣想著,覺得羽翼又真的生了出來。於是他就耐著性子等待復等待,不等到羽翼完全健壯有力不起飛。他這次等待的時間,從第一次算起,他自覺足有一百五十多個長年之久。

最後,他起飛了。他用力飛,用力飛,不但飛得很高,而且飛得很遠,一直飛到那天使所飛到的遙遠的高山之上去了。

原來,在那高山之上,有一座見所未見的巍峨宮殿,那天使就住在裡面。他走向殿門,輕輕地叩了幾下,司閽者遂開門問道:「你是什麼人?來此有何貴幹?」他只答應了上半句說:「我是聖方濟各會裡的一位修士。」司閽者道:「你且等一等,我去請聖方濟各出來,看他認識你不?」

當他在門外等待的時候,看著那奇麗的宮牆,不勝訝異和讚歎:宮牆全是透明體,光耀奪目,美觀至極;宮內由神聖所組成的歌詠團,以及一切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地反映於宮外。他站在那裡正看得出神,忽然聖方濟各出現了。在聖方濟各後面緊跟著的,有伯爾納多修士,有愛爾第約修士,還有無數的聖人聖女。他們在世時,都曾效法了他的表樣,是他的徒弟,現在都跟著他一起到了宮門口。聖方濟各隔著宫牆早就看見了他,所以對司閽者說:「你讓他進來吧!他確是我會中的一位修士。」

我們的大盜修士一走進宮門,便充滿了神慰神樂,喜不自勝,竟然把在路上所受的千辛萬苦,都忘的一乾二淨,好似從未遭遇過的一樣。這時,聖方濟各領他升堂入室,讓他欣賞了無數件神奇美妙的神聖事情,然後對他說:「可愛的孩子,現在你應當回到世界上去,在那裡再居留七天。在這短促的七天內,你必須加倍熱心,善自準備,因為這七天的時限一滿,我便去迎接你來。那時,你將永遠住在這個地方,與諸神聖共享無窮之福⋯⋯

他一面聆聽聖方濟各的吩咐,一面欣賞聖方濟各及諸神聖的美飾麗服。他看到:「聖方濟各身披一襲飾以無數明星的外衣,瑰偉富麗,無可比擬;至論他手足肋膀的五傷,更似五大星斗,其光輝之大,照得整個宮殿耀而爭光。伯爾納多修士頭戴一頂星冠,愛爾第約修士身發奇異神光;在跟隨聖方濟各的聖人群中,和他相識的固然不少,但從未會過面的卻更多得無法統計。他們個個神光團團,樂也融融。其生活之寫意,其享受之富麗,口舌是無法形容的,筆墨也難以描述。

這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神聖境界,眞是羨煞了我們的大盜修士;他待想不走,但聖方濟各卻有命令。不得已,告了別,返回到人間世界。正當他神遊歸來,誦晨經的鐘聲也響了起來,於是他便起床,進堂念經去了。

這次大盜修士的神遊聖域,論實際的時間,只三小時而已,但在他的感覺上,卻似經過了數百載。經畢出堂,他便將神遊的見聞,都一一地稟明了院長。並求了院長的特別許可,好能依照聖方濟各的吩咐,在七天內辦理他靈魂離世升天的手續。就在神遊歸來的第一天,他忽然生了高度的瘧疾。到了第八天,聖方濟各果如其所許,前來迎接他。與聖方濟各同來的,還有無數的神聖。於是,我們大盜修士的聖靈魂,遂永遠離別了「涕泣之谷」的苦世塵寰,榮列於神團聖群之間,飛到真、美、善、聖的故鄉──福壽無疆的天上樂園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