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師徒兩人各心謙  赤裸上身登講台

路費諾修士一向沉浸於祈禱的神秘生活中,與主對觀相契。對於人間事,他幾乎變成一個木人,一個啞吧,既想不到,也談不來,並且也沒有講道理的天恩、勇氣與口才。雖然如此,但有一天,聖方濟各卻命他到亞西西城的聖堂裡去,把天主默啓給他為人靈有益的事情,講給教友們聽。對於這一個差事,路費諾修士自知不能擔任,推辭說:「可敬的父親,求你原諒我,別給我派這一個差事;因為你也知道,我是一個愚鈍的笨人,沒有講道理的天才啊。」但他得到的答覆卻是:「因為你沒有立刻從命,現在我以聽命的聖願命令你,脫去會衣,赤著上身,進亞西西城的聖堂,給教友們講道理去!」於是,他再也不敢推辭,立刻脫去會衣,赤著上身、謙謙遜遜地前往亞西西城,走進聖堂,朝著祭台行了敬拜禮,徑直登上講台,開始講他的道理了。堂裡的教友,無論男女老少,見他那樣不顧體統,都朝他嘲笑,且彼此說:「你看這些修士們恁地作補贖、行克苦,竟然喪失了理智,簡直變成了瘋子。」

話說,路費諾走後,聖方濟各開始回想:自己給路費諾出了一個那樣硬性而難堪的命令,實在失當至極;並且他又是亞西西城的望族顯貴,誰不認識他呢?雖然他那麼爽快服從,但這為他是多麼難為情啊於是聖人懊悔地自責道:「方濟各,你原是伯多祿.伯爾納道尼的兒子,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卑賤人,你竟不知自量,給亞西西城的顯貴望族出身的路費諾修士,出了那樣一個難堪的命令,教他像一個瘋子似的,到城市聖堂中向教友講道?現在,你該依賴天主的聖寵,將你給別人所出的那種苛刻的命令,在你自己的身上也實現出來吧!」

聖方濟各這樣自疚地說著,內心的謙遜神火益發燃了起來,使他再也不容等待,立刻依樣照樣地脫去自己的會衣,赤著上身,叫良修士帶著他和路費諾的會衣跟在後面,徑直上亞西西城去了。城裡的人一見他那種情形,就都譏笑他,說他和路費諾皆因刻苦過度,變成了無獨有偶的一對瘋子。

聖方濟各哪裡顧及俗人的說是道非?他穿過大街小巷,進入了路費諾所在的聖堂。剛好,路費諾在講台上正在結論說:「親愛的兄弟姊妹們,你們若要逃避地獄的烈火焚燒,便該輕看世俗,斬斷罪緣,更該將不公道的財物送還原主;你們若要進入天上的樂園享永福,便該善守天主的十誡:上愛天主於萬有之上,下愛眾人如自己;如果你們希望對於天國的產業有把握,現在趕快作補贖吧!」

聖方濟各接著登台開講。他把輕看世俗,重視神修,愛好神貧,盼望天堂,以及耶穌基督所受的凌辱、苦難、赤身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道理,講得那麼深入淺出,感人肺腑,以致滿堂的聽眾,無論男女,都激動得心膽俱裂,悲傷哀號。那一天,不但在堂裡聽講的人如此,而且城的人皆聽了、亦無不痛哭耶穌的苦難,悔恨自己的罪惡……

教友們因著先後兩堂道理,都在腸斷心碎地痛改前非之際,聖方濟各遂親手先給路費諾修士穿上會衣,然後自己也穿上了會衣,一起返回博峻古辣會院去了。他們師徒兩人這次講道歸來,非常滿意,頌揚感謝天主的宏恩,因為祂賞賜了他們那樣勇毅的聖寵,不但克勝了他們自己,而且以他們自卑自賤的德表,說明了世俗的虛光榮、假體面的可輕可賤,感化了耶穌基督的無數亡羊,認罪悔過,回歸聖棧。

自那天起,亞西西的人們,不但不再輕視譏笑聖方濟各和他的修士們是些瘋子,而且對於他們的信賴與敬愛的熱情,日新月異,急增不已,以致人們都認為:誰若能摸著聖方濟各或修士們的衣服,就是被祝福的人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