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馬氏以眼易謙德  主感其誠賜兩全

聖方濟各在世時,他的修士們都效法他的德表,個個爭先恐後,勉力斬斷世事世物的繋念,務使自己一貧如洗,肖似耶穌基督的在世生活;但他們對於超性的功德,卻貪得無厭,多多益善,以冀將來換取天上常生的大富大貴。

有一次,修士們聚集在一起討論天主與人靈的超性事理,其中有一位說:「人不論要修什麼德性,要得什麼天恩,惟一的先決條件是謙遜;因為謙遜是各樣德性的基礎,也是種種神恩聖寵的導管,沒有她,諸德不立,恩寵亦不至。聖經上說:天主奪聖寵於驕傲者,卻賞聖寵於謙遜人就是這個道理的註腳。所以謙遜為我們修道人,實在是最重要的一件。」他為証明這一個德性的重要性,又舉了一個實例,繼續說:「曾經有一個人,他是天主的至交密友,他無論對於外在的榮主救靈的活動,抑或對於內在的祈禱默想等神業,都有天主聖寵的大力支持,都有非常驚人的成就,但是他自謙自卑的程度卻更驚人:雖然他已造到聖德的頂峰,然而他始終仍自認為罪人中的最大罪人;因此他被堅定於天主的聖寵,也被祝聖於天主的聖寵,使他在德性與各樣的神恩方面,都能日新月異,健步如飛,以致不再陷於罪惡的陰影了。」

馬賽伍修士聽了這一段話,對於謙德的偉大不勝讚歎希冀之至。他一知道謙德是諸德的基礎,又是天上寶藏的導管,遂燃起了愛戀的熱火,渴望能立時把謙德得到手中;他望眼急切的不知如何是好,只仰面朝著天庭,發誓立志:在此世界,若得不到謙德,他將杜門不出,斷絶言歡。從那天起,他果然把自己關在斗室中,嚴齋克己,守夜減睡,熱淚滂沱,懇切祈禱,致使他的肉身只剩下一張皮包著骨頭。他所以這樣苦求天主將謙遜的德性賞賜給他,因為依照他所聽的,他想,他若是沒有謙遜的德性,他便必該下地獄,永遠作魔鬼的奴才;他若有謙遜的德性,便可以成為天主的至交密友,才能分享天上樂園的常生真福。

馬賽伍這樣度過了不少時日,真有望眼欲穿之情。一天,他走出斗屋,逗到林中,滿懷渴望,滿面熱淚,懇切哭求天主把那個寶貴的謙德賞賜給他。果然,天主是總不讓謙遜痛悔的祈禱落空的。於是,正當他急切哀求的時候,忽然自天上傳下了一個聲音,兩次呼喚他道:「馬賽伍修士!馬賽伍修士!」他神通地認識那是善牧耶穌的聲音,遂如飢似渴地答應說:「啊!吾主求你把謙遜的至寶賞賜給我吧!」耶穌又發聲問道:「你要求得這個至寶神恩,但你準備拿什麼東西作交換的禮物呢?」馬賽伍修士毫不遲疑的答說:「吾主,我願將我的雙眼奉上作禮物。」於是,耶穌滿意地應允道:「你所渴望的這個至寶神恩,我甘心賞賜給你,同時,你要奉獻的禮物──雙眼,你也好好地保留著吧!」說完了這一句話,便再也沒有聲音傳下來了。

馬賽伍修士求得了久久渴望的至寶――謙遜的德性,又得了許多别的恩寵,而且還蒙受了天主的神光洗禮,因此,從那個時候以後,他常神樂滿懷,喜溢眉宇。有時,他的心懷愉快得不能自己,便發之於聲,摹仿鴿子得意的音調,「咕咕咕,咕咕咕」地低吟起來。在祈禱默想時,也常表現著笑容可掬,樂不自勝的超然神情。他更喜歡的,是他常覺得自己是人間最微末卑小的一個。因為他常常喜氣漾然地樂逐顏開,所以有一位名叫雅各伯法萊羅諾的修士,怪異而問他為何如此樂而不倦。他欣慰至極的答說:「一個人因著一個至寶而得了一總的至寶時,他豈能不如此喜樂麼?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