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走盡人生艱苦路  方抵天上安樂園

1 44

若望貝納修士是安高納瑪爾溝地方的人。在他未棄俗修道的兒童時代,有一天夜晚,一個陌生的小孩子顯現給他,叫著他的名字對他說:「若望,你現在快往聖斯德望堂裡去吧!因為我已派遣了一位方濟各會的修士在那裡講道理;你要全信他的道理,並當遵照他的命令行事;然後你必須走完一段很遠很遠的路程,才能到達我的永居。」小若望聆聽著這一段預言兼命令式的話語時,心靈中便充滿了無限的欣慰,人生志趣也完全改觀了。聆畢,他立刻起身趕往聖斯德望堂去了。

到了指定的地點以後,小若望看見聖堂中萬頭簇擁,男女老少都靜悄悄地在等候聽講。講道理的神父果然是一位方濟各會會士,他的名字叫斐理柏,是第一批來到瑪爾溝的修士之一。那時,在安高納境內的方濟各會會院,尚屬初立,為數沒有幾間。

預定地時候一到,斐理伯修士便登上講台,神火焰焰地開講了。他所講的道理迥非人間智慧之言,更非俗氣世風之語,而是以耶穌基督的精神與德能,給人指點天國之道,講述永生之理,因此,聽眾的心懷無不煥然一新,趨赴超性境界的潛力亦油然而生……

道理結束之後,小若望便走上前去,要求斐理伯修士說:「可敬愛的神父,求你玉成我的志願,准許我進入你的修會,共度祈禱補贖的生活,並善事吾主耶穌基督於永世之世。」斐理伯修士見他天真無邪,一片誠心,在此弱齡便矢志要專一事奉天主,遂極度欣慰地告訴他說:「很好,你若要進會,請你在這幾天到里加納地會院去見我,我必盡力設法完成你的善志。」原來那幾天在該會院中正準備舉行省議會。

從瑪爾溝到里加納地,為一個小孩子確實是一段很遠很遠的路程。所以,小若望一聽斐理伯修士的吩咐,他那一塵不染的小心靈中便泛起了一個美麗的遐想;他根據前夜顯現於他的那個小孩子的啟示,認為走完了這一段遙遠的路程,到里加納地會院以後,便將是他離世升天的時候了。於是,他希望能夠盡快地到那會院裡去穿上會衣,遂盡速地束裝起程,載欣載奔,到達了目的地;由斐理伯從中介紹,很快就辦妥了入會手續,穿上了會衣,成了一位小修士;但是他所意想的升天美夢,卻沒有就此實現。

有一天,他聽省會長說,任何修士若想立一個聽命聖願的功勞,有意前往普老萬省執行榮主救靈的工作,他甘心給他寫一張許可証,讓他因主名而去。那時,小若望修士的無邪心靈中又泛起了那個升天的美夢。他想:從里加納地到普老萬萬省,確實是一段遙遠的路程,走完了這一段路,他才能實現那升天的希望;於是他決意應徵,要前往普老萬去。他雖如此想,但他卻不好意思直向會長請命,遂轉託斐理伯修士代為請命,求他及早替他辦到前往普老萬省的許可証。斐理伯見他情真不假,其目的亦非常純正而神聖,便去替他請命。果然獲得了會漲的許可。於是小若望修士便滿懷神樂地告別了里加納地,一路載欣載奔,毫無跋涉長途的倦意;因為他全心相信,走完了那一段路以後,那小孩子向他所說的升天預言將要應驗了。

但是天主的聖意安排,並不和小若望所想像的一樣。他到達了目的地以後,望眼欲穿地一等再等,境過了二十五年之久,他的升天美夢依然未見實現。他在那二十五年間,修成了很大很多的聖德,樹立了不朽的美表,上愛天主,下愛眾人的熱情,日新月異地直線上升。因此,不但天主鍾愛他,修士們和世俗人亦無不敬仰他、愛慕他。

有一天,若望修士在熱心祈禱的時候,他渴望到耶穌那裡去,他渴望與祂相聚不離,他苦於世界生活,他覺得他的人生旅程太長了,但是他的升天佳期卻遲遲尚未來臨,他急得忍不住了。於是熱淚如泉湧,竟放生嚎啕起來。正在這時,耶穌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心中的苦悶立時雲消霧散,他的靈魂甜醉在祂的愛海中了。過了片刻,耶穌更撫慰他說:「我的孩子,若望修士,你願意甚麼,你儘管告訴我吧!」他答說:「我主、我天主,除你而外,我一無所願,亦一無所求,但願在我渴望看見你的時候,你肯惠然光臨,並求你赦免我的一切罪過!」 仁善心謙的耶穌果然立允所求,應諾道:「你所願意的,我完全恩准。」說完了這句話,耶穌便隱形而去。至於若望修士呢,他從那以後,心靈中常充滿著天上的神慰神樂,不再感受寂寞或苦悶的壓迫了。

若望修士的聖德美名已傳遍遐邇,當然也傳到了他的故鄉──瑪爾溝會院的修士們耳中。於是他們好像有甚麼優先權似的,竟求得了省會長的准許,出命叫他返回瑪爾溝。若望修士自然是聽命第一。他一接到省會長的命令,便喜喜歡歡地立刻束裝就道,同時在他的心靈中又泛起了那個升天美夢。他想:這一次的旅程走完之後,耶穌向他所預言的升天佳期必然來臨了。豈知耶穌要他走的人生旅程還遠得很呢!當他回到瑪爾溝以後,他的親屬人等都不認識他了;這正中了他的心願,他樂得省卻許多無謂的往來應酬。他天天都在等候著耶穌的預言應驗,時時都在準備著去升天堂,然而不知不覺地又度過了三十個暑去寒來的長年。在這一段漫長的年月中,他曾數次被任命為院長,數次被選作省參議;同時,天主慰表彰他的功德,曾讓他顯了無數聖跡,賞了他許多奇恩異寵,並預言的神恩;也使他能預知未來,能透視人靈心中的隱密。

例如,有一次,他因事出門,到了一個很遠的地方的時候,他的一位初學生中了惡魔的毒計,決意等他的神師──若望修士返院後,將立刻實行出會還俗。若望在旅途中藉著他所得到的先知德能,將那初學生從受誘惑到決意出會的一切隱密事項,完全看得清清楚楚。因此,當他一回到修院,便立時將那位初學生叫了去,將他心靈中所受的誘惑等事情,一條一條地都講了出來,而且還告訴他說:「孩子,雖然你中了惡魔的毒計,決意要出會還俗,但因為你卻要等待我回來降福了你以後才實行……我告訴你,這一等候實在是天主賞賜你的一件大恩典,是祂不忍讓你隨從魔鬼的誘惑而出會還俗;是祂願意你生活在祂的花園裡,每日受著祂的聖寵雨露灌溉,多結聖德的果實;是祂願意你從這個花園裡離世升天……」說完了這一段話,才叫他自訟自承地辦了一個妥當的告解。從那以後,那位初學生完全退了魔鬼的誘惑,修道的善志也更形堅定了;他初學期滿,發了聖願,在會裡修成了應修的聖德,然後棄世升天去了。那位初學生之所以逃出魔掌而得救升天,有賴於若望修士的功德實在不淺。

若望真是一位大德的修士。他的心地非常善良,態度亦非常和藹;他固然寡言少語,但每當說話,必中肯而感人;他的時間大都用於祈禱神工,甚至睡眠的時間也減低到很少。每晚夜課經後,他不再返回寢室,而獨自留在聖堂中祈禱直到天明。有一夜夜課經後,他正在深切祈禱的時候,天主的天使顯現於他,向他說:「可敬的若望修士,你的人生旅程行將走完了,你久久期待的升天佳期將要來臨了!現在天主派遣我來,問你在升天以前願意忍受一天的煉苦呢?還是願意忍受七天的世苦呢?」

結果,若望修士選擇了七天的世苦。當他選定之後,立刻萬病麇集,所有的痛苦都重壓在他的身上:發高燒、手足抽筋、腿疼腰痛……更有甚於疼痛的是,有一個地獄的惡魔,猙獰可怖地站在他的眼前,手中托著一本賬簿,上面記載著若望修士不但未曾作過,而且連想也沒有想過的各種罪名,恐嚇他說:「若望,你看這都是你在思言行為上所犯的罪過;因為你犯了這麼多的罪,所以你已被判決了,必須下到地獄的最深層去受刑。」若望修士在這種疾病與魔鬼交攻的危難中,竟然把過去所作的一切善事,所立的一切功勞,都完全忘記得乾乾淨淨,一點也回憶不起了;他想,他將如同魔鬼所說的,他死後一定要下地獄。因此,若有人慰問他感覺怎麼樣,他便答應說:「不好,因為我已被判決了,該下地獄!」

眾修士見他這種情形,都很感不安,遂派人將瑪竇孟特‧盧必諾修士叫來,請他協助病人爭取善終。瑪竇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修士,也是若望修士的摯友。當瑪竇修士來到的時候,正是若望修士受磨煉的第七天。他走到病人床前問他感覺怎麼樣,病人的答覆仍是那句老話:「不好,因為我已被判決了,該下地獄!」於是瑪竇修士便撫慰他,提醒他說:「可敬愛的若望兄弟,你不記得你曾屢次在我跟前辦過妥當告解,而我每次都給你念了赦罪經嗎?你忘記了你進會以來,數十年之久,專誠事奉了天主,熱心度了祈禱補贖的生活,修了很大的德性,立了無數的功勞嗎?再者,天主的仁慈無限無量,遠遠超過世界上所有一總的罪過,竟使救主耶穌基督為救我們升天堂,曾經受苦受難,被釘在十字架上,替我們付出了無限的代價。這些事情難道你不知道嗎?……所以,可愛的若望兄弟,你放心吧!你一定能得救。你盼望吧!在不久以後,你就要升天享福了。」

若望修士聽完了以上的話,他七天的世苦補贖已告完竣,魔鬼的種種攻擊已全部撤退,天主的神慰也充滿了他的心靈。於是,他轉憂為喜,多謝了瑪竇修士,並勸他說:「夜已過半,你一定很疲倦了,所以你快去休息一會兒吧!」瑪竇修士起初也不肯離開他去休息,但終因他一再催促,遂讓另一位修士照顧著病人,才退出病房休息去了。

瑪竇修士走後不久,若望修士的升天佳期來臨了。耶穌曾向他預許過,在他需要祂的時候,祂要來看顧他。呀!你瞧!耶穌果然如其所許,前來看顧他了;祂在豪大的神光與濃厚的天香包圍中,顯現在他的床前,替他治好了一切的神形病苦,向他莞爾而笑。

若望修士一看見耶穌,其喜悅欣慰的神情實不可言喻;他兩手合併,多謝耶穌福佑他一帆風順地行完了世海的遙遠旅程;他將自己的靈魂交還在祂的手中,跟著他久已渴望相會的天君,跨出了「涕泣之谷」的人世,朝著永福的天上樂園騰升而去了。他的聖靈魂升天以後,他的聖肉身遂長眠於貝納會院中,仍不斷地提示後來者,應如何恆心奔走修德事主,救靈升天的遙遠旅程。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